实修向内找 去掉人的执著心

更新: 2021年06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日】从得法到现在,我也算是老弟子了,家里是一个资料点,提供我们周围几位同修用的资料。除了每天上班、家务这些事之外,我就打印小册子、做不干胶。

丈夫虽然是常人,却非常支持我,有时还替我到同修那里跑跑腿什么的。有时我俩出去散步,我贴不干胶,丈夫看见也不拦着。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每周都背几段《转法轮》,有时睡觉前,我还背给丈夫听。我一直觉的,家庭环境挺好的,各方面也都平衡的不错。

直到今年过年,家里的环境急转直下,丈夫不让我做资料了,还当着我的面问:“真、善、忍三个字,你做到哪个了?”我才猛然醒悟,原来这些年的修炼都停留在表面上,我没有实修。

一、起因

过年的时候,亲戚们常走动,在一起吃饭喝酒。我儿子在军队上班,我侄子是基层的公务员,就不断的说,现在共产党对法轮功还是镇压的态度,要是让别人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一定会影响我儿子的前程。哥哥、姐姐还有其他的亲戚也帮着说话,还劝我也别炼了,我大嫂甚至还说,炼法轮功的都是些老太太,也没文化,一脸不屑的表情。丈夫听的多了,压力就很大,回家就和我说这些事,我问他:“你觉的大法好不好呢?”他想了想说:“大法挺好的。”

这时,我们当地有位同修出去贴不干胶,被邪党绑架了,丈夫也听说了这个事,觉的压力更大了。和亲戚们见面,亲戚们就让丈夫回来劝我,再加上过年免不了要喝酒。而丈夫在前些年因为惊吓而在精神上受过创伤,所以,几件事合在一起,丈夫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在小组学法的前一天晚上,丈夫和我摊了牌:“不要再做资料了,把东西都送给同修,我陪你在家里学法不行吗?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学法小组,我见见大家,我和大家说这事。”

我一看,丈夫的状态不大好,硬是不同意,又怕刺激到他。好在年前许多资料都准备好了,把东西送到同修家放几天,也没什么,我就同意了。

第二天,丈夫见到同修,就开始诉说心里的压力,越说越委屈。他说,因为我平时太强势,经常冲着他发火,还说我看不起他,嫌他是精神病。他委屈的呜呜的哭,同修劝也劝不住。同修对我说,“你平时那么强势,让大哥受这么多委屈,是你不对,你快给大哥道个歉吧。”我什么时候给别人道过歉啊,好不容易挤出了“对不起”三个字。最后,丈夫对着我说:“你不用背书背的那么溜(就是熟练的意思),你哪个做到了?真善忍三个字,你做到哪个了?我不让你出去,你也不用做资料,从明天开始,我和你一起学法,等你学好了,我再让你出去。”

二、反思

开始我想,咱们一起学法,那慢慢你也就走到大法中来了。可第二天,丈夫就出现了旧病复发的状态,没办法,只好送他去住院。丈夫住院不用人陪护,所以,除了给丈夫送饭之外,我就在家里学法。上午、下午各学一讲《转法轮》,晚上学各地讲法。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家庭的环境急转直下,其实是因为自己平时没有实修造成的。当然,不管我哪里有漏,我都会在大法中归正,邪恶因素想借用家庭、亲人来干扰、迫害我,我是不承认的,谁都不配以各种形式来干扰我修大法。

1、气恨、委屈、爱发脾气、高高在上

我和丈夫的亲戚都多,平时就常来常往,在没找到这份工作之前,谁家里有什么事,总叫我去帮忙。时间长了、事情多了,许多事情就觉的委屈,心想,大姑姐、小叔子媳妇、外甥、侄女的,我对你们帮助那么多,你们还不知感恩,对我还不好,想想就一肚子气。有时和丈夫提起,丈夫还不承认,还袒护他们,我这心里就更生气了。经常是丈夫哪一句话不对我的心意,我的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嗓门就高起来了,把火都冲着丈夫发了。

向内找,我发现,我平时对家人的好,是为了得到常人中的好名声,也为了从亲戚那里得到回报,没得到回报就抱怨、委屈、愤愤不平,又产生了气恨心,和家人争。每次出现问题,都落在表面的事情上,从来都没向内找,都是向外找了。

师父说:“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比如说,我们在人与人的矛盾中,把个人的七情六欲、各种欲望放的淡一些。为了个人利益去争去斗的时候,你就想长功,谈何容易!你这不是和常人一样了吗?”[1]

对照师父的讲法,我太惭愧了,法理早就告诉我们了,我却没照着做。背着师父的法,我不禁泪流满面,悔恨自己,平时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没有实修,丈夫、亲戚们没有从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所以他们对大法心存误解。唯有实修自己,按照师父讲的法理去做,真正使自己提高上来,才能让自己的家人都能感受到大法的美好,甚至能够喜得大法、溶入大法。

2、做事心重,忽视了学法

因为家里是资料点,所以平时要安排打印小册子、不干胶什么的,时间长了,慢慢养成了做事心,把做了多少小册子、做了多少不干胶、出去贴了多少不干胶等等,把这些看重了,心思用在了做事上,而忽略了学法。

平时打印机工作的时候,因为担心打印机带纸,所以打印的时候,我都没法静心学法,都是趁着做家务的时候打印。不打印的时候,又花了许多时间背法,所以真正能静下心来学法的时间,其实很少。

至于说各地讲法,就把四十多本经书请回家来的时候,看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看过。这次我学《各地讲法一》,觉的师父处处都在点悟我,感受到师父什么都讲了,该怎么做师父都讲了,就怪我自己没学法,没实修!师父多少次讲学法的重要性,结果我还是在这件事上摔了跟头!不学法,把心思都用在做事上,结果事情也没做好,以后再也不能忽视了学法。

3、为了背法而背法,让背法成为一种形式

明慧网上许多同修都交流过背法的好处,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说好了,一次性背不下来,那就一周背一点,慢慢也就背下来了。这本来是件好事。但是,我们大组学法要求每天背一段,小组学法是一周背四段,两边的進度不太一样。我呢,背书背的慢,为了赶上两边的進度,每天要花许多时间用在背法上。最后就让背法这件事,成了“为了完成進度而背”的形式了,不仅没有起到背法的作用,还把平时的学法给影响了,好长时间,我都学不完一遍《转法轮》。

所以我想,以后背法的事情就量力而行,能多背就多背,不能多背就少背点,不用非要保证什么“進度”。背法的目地是什么呢,还不是能指导我们修炼吗?如果把背法做成了形式,因为背法把学法都耽误了,这不是得不偿失吗?

三、慢慢走出家庭的魔难

1、在丈夫身上提高心性

过了些天,丈夫出院回家了。这次丈夫回来,哪句话不顺心,丈夫冲着我发火。我想,这可真是倒过来了,我暗暗提醒自己,可千万实修自己,去掉那些强势的、发脾气的人心。他和我发火、说话态度不好,我都心平气和的对待他,慢慢我发现,自己对待丈夫的心态更加平和了,慈悲了。

有时他出去散步,听到别人聊天聊到某人因为修炼法轮功,结果家破人亡的事情(其实道听途说,并不知真实情况),他回来就给我施加压力,让我也别炼了。我对他说:“这事就不用提了,你不让我修大法,这是不可能的。”我也发正念,清除背后操纵丈夫的邪恶因素。

丈夫出院后的头几天晚上,我在别的屋里学法,丈夫就跑过来和我聊天,或者让我干点什么家务,总之就是不想让我学法。我不为所动,有时陪他聊聊天,但聊完天,我就继续学法,学法是一定要保证的。慢慢的,我学法的时候,丈夫就在外面看电视,也不来干扰我了。

我想,现在就和丈夫说,把打印机拿回来,可能不太合适,但我是大法弟子,不能不做救人的事情呀。我就从同修那里拿了一些不干胶。我和丈夫出去散步的时候,我准备贴些不干胶,但丈夫就一直走在我的身后,好象看着我一样。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贴了一张,结果被他看见了,他问这东西从哪来的?我说,是之前剩在家里的,总不能丢了吧,就贴出来了。

后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做救人的事,丈夫是个常人,这件事本身就与他没有关系,他也不应该来管。我认识上来之后,情况就开始变化。一天,和丈夫出去挖野菜,丈夫就只顾低头挖野菜,一点也不管我,我则把一些真相小卡片挂在显眼的果树枝上。

有时,想到丈夫现在不让我出去做救人的事情,我会心生怨恨。每到这个时候,我都提醒自己,这是怨恨心,是人心,我要解体这些不好的思想。虽然现在我还没有把家庭资料点恢复起来,想和丈夫谈这件事情心里总觉的有些压力,但我相信,随着我不断的学法、实修自己,最终一定会把家庭的环境归正过来。

2、去掉亲情之心

之前,因为常与亲戚走动,虽然有些事情觉的委屈,但时间长了不联系,还是觉的心里记挂着亲戚们。这次过年出的这个事,我一下子把亲情放下了,觉的也不记挂着他们了,丈夫住院的事,我也没告诉亲戚们。有些亲戚打电话,想来看看,我就说,都挺好的,不用来回跑呀,亲戚们也就不来了。没有这种走动,也少了许多常人的麻烦事,我觉的整个修炼的环境也更清静了。

当然,我知道不能走极端,我们在常人社会修炼,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不是不与亲戚来往,这里就是想说明,自己把心放下了,修炼环境也就变了,这些麻烦事也就干扰不到自己了。

3、实修后身体的变化

之前我身上经常起癣,胳膊上、腿上,一片一片的,非常痒。有的时候炼功跟上了,就能好一些,可总也时好时坏的,没有根除。这次开始实修之后,我发现这些癣一片一片的退去。我心里既为自己之前没有实修而感到惭愧,又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弟子只是按照师父的讲法,有了实修的愿望和行动,自己身体上的败物就在快速的退去,叩谢师父给弟子拿掉了这些不好的败物质。

四、在工作中实修自己

我在餐厅工作,洗碗的时候,是在盛满水的塑料大水箱里洗。洗完后,把水箱里的水直接倒在地上的下水道那,水就流走了。

有一天,开例行早会,领导说:“咱们这个楼没有做防水,因为大家洗碗的时候,把水倒到地上,现在楼下的墙上已经洇出水痕了。上面的领导找我了,领导的意思是大家以后把水倒到水池子里,不要直接倒到地上去。”我一想,这大水箱盛满水,多沉啊,还要抬到水池子里再倒,多麻烦呀,我脱口而出:“这样这活还有法干吗?”领导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就散会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领导又提起这事,我又说:“这活没法干啊。”领导生气了:“干不了,就打辞职报告吧。”

下班回家后,领导通过工作微信发了一段乔家大院的片断,最后说,个人的工作能有成绩,平台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一看,哎呀,这不是师父借领导的话来点化我嘛!刚去单位上班的时候,领导说我们单位的文化是“听话、照做”,我是既没听师父的话,也没照师父要求的做呀!

我当面顶撞了领导,丝毫没有考虑到领导的感受,领导安排工作,我公开顶撞,这工作怎么能安排的下去呢?我这是没有为别人考虑。而且,我顶撞领导的话也没经什么思考,脱口而出,这也是不修口的表现啊。

我又進一步向内找,为什么当时的话就能脱口而出呢?我想起师父说:“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1]对照这段讲法,我想我在这件事情上,虽然没有与领导直接干起来,但是当时就是感觉工作量大了、心里不平衡了,从而产生了争斗心、怨恨心,说出的话语气也不善,都是因为自己一时冲动,没把握好自己,把事情搞的很僵,还是自己做错了。我想,要和领导道个歉、认个错。但是,我平时强势惯了,哪有和别人低头认错的时候啊?但这次我想,我一定要突破爱面子的这个心,一定要和领导认个错。

第二天早会结束时,领导问大家还有没有什么事,我举手说:“领导,我有话说,昨天的事是我不对,对不起。”本来想说好多,结果说到这,领导就上来抱住我说:“大姐,没事,大姐,都是工作上的事,没事。”领导眼里还有些泪汪汪的。而我呢,就在说出“对不起”的那一刻,心里这个轻松、这个舒服啊,轻飘飘的,那个感觉真是没法用文字来形容。我知道,是师父把那些不好的物质帮我拿掉了。

而我们的工作呢,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有上面领导检查的时候,我们多注意些。所以细想一下,这件事情就象一个小插曲,对我的工作没有影响,但通过这件事情,我却找到了自己好多人心,提高了心性。

师父说:“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我想,这些事情的出现,不都是让我提高的吗?我真的应该感谢他们,给我提供了提高心性的机会,谢谢!

我只想说,去掉执著心、向内找真好,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弟子一定按照师父的法理去做,精進实修,向师父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