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修去人心 再精進

更新: 2021年06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三日】我是修炼两年多的大法弟子,我把自己修炼的事讲出来。在我的层次中看,就是一个个关,一个个需要去的人心,在慈悲师父指导下,一层一层的修去执着心,一个关一个关的闯。

消除对先生家人的怨恨心

我和先生都是普通的人,以前与公婆住一起。而我先生的姐姐和妹妹的家境比我们好,婆婆在世时就很向着她们。而我又是一个不爱与人说话的人,婆婆总爱在她儿子那说我,这么不好,那么不好,如果我休息在家,没做饭,她那脸就拉的老长,又摔盆又摔碗的,我就基本在娘家住,不怎么回家。

后来我生了女儿,公婆虽然没说什么,但也能看出不怎么高兴。有一天,我和孩子从外面回来,正好听见婆婆和她儿子说和我离婚,我气的不行,与婆婆大吵了起来。当时先生的姐姐也在场,婆婆撵我们,不让我们住她家,还要把我们的行李扔出去。无奈之下,我们搬了出去,在外边租房子。后来买了房子,好几年,我们都不来往 。

与公婆合住了十年,生了十年气,把自己气的浑身是病,失眠、胃溃疡、乳腺增生、痔疮,心脏也不好。二零一七年十月份,婆婆去世了,二零一八年二月份,我突然浑身没劲,心慌,动不了。去医院检查,说是白细胞太低,还不到正常值的一半,是免疫系统的病,没什么特效药。在医院住了半个月,也没好,回到家,还是动不了,连碗都端不住,而且还要吃七、八种药,每天过的生不如死。那时我在想,我怎么命这么不好。

后来修大法的妹夫知道了我的事,来我家向我介绍大法。我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 给我带来了新生,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

婆家的人也看到我从得病到好的过程,尤其大姑姐非常赞同大法,还做了“三退”。我也从心里放下了对婆婆的怨恨。正如师父所说:“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1] 。

二零二零年四月份,大姑姐给我打电话,说需要我们照顾爸一段时间,我说没问题,你们有事忙,我是修大法的,我能照顾。这么点事还不行吗?

可那天下午我刚一進他家门,公公就说:“你来干什么?我不用你,我自己会做饭,你赶快走。”我听了心里很不舒服,真想一走了之。不对,我来给他做饭,他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还撵我啊?我是炼功人,不和他一般见识,我得忍。我没说什么,做好饭了,我说:“爸,吃饭吧。”公公看我做了好多好吃的,一边吃一边说:“赶上下馆子了。”也不说撵我走了,这一关过去了。

公公八十多岁了,我做什么饭菜都做的烂乎点,他也没说什么。有一天,我做丝瓜,刚要削皮,他走过来说:“别削皮,我爱吃硬的,块切的大一点,有嚼头。”我这才想起来,上次做丝瓜,把皮削掉了,而且块切的小。

有一次,我做角瓜,心里想,公公爱吃硬的,就炒几下,拿出来。公公说:“你给我炖的烂乎点,别做的那么硬。”什么软的硬的,只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就行,我一点也不生气,怎么做都行,都是在魔炼我这颗心,看我能不能忍,能忍得住就能过关。师父明示:“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他爱吃什么,我就给他做什么,他也不说什么软的硬的了,做什么都说好吃。

修去嫌脏的心

公公吃水果,漏汁,不爱接着,因此水果汁就滴在地上,他再用拖鞋一踩,满地都是。垃圾桶若没放垃圾袋,他可不管那个,他吃完的西瓜皮、樱桃核、雪糕纸……都往里扔,还在卫生间里擤鼻涕,弄的马桶盖上都是。吃饭时也爱擤鼻涕,而且边吃边擤,看你吃不吃。有的时候,我的心真的往上返,我就停下来,过一会儿再吃。他吃的时候,还说:“我得靠一边吃,要不,年轻人嫌脏。”但是筷子却满盘子翻,然后再把菜压平,我更是要吐出来。我就把菜盛在自己碗里。

以前与公婆在一起住的时候,公公也不这样,那时他还爱扫地,别人吃的水果皮、毛壳皮,他都收拾的干干净净。修炼人没有无缘无故的事,这是去自己嫌人脏的心,因为我有这个心,还很严重,我几乎不上饭店吃饭,有客人来家,等客人一走,马上把床单换掉,先生的水杯,我从来不用,有同修来家,我特意准备了一次性纸杯,可同修却拿起先生的纸杯,倒上水喝了。我真是感到和同修的差距太大了,是去掉这颗心的时候了。

明慧网交流文章,说有个同修的公公把大便弄的满地都是,都毫无怨言的收拾干净了。我为什么做不到呢?于是垃圾桶及时换好垃圾袋,卫生间收拾干净。水果汁满地都是,用湿抹布擦,再用拖把拖拖,擦的明亮如镜。后来,公公说,擦的是亮,不擦就灰突突的。吃饭的时候,与公公吃同一盘子的菜了。公公虽然还是擤鼻涕,也是偶尔一下,筷子也不乱翻了。归正了自己,环境就变了,谢谢公公帮我去这颗嫌脏的心。

无私的同修

再说说我的同修。我刚开始修大法,思想业干扰很大,以至于修不下去了。那天去妹夫家,在他家楼上,正好看见《洪吟四》,我翻开第一页:《志坚》“生在苦难中 挣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归步别停”[3]我一看,这不是说我吗?从那时起,我就下决心不管吃多少苦,我一定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别的同修知道了,都来帮我,有的同修还把我接到家里呆了一星期,七、八个同修帮我发正念,我反复背师父关于思想业的法:“这种情况比较多见。一旦出现,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战胜这坏思想。能坚定者,业可消。”[4]

以后我就参加了这个学法小组,每周晚上去同修家学法,第二天再学一上午。在这期间,接我在她家的同修继续给我提供食宿,有的同修帮我装电脑系统,有的同修帮我买打印机,还有的同修给我做大法书……同修的一言一行,让我觉的大法的美好,可当我说谢谢同修时,同修们都说,别谢我们,谢谢师父,是师父叫我们这么做的。是啊,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还让那么多的同修来帮我,我从心里感谢师父。

万能的通行证

二零二零年二月份,随着疫情的加重,各地小区陆续封闭,学法小组也去不了了,发真相资料也难了,怎么办?救人的脚步不能停啊,那先在本小区发。我及时从明慧网上下载各种真相资料,刚开始发很害怕,因为我家旁边有好几个摄像头,以前我是不在本小区发的,怕被熟人看见。这回我想不能再怕了,我做的是救人的事,我不怕。晚上发完正念,一楼一楼发,没几天,也发完了。那时人们都不出来,正好看真相资料。过后再去看,有少数真相资料无人拿,也没有被扔的,救人效果很好。

本小区发的差不多了,就去别的小区,可别的小区又進不去,街上也没几个人,有的人还不要,一天也发不出去几份。我就想我的通行证要能進别的小区多好啊,就能救很多人,那时各小区都发通行证,还有警察把门。

有一天,我拿着自己的通行证,心想出去试试看,能不能進去。我骑车去一个小区,刚要随人群進去,门口的警察突然回过头来问:“大姐,你的通行证呢?”我心里有点害怕,我说:“你等着,我给你拿,”我停好车,从车筐的包里拿通行证,我拿的是我小区的通行证。当我把通行证给警察看时,他却转过头,连看也没看,就不管我了,我就進去了。我心里谢谢师父,一定是师父帮我解了难。

还有一次,很早,因为我发现早晨门口一般没警察,容易進。可那天,我背着一兜子真相资料刚要進,一个声音传来了:“通行证呢?”我吓一跳,原来那警察在门口的简易房里呆着,我没看见他。我镇定了一下,说:“有。”就从包里掏出通行证,就听他说:“行,進去吧。”这回我马上悟到了,不能回回警察都不看吧,一定是师父看我有一颗要救人的心,赐给我一个万能的通行证,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都是师父在做,弟子只是跑跑腿。

以后我就拿着这个万能的通行证,大大方方,進入别的小区发真相资料,也没人管我。

有一天很早,还很冷,我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口罩,正在楼里往门把手上粘,对面的门突然开了,我刚想下楼,就听见有人说:“姥姥好!”我这才看见,一个戴眼镜的小男孩边下楼边说,我说:“小朋友好,去哪啊?”小男孩说:“去楼下姥姥家上厕所,回来还得上网课呢。”我马上明白了,那是师父借小男孩的嘴在鼓励我呢,心里暖暖的,身上也不冷了,还冒汗呢。谢谢师尊!谢谢师尊!

那一段时间,我真是什么也不想,每天上午学法,下午打印真相资料,出去发或第二天早上发完正念再出去,骑自行车把周边能发的地方基本铺了一遍。

有几天,我的打印机太累了,不工作了,我就用小孩的画笔在不干胶上写“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我以前写字不好看,横不平,竖不直,别人都看不明白我写的是什么,可当我写完这九字真言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是我写的,工工整整,大大方方,很好看。我写了好几页,然后剪下来发出去了。这不是大法的神奇吗?只要有一颗救人的心,什么都能做好,大法就能展现神奇,师父无所不能。

修去私心

学法小组来了一个从新修炼的“病业”重的老同修C,她很想我们帮她一下,刚开始,还能来学法。后来走不了了,想让我们去她家学法,因为她家与各位同修家都较远,有的同修就明确表示太远,不愿意,怕耽误时间。我也有点嫌远,但没好意思说出来,嘴里还说行。可当我看见同修C无助的眼神,我马上想起我刚得法时,有那么多同修无私的帮我,我马上联系以前帮我的同修,她们都在郊区。

我找到她们,跟她们说了一下C的情况,她们没有一个说不行的,都说“没问题,多远都能去。”同修是镜子,照到了我这颗隐藏的自私的心,多么狡猾,表面上C还觉的我好。我今天把它揪出来,解体它。

就这样,我们临时在C家组成学法小组,与她一同学法,在法上提高,帮她发正念。L同修看C病业关闯的困难,总依赖同修,着急,就一个劲的说C:“你要自己悟,不要靠别人,自己悟不到,别人再帮也没用,自己应该承受的业力,就得自己承受。”可C一下子接受不了。

有一天,同修C读法,读着读着,就泪流满面,她说:“我对不起师父,不配做师父的弟子,”“我多自私,让你们来我家,也不管你们愿不愿意,有没有事情,我就想反正你们都能走,就应该来我家帮我,我的病就能好。一切都是为了我的病,怎么样让病快点好,老认为它是病,观念没转过来,那能好吗?我要解体我的私心,解体认为是病的心,修炼人没有病。”我也是泪流满面。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6]这就是大法的力量,向内找自己,按法的要求去做,就能提高。

不长时间,同修C自己能站起来,也能走了,还能上楼了,虽然还一拐一拐的,她不让郊区的同修来了,自己让儿子开车送她去郊区学法。

在这件事上,表面我们帮同修,又何尝不是帮我们自己呢?!暴露出自己狡猾的自私心,表面不说,心里不愿意,爱面子心,怕同修不高兴,嫌远怕耽误时间的心,怕这怕那的怕心,归根结底就是私心。在很多事上,自觉不自觉的都是一个私字,首先我怎么怎么的,我如何如何,一切都是我,有的表面看起来还对,这是为私的。在一件事上悟到了,去掉了,在另一件事上,私心又反映出来了,再去掉。在不同层次中,把这个私字去掉,解体它,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我还在修炼中,要抓紧实修自己,虽然磕磕绊绊,但跌倒了,再爬起来,不忘自己是修炼人,是大法弟子,三件事哪个也不能落下。

最后用师父在《洪吟二》〈理智醒觉〉中的诗句勉励自己“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7] 。

层次所限,有不足之处,请指教。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解大劫〉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志坚〉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