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溶入法中 找回修炼如初的纯净心态

更新: 2021年07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九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因为看到母亲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从一个过马路步履蹒跚,甚至起床都需要我们轮流帮她捶背才能下得了床的体弱之人,变成声如洪钟、精神状态年轻一、二十岁的活力妈妈,進而走進了修炼。

修炼刚开始,台湾的洪法方式以发送资料、征签、集体炼功为主,当时还是大学生的我,每天带着几百份的资料上学,提不动时就拉着菜篮子装着简介到学校周围住家,挨家挨户投递。之后,当大纪元开始成立与推广后,我开始主动拜访并采访台湾的市井小民与民间中小企业家,将他们奋斗创业的故事,写成专栏,丰富大纪元的内容。

不久,同修找到我来参与明慧网的报道与写作,但因为其它项目也陆陆续续的参与,所以心底深处始终没有把自己当成明慧网的一份子,开会也很少参加。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心态,明慧网却是我从头至尾都没有离开过的大法项目,因为我相信明慧网上的文章师父都会看到,所以在我没能亲眼见到师父的情况下,这样的信念一直支持着我不曾离开。

一、在采访过程修去人心

二零一八年,师父在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给予明慧莫大的肯定。这段法出来后,我觉的师父讲的是明慧网里从日到夜、辛苦付出的那些同修们,而不会是我这种遇到大法活动才去报道,遇到有人介绍才去采访的弟子。但是师父的这段法仍让我不断省思。我问自己,如果师父不看明慧网,我就不写了吗?难道师父讲的明慧网同修,真的不包括自己吗?

于是,我告诉自己,我是师父的弟子,是明慧网的一份子,师父的讲法明明白白点出我修炼的不足,砥砺着我必须更加主动积极,在救人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于是,我开始打电话约见同修,告诉他们我是明慧记者,希望能采访他们的修炼故事,希望能让全世界的人看到台湾各行各业都有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并对家庭社会有着无私的付出和奉献。

很快的,第一位被我约见的同修答应了,这位同修的修炼故事在成稿之后刊在明慧网置顶的首页,这对我来说无非是一种莫大的鼓励。接着,我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一个月最少要完成两篇修炼故事。在联系的过程中,有一些同修会以修的不好为理由回绝,也有一些同修不仅一口答应,也在讲述的过程中,为师父的慈悲几度掉泪。

每一次的采访大约需要两个多小时,当我听完一个同修的修炼历程后,我都觉的自己像被从头到尾洗净了一遍。我看到他们最初决定走進修炼、震动十方世界的那颗心;看到他们在净化身体时,坚定信念、无条件向内找自己的那颗心;也看到他们在面对工作、家庭上的关难时,咬紧牙关用法对照,進而感动周遭人的那颗心。每一个同修的心都闪闪发光、令我感动。

这些年来,师父反复要我们做到“修炼如初”[1],而每一个同修的修炼故事真的都让我从新找到最初修炼的感动。更巧的是,当我遇到自己有哪一个执着去不掉,或在生活中有什么心结过不去时,那一次采访同修的心性境界,就会恰好像一面镜子一样,让我对照出自己的不足,而原本耿耿于怀、放不下的人心执着,也在采访过程中,不知不觉的消溶不见。

当然,采访过程中也有需要不断提高的地方。记的有一位同修的故事在完稿并刊登之后,他打电话告诉我,因为写到了过去母亲对待他的内容,让他母亲很不谅解,所以希望我能撤下这篇文章。沟通之后同修态度仍很坚决,我也只好联系明慧协调人,讲述事情原委请他们拿下。然而,我的心底却涌上一股深深的无奈,认为自己花了那么多时间绞尽脑汁地写稿,写完之后也给你看过,确认无误可以刊登后才寄给明慧,那为什么你能这么轻易地说撤就撤呢?

这件事情过后,我又再次碰到了同样的例子。当我花了很多时间采访、写稿、寄给对方、从新修订、最终完稿之后,同修在隔了一天后打电话给我,一开始夸奖内容写得很好,同时表示他给同事看过,同事也认为写得不错,但是同事担心刊在明慧网后,是否会给他们所属的公家单位带来麻烦?所以希望我能将这篇稿子作废,不要寄出。当下,我很错愕,甚至提出可以用化名来代替,并修改他认为敏感的内容,但对方最终仍不希望稿子刊出,并说也许以后他都不适合接受采访。

当时,我很不解,我认为当你答应接受采访时,不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些因素吗?那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地因为自己的顾虑,而将他人的付出这么不当一回事呢?我还因为太过生气,在通讯录上删除了这位同修,甚至对于之后的明慧采访感到沮丧和无力。

之后,我开始问自己,为什么会不高兴,为什么不想继续?难道就因为辛苦的努力付诸东流、不被看见,我就开始沮丧了吗?那我是为了什么在做这件事情呢?我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救人?我可以为了成文而吃苦,就不能因为不被刊登而吃亏吗?

师父说:“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2]然而,我发现自己仍无法转变长久以来的人心观念,潜意识认为有付出就应有所收获,更没能坦然做到以苦为乐,乐呵呵的面对一切,把所有发生的好事坏事,都当作好事。更進一步的讲,我不过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失而痛苦吗?那这不就是一颗最肮脏的私心吗?如果不是这些事情,我又怎么能看见自己的人心,進而抓到它去掉它呢?而这不正是好事吗?

突然之间,我觉的蛮羞愧的,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过不去,我甚至不能在第一时间为他人着想,站在同修立场为他们考虑,而只在意自己的心力不被重视。尤其当想到师父的慈悲苦度和大陆同修的巨大付出后,原有的难过、委屈、气恨,真的也就消失无踪了。

二、参与明慧丛书脸书

去年九月份,同修告诉我明慧网希望能在台湾成立明慧网的脸书,专门刊登明慧网适合常人流传、喜闻乐见的文章。我很快的答应,我们并在专业同修的培训下,开始设定粉丝专页,学习操作步骤,讨论出一定的刊登模式,发表明慧网相关文章。

在刚开始的前两个月,我负责审稿的工作,当时我想,所刊出去每一篇文章的引言和图片,一定都要在水准之上,才能吸引常人来看。而当时小组内同修所写的引言,却有许多我认为还可以修改得更好的地方。以至于同修原本写好的内容,在我浏览文章、思考修改后,已和他们原先写的很不一样了。

当时,我曾经顾虑同修的心情,担心他们认为很受伤害,可是站在为法考虑的立场又不能不做修改。而同修的心性都很好,甚至给我很好的反馈,觉的在修改之后的确表达的更好了。他们的鼓励使得我投入更多时间和心力在琢磨文词、浓缩文章大意上。认为一定要到非常完美才能刊出去。可渐渐地,我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当初为了整体、为了质量而要求自己的那颗心,我生出了证实自己的欢喜心,还有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上的心。这时候,我在修改引言的过程中,也变的没有最初那么谦卑和踏实,好像这只是一份必须努力完成的工作而已。

接着,美国大选如火如荼开始了,明慧网相继刊登了许多大选方面的评论和心得,明慧脸书也跟着时事不断刊出相关的文章,我也把重点移到专写大选文章的贴文,审稿审图则由另一位同修负责。而在正邪交战的过程中,我开始警惕自己的状态,检视内心是否真能本着证实大法而不掺杂任何证实自己的人心。

当我把自己降低,把大法和同修放在第一位时,我发现过去对脸书引言精雕细琢的那种方式其实是远远不够标准的,甚至认为强调技巧的本身如果没有无私的境界做基础,那么一切不过是金玉其外而已。唯有从内心真正站在观众的立场上,用他们最能理解的语言和修炼人最纯净的心,平实自然地表达出大法的威德、师父的慈悲以及作者同修想要带给世人的立意和初衷,才能真正的感动世人,也才能真正达到救人的目地。

师父说:“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3]

这时,我想到了我在明慧网上的笔名有个“容”字,我突然发现了容的真义,那不仅仅是扩充容量、包容别人而已,那个容字涵盖了多少师父倾尽所有、灌注其中的苦心哪!那是圆容大法、配合整体,用自己的生命无条件去圆容师父所要的,因为这就是我们来世的责任和意义啊!

结语:真修实修 走正修炼路

前不久,我刚好经历一个病业关,但与其说是病业关,我更认为它是心性关。因为我发现当不正常状况出现时,内心深处仍有一种对身体是否正常健康的怀疑,害怕自己是否得了什么“病”。这样的“不信”让我感到很难过,认为自己都修了这么久了,为什么在最根本的信师信法问题上会有所动摇呢?我不断查找自己的内心,并发现了自己在很多地方上都有着不够坚定与扎实的漏,甚至很多不当回事的小事,都在狡猾的人心中隐藏滑过去了。

师父说:“我们有些学员在病业关上走不过来。你不要往大处想。你说我没什么大错误啊,对法很坚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是无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长期都没修过,虽然小,你长期都没重视过,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4]

我知道天上一层一层、无量无计的神都睁大眼睛看着我的心是怎么动的,当我一遍一遍看师父录像及讲法来对照自己时,我感受到原本覆盖着本体的层层污泥,在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熔炼下,开始剥离脱落、散发光芒。而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同时,孩子正发着烫人的高烧躺在床上,我一边打着稿子一边向内找自己的人心,我知道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除去邪恶、提高升华的好事。

从二十岁开始修炼到现在已有二十多年,虽然我是个看不到另外空间,也没有什么感受的学员,但师父一直都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尽管修炼路上我曾懈怠过,也曾低潮过,但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就是走正走好我们唯一的、无条件必须达到标准的修炼路,抓紧时间、修去人心,用最纯净的状态救人更多!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