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法小组风雨春秋二十余载

更新: 2021年07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三十日】進入二零二零年以来,正法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同修们都感受到了修好自己、救度众生的紧迫。

我们的学法小组是一九九八年三、四月份按居住地就近自由组合的。那时辅导员每天早晨拎着录音机负责学员们在户外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当时参加学法、炼功的学员有时七、八个人,有时十来个人。学员们得法初期的幸福、喜悦溢于言表,都想把最好的东西分享给他人,所以,我们经常出去洪法。那时,同修们比学比修,真是其乐融融。

然而,江魔出于小人的妒嫉和共产邪党互相利用疯狂迫害法轮功,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作为大法中的一粒子,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引领与保护下,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履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殊胜使命,坚定不移的汇入大法弟子的整体,二十余年坚持不懈的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

风雨春秋二十余载,我们亲历了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和平上访;亲历了“七·二零”前赴后继的進京护法;亲历了震惊中外的实名诉江大潮……那一个个犹如昨天发生的看似平淡的故事,却宛如一幅幅壮观的历史画卷,记载了大法弟子放下生死维护大法的坚韧和毅力。那是圣徒无悔的选择,更是师尊无量慈悲的眷顾。

在这看似平凡、却不平静的二十余年的修炼历程中,我们的学法小组虽然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学法地点换了五、六处,但大法弟子却始终如一,持之以恒的坚持集体学法。中共邪党拿生死威逼、拿金钱利益胁迫,都没有吓倒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却心如磐石志愈坚。这是中共邪党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所想不到的。

正如师父在讲法中所说:“中共邪党存在的目地、对大法弟子的这种迫害,它不是旧势力安排考验大法弟子的吗?中国就象那老君的炼丹炉一样熔炼着大法弟子,把那火烧的越旺,就象严酷的考验一样,去人心、去执着。那当然这种煎熬是很难受啊,可是炼出的是真金。中共邪党就象那煤炭一样,烧的越红,它好象越来劲。等烧完了再看,真金炼出来了,中共邪党它是啥?一吹,“噗”,灰,没了。”[1]

我们的学法小组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二十余载寒与暑,集体学法从未断,无论怎样艰难,一路征程,我们走过来了。而且疫情期间也没有中断集体学法。同修们都很珍惜在师父保护下的这个学法小组,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环境,这个修炼环境真的是很好,因为会暴露出我们诸多的执着心,我们有许多执着只有在意识到的时候,才能去掉它。在这个环境中,有闪光点的同修可以给其他同修带来启发;有人心重的同修就是其他同修的一面镜子。

比如我们学完法,不是立即就走,同修们在修炼中遇到什么困惑、有什么好的建议,都可以说出来,大家互相切磋、交流。比如中共邪党在这次所谓的“清零行动”中,有同修虽然也告诉了警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但没有告诉对方三退保平安,同修说再遇到时一定要问他们:你是不是还没有三退呢?找我做三退来了吧?有同修说:再有人问还炼不炼功时,千万不要顺着对方的话回答,大法弟子要占主导地位,要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几排、几号?找时间到你家去聊? 这样有震慑作用,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害怕,这边的人就走了,就是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同修们无论提出什么,只要在法中,基点是为他的,是同修的层次问题,没有对错,谁也不会照搬的。

在师父的安排下,同修们还有许多人心碰撞的故事,即便有同修当时关没过好、起人心的时候,就有同修说:让你提高呢;当有同修认为别人给自己找麻烦时,有同修就会提醒:你谢谢人家了吗?有同修埋怨别人时,同修们也会提醒:师父说过“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2]。有这样的修炼环境真的很难得。感恩师父的恩赐与加持,谢谢师父。

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年龄最大的九十岁,年龄最小的也有五十五岁。我们始终把学法放在第一位,以师父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为主,师父的其他讲法找时间自己在家学,大多数同修都能做到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和早起炼功。有的同修还抽时间背法、抄法。同修们悟到:只有学好法,才能修好自己;只有溶于法中,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我们学《转法轮》时,大家一起读《论语》,然后每人读一个自然段,每次学一讲,一至九讲循环。记得刚开始集体读《论语》时,声音大小、音调高低、语速快慢、再加上口音,真是参差不齐,大家都想读齐一点,都想形成整体,可是等别人怕自己落下,追别人越读越快,人心上来时,都觉的不好意思。向内找,还是执着自我了。放下执着自我的心后,多数同修用普通话读法,速度快了就停一下,慢了随着快的读,因为大家的心都往一块想,慢慢的就协调了,虽然还有位老年同修有口音,心态好了还觉的是件很丰富的事情了。

我们学法小组三年前来了位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年同修,同修大姐今年九十岁了,没上过学,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使她能够和同修们一起参加集体学法。为此,老年同修觉的无比幸福和幸运。经常说的话就是:感恩师父、感谢同修,没有师父救度就没有现在的我,怎么着也不能没有我们的学法点。老年同修读法时经常有添字、落字现象。当读法出现错误时,其他同修几乎是同时给她指出来,这样一来,老年同修就很紧张,越紧张就越出错。有同修说,随她念吧,越指出来越慌乱,只要意思不错就行了;有同修说:不行,这是法,必须给她指出来。老年同修很有毅力,从不气馁。其实,这个时候就是在去大家的急躁心呢!往深里挖一挖,是不是有看不上别人的心呢?(有看不上老年同修这样读法的,还有看不上一些老年同修的)。再往深里挖一挖这是不是妒嫉心呢?答案是肯定的。好在我们有师尊赐予的向内找的法宝,矛盾会自行化解。有时当轮到老年同修读一段较长的自然段时,就有同修提醒下一位同修与老年同修调换一下来读。或提醒上一位同修把较长自然段一气读下来。老年同修就随其自然,反正怎么着都行。当然,提议的同修在人的层面是好意,还掺着情。可是修炼人不就是要修去人心吗?不是要反过来看问题吗?这个时候是不是在去我们的分别心呢?再有,谁能说的清楚轮到老年同修读的这段法不是师父有意安排让她认识到自己的执着心,从而去掉呢?如果是这样的话,谁还敢随便打乱呢?当我们认识到这些并修去暴露出来的执着心后,事情就会向好的方面发展。现在,老年同修读法比以前顺畅多了,有时一个自然段读下来都不会出现错误。有添字、落字时,紧挨着她的下一位同修给她指出来就行了。感恩师父赐予弟子们向内找的法宝,让弟子们能够修去自我,圆容整体。

去年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我们学法小组原打算过了正月初六就恢复集体学法,可是都到了正月十六了,还有同修没有来,因疫情期间各个小区都封着,同修是不是被人的理给封住了呢?其他学法小组是不是也有这种情况呢?F同修下载了明慧相关文章和疫情期间同修的交流文章以及相关真相视频带在身上,一次正在发愁送不到D同修手上时,突然身后传来“过年好”的问候,F同修高兴的脱口而出 “谢谢师父!”原来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一位带修不修的学员,也是我们学法小组的,这次疫情爆发,对她触动很大。她和D同修是一个小区的,这一下就有三、四个没有上网条件的同修有了相关资料。

A同修和B同修来到了我们学法小组,给我们带来了讲真相的手机二维码,让同修们发放,并负责更新。还给我们从市场批发来A4纸大小的塑料手提袋,很精美,供给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用,还有小一点的手提袋,里面也能装资料套装。这样做的好处是世人没有顾虑,愿意接受资料;通过交流认识到,大疫当前大法弟子得赶紧走出来救人,千万不能在家自我封闭。我们这片几个学法小组打破界限,相互协调、整体配合,尽最大努力多救人。

A同修和C同修配合负责供给小组所要发放的所有真相资料,C同修的特长是做什么像什么,经他手做出的《九评共产党》一书、还有《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就像书店买的书一样精美,真的是太棒了。

D同修是一位年近八十岁的大姐,她的特长是发高楼挂门把,百八十份资料一个楼门就发完了,在师父的加持下,做起来即智慧、又顺手,例如:每到一个单元门时,就有人出入,D同修也就顺势進入单元门。乘电梯上到顶层,再徒步一个门口一个门口发放真相资料。如果遇上住户的人出来,顺手就递给他一份资料,并告诉他上边有躲过大瘟疫的救命良方,一定要好好看看。有时发到七楼要下楼时,她就下到六楼去等电梯,她说这样就避免正在等电梯时出来人。D同修说,发起资料来一点都不累,腿也不疼了,腰也不难受了。同修们说:是师父看你有这颗救人的心就帮你了。C同修会心的笑了。

E同修虽然没文化,但同修下载的《空中明慧》修炼园地、五·一三等语音节目两个内存卡来回倒,一期不落的挨着听。她发起资料来心态纯净,没怕心,有多少资料拿多少资料,拿多少资料就发多少资料。当有同修问她心里怎么想的时,E同修的回答是:什么都不想,就是多发资料多救人。她的做法是在街上和超市前往汽车把手以及自行车筐发放真相资料。一次她正在发资料,旁边新学员告诉她有摄像头,她说:有就有呗,哪没有啊?该发也得发啊。

无论正法進程还有多远,无论世间发生怎样的变化,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都不会心如浮萍,都会坚定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信念,相互协调、整体配合,共同精進,在助师正法的修炼道路上,用在法中修出的慈悲,利用各自的特长,继续履行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用纯净的心态书写未来更加辉煌的篇章。

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解开你的迷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