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网上法会】不畏语言关 征签救人急

更新: 2021年06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二零二零年武汉肺炎(中共病毒)扩散至全球,危及着每一个人的生命。荷兰这个一千七百万人口的弹丸之国,感染率一度竟在全球十名之内。看着每天攀升的染疫及死亡数字,我心急心痛。我们知道,天灭中共之时,面对来势迅猛的瘟疫,每个人都要在善恶之间选择,在要不要中共的问题上选择。从总统至黎民,无一例外。

师父说:“叫醒他们,是你的责任。救度他们,是你们的责任。”[1]

怎么叫醒他们?救度他们?让他们拒绝中共,抛弃中共,才是走向未来的唯一选择。去年五月初,开始了我参与救人的另一个项目:讲真相,征签救人。

坚定正念 迈出征签第一步

去年四月,根据疫情的不断升温和国家政府的不明态度,我们几个同修拟写了一份诉求:谴责中共隐瞒疫情,追责其赔偿,准备向世人征签。目地一是救度世人,二是用民意民声来敦促政府拒绝中共。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各种人心翻上来。一个小桌子摆在那里,怪怪的,会不会引起人的不解?不会语言,遇到问题怎么办?各种干扰阻挡着我不能走出去。我知道,中共邪魔统治着世界,死死的捆绑着世人。要让世人谴责中共,追责索赔,好比在邪恶的黑窝扔下一颗炸弹,另外空间的邪恶就会干扰,不让去做。

瞬间一句话出现在我脑子里:“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2]。我悟到是师父在点悟我,赶紧走出去。可是一想起出门就心跳,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总是响在耳边。在我犹豫之时,师父的法打入我脑子里:“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3]。

五月三日下午,打完真相电话,我坚定一念,走出去,哪怕一个人不来签,也要走出去。我知道是师父推着我往前走。那天,我在小火车站,两个人签了字,突破了各种阻挠,我不怕了,是因为师父铺好的路,我走过来了,另外空间阻挡的物质清理掉了。站在那里,反倒觉得我顶天立地,我是救人的使者,我在做最正的事情。常人签字后,我为他们的正确选择而高兴。

因为一心救人,遇到事我也会冷静处理。警车每天下午在我呆的小火车站转一圈儿,我没有在意。有一天,转了一圈儿,在我的小展桌前停下来,摇下玻璃问我话。我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便回身去拿签字桌上的诉求,告诉他们我在做什么。我回身走向展桌那里,边走边求师父:师父,不要让他们对大法犯罪。因为已经听到有同修征签时,被警察照相,被撵了。我发着正念,把诉求递过去给警察看,两个人对视着说了几句,微笑着摆手示意我继续做我的事情。

小火车站路人很少,我就带上征签用品去首都广场征签。这时我没有怕心了,知道我在做救人的事情。在这里签字,感人的故事激励我天天出去征签。因为不会语言,我站在展桌前,常人看到真相展布,就主动上来签名。

有一老人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签字前,我给了他一只手套,他攥在手里,没有戴手套,签完字后,把手套放在兜里,拿出两元钱给我。看样子老人生活可能并不宽裕,一只手套他都舍不得用,却拿出钱要捐助。他生生世世可能就是为了今天的签字,今天得以实现,他的激动、感恩用节俭的两元钱来表达。

师父说:“大法弟子啊,讲清真相中你们付出的再大,我告诉大家,最后还是有很多生命不能得救的,他们注定是要被淘汰的。”[4]

征签过程中,有的不理解,走到我跟前,带着怒气说几句我听不懂的话。有的大拇指朝下给我看,我只是微笑着,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一天,一个亚洲中年男士,走到展桌前,指着展布,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指责我,气汹汹的,唾沫星几近喷到我脸上。我不会当地语言,一直微笑着看着他。最后,他用蹩脚的中文骂我:叛徒,卖国贼。而后扬长而去。我没有委屈,只觉得这个生命很可怜。

在枢纽城市的中心火车站征签

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佛学会给我申请在中部的枢纽城市的中心火车站征签,征签表及诉求书也请同修完善了一下。这个征签点还是我一个人,一天站四、五个小时,我是不能离开桌子的。因此,一天站在这里是不能吃喝的,一直坚持到征签结束。

师父说:“没有矛盾就没有提高。有的人觉的这个环境很平和,大家修的觉的挺好。其实我告诉你,那并不好。我就是要给你制造一些矛盾出来,你没有也不行,因为在矛盾当中你才能把那个心显露出来叫你自己看到,也叫别人看到它,然后去掉。那么要没有这个矛盾就去不掉你那个常人的心。所以千万注意,你们无论在任何环境下,特别是你们在常人中修炼,必然是在矛盾中,必然是在心性的干扰下才能提高心性。”[5]

自打征签以来,来自内外的干扰不断。外来的干扰是考验我们信师信法的成度,坚定救人的正念。我们正念一起,很可能就是修炼层次的突破,那一层生命可能就得救,干扰自消。内在的干扰,除了自己提高,还有整体升华的因素。所以矛盾来了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失去提高的机会。

在枢纽城市中心火车站征签过程中,我孤军作战,又不会语言,感到势单力薄,还要不要做?不时隐隐出现这样做对不对的念头。师父一次一次点化我,这样做对。连续三天,我收展桌时,有缘人急匆匆的赶来签字。

除此之外,签了字的人还带着人来签,也有人在周末闻讯来签字。我在大组交流完这些以后,有同修明确提出反对这种征签,说:“你认为世人签名了,你受到鼓舞了,也不能说明你做的对。”我不觉得委屈,师父告诉我:“不能说学员这样做不对、那样做对。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我们不能用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别人。”[6]

事后我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是要坚定我征签救人的正念,二是我平时也有些瞧不上这位同修,有放大她缺点的心。明白原因后,我稳下心来,坚定正念,在征签路上什么都别想挡住我。有人签字就签,没有人来的时候,我就发正念或背《论语》。有一天,四个多小时签了六十四人。对于同修的缺点,让我看到,是要修去我的妒嫉心,看不上别人的心,自以为是的心。等我提高上来之后,那位同修也归正了自己,一切都象往常一样平静。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我开始用全球退党中心的征签表征签。我拿上签字板,在火车站出口处征签,一天四、五个小时,最多一天征签七十八人。一个人的力量是很单薄的。七、八月,正值旅游旺季,看着车站熙熙攘攘的人流,我想要有一个搭档一起征签,不会使太多的有缘人流失。

二零二零年八月一日,来了一员比我小十一岁的虎将(我六十九岁)。马上,我们形成一个整体。紧接着,语言好的同修又为我们设计了新的展布,摆在展桌前后,从远处就可以看到醒目的征签诉求:END CCP(终结中共)。根据需要,同修又为我们设计了结束中共的真相内容及传单,上面附有征签网址。

同修们主动协调,默默配合,给我们增添了正念。万事俱备,我们的征签如虎添翼。我们不仅珍惜师父为我们延续来的时间,还要珍惜同修的付出。每天我们到征签点没有说话时间,几乎是跑着签字。搭档同修在展桌前面征签,她查了几个单词,连起来就能告诉对方,为什么签名,这个签名很重要;我在展桌两侧,即车站出口处的花池边,找人签字。最多的一天征签了三百零四人。尽管连日酷热,一天下来不吃不喝,还很高兴,过程中,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激励着我们加快救人的脚步。

有一天,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签了名,说了一句,可能是说:中共很坏。她想要与我交谈,我不懂语言,无法交谈。我们友好的道别。我转了一圈回来,这位女士趴在花池边上写字,微笑着看了看我。她旁边坐着两个青年女子,我刚把签字板递过去,这位女士把一张字条递给我,示意我让她们看。我把纸条递过去,她们看了马上签名。

我把这张字条放在了签字板上面,常人先看到的是这张字条。看到这张字条,一般人都会签。听会当地语言的同修说,这张字条写的很符合当地人的思维方式,口气亲切的说明为什么签字。那几天,两次有人问为什么要签名?我无法回答,非常懊悔,一直想写几句话,让世人一看就明白。没想到马上有缘人就满足了我的愿望。那天看着一个个世人签名,我几次感动的要掉眼泪。这张字条,两个月内,伴我征签了三千四百多人。

有一位青年签了名,在签字表上面画了一个笑脸;还有的画上一颗心,来表达他们得救的喜悦;有时候,四、五个人站在小展桌前等着签字;有的签了名,马上送来饮料,送来冰淇淋。有以前签过名的人看到天气热,买来冰饮,往我们手里塞。

最让我感动的是有一次三个亚洲青年签了名,我送给他们小莲花,有一女青年欢喜的跳起来,她好象为此事等了千万年。过了一会儿,三个亚洲青年又站在我面前。其中一位男青年拿着一瓶冰水,塞到我手里,同时还有二十元钱。我告诉他,不能要。那位青年含着眼泪手指着天,意在告诉我,天太热。硬往我手里塞。我也掉眼泪了。那天签了两百多人,我们都多次经历过世人签名后的感人场面。我们感恩师父的慈悲加持。

我和搭档同修比学比修,没有间隔,只有理解,只有互相鼓励。我也学着搭档同修翻译几个本国语言的单词,来弥补征签过程中的不足。有的路人急匆匆的走过,不看签字版,我就喊:中共走开,武汉病毒走开。有的人听到喊声,便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签字板上的字条。我再掀开字条,让他们看征签板首页上同修设计的真相短语和图片,并读给他们:中共撒谎,人死亡。他们签完字,再给他们传单,并告诉他们:爸爸妈妈签字,先生(太太)签字,远离中共保平安。

我搭档同修周末去大城市人群聚集的大地方,我留守征签点,不落下有缘人。时间久了,来自身体上的干扰不断。我和同修都是抓紧学法、炼功,发好正念。有一天,我和搭档同修说:“我今天又求师父了。”说着,我就掉眼泪了。同修说:“谁不求师父啊?!”我们感触很深:没有师父的慈悲看护,我们很难坚持到今天。

搭档同修被干扰的身体难受,晚上睡不了觉,第二天照去征签不误。有时她一天征签三百人,累的她一進家门就倒下睡觉。她征签八个月,体重减轻了二十斤。我有一段时间嘴肿、手肿、脚肿,晚上睡醒觉,左手指胀痛的打不了弯儿。这都不算什么,特别是有几天晚上躺下,好像没有躺在床上,身体悬着,头也朦朦的。我担心,明天还能不能出去征签。我默默求师父:师父啊,求求您加持弟子,弟子明天还要出去救人。

第二天我睡醒觉,第一念就是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结束时讲的一句话打到我脑子里。师父的声音响在耳边,师父微笑着的高大形象矗立在我面前。这句法的分量有多重,内涵有多深,师父对弟子的厚爱与期望有多大,有谁能体悟的到?师父的法给了我无尽的力量,虽然期间还有干扰,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似乎感到我天天都在师父的保护下修炼提高。

在我心情不爽、感到孤独的时候,在灰蒙蒙的天气里,我们小火车站的橱窗玻璃竟然出现红黄蓝三道彩虹。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越在无望中,在寂寞中,希望就在眼前。灰暗过后不就是彩霞满天吗?!在我饥肠辘辘的时候,我征签回来,小展桌上已经放上了三明治和巧克力奶。我觉的我好像在师父的手心里,我的饥饿冷暖师父都知道,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值得一提的一件事:今年四月二日那天,阴天,天很冷,很大的风。从很远的城市来了五、六十位大学生,他们拿着我的签字板传来传去的签字,基本全签字了。我知道,是师父送他们来的,这么远,他们赶来实现他们回归的夙愿,这促使我在救人的路上不能懈怠。为此,我写词一首,表达我的深深感悟:救人的是师父,成就的是弟子。

卜算子 谢师恩

瘟神从天降
疫情满世上
抛弃红魔避祸殃
众生找真相

邪灵设路障
恩师护身旁
法徒奔波救人忙
炉火炼金刚

为了使更多同修参与征签,我有时把征签中的感人故事及修炼体悟,在大组与同修交流,有时发到交流平台上,也给参与征签的同修不断的增添正念。现在陆续的有同修安排好自己已经从事的项目,抽时间参与征签。

令人可喜的是,语言好的同修积极参与進来,开辟了多个征签点。不仅到公园里,到市场上,还到其他人群相对集中的地方征签。有的同修还把征签表送到单位,等征签表签满以后,再从单位取回。有的同修为了尽快投入到征签中来,特意去征签时间较长的征签点与同修交流、实际体验如何取得最佳征签效果。周末有同修去人多的地方,一天征签二百多人、三百人。有同修对征签感慨良多,觉的自己一天不出去征签,就难受,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自己没有去救他们,感到很后悔。

部分同修从去年征签至今年三月底,已经征签了八万多签名。我和同修们会争取时间多救人,把对师父的感恩变为救人的行动,完成使命,兑现誓约。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精進正悟〉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断 元曲〉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二零二一年国际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