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走过无悔的青春

更新: 2021年06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在加拿大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年我二十三岁,正在读研究生一年级。

我在十六岁的时候来到加拿大, 那时有教会的人来家里传教。为了学英文,我们也去了教堂。

我虽然从小在国内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但我相信神是存在的。因为我无法想象这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动植物,奥妙无穷的人体能是仅靠基因突变,自然选择就能演化出来的。为什么我们五千年文明中都没记录任何一只猴子突变的,或演化的更接近人了呢?如果只靠随机演变代码,得多长时间才能演变出来个手机操作系统?更何况从单细胞要逐步演化出当今世界上如此丰富的各种物种。我觉的那别说几十亿,就是几千亿、几万亿年的时间也不够用啊。

可是我不知道神是谁,传教人来说的《圣经》的内容无法解答我心中的各种疑问。但我学着开始祈祷,多是求神保佑怎么考好,怎么做事情顺利等等。但有时我也会发自内心的对神说,“我不知道您是谁,但我相信您的存在,却又无法排除心中的疑惑。您是万能的,就一定可以知道我的思想,那可否请您帮我解答疑问,让我能全心全意的相信您?”可那时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答复。

后来,我舅舅家先开始修炼大法了,非常激动,立刻发邮件介绍给我们。我和妈妈当时都没有在意。他们又来了我们家多次给我们介绍,终于我们也开始读《转法轮》了。

妈妈原本有很严重的胃病,曾两次胃出血,晚上不敢吃什么饭,经常夜里被胃疼痛醒,医生也没办法。修炼法轮功后没多久惊异的发现胃好了,不疼了,也不用忌口了。

当时正是法轮大法人传人、心传心的洪传之时,其实这二十多年来,法轮大法就是这样人传人、心传心,造福着无数家庭、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

我当时学业非常忙,看书也没看很明白,只是隐隐约约的有种感觉,就是修炼这条路会是挺苦的一条路,是要在金钱物欲极度膨胀的社会中放弃不好的瘾好的;是在一个人类道德迅猛下滑的时代用道德约束自己,不能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了;是要在乱世中能明辨是非,分清正邪,找回人生真正的意义的。

本着这样的想法,学业再忙,我每天都还会坚持看一点大法书,尽量遵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也会尽量的多炼功。

学了一年之后,突然有一天我意识到多年前我在心中对不知是谁的神祈祷的希望能排除心中疑问,全心信神的请求原来在法轮大法中得到答复了。那一刻我止不住眼中的泪水,“我有师父了!”那真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激动和感恩。

我得法的路走的并不顺利。首先面对的就是父亲暴风骤雨般的反对。父亲也说不出来大法哪里不好,就是没有理由的反对我和妈妈修炼。当时我家楼下的公园就有炼功点,可是父亲都不允许我们出去炼功。

面对父亲无理智的反对,我在妈妈身上看到了一个大法修炼人的大善大忍之心。妈妈从来就不和父亲争吵,无论父亲说的话,做的事情何等伤人,她都以最善良的心去回应,都尽心尽力的去照顾他,照顾这个家。渐渐的,父亲也不那么反对了,我们出去活动,他还会主动给我们做饭。

风云突变 心不动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突如其来的迫害开始了,我虽然身在海外,也时时处处感受到了迫害的压力。那时听到、看到了媒体中转载的邪党对大法的种种诋毁和对师父的诽谤,我心里很难受。

自从我们修炼以来,师父没有要过弟子一分钱;师父教导我们的都是怎么在生活中,在社会上,在工作中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比好人更好的人;我本人不是因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的, 但是我周围因修炼而获得健康甚至生命的例子比比皆是。大法是这么美好,师父是那么慈悲,古人都讲受人点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从大法中的受益已经是拿什么词汇都无法形容了,那我该如何对待大法,对待师父呢?

我感到自己责无旁贷,不仅自己要坚定修炼,坚持真理,更要按照师父所教导的尽全力去救度众生。毕竟在邪党的谎言宣传下,真正受害的是那些无辜的民众。他们如果听信了邪党的宣传,对大法有了负面的想法,甚至做出了对大法不好的事情,那真正危及的是他们自己宝贵的生命。

从不争斗 “无所求而自得”[1]

我读研究生时,从师国际上有盛名的一位博士导师,在名牌大学拿到了计算机专业的博士学位。当时去申请的时候,他并没有表现出对我青睐的样子。就是给了我一大堆他自己的论文,让我回去读,然后告诉他读后感。我没觉的我谈出了什么高深的道理,但是导师就是看似自然的招了我。这位导师心地非常善良,对我一直照顾有加,在我困难的时候多次帮助。

还没毕业时,有一家公司的技术总监在网上看到了我的简历,就主动来找我面谈,那成为我毕业后从事的第一份工作。虽然公司是在离家五小时外的另一个法语区城市,但和同事相处溶洽,工作也很顺利。可惜后来公司遇到金融危机,所有员工都遣散了。

那时因为金融危机是全球性的,各个地方工作都不好找。申请的工作不是毫无回复,就是面谈后如石沉大海。刚开始我也有些焦虑。但通过修炼大法,我知道任何事情不是能求来的,重要的是能放弃各种执着心,把心态放平稳,顺其自然。

当我真这样做的时候,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一位中介主动找到我,给我安排了一个工作的面谈机会。是在市中心一家大银行里的IT工作,经过两轮面谈后,虽然我的经验和他们的要求并不相配,他们却决定录用了我。可因为我的背景实在是太不对口了,因此还专门为我设置了一个临时的职位,工作后,因为在业务上和团队合作上都表现出色,很快就变成了全职工作。

在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很多都生活在持续的高压状态中。不停的追求着更高的职位和更多的金钱,结果把自己搞的很累。就像师父讲的:“你都不知道他活的有多累,他吃不好,睡不好,做梦都恐怕他的利益受到损失。”[2]

我常常想,如果更多的人都能来学大法,能看破这争争斗斗是多么的没有意义,那么有多少人能获得身心的轻松和健康,而我们生活的环境又能少多少勾心斗角,能变的多么祥和,那样无论是对个人,对家庭,还是对社会都是多么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啊。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了这样一个例子:“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2]

我就尽职尽责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和同事配合好。在技术上不藏私,只要是我能帮助到的都尽力帮助。在我所在的组里,和所有和我接触到的组,都没有互相勾心斗角的气氛。大家都是互相帮忙,把一个项目做好。

在工作上我也有犯错的时候,在这种时候,我本着大法的原则真、善、忍去做,决不隐瞒错误,或推脱责任。在技术上也积极想出补救方案,尽快弥补损失。而且从中吸取教训,决不再次重复错误。 有一次,我在一个程序中犯了错。我一发现错误,非常过意不去,主动告诉客户,并且想出了解决和补救方案。客户不但没有生气,反过来还安慰我。

宽容善待所有人

有一次我的组来了一个新的组员。这个人很难沟通,听不進意见。我得到了很多关于他的负面回馈,连雇用他進公司的大老板都对他不满。作为他的直接上司,听到反馈后,我真心想帮他。

我们组里是大家轮流做项目陈述。轮到他的那次,他讲的很不清楚。组里的人问问题,他答非所问,大家都没有听懂。在会上,我斟酌着自己的语言,没有问他任何尖锐的问题,以免增加会议的紧张气氛。不但如此,我还委婉的帮他解释那些问题。会议后我本着想帮他的目地,和他开了一个一对一的会议,想看看怎么帮他提高。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用很激烈的言辞顶撞攻击我,而我是负责他评定的直接上司。自己的好心竟换来这样的攻击,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当时直觉的气的头脑发热,但我克制自己没多说什么,而是中断谈话,让自己能够冷静一下。

我记起了师父教导我们如何做人、做更好的人。师父也教导我们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那么自己是个修炼人,应该理解别人,应该宽容善待所有人和事,做个先他后我的修炼人。这个人也许技术和沟通上都不行,但他总有他的优点,也许那些优点还没有展现给我看,但我不能因为他对我的态度就下什么评判。

我没有把这次他不理智的冲撞记录下来,也没有和任何人去说。他第一年的评分,我的上司给他的措辞原本很尖锐,我考虑到这是他第一年的评定,而且这些评定会一直留在他的档案里,对他将来的发展会有一定影响,就尽量把尖锐的批评温和化,避免留下不好的记录。

以后再和他一起工作的时候,我还是照样帮他、扶持他。有一次,他在工作中遇到问题,我在帮他的过程中,意识到只是给他解决技术上的难题是不够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就从他能理解的角度来一步一步告诉他我是怎么考虑解决这个问题的,这样以后遇到类似的问题他就可以自己解决了。这回他很感激我,从那以后态度上也变的温和了。

结语

我在修炼中走过了二十多年。法轮大法让我不断扩大着心胸容量,用善的力量感染着身边的人和周围的环境。真、善、忍引导着我在人生的路上,无论遇到什么风波和困难,都淡定坦然。

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感恩,谢谢师父!愿更多的世人明白大法的美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