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病业魔难后 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决心

更新: 2021年07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三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年了。在这十年间,我经历了两次大的病业关,在这两次过关中,却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

第一次是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那天我象往常一样,吃完早点后准备去妈妈家。正要出门时,突然觉的肝部象岔气那种疼,当时我真认为是岔气了,就坐在沙发上,心想一会儿就好了。

可是,肝部一会儿比一会儿疼的厉害,就象有把刀子在里面搅动。我头上、身上都是汗,站都站不起来了。我就给姐姐打了个电话,说我有点不舒服,叫她过来一趟(因为妈妈需要人照顾,姐姐在妈妈家)。姐姐知道一般的小毛病根本就挡不住我,所以她很担心。

姐姐進门后问明了情况,就叫我和她一起发正念。姐姐已经修炼十多年了,那时我虽然也修炼三年多了,可现在想想当时还是正念不足,脑子里想的就是:“我这是怎么了,赶快叫我止住疼吧。”过了一会儿,我又觉的浑身冷,围上被子还是冻的不行,上牙打下牙,浑身哆嗦。当时我想,我是不是发疟子?听人家说:发疟子就是忽冷忽热的。我一看,发正念也不行,就叫姐姐给我读师父的经文。

过了一会儿,我好点了。姐姐怕妈妈担心,要回去,可是又放心不下我。姐姐问我能不能跟她一起走,我家距离妈妈家也就二、三站地,可我还是走不了,只好打车去了。

妈妈家住二楼,我勉强到了妈妈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喘的很厉害。妈妈看到我这个情况,吓坏了,让我们马上去医院。我丈夫回来后,也让我去医院。我说:“你别管我,过几天我就能好。”我和姐姐都表示不去医院,觉的是消业。

从那天起,我就住在妈妈家了。有时间,我就和姐姐一起学法、发正念。可是,我总是有一个想法:“万一要好不了,怎么办?”我发正念还经常倒掌,有时甚至睡着了,每次都是姐姐提醒我。我的身体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开始还能自己去卫生间。可后来站都站不住了,腿肿、气喘、浑身没劲儿、吃不下饭、咳嗽、昼夜不能躺下,只能坐着睡觉,尾骨处都长了褥疮。

每次丈夫催我去医院,我都说:“过几天就好了。”虽然嘴上这样说,可是那个“万一要不好怎么办?怎么交代?”的想法却越来越强烈,我就求师父加持我,让我快点脱离病魔的干扰。同修每次来看我,也是叫我加强正念,多学法。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来了,我非常激动,赶快给师父跪下,我求师父给我把病魔拿掉。我看见师父的面目表情比较严肃,师父给了我一把菜,让我拌着吃。我想,别都吃了,留一半吧,就把另一半放到了冰箱里。菜拌好后,我一尝,太好吃了,凉丝丝的,酥脆酥脆的,一点菜渣都没有。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当时也没悟到什么,只是觉的很激动,觉的师父在管我了。

我好两天、坏两天的,转眼将近一个月过去了,我的症状又加重了。一动就喘,整个胸腔里好象都是水,腿、脚肿的象个水袋子。最后,还是用了人的办法,去了医院。到了医院,医生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大夫说:“命是保不住了,治疗一下可以延长些时间。”

住院后,从我后背下管子,抽出了半盆黄水。天天化验、输液、输血、输蛋白、吃药、打针、拍各种片子、做胃镜,折腾了半个月,我只是能躺下睡觉了,身上的肿消了,可还是浑身没劲,一动就喘。

医保有规定,只能住院半个月,之后必须得出院。我是坐着轮椅進医院的,又坐着轮椅出来的。家里人说:“既然治,就彻底治好,咱去最好的医院。”我们又去了北京协和医院。到那一看,根本轮不上床位。经医生介绍,又去了北京佑安医院。

总算住進医院了,可是以前所有的化验结果,人家都不承认,一切又从头开始。我原先140多斤的体重,经过这两次折腾,体重还不到120斤了。住院到第十天时,大夫说我的肝部有个象核桃大小的东西,必须做手术,让我通知家人做好准备,周六做手术。

那天晚上,我坐在病床上思绪万千:我这是怎么了?同修都是修炼后越来越好,我也相信法轮大法好,我也曾认为这是假相,是消业。通过三年来的学法、炼功、看一些同修的交流文章,我也觉的这可能是消业。同修都是悟到后,就有一个大的转变,可是我非但不好,而且还越来越严重了。我们姊妹三人,姐姐、妹妹都做过手术,就我没被动过刀。我心里求师父,别让我挨这一刀了。

我真心的求师父点悟我,我是哪里做错了?这时,我就觉的我脑子里又出现了一个“我”,这个“我”反问坐在床上的我:“你真正做到信师信法了吗?你确确实实相信这就是假相,这就是在消业了吗?你那个‘万一要好不了怎么办’,那个‘万一’又是啥意思呢?刚才你还在想这可能是消业,这个‘可能’是做到百分之百相信了吗?”

我好象一下开窍了,是呀,我这不还是在怀疑吗?成天说信师信法。我是怎么信的?说轻了,是怀疑;说重了,这不就是对师父、对大法最大的不敬吗?师父为了度我们所付出的,是我们永远也想象不到的。我不但没有感恩师父的心,思想中还存在着这么不好的想法。想到这,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我真的错了,我太对不起师父了!我越想越难过,抽泣声惊醒了旁边的病友,她轻声劝我:“别害怕,别难过,做完手术就好了。”我心想:“你哪里知道我这是自责、懊恼、内疚、悔恨的泪呀!”

我想,我如果挨这一刀,也是对自己不信师不信法的惩罚。我要吸取这次教训,在今后的修炼路上,一定要事事处处按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到精進实修。

第二天查房时,来了一个我以前从没见过的主任医师。查到我时,大夫介绍了我的情况。主任医师拿起我的片子看了看,又摸了摸病灶处,然后对周围的大夫说:“她现在还不适合做手术,要做,也得一个月以后,再观察观察吧。”

当时,我那个激动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我真想马上给师父磕头,这是师父在救我呀!我马上告诉家人我要出院,家人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出院后,我在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还打印真相资料、发放真相资料救人。渐渐的,我的一切恢复了正常。

第二次,是在二零一九年十月,我总感觉身上没劲儿,上楼有些气喘,还有点咳嗽。我没当回事,该干啥还干啥。后来,越来越厉害了,一咳嗽就吐血。一次在小组学法时,又吐了两口血。同修们说,没事,这是假相。也有的说是消业。

我想,这回我可要吸取上次的教训,不能把它当成病了。我觉的邪魔是很狡猾的,它好象看透了我的心,就不断的给我加码,我吐血的次数和量不断增加,咳喘得也越来越厉害。白天还好说,夜里一宿一宿的咳嗽,我怕影响别人的休息,就把毛巾折叠几层,捂着嘴咳。

有两回吐的最多时,每次吐出一碗,都是黑紫色的血块子。我的前胸、后背都疼。一开始是走路喘,后来坐着都喘。每次读法时,一个小自然段都不能完整的读下来,中间都要咳几次。吃饭,吐饭;喝水,吐水;有时还头晕,天旋地转。

我妹妹和我孩子多次劝我去医院,我就对他们说:“我现在正在爬楼,已经上到九层半了,再坚持一下,就又上一个台阶了。这是邪恶势力指使你们往下拽我,你们不要上当啊!你们应该为我加油,给我点正能量。”他们也就不再劝我了。我觉的自己的正念还挺足的。

一天夜里,我炼静功(由于喘的厉害,不能炼动功了),突然又感到头晕,好象整个屋子都在转,我就躺下了,闭着眼睛,可还是感到在转。这时,又有要吐血的感觉,我就慢慢的坐起来,想去厕所吐。可是,我站不起来了,天旋地转。我就叫我丈夫过来扶我一把,他刚到我屋里,还没等扶,我“哇”的一口血就喷出来了,柜子上、地上都是。

丈夫把我安顿好后就收拾屋子,他又说让我去医院。还说:“别再象上回那样,拖到不行了才去医院。”我对他说:“这回就是吐出五色的来,我也不去医院了。”我丈夫不修炼,他说:“你别再坚持了,上回还不是去医院治好的?”我说:“根本就不是他们治好的。你忘了大夫是怎么说的了?‘命是保不住了,治疗一下可以延长点时间。’我要不是修炼,早就没命了。我这不是病,是消业,是还业债。上次就因为我去了医院,打乱了我还业的進程,所以这回还得接着还。”他说:“那你这业债得什么时候还清啊?”

这时,师父的法打入了我的脑中:“为什么有人长期练功就不好病呢?气功是修炼,是超常的东西,不是常人中的体操,必须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长功。”[1]“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1]

对呀,我得提高心性啊!不能一味的认为只是消业、还债呀。我向内找,一找,发现自己存在的问题太多了。如:争斗心、显示心、利益心、怨恨心、求安逸的心、疑心、妒嫉心。原来我有这么多不好的心,我坚决不要这些不好的东西。我要按照大法的要求,把这些心逐个修掉,跟师父回自己真正的家。

晚上,我又一次梦见了师父,就象神韵晚会中的场景那样:师父在前面,后面跟着许许多多的佛道神,慢慢从空中飘了下来。我当时那个激动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我又见到师父了!我跪在地上,给师父磕头。

只见师父从我腰间好象拿出去点什么东西,师父手拿着一把小刀在削它。这回我看清楚了:师父拿着的东西,象半块带着很多须根的白萝卜,师父在慢慢的削根。我问师父:“要把这些根去掉吗?”师父慈悲的说:“是呀,必须得把这些根去掉。”这时我就醒了。

啊!这个梦太清楚了。我马上就悟到了,这是师父把我那个不好物质的根给去掉了。我真是太幸运了!我马上坐起来,双手合十,谢谢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我感恩师父的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一直流到天亮。

我联想到上次梦见师父,悟到当时就是没有听师父的话,师父让我把菜吃了,我却留了一半,所以才有这次的病业魔难。我悟到,不管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对师父的话就得百分之百的照做,不能打折扣。

这次过关当中,我没吃一粒药,更没有去过医院。我的病业假相在慢慢的减轻,但还是咳嗽、还有点喘。儿子结婚的日期越来越近了,我这个样子能去参加婚礼吗?因为儿子在云南,婚礼在那边办。

我双手合十,站在师父的法像前说:“师父,我想去参加儿子的婚礼,不但去,而且还要带着真相资料去。请师父加持弟子。”

太神奇了,就在参加婚礼的前一周,我突然就不咳嗽了,一声都不咳嗽了,而且也不再喘了。我丈夫都感觉太神奇了:“怎么好的这么突然呢?!”

全家人都感到太惊奇了,他们都非常感恩师父,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伟大。以前,丈夫对我修炼不支持,也不十分反对。通过这件事后,看的出他也相信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有时他还提醒我:“快到点了,该发正念了。”

通过这次的亲身经历后,我更加坚定了跟随师父修炼到底的决心。再次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