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念正 邪恶就蔫巴

——当听到“清零”骚扰不断升级时

更新: 2021年06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二日】邪恶“清零”已有一年多了,本地也有不少同修被骚扰,过程中大家明显看到:警察背后邪恶因素确实完了,见到同修胆突、硬着头皮说话,前几年那个邪劲没了。

但是,也有个别地区不一样。有的警察骚扰时说:“不写‘三书’就送洗脑班;洗脑班不写就拘留;拘留不转化就判刑;判刑不转化再送洗脑班。”还扬言:“不让儿女参军、考学、停发工资、开除公职……”面对打压升级,有的同修害怕了,说:“万一哪道坎扛不过去?还不如违心写个‘三书’应付一下,再写个严正声明。”

同修呀,面对这种说法可不能糊涂呀?警察说这些话的时候,你想到师父是怎么说的了吗?你记得自己是大法弟子吗?知道大法弟子该怎么做吗?人说咋的就咋的了?那是邪恶给自己壮胆吓唬人的把戏,是圈套,千万别跟着往套里钻,你会上当后悔的。

个人认为,听到“清零”升级的说法时,这本身就是考验,有两点应该清楚:一是问问自己:“我对法坚定成度是否达到‘脑袋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境界呢?!如果达到了,你听到这话会淡然一笑,就像有人说你杀人放火一样:你往心里去吗?你在意吗?二是问问自己:你是站在个人修炼基点上看待这事?还是站在正法基点上看这事?如果站在个人基点上,你会用人心衡量、会害怕、会退却、甚至会违心签字,这正中了旧势力圈套,旧势力认为你不够格,下一次还有更邪恶招等着你。”

我发现,你越是胆小,越能听到警察吓唬你的话;你越在意“清零”动向,警察越对你不放。骚扰是看人心的,相由心生。

本地有个从监狱回来的同修说:“我也不想转化,可狱警不让十几个人睡觉,陪我罚站,我不想让犯人怨恨大法,就签字了。”

同样的事情,不同的对待有不同结果。

本地有个同修,在监狱里坚决不配合邪恶,邪恶用啥招对她都没用,她不干活,除了背法、抄法、坐那发正念,就是给狱警写真相信,什么是怕?什么是死?根本就不在乎。从狱警到领导都拿她没办法。她出狱后,当地六一零见她没转化,又把她劫持到洗脑班。她跟六一零头子说:“如果硬让我转化,我就绝食,人不吃饭啥结果你知道?这是你逼我死,你要负责的。”于是开始绝食。两天后,六一零头子一看真绝食,怕出事,马上放她回家。当你念正,真能够对名利情和生死彻底放下时,邪恶就蔫巴了。

邪恶骚扰,往往是在你软肋上下手。本地前些年在办洗脑班时,有这样一件事:有个男同修是单身,六一零头子见他不转化,就让一个女包夹专门攻他,女包夹对同修百般温情,这期间,六一零头子劝同修说:“人家还是姑娘,没对象呢,你还抗啥?转化吧,出去后我给你俩做媒,好好过日子。”同修转化后,等了好长时间没信,后来听说:那个女人又故伎重演去转化别人。同修是不是被情和色心冲昏了头?她是干啥的?你是干啥的?

有时候,听到一些同修正念很强的做法时,很受激励,比如:有个老同修八十多岁了,警察到他家时,要把师父法像拿走。他上前一把抢过来,大声说:“你拿这干啥?这是我的命!”警察见他正气凛然,要拼命样子,赶紧走了。

还有个老同修,街道和几个警察到他家骚扰,一个警察把师父法像抢走了,他大声说:“限你两天内送回来,不然你要遭恶报的。”第二天,街道办的人把师父法像送回来了。人都有明白一面,谁为了饭碗把命搭上呢?

邪恶这种骚扰升级都是老套路了,从迫害之初江魔头提出“三个月内铲除法轮功”,到二零零八年奥运骚扰,到二零一五年诉江骚扰……折腾多少茬了。尽管那时很猖狂,可是清零了吗?真修大法弟子哪个被清下去了?你问问自己:我是不是真修的?就是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会怕那个骚扰把戏吗?

如今,大法在全世界声势浩大,对大法的褒奖已有三千多项,大法书籍被翻译四十多个语种出版,相信大法得福报的例子随处可见,人们眼见为实。不要看邪恶“清零”表面上咋咋呼!背后邪恶的因素还有多少?还能闹出些什么?这应该看得清呀!现在是给邪恶彻底“清零”的时候,眼下就这天象,把握好自己,走稳最后这一步很关键。现层次一点浅见。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