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集体学法交流的一点感悟

更新: 2021年01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我们都知道集体炼功学法交流,是师父留下的一种能够有效促進我们修炼提高的形式。可是在此过程中各地都普遍存在一些问题,比如:集体学法,学完就走,不交流;或有交流也是不痛不痒没有收获,久而久之变成只学法极少交流。所以慢慢也就有很多人觉的集体学法跟自己学法效果已没有太多差别,就不参加了。我时常在想作为其中一份子的我有什么心才共同促成了这样的修炼环境。

师父明示:“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可是我时常察觉到自己的很多人心已经形成自然,不知不觉中表现出来就是向外看、就是正念不足的一些思想,乃至很常人化的行为。就是这样的人心和行为,对整体的修炼环境起到了或大或小推波助澜的作用。

一、保护自己、怕曝光自己

当与同修交流时,无论是大组还是小组,很多时候我总是很少说话,究其原因,自己本身的性格不爱说、想不出要说什么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我发现躲在这个理由背后,有一颗保护自己的人心,不想受伤害、不想招惹不愉快、怕事、求安逸。

再往下深挖,发现这个心背后因素是业力不想被灭掉,因为一旦自己被伤害,业力就被消掉,所以其实就是它在保护它自己,而它却给我反映出一个假的感觉是“我要保护自己”,其实是业力想保护它自己免于被彻底消灭,所以被伤害是好事,保护自我反而对修炼人来说是坏事。

跟同修交流,我也会有意无意的避开自身的问题不谈,免得被同修拿来说事、被人当作靶子,从而伤面子、伤自尊,怕伤了那颗不能被人说、不能被人瞧不起的心。所以背后藏着的是面子心、虚荣心、名利心等等。有时候也谈自己的问题,但都是避重就轻,对自己很不好的人心轻描淡写,或一带而过,不去触及埋藏于深处的人心。

人身上不好的东西、人心,其实它就怕把它曝光出来,因为一旦把它曝光出来,它就无处可躲,立即就被消灭;相反,隐藏执著就等于在加强它,越隐藏它就越强大。越见不得人的心越怕曝光,但是反过来也越需要曝光它。同时一旦暴露了自己的执著心,就会使自己没有退路,在修炼中长期反复过不好的人心,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我给自己留了太多的后路。一旦不给自己的人心留后路时,主元神会更加精神起来重视这颗人心,主意识也更强大起来,更容易跨过这一道坎。

很多的人心只不过就是一个窗户纸,看似强大不能碰触,其实轻轻一捅就破。而一旦想要捅破它时,它就会极力反抗,它反映到我大脑中的感觉就是“不能曝光自己”。

师父在给一些做了很见不得人事情的弟子也讲过,把自己做的不好的事在学员中曝光出来,才能突破那个魔障、走出那个阴影。我想,如果能把自己的执著心、怕暴露的那些人心能敢于拿出来与同修交流,就能更快的突破它、去掉它。神不看人暴露了多少肮脏龌龊的人心,而是看谁去掉了多少执著,老是抱着执著不放藏着掖着,表面上做的再好内心的执著不去触动,神看着都是可耻的。而且,我发现越是敢于曝光自己执著心的人,在修炼的路上越是默默的勇猛精進;相反的,越把自己的人心包藏起来的人,越是抓住执著不放、总也去不掉、去不彻底,在修炼的路上越是跌跌撞撞。所以我也告诫自己得努力克服这个怕曝光自己的心,希望自己能够更坦诚的跟同修交流。

这样想和尝试着做之后,我感觉到自己更容易向内去找,多找自己的不足,不再轻易向外把眼光聚焦到别人的不足上,渐渐的对别人也少了很多的指责、抱怨,也更容易想起来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替人着想、体谅他人。同时我发现自己也更加谦卑,因为一旦暴露了自己修炼的不足,自然就高傲不起来了,剩下的就只是实实在在的实修去执著。

有时候我还有一种观念在作祟,当发现自己有什么执著心时,我还会想自己知道就行了,放在心里时时提醒自己修掉它,没有必要讲给同修。这看似没什么不对,其实背后仍然隐藏着一颗怕曝光自己执著的心。同时这也体现出修炼人是否坦荡、对自己是否高标准要求的问题。一个修炼有素的人只会坦坦荡荡的,没什么不能敞开说的。再有师父给我们留下集体炼功学法交流的形式,不就是希望我们通过互相交流切磋能够更快的提高,而一个人独自修炼不是修不了,只是提高相对会很慢。所以修炼中如果对自己要求高的人,就会随时勇敢的曝光自己的人心,不给它留一丝一毫的退路,我想这也许也算是勇猛精進的一种表现吧。

我觉的这一点新学员做的往往比我好很多,他们反而很放得开,不怕暴露自己的执著,因为他认为自己是新学员有执著别人都是可以理解的。而老学员反而渐渐的变成修炼中的老油条了,狡猾而且放不下面子,甚至把自己的姿态摆得很高,认为自己修炼了这么多年,如果还有显示心、名利心、妒嫉心、色心等等,说出来多没面子,过不好病业关不敢吱声,不好意思说自己学法炼功少等等。这是求名心、虚荣心、怕别人看不起等心在作祟,同时也是自己对法理解不透造成的。师父讲过不论修炼了多少年一直到圆满前一刻都会有不好的人心,不是说修了这么多年了就理所当然什么人心都没了,那就不用再修了。

再有,这么多年洪法、讲真相的各种事情中,老学员之间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矛盾和隔阂,有时甚至很尖锐、互相攻击对方的不足,因此也不敢主动暴露自己的执著心,否则有可能让对方抓住把柄说,“看看他自己都承认有什么什么心不放……如何如何。”所以,就更想要保护好自己藏好自己不被揪住小辫子。反过来讲,那些拿同修向内找、自我剖析出来的执著心来攻击或嘲讽同修的行为和心态,对修炼人来说更是肮脏、下作的,这是在玷污人世间这个最最神圣的向内找的修炼行为,是对向内找的修炼环境和氛围的破坏。

如果没有向内找这样一个心态、环境和氛围,法学得再多也只是表面在学而实质却没有改变,讲真相做的再多也只是表面在动,甚至流于常人在做大法的事。

二、以讲真相救人为挡箭牌

我也发现,当我不想曝光自己的不足,而又想交流或不得不交流的时候,往往会找一些冠冕堂皇的东西来大说特说。因为常人中的事一说同修自然都会阻止,所以就会以修炼中的某些重要事情的名义来发挥,要么是表现自己对这些重大事情的认识很清很高,或者表现出自己修炼很精進、救人很积极卖力等等。

其中讲真相救人是我最常用的挡箭牌,大法弟子都知道正法时期讲真相救人是最重要的事情,谈论它谁能说啥呢?讲真相救人的事是应该交流讨论,可一谈论起这些事,交流起来就完全把修心向内找抛诸脑后了。救人代替不了修炼,修炼也得救人,这个法理好像平时挺明明白白的,可行动中有时我却模糊了两者的关系,把救人当成了修炼。所以谈论起救人的事情,滔滔不绝,或总想去引导别人多重视救人、或建议别人应该怎么怎么样救人。这其实背后往往都藏着一颗想要去改变别人、可是却不努力改变自己的心。同时,话里话外已经看不出讲真相救人中修炼的因素何在。甚至执著自我跟人争论不下,使很多事情搅黄。

而且我还发现,凡是说的话中带有“我们”、“大家”、“每个人”如何如何等词汇的,很多时候都是在说别人、想要引导或改变别人而不是自己。看似所说的“咱们”包括了自己,其实主要就是想说别人改变别人,否则就没必要当着大家面说那个事。

三、以交流法理为挡箭牌

交流中,津津乐道于探究法理,当然作为修炼来说,法理是应该要搞清楚的,但是不能花太多时间探究法理而不交流如何去执著心。在修炼的初期最喜欢跟人探究法理,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对老学员来说,我认为更应该关注如何修心去执著和讲真相救人。

集体学法交流中,还发现自己其它的一些不好的心,比如:

1、津津乐道常人中的事

倒不是说关心常人中的名利情,我发现自己比较突出的是关心社会形势、正法形势的变化、大选等时事政治、社会乱象、人心败象。这些东西偶尔谈论两句还可以,过多的谈论这些常人中的事情,心被带动就很不必要。有时偶尔还喜欢对周围人评头论足,这就更不应该了。

2、用别人向内找曝光的执著心攻击别人嘲笑别人

这一点前面已有提及,把同修向内找当作了自己嘲笑别人的机会。当我察觉自己有这样的心和行为时,我对自己是无法原谅的,我会长时间陷于内疚和自责当中,觉的自己做了极其不好的事情,伤害了同修、从内部破坏了向内找的修炼环境。使周围的同修们不敢再主动交流、曝光自己的人心。也辜负了师父的教诲,师父叫我们向内找,我却借此来嘲讽别人,亵渎了这么神圣的行为。

3、排斥心

在集体交流听别人说的过程中,我还发现自己时不时也会冒出一些不好的心,比如看到有同修滔滔不绝的讲对形势的理解、讲真相的一些想法,却丝毫不去碰触自己有什么执著时,我的内心就有排斥、反感的心理。虽然自己表面看起来很平静什么反应都没有,但内心是不想听的,觉的对方讲的东西对自己没有启发没有触动,是在浪费时间。

其实好好想一想,虽然对自己没有帮助,也许对其他人尤其是新学员有帮助也未可知,所以我提醒自己不要抱太强的想要有启发和收获的有求之心来参加交流会。当然同时反过来提醒自己,对别人实实在在的提高可能有帮助的心得才去交流,或对讲真相有利的才去交流,否则不痛不痒的交流是在浪费别人的时间。

4、妒嫉心、显示心等等

交流过程中,真是各种人心隔三差五的暴露,而这些人心的反应很多时候只是一思一念,也只有自己向内找做得好的时候才能体察出来,别人感觉不到。所以一旦察觉到一思一念的人心就深挖它,穷追猛打直到消灭它。

结语

因为有保护自我、怕曝光自己的人心,所以就不想发言,或者即使发言,也常常以救人项目、法理探讨等等作为挡箭牌,所以才使大家觉的交流没有效果、没有收获,不痛不痒,触动不了、触及不到自己修炼中抱着不放的心,对自己修炼去执著方面没有提升和帮助,也就越来越不想参加集体学法交流。

如果我们都能够坦诚一些,更加注重实实在在的修心去执著方面的交流,可能集体学法也会吸引更多真修的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