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参与明慧网海外报导项目的修炼体悟

更新: 2021年07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师尊在《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多次提到明慧网是举足轻重的,也提到明慧网是伟大的。为了在这最后的阶段发挥好明慧网的作用、多救人,记者的修炼状态和写作水平,会成为很关键的因素。

但是,自己虽然多年来都在写各类报导,也在为本地记者的文章把关,然而业务水平距离要求差距还很大。这些天一直在向内找,找到了安逸心、自满的心、欢喜心,求名求利的心,另外,对救人的紧迫感,基本还是在嘴头上,就是按部就班的做着,内心没有真正动起来,文章的力度、效果、影响力,考虑的都很肤浅。这些不足,也都因为修炼状态长期处于懈怠之中。

一、意识到修炼上懈怠的危险,去除怕被邪恶带走的心

几年前,昆士兰州、西澳以及纽西兰的记者相继因故离开明慧网澳纽记者组,因此面临新手招募和培训。澳纽记者组的协调人非常用心的找人、培训,因此,澳洲的主要城市目前都有了通讯员,而且纽西兰的记者报导水平提升的很快。而坚持每周在网上开例会,是从总部记者组学到的维持这个团队的很重要的做法。正因为有这个团队,在这两年澳洲举行的几次大型全国活动期间,我们的报导全面及时,而且,重要纪念日的活动报导和学员的采访文章,各个城市都能很及时的交稿,比较全面反映了澳洲学员总体的修炼状况以及澳洲各界对法轮功反迫害的支持声音。

印象最深的是二零一九年澳洲年度法会(两天活动)的报导。法会开始前几周,协调人就开始讨论报导计划和相应的安排。大家在例会上经过讨论都比较明确自己的职责,再加上发给全组同修的详细的书面计划,所以无论是法会前的学员故事准备,还是法会期间两天大型活动的摄影、采访、听打、翻译、成文,使主要活动如游行和法会的主线报导以及讲真相活动的花絮报导,都按计划按时发出,采访同修也都在师尊的加持下采访到有缘人。这次的活动报导,对记者组的同修们都有很大鼓励,也都意识到整体配合的力量。

但修炼上的懈怠,导致自己曾经脱离整体,被邪恶钻了空子,事情经过如下。

那是二零二零年六月前后,澳洲开始筹备七二零网上集会以及配合全球联署活动——征集澳洲VIP在反迫害联署信上的签名。虽然澳洲处于禁足令期间,但为了这些联络议员等事情,让我对参加明慧澳洲记者组的例会产生了负面的情绪,没有意识到自己心的容量需要扩大,对协调人发来的建议、即主持系统写作培训,不以为然,以当时太忙为由拒绝,甚至提出了不参加例会,并退出了手机聊天组。

结果在退出本组沟通聊天群的当晚,一侧肺部就出现了明显的疼痛和咳嗽的消业状态。我悟到自己的心性和做法出了问题,但对记者组里的协调人和同修不愿意承认,更没有主动要求回到聊天群或参加周会。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之后,疼痛感就消失了。七二零的活动以及报导完成后,立即归队了。

然而,这次被邪恶钻空子的经历,还是没有引起自己对修炼严肃性、以及自己的修炼有很多漏的重视,曾经背法一个多月就停止了;炼功更是长期处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身体出现了明显的老化状态。

师尊说:“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极端的,马上归正自己,真心学法、修炼,因为你们在最危险中。”[1]其实,我也属于最危险中,表面上工作很努力,但修炼上很松懈,如果再不醒悟,结果可以想象。

但这几天明显感到了自己有怕心──怕被邪恶带走的心。源于几周前同修在指出我修炼中的问题时,曾经提到她自己的梦:我俩和另外一个同修共三人一起开车途中,发生车祸,我被甩出车窗之后狠狠的撞到了墙上。

当时听到同修的描述后,心里立即悟到自己的状态需要马上改变了,但没有意识到怕心也同时在滋长(其实同修也提醒我了,但不以为然)。结果,自己在梦中也两次遇到了险情:开车中好像驶到了逆行线,迎面有骑自行车的,也有并排驶来的大卡车,浩浩荡荡的车流冲过来,也就是说我想躲开的话就要撞到自行车,好像当时脑中有一念,唯一求生的可能就是飞起来。之后相撞的场景在梦中没有出现。

但对这个“车辆浩浩荡荡迎面驶来”的画面,记忆非常清晰,“难道这么多人都想取我的命吗?”这几天炼功的时候都在排斥自己的怕心,后来师尊借同修的口提醒,怕心就是有求了,我悟到应该把一切交给师尊,好好修炼自己就行了。

抓紧实修,体现在具体行动中,其中之一就是认真对待澳纽记者组协调人的要求,主持比较适合同修的写作培训。记者组有一位越南同修,因此培训材料都需要翻译。心态归正、心性提高了,对这些需要做的比较费时间的工作,没有产生负面的情绪。而且还有一念,希望澳纽记者组的同修能共同提高,在不长的时间内,使我们提供的稿件能达到基本的要求。培训资料除了基本理论,主要是明慧网上的系列写作培训文章。也会把总部最新的培训(主要内容)分享给记者组的同修们。

二、去掉求名的心

去年还有一件事情印象很深,因为通过这件事,发现了自己对名的执着很强烈。

二零一九年四月份,想到澳洲悉尼法会师尊亲临讲法已经二十周年了,澳洲记者组应该写一篇类似《忆师恩》的文章。在例会上提出后,大家非常配合,按时发来了对同修的采访,我自己作的采访最多,一共采访了五位同修,记得其中对昆士兰州一位协调同修的采访花了不少时间,写好后征询同修的意见,总之这篇稿件记者组同修和我都做的很用心。

但稿件发出后,如石沉大海。当时,和总部的编辑除了偶尔参加一次例会(不参加的借口是时间太晚)没有像现在这样平日通过聊天群有不少互动交流,因此顾虑心作祟、没胆量去问编辑。起初心里曾经美滋滋的想,这篇文章一定会在大头条发表,也就是说,在文章发稿前后产生了强烈的欢喜心和求名的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文章始终不见发表,到了悉尼法会召开的纪念日之后,我开始向内找,知道没有发表是有原因的,但当时基本没有找自己的执着在哪里,只想着:文章内容可能有不合适之处,比如有些内容不应该写,或者同修采访反映出修炼状态不够好,等等。

就这样把顾虑心藏在心里,名利心在不断滋长,之后的一年中,只要自己主笔的文章在重点位置发表了,心里就非常高兴,如果别的城市的文章被重点发表,心里就会产生酸酸的不服气、妒嫉心,知道妒嫉心太危险,立即发正念去除,但求名的心还在继续膨胀。每次发出文章,无论是本地报导,还是应编辑的要求修改的其他同修的文章,我都期待能在重点位置被看到。

直到去年五一三期间,这篇回忆文章基本按照原文发表,作为《庆祝五一三》系列中的一篇,除了感到非常的惊喜,我也在反思,师尊这样的安排是为了什么。我看到了自己强烈的求名的心。从那以后,对文章是否重点发表,不再往心里去了。能发表,就很感恩了。

师尊说:“工作本身没有使他提高不行,他的心性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他的升华才是第一位的。如果他的心是纯净的,能够认识到问题,再去做那个工作,那个工作才是更加神圣的。所以我们有些人做不成工作就是他抱着许许多多的心在做,放不下这个心、那个心。他自己的事执著也好,为法的事造成执著也好,反正是只要他有一颗心,那么都会通过在工作中让它表现出来。尤其心不好的时候,就更不让他做成,所以他这个阻力就大,是因为不能让他用不纯净的心来做神圣的事。如果能够用纯净的心去做神圣的事,那才是真正神圣的。”[2]

也许是因为自己在明慧报导上用更纯净的心态去做,同修也主动提供支持。从那一段时间开始,澳洲佛学会负责人对于需要做的重点报导直接联络我。

结语

在修炼上,我是属于需要赶紧跑步去追赶大部队的学员。希望今后能以更精進的状态,通过微薄之力协助澳纽记者组的同修们共同提高。

感恩师尊的慈悲保护和救度。

谢谢同修们的帮助。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