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逐渐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在中共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长达二十多年的迫害中,我历经了九死一生的魔难走了过来。我原来想:我修的不好,但也不是修的太差,可是为什么我的魔难这么多呢?我想那可能就是旧势力的安排。

在不断的学法中,我逐渐的明白了,魔难中有旧势力的安排,但更大的原因是自己法理不清,没有修好自己,不会向内找,给了旧势力迫害自己的最大借口。过程中,自己没能否定迫害更未救度那些公检法司人员。

一、破除经济迫害

多年前,当我走出监狱后,就开始学着向内找。我在经济上一直比较困难,只是能维持自己的温饱而已。我想,大法弟子都是有福份的,整天穷困潦倒的怎么证实法轮大法好呢?所以,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首先摆脱经济迫害。

向内找后,我看到是因为自己在经济上走的不正,才遭到如此迫害。

在被绑架進黑窝之前,同修给我介绍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却被邻居抢去了。我想这肯定是有原因的。邪恶在哪方面能迫害得了你,肯定就是自己哪方面出了问题。我就一直在想啊、想啊,找啊、找啊,终于找出了自己在这方面很多不符合法的地方。

因为我对做证实法的事很重视,四十左右就不做常人的工作,专职做证实法的事了。这其中掩藏了对正法结束时间的执著;把自己仅有的一点钱投资给做生意的同修,想靠吃利息维持生活,有不劳而获的安逸心,结果是血本无归;我到外地做证实法的项目,住到同修家,同修热情的招待我,因为自己没有钱,所以也就不能为自己的吃住付出;我在同修家不把自己当外人,吃住很随意;到外面吃饭,因为自己没钱,都是同修请客,所以也心安理得;我的电脑、打印机,都是同修出钱买的,我觉的大法资源应该共享……

这场迫害没有使我清醒,我反而以我在“证实法”为借口,平添了许多执著,结果是经济越来越困顿,从黑窝出来时,家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

回想得法初期,我在三伏天骑自行车到附近农村去洪法,连一滴水都没喝过同修的,现在环境反过来了,我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怎么能放松自己呢?越在危难时刻,越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行,我要回到修炼如初的自己。

我决定从点滴做起,从经济上严格要求自己。首先,到同修家,不吃、不拿同修的东西;到了吃饭时间,吃自己带的饭,不得已吃同修的饭时,就用等价的钱补偿;以前做证实法的事,在同修家白吃白住的那部份费用,用钱补偿;以前同修给的电脑、打印机,折成钱如数偿还;请律师的几万元钱,我也是一点一点如数偿还。找不到给我出钱的同修,我就把这些钱给资料点。

几年下来,我共偿还了近十万元的债务。当我归正了这些人心之后,经济上也彻底的翻身了,不但收入上创造了奇迹,也顺利办理了退休,而且退休金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比正常退休金超出了1000元左右。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赐予我的。其实法中什么都有,是自己没有证实好法。师父说:“任何走不正的路都是危险的、都是坎坷。”[1]

同修之间的关系是法缘、圣缘,是为证实法走到一起来的,所以,同修之间的交往一定不能混同于常人,吃吃喝喝,你来我往。同修之间关系应该更纯洁,更高尚。常人还讲一句话:君子之交淡如水。同修之间少做或不做人情交往,心会更加纯净,做证实法的事也会更加神圣。

二、心系众生 否定迫害

我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遭受了这么多的迫害?我对大法一直是坚信的。我想这可能也是旧势力的安排。随着不断的学法,我渐渐明白了,我没有否定迫害,是因为把迫害当成了是人对人的迫害。警察对我态度不好,我就对他们态度不好,或不屑一顾。带着强烈的个人观念,争斗心,没有把警察当作等待救度的众生。

虽然我在黑窝里走到哪都讲真相,还给一百多人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但我对直接办案的公检法司人员就没有慈悲心,看似我不可能被判刑,却被非法判了刑。

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不断的写了各种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信。现在想想,都是带着人心写的,除了就事论事、证实自己的清白,就是对他们非法办案的揭露和嘲讽。并没有否定迫害,没有为他们着想,维护的是自己不受迫害,所以也就没有法的力量。

师父说:“法徒受魔难 毁的是众生”[2]。

由于自己没做好,而使这些有缘人失去了得救的机缘,这才是最大的遗憾啊!无论怎样,大法弟子都是走在神的路上。他们才是最可怜的人,被谎言蒙蔽着,被邪恶利用着迫害佛法、迫害世界上最善良的群体,等待他们的会是怎样的结局呢?看看如影随形的恶报,从慈悲的角度,我必须得放下自我,救度这些生命。

我不断的向内找,改变这些人的观念,不能再维护自我,要做一个为他的生命,把所有的众生都捧在自己的手心上。诉江后,警察又多次找我,还有“敲门”行动、“清零”行动等等。每次,我都是把他们当作是自己的亲人,不断的讲真相,最后还劝退了几个人,其中有居委会的人。我周围的环境也在逐渐变好。

有一次,在“敲门”行动的骚扰中,警察打电话,非要到一个同修家去看看,说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同修的孩子在家不敢开门,同修也不敢回家,因为家里有电脑、打印机等一些东西。同修就到我这来和我商量怎么办?我拿起电话,给当事警察打过去,问他:“你在干什么呢?可不要迫害法轮功啊,这样对你自己太不好了!”一会儿他们就离开了,后来也没再去同修家。

师父说:“我也告诉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3]

我不管走到哪,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就是讲真相。为了众生,我要放下自己的一切。在迫害中,不考虑自己,而是考虑不要让众生犯罪,真正的为众生着想。

三、修去怕心

几年前,退休之前,我放弃了条件比较好的工作,出来面对面讲真相。面对面讲真相会碰到各种人和事。有讽刺挖苦的、不屑一顾的、有骂人的、撕真相资料的、举报的、甚至还有要打人的,真是非常的魔炼人心。这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修心的过程。

尤其开始的时候,这些事情比较突出。我就想,救人真的很难,要突破很多东西。随着修炼中心性的升华,这些问题慢慢变少了。而且师父给了我智慧,我讲真相就如行云流水似的,非常轻松自如,劝“三退”的人数不断攀升。

讲真相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怕心,因随时都面临着风险。当然还有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攀比心、证实自己的心等等。这也随时在考验我们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人的方法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它只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要想真正解决问题,关键是修好自己,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

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4]

最近,身边同修连续出现了多起讲真相被举报、绑架事件,对我的冲击也很大,怕心也不时的翻出来。我就想,“怕”是什么,不就是想维护自己,让自己少受伤害吗?说白了就是怕進监狱,怕失去优越的生活条件,怕失去退休金吗?这不就是自私的吗?

我问自己:怕不怕失去退休金?回答是否定的:本来被迫害时就曾经一无所有过,是师父给了我现在的这一切,我反而放不下了?这是大法弟子吗?对我来说,有和没有都一样;我又问自己:怕不怕進监狱?回答当然也是否定的,那么多年失去人身自由,不也过来了吗?有什么可怕的!?因为我的生命就是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来的!

当然,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我们不能用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而掩盖自己的怕心,我们真正放下的就是怕心。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5]我悟到,放下生死,不一定让你死,但是,你必须得达到这个境界。

想想师父为我们的承受,想想众生都在危难当中,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其实这也是考验我们信师信法的成度。我就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师父,师父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就听师父的话,我就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所以,不管我是否害怕,我从没停下救人的脚步。

当我坚定这一念时,感觉怕心消失了,又能自如的讲真相了。尤其在今年疫情期间,路上没有什么人,还经常碰到警车,我坚持讲真相。过程中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但有师父的慈悲保护,我都有惊无险走了过来。

在这转瞬即逝的最后的伟大时刻,我更应该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时间。不管正法结束的时间长短,我都会一如既往的做好我该做的,抓紧时间多救人,兑现誓约。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现阶段的一点粗浅认识,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生为此生〉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