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田洪女士自述最近被骚扰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45岁的法轮功学员田洪女士,户籍重庆市涪陵区,家住江北区平安摩卡小区。二零一九年八月八日田洪因为在同修家串门被绑架抄家,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被非法监视居住,多次被骚扰。以下是她自述最近一次被骚扰经过: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六日上午八点多钟,我丈夫出门上班,在电梯碰到涪陵公安局一行四人,三男一女,说要找我。我丈夫不得已带他们进屋。我听到丈夫在楼下叫喊我,说涪陵公安局的找我。他们就上楼来敲门。我告诉他们我在穿衣服,隔了一会我就打开了门。涪陵公安局叫李军的随即进来翻找,拿走了我一本大法经文。我随他们下楼。

他们四人穿着便衣,在我要求下出示证件,分别是涪陵公安局刘军、蔺林、社区人员李万彬、女网格员刘力健。刘力健曾经到我涪陵老家做过走访,了解我居住在哪里,要求我和我妈迁户口,说那个地址现在已经不存了,要我们迁走。

他们用执法仪对着我,我让他们不要对我拍,他们依然对着我。我丈夫因为要上班就指责了他们,让他们不要对我做什么,就上班去了。他们称,听我丈夫说的那些话我丈夫有可能也是炼法轮功的。我丈夫早就看清共产党的邪恶,每次都是义正词严指责他们。

我让他们打开门,我去推开窗,我说他们所作所为如果是见得光,就应该打开门窗让老百姓都知道,让老百姓都看看他们在干什么。他们不敢让人知道,把门窗都给关上了,不准我打开。后来因为有另外的警察来,才打开了门。

他们声称是来“关心”我的,问我一些家庭情况,在这里住多久了,是不是常住在这里,房子是不是自己的,是不是经常回涪陵,回去住多久,去干什么,我妈现在在哪里。

他们还恐吓我要让我儿子学校都知道他有个炼法轮功的妈,说我会影响我儿子的前途,以后不能参军,不能当公务员。我说:我是合法公民,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我的合法权利,这是天赋人权;我们是无辜在遭受迫害,国家明文规定的14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现在是你们在犯法,你们穿便衣私闯民宅,来骚扰我的正常生活。现在人类的道德已经滑到什么程度了?法轮功是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法轮功是来拯救人类的,是净化人心灵的,这是一片净土!

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真金,二十几年的迫害,法轮功依然屹立不倒。共产党要打倒谁,三天就可以让其永不翻身,而法轮功已洪传至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国际上获得几千多项褒奖。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已经被翻译成42个国家的语言和文字,世界上除了《圣经》,被翻译成最多语言和文字的书籍就是《转法轮》。在这个地球上只有共产党在迫害法轮功。

接着他们叫来了两个穿警服的人员,我问他们是哪里的,他们说是江北区大兴村派出所值班警察。他们坐下后一句话没有说,这让几个便衣感到难堪。我说,不是每个警察都是泯灭了良知的、都是不明真相的,现在的天谴你们看不到吗?两位值班警察只坐了一会,一句话没说,没理那四个人,直接站起身就走了。

我告诉他们:自己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大脑不是一个罐子,共产党灌输什么你就信什么,共产党把白的说成黑的,把正的说成邪的,你就相信,你就蒙上自己的眼睛跟着干坏事。兼听则明,你们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吃梨的人才知道梨是不是甜的。我妈以前很多病,她是内退的,仅仅看《转法轮》一遍,折磨她多年的肩周炎就神奇的痊愈了。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二十几年没有吃过一颗药,没有报过一分钱的医药发票,连医保卡都没有办。他们问是真的吗,他们会去调查。我说你们可以去调查。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杀人的历史,它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造成中国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它杀害的都是自己的人民。历次在运动中跟风的,最后都是被卸磨杀驴。现在有多少公检法人员明白了真相都在跳车,多少法官都陆续辞职,都不愿再参与迫害正信了。法官最清楚,这是一场政治迫害,法轮功是无辜被迫害的。

他们说你是不是中国人,在中国就要受共产党的管制,共产党不准有信仰就不能有信仰。我说,我当然是中国人,我是炎黄子孙、华夏儿女,而你认宗的是什么,马克思、恩格斯是哪个国家的人?既然中国人没有信仰自由就应该在宪法上写明,告诉中国人民中国人是没有信仰自由的,宪法是写来骗人的,只是拿来看的。他们说,共产党说法轮功是×教就是×教。我说,有法律依据吗,现在明文规定的14种邪教中有法轮功吗?法轮功在中国一直都是合法的。

我告诉他们迫害正信是要遭报的,我举了十八中的一个遭报的例子,一车人去贵州旅游,全都没事,唯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那个人被汽车甩出去摔死了。还有任长霞,卖力迫害法轮功,最后死后闭不上眼睛,连其妹都说她姐是迫害法轮功遭了报了。这些年来因迫害法轮功遭报的例子举不胜举。

我告诉他们,只要参与迫害法轮功,追查国际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一定会追查到底的。他们不知道有个追查国际,马上在手机上查,才知道有这么回事。我告诉他们我们中国著名的歌唱家关贵敏先生修炼法轮功的事迹,他们马上手机上查,才知道了关贵敏。又让他们查贵州藏字石,他们也才知道了这回事。

他们说我肯定修得不好,我说确实是的,一个师父教学生有得百分的,有得零分的,有不及格的,我也许是不及格的,因为大法师父要我们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但是我还没有做到!

隔了一会,我静下来发正念,不说话了。两个人出去在门外谈什么,留下刘军和网格员在聊天,刘军在谈他的家人什么入党的事,突然说这条路是一条死路,是没有未来的。我听了告诉他,你这句话说对了,你现在就在走一条不归路,跟着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是没有未来的。

接着又来了涪陵国保的两警察,两人依然穿着便衣,一个叫郑国(chou),一个叫吴涛,来坐了一会就出去了。最后来了江北区国保的一男一女,他们主要是在门外与涪陵的警察交谈,刘军说,她刚才好久才开门,屋内肯定有很多资料,江北区国保那个男的就犹豫了一下,上楼去,我跟着他说,到别人的家里来乱翻什么,那都是我儿子的书。他走到一半立即下楼,说我没翻啊,只是看看你家的装修。就下楼来出去了。

最后,涪陵公安局的刘军又对我读了他们自己在纸上写的东西,关于我在哪里住,住多长时间等的一些信息,让我签字。我说,我没犯法,现在是你们在犯法,我不会签任何字。他们就准备走了,问我书要不要。我说:我的书我当然要。我拿回了我的经文,他们出去了。

我还没来得及关门,他们又返回来,夺走了我的经书。涪陵国保的那两人也进来,对着经文和我拍照,我用头发遮住脸不让他们拍照,要求他们归还我的书。他们说书怎么能还你,强行抢走我的书,就离开了。这个时候是12点多钟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