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真法 一修到底

更新: 2021年07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二日】我出生于一九四六年贫困的东北地区,又瘦又小而且是软骨病,根据父母和家人所述,在我六岁走路还不稳时,又得了一种怪病,(我已记事)爱出汗,不能吃东西,就是闻到别人吃东西都想吐,所以不能和人接触,包括家中父母。少年时代正赶上了邪党的大跃進,缺吃少穿,我的身体无法适应当时的情况,因此十八岁被迫从军,过上了部队生活,这样一过就是二十年。转业后,到机关负责后勤,造成四十岁未老先衰,患有多种慢性疾病。

为改善身体状况,在八八年气功热刚开始时我就开始认真刻苦不分春夏秋冬的炼功,直到一九九五年我有缘得到了大法,在这漫长的七年中,使我深刻的认识到没有高层次的法做指导你根本修炼不了,没有高层次的师父保护你,你更修炼不了。我在其它功法中开了天目,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景象,当时的我对这些东西还无法理解,那些其它法门中的教功师傅也解释不通。有一次一个气功师讲他的腿受伤了,让大家看他受伤的部位,我一看,当时他受伤的场景就展现在我的面前,是被一辆跨斗三轮摩托车所压,连当时的急刹车的声音都听到了,不是撞到他的腿上,而是急刹车的惯力压在了他的脚面上使脚面骨折;还看到一位老太太给人点穴治病,不但穴位点的准确,而且速度还快,让我们看看为什么她没学过医,又没学过点穴法,她能有如此精通的手法,我看她身后趴着一只狐狸操纵她,如此等等的实例很多。有一次给人治病,还没等我伸手,刚一想,一阵旋风从病人家刮起,并从他家院子中旋起一股龙卷风。当天晚上,睡梦中看到半空中有一只大黑熊,对着我叫,吓得我一身冷汗。致使我下决心寻找真法。

一九九五年,当我听完大法师父九讲录音后,我一下明白了我过去百思不得其解的高层法理,而且又知道了许多天机,从而使我更加信师信法,一修到底。所以我们无论什么样的天气,我都能坚持集体炼功学法,记得有一次星期天下午,当学完法炼功时,突然黑云压顶,电闪雷鸣,看来暴雨马上就要来临了,当时我的一念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尤其是在夏天还怕雨浇吗?当时我毫不犹豫的把坐垫一放,打坐马上就進入炼功最佳状态,我看到在我的上空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大金字塔,尤其在闪电光照射下,那个金字塔那种壮观,美丽无比,简直用人的语言无法形容,就这样在师尊的看护下,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当时那种身心感受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真正体验了大法弟子在师父保护下,那种幸福世上无人能比。

当我明白了今天的众生都是为法而来后,我和许多同修都积极的投入到洪法中,多次我们带着干粮到二十里以外的地方洪法,记得九六年大年初二,我们骑着自行车,背着录放影机到二十里以外的乡村洪法教功,当天刮起七八级大风,又正好是顶头风,别说是骑车走,就是推着走也很吃力,真是不進则退,想到自己得法的艰难,和得法后的喜悦心情,以及众生渴望得法的迫切心情,我感到吃点苦让更多人得法,自己感到非常幸福,尤其看到三十个众生得法后那种心情,我从内心的深处,为众生得法而高兴。

在修炼的路上使我记忆最深的也是最难忘的一天下午,一个同修的父亲当着众人的面,而且还是我单位的熟人,狠狠的打了我几个耳光,当时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当我得知他为什么生那么大气,下手那么狠后,当时觉得既没面子又委屈。但如果同修不说出我,他的气不就撒到别人身上了吗?那么同修得承受多大的压力呀。师父多次讲法中讲到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不正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具备的修炼境界吗?转变了人的思想观念,也就没有了委屈和抱怨,只感到身体发热,远远的超出了过去发烧的感觉。过去生病发烧到三十九度时身体难受、痛;现在不但不疼,还感觉很舒服,尤其到晚上躺下后就感觉我即便躺在病床上也能把病床融化掉,身体那种舒服心里那个敞亮无法用语言表达。事后悟到,下手那么重,那么狠,大手掌印清清楚楚印在我的脸上,消掉了一大块业,同时提高了心性。

九九年”七·二零” 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毫无人性的迫害,当地一个女大法青年弟子上访被抓被拘留,十五日过后仍不放,并要求交五千元钱,在多次要求放人无果的情况下,对于这种执法犯法的行为我们十人一行到北京上访要求放人,使我没想到的是:不但不接待,还通知当地公安人员把我们押回当地,同时还通知各单位保卫人员也赶到公安部门所在地,当着各单位保卫人员的面,進行毫无人性的拳打脚踢,他们手打疼了再用毛巾蘸上水,然后再拧成一股往脸上抽,最后改用拖把棍打。有的学员的脸被打的肿的只有一条缝儿,我也数不清他们把我打了多少下,其中一下打在我后脖颈上,一棒下去把我打的脑袋一片空白,什么记忆也没有了,只听他们说你还敢装死,我说我还睁着眼睛呢装什么死,之后什么记忆也想不起来了。再有他们还采用了一种流氓加土匪的邪恶手法,上访的大法弟子有男的有女的,把男女分组各站一排,先把女的在后边照着腿弯处用脚使劲一踢,使她趴下,再起来让她们跪着,在我的侧方使劲一踢,使我趴在女同修身上。然后把我用手铐押送到拘留所,通知家属交一万元罚金,当天不交的话第二天往上边交两万,到第四天单位有关领导亲自到拘留所通知采取双开。我们部门经研究只开除党籍,让我签字,我当时毫不犹豫的签了字。

回单位后,单位又扣留我十五天,在半年内只发基本生活费,取消一切福利待遇,半月隔离结束,又把我和另一同修又送入洗脑班。我讲了我为什么要上访,以及上访的法律依据,上访后的亲身遭遇,负责人说简直就是土匪加流氓没一个好东西,洗脑班解体。在之后的迫害中,我又多次被送入洗脑班迫害。

过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是我的短项,现在却变成了我的长项,其根本的原因是转变了人的观念,把自己真正摆放在大法弟子的位置上,明确了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在特定时期的特定使命。其实,师尊早就为大法弟子完成历史使命铺好了路,我的观念转变后长项也自然的发挥了出来。我们是性命双修的功法,随着心性的升华,身体也得到改变,由过去未老先衰,变成了无病一身轻,七十多岁的人,可以双手各提一桶水,走路身轻如燕,每天走二三十里路也不累,这也为我讲真相打下了坚实基础。有的说我具有道骨仙风,并问我养生秘诀。多年的部队生活为这部份人讲真相铺了路,因为部队的生活使我们有了共同的人生经历,有共同的道德观念,所以一讲就退;我也在地方机关呆过,早期和这部份人很熟,我也在农村呆过和他们有共同的人生经历,所以能说到一起,我非常珍惜师尊为我们延续来的时间,争分夺秒讲真相救人。

以上是我个人的粗浅体会,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