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阿姨的故事和对我的启示

更新: 2021年07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六日】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见到一位同修阿姨,她今年八十一岁,个头不高,满头银丝,气色、精神状态极佳,说起话来铿锵有力,在外人看来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老太太,身上却充满了传奇的色彩。

因为会面时间不是很长,所以她只是大致的给我谈了一些她的修炼和证实法的经历,起初我们面对面的坐着,我坐的椅子比她坐的凳子稍高一些,她边擦汗、边仰着头和我说话。在听她叙述的过程中,我提出想和她交换座位,因为我越来越感到面前的这位阿姨是那么的高大,而自己却是无比的渺小,不配坐在高处听,换了位置后,我的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尽管只是短暂的交流,我听到的也只是一个大概,但足以让我的内心感到强烈的震撼,不由的对同修阿姨肃然起敬。现将她的叙述大致整理如下:

这位阿姨是个农村人,几乎没上过什么学,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个人修炼阶段修心比较扎实。在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她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非法拘留和洗脑班的迫害,但无论迫害多么疯狂,她从没有配合邪恶,坚修大法,二十多年了,风风雨雨中一直正念正行走到今天。

阿姨告诉我,迫害初期时,街道书记上门来要带她去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她多次拒绝,后来一想,去了之后可以讲真相呀!于是就对书记说:“你是党员吗?你们党员是不是要讲真话呀?”阿姨边说边伸出两只手来说道:“街坊邻居谁都知道我的灰指甲,你看,炼功后好了,身体一身轻,什么病没有,我跟你一起去,给大家都说说去。”书记一听吓的赶忙说:“算了,你还是别去了。”

一次,阿姨被他们绑架到洗脑班,他们找来了四个犹大围攻阿姨,犹大们把师父讲法的段落断章取义,企图通过歪曲大法的方式迷惑阿姨,可阿姨法学的好,一点动摇不了。为了不继续被他们纠缠,也为了不让他们再造业,停止作恶,阿姨就对他们说:“你们都是拿工资的,我没有工资,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们瞎说。”犹大说:“只要你配合,我们可以给你工资呀。”阿姨说:“是吗?那我们现在就去公证处公证去。”话一出口,吓的那些犹大一句胡话都不敢说了,自动退去。

一次,他们找来护士给阿姨测血压,说阿姨血压高,阿姨说她测的不准,他们又找来了院长亲自给阿姨测,阿姨对院长说:“我不需要测血压,我也没有高血压。”阿姨边说边爬上一个椅子,从椅子上往下跳,还不停的当着他们的面象陀螺似的快速的转圈,然后问院长道:“有高血压的人能这样吗?”院长哑口无言。

因为讲真相,阿姨曾两次被非法劳教迫害。这两次从進劳教所到出来,阿姨始终都是戴着黑胸牌,因为劳教所里规定不转化的戴黑牌子,转化了的戴黄牌子,帮搞转化工作的戴红牌子。在那样严酷的环境下,没有很强的正念是很难做到的。

在个人经历的魔难方面,我听阿姨说,她曾经被汽车撞过四次,被摩托车撞过一次,从高处摔下过两次,但都是有惊无险,这些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劫难,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阿姨都正念闯过来了。

其中有一次阿姨骑车去理发,她在途中被一辆快速行驶的摩托车给撞了,被撞后前身着地,两腿、两手和脸部都破了皮,右手的虎口部位伤的最重,就像张开嘴的河蚌,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肇事的摩托车司机和路人都劝说阿姨去医院,阿姨却对那司机说:“没事,你又不是故意的,我过几天就好了,你不用担心,我是修大法的,不会讹你的!”她像没事人似的照常去理发,理发店老板吃惊不小,都伤成这样了还理发。回到家后,阿姨就想:“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把这个伤当回事,于是她照样洗衣服,尽管裂开的右手很疼,但她想吃苦不是好事吗?

几天后,阿姨的伤果然就好了,她再次遇到了撞她的那个人,就高兴的告诉他没事了,说是几天好就几天好了。那人说:“你当时如果不这么说这么想的话,说不定不会这么快,得需要很长时间才会好呢!”

还有一次,阿姨要上很高的壁橱里取东西,她的个头比较小,就在桌子上再架上一个凳子爬上去,当时凳子不小心被踩翻了,结果阿姨就从高处倒栽葱头朝地面直直的摔下来,她当时也感觉没事,一摸头顶,起了拳头大的一个包,再一照镜子,感觉头有点歪,原来在头着地时那股冲击力把头颈部的骨骼陷下去了,阿姨自己用双手将头一掰使其恢复了正常。

别看阿姨八十多岁了,经过多年的修炼,身体硬朗的很,除了家务,还要种菜地,时常双手提两桶水去浇菜。她的老伴岁数大,日常生活也靠阿姨来照顾,有一次他想起床但自己动不了,阿姨说我来背你,没想到在背起来的一瞬间由于他身体过重,阿姨没挺住,一下翻倒在旁边的玻璃茶几上,将玻璃茶几压了个粉碎,人却平安无恙,这么大岁数,要搁在一般人身上哪能经的起这么折腾呀!

阿姨种种神奇的事迹,被街坊邻居们传颂着,很多人因此而相信了大法。也有人问阿姨:“法轮功好,你自己炼就是了,你们干嘛要反对××党呀?”阿姨对他们说:“我们不是要反对它,它不值得我们反对,因为它这些年干了很多坏事,过去在农村杀地主,在城市杀资本家,又搞文革,又杀学生,再后来迫害修佛的法轮功学员,这些血债都要偿还的,你加入它就是替它背这血债呀!只是让你在心里退出它,又不影响你们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怎么叫反对呢?这不是在救你吗?”

阿姨平时讲真相都是贯穿在她的日常生活中的,既把生活中的事情做好了,又给所接触的人讲了真相。我觉的这真正的是体现出了平凡中的伟大。在我看来,她在正法修炼这条路上之所以能长期保持正念正行,是她心中始终有师父、有法,信师信法。阿姨也跟我说,她每三天看完一遍《转法轮》,其他的各地讲法一遍一遍循环着看,从未间断过,《洪吟》及其二、三、四都会熟背在心,师父在各地讲法的很多段落她都能熟背出来。

听了她的故事,我不由的想到师父的诗词:“缘已结 法在修 多看书 圆满近”[1]。师父在多次的讲法中反复叮嘱我们多学法、多学法,真的是在帮着我们快速提高呀!阿姨是真正的做到了,她这不就是真正实修了吗?!

这次跟阿姨的接触,我感触很深,听她的故事,也让我看到了差距,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真像师父说的那样,这种环境能熔炼人。所以我觉的我有必要把阿姨同修的事迹写出来,让我听到了,我就有这个责任把它写出来,在写稿的过程中,再次被阿姨感动的同时,自己的心灵又一次得到了净化。

阿姨祥和的面容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在我的思想一离开法时,就感到和阿姨比太惭愧。师父说过:“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2]我之所以不能像阿姨那样做到正念正行,就是法学的太少了,没有像她那样用心去学法。

写到这儿没有思路了,感到下不去笔了,本来只想写阿姨同修的,没有想多写自己的感受,但是又想到在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偶然的,记的师父说过:“可是你要真修,我们今生今世就想办法让你修成,就这一世圆满。”[3] 我相信,这次与阿姨的巧遇,是慈悲的师尊对我的提醒、鼓励和帮助。

那天我和阿姨刚一见面后就向她吐露说我曾经犯过错误,犯过很大的错误,这在过去的任何一门修炼中都是不可饶恕的。今天师父给了我们这亘古从未有过的机缘,在这浩荡的洪恩下,我没有理由自甘堕落,所以,我当下的体会是:无论之前我做过多大的错事,跌倒过多少次,跌的有多重,我都不会放弃爬起来的念头。在今后的助师正法中也没有理由不做好,因为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永远都是!

感恩师尊!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安心〉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