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网上法会】在疫情和美国大选
期间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21年06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谢谢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交流我的修炼体会。其实写出这篇交流稿不易,期间受到各种外界干扰而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比如收到短信、阅读新闻和浏览互联网。但根本的问题还是来自自身的干扰:拖延,担心没有什么体会值得交流的。同修告诉我说,我可能对自己太苛刻了。这种担心反映出我不能够珍惜自己和自己走过的修炼路,我还有层层的执著要放下。写交流体会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会找到自己的执著。想想自己近二十二年的修炼历程,跌宕起伏,但总能感受到师父的保护。

我想交流过去一年中的一些修炼心得。去年三月,中共病毒引发了瘟疫大流行。英国進入防疫封锁状态,同修们分享要向政府官员讲真相,向他们揭露中共的欺骗本性和对生命的漠视,以及中共如何掩盖武汉的病毒爆发并允许病毒传播到其他国家。

我负责给那些与中国一些城市结为姊妹城的城市市议员们准备一封信件样本,那段时期我发现写样本信很有挑战性,我必须克服很多心理障碍和干扰才能完成这封信。我人的一面想回绝,但作为修炼人我明白这是师父要求我做的,去救度众生,同时提高自己的心性。我请我的丈夫(同修)帮助我,我们一起起草了这封信,英语中有句俗语,“两人智慧胜一人”。其他同修也提出了很多好建议。

我与苏格兰同修合作,我们将这封信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苏格兰主要城市的所有市议员。我们收到了一些正面的反馈,其中一些议员的回复让人感动,他们也对中共感到担忧。

苏格兰的同修随后一起给媒体的编辑们发了一封题为“让我们称它为中共病毒”的信。这封信已经在一家美国媒体上发表。我们把这封信寄给了整个苏格兰的所有苏格兰报纸。我联系了爱丁堡媒体,并高强度地发正念。一家全国性报社发表了这封信。这是团队良好合作的结果。

在整个疫情封锁期间,我向家人、联系人、我地区的议员、苏格兰议会议员和市议员发送了《大纪元时报》关于中共病毒起源的纪录片的链接,我还在当地的社区网站上发布了这个链接。有几位读者表示他们会看这部影片,不久网站上的链接遭到删除,说是违反了疫情指南。一些苏格兰议会议员对我发送给他们链接表示感谢。

大纪元编辑的中共病毒特刊在英国包括苏格兰地区被大规模的印刷发行。我在爱丁堡挨家挨户的派发特刊。从法上我明白,要做好证实大法的事情,就必须修好自己。在出门之前我都要炼功、学法、发正念。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如果我修炼状态好,我在住户家门口遇到的人,在我向他们讲述中共如何掩盖病毒的情况后,都很乐意接受这份特刊。

然而,有一次我把特刊放進一位女士的信箱,然后走向她邻居家时,她从家中出来,愤怒的把报纸扔给我,掉在了她邻居的花园里,告诉我她再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宣传了。我开始向她解释,但她正在气头上,根本听不進去我的劝说。我当时没有动心,并向内找,发现我出门前没有发正念而被邪恶干扰了。可悲的是,她已被谎言毒害而不愿阅读大纪元特刊。我走在大街上,边走边发正念,清除干扰她的邪恶因素,阻止她毒害她的邻居。我希望她下次有机会了解真相。

苏格兰同修需要开展更多的讲真相活动以清除共产红魔。我和其他苏格兰同修一起,给当地的政治人物和媒体写了真相信。尽管邪恶因素在干扰,但从正面来看,这些常人媒体也为大纪元提供了免费广告。

我还和当地同修一起挨家挨户派发明慧特刊,并寄给爱丁堡大学各个系的系主任,以及所有苏格兰议会议员和其他议员们。

大纪元特刊《中共对英国的影响》出版时,我觉得能有一份以英国为焦点的报纸真的太好了,并借此机会广泛的派发到爱丁堡的高端地区。我还向所有苏格兰议会议员和当地的议员们寄送了一份。我和当地同修挨家挨户地送特刊,有时也自己出去送。这些特刊比较大,非常重,于是我买了一辆手推车,这样就可以装满特刊,轻易地上下楼梯和公共汽车。当我送特刊感觉到累或被雨淋湿时,我会记起手推车是我的法器,在帮助我救度众生,这个想法会让我笑逐颜开。

最近我上门派发真相传单。有一张传单是希望人们在大纪元发起的拒绝中共请愿书上签名,另一份传单呼吁人们在英国议会网站上签署请愿书,呼吁英国政府对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中共官员实施制裁。

当我挨家挨户的派送真相传单时,我真的感受到师父的洪大安排,真的很开心。每当我把材料放到住户的家门口时,我会默默的说“我想救你们”。在街上走路时就发正念。我在公交车站、大街上和住家门口遇到了一些有缘人,他们说他们会在请愿书上签名并会把真相传单传送给其他人。我在一家门外遇到一位女士,她拿到拒绝中共的传单后,立即说:“我不喜欢中共,我会在请愿书上签名。”我手上或手推车里总是有足量的传单,可以覆盖一条街。

虽然我们不会总是看到我们讲真相的结果,但我觉得英国同修们的共同努力改变了人们对中共的整体看法。现在越来越多的英国人不希望与中共建立密切的贸易关系,也不信任中共。然而,我们还需要向政府澄清更多的真相。

我明白疫情的开始是正法的一个新阶段,我要更加精進,加强学法。晚上有时间我就会参加学法。

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在凌晨四点起床发正念,怕起太早一天剩下的时间会太累,而且我已经有多年没有每天完整炼两个小时的功法了。我知道我必须打破人的观念。去年神韵巡演结束后,我开始起床参加早上的发正念和两小时的网上集体炼功,然后参加英国每日的网上学法。我发现如果先炼功,就能更好的集中精力学法。如果起晚了,就无法保证炼功时间。然而,我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对睡觉的执着。如果我熬夜了,就无法在凌晨四点起床发正念。

去年七月,同修们组织了一场在线研讨会,纪念法轮功反迫害二十一周年,以及我们从中共迫害中得到的教训,许多贵宾应邀出席了会议并发言。我被特邀代表佛学会主持这次活动。我有些不情愿,在疫情封锁数月后,我的头发很凌乱,理发店仍然关闭,我担心自己做不好。我对名誉和虚荣的执着暴露无遗。不过我最后还是同意了,因为我明白这是师父的安排,是让我兑现誓约、救度众生、提高心性。我奇迹般的找到了一位可以来我家的美发师,这也是给她讲真相的好机会。大法弟子齐心协力,活动圆满成功。我们在活动前多次使用网络研讨会软件练习我的演讲,团队成员给了我很多的支持和宝贵的建议。我自己也不断的练习演讲。这增加了我的信心和正念。

我还加入了“打电话邀请议员”的项目。该团队联系了850多家议员办公室,邀请他们参加网络研讨会并签署“停止迫害法轮功”全球联合声明。在团队中,我们互相之间分享了许多与议员助手们如何互动的正面经验,并相互鼓励。英国学员也邀请了他们的议员。

尽管其它空间的善恶之争在这个空间表现为一些技术上的挑战,网络研讨会成功地吸引了大约三百名与会者。我们通过团队配合和正念,沉着的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这是整体配合和共同努力的结果。

正法的進程正在快速推進,师父一直推动着我在修炼上提高。

美国大选,紧张激烈。我在大纪元的工作是审核读者对大纪元文章的评论。前总统的支持者在评论中表达了对选举结果的愤怒和失望,反对的读者则会攻击他们。这是一场善与恶的较量,很难不为所动,有时甚至势不可挡,这给了我提高心性的机会。

在大选之前,当我向家人提到前总统时,由于主流媒体的谎言,他们对他持负面看法。我害怕制造冲突,所以回避了这个话题。师父发表了经文《大选》,我悟到我应该告诉家人,前总统是一个反抗中共的总统。我给家人发了电子邮件,向他们介绍《大纪元时报》对美国选举舞弊的报道。然而,我的妯娌震惊了,无法接受前总统或选举舞弊的正面消息,并回复邮件质问我说,法轮功修炼者怎么会支持一个人品如此差的人?

她的回复勾起了我许多的执着心:自我怀疑、害怕发生冲突以及希望和谐和认同,害怕别人认为法轮功是极端的,担心我把她推到大法的对立面。我脑子一片空白,想不出怎么理性的回复她,压力非常大。我与另一位同修交流,我们讨论了如何回复。我冷静下来后才发现,这是一个進一步澄清中共本质、大法真相以及学员如何追随真善忍的机会,而不是以绝对的方式看待人和事。我解释说前总统是如何支持法轮功学员的,她回复说:“真善忍是人生追求的伟大价值观。”她赞同前总统对中共采取强硬态度。

这是一个认真的修炼过程,要面对很多执着心,但在这个过程中我感觉轻松了。有趣的是,她写信给我说,在我们交换电子邮件后,她感到平静多了。

最近我经历了一次身体上的消业,在打坐时感到身体左侧虚弱和疼痛。消业开始时,我只能打坐四十五分钟,痛的眼泪直流并希望打坐早点结束。在最痛的时候我背法,这样能持续一段时间,但我还是没有坚持到一个小时。

师父在为我净化身体,我不断提醒自己,这是好事,是提醒我要提高学法质量了,所以我要在学法上多花时间。

向内找,我知道我需要有更强的正信,珍惜自己和自己走过的路,并放下恐惧和想要过舒适生活的执着。有一天,我在发传单时,感悟到虽然我一直在忍受痛,但情况并没有好转;事实上我意识到我必须提高我的心性。我必须放下人的思想,保持正念,自己是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愿意为众生受苦。之后在打坐时,我静坐了一个小时,我的整个身体无法动弹。我的主意识觉察到身体的疼痛,但我并没有受到影响,超越了感觉,我的心因救度众生的念头而扩大。这是一次平静的体验。

从那时起,我悟到打坐中我的本体也在被转化。师父说:“而炼功是那个体在起作用。”[1]我把注意力从我的身体上移开,疼痛就消失了。

我引用师父《洪吟二》的一首诗来结束我的交流,以鼓励自己更加精進,奋力向前。

“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


感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二零二一年国际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