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事上修自己 改变人的观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有一次,我在打坐,小孙女拿了一件衣服,披在我的身上,说:奶奶,我怕你冷。当时我就顺嘴说了一句:谢谢你,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奶奶。说完之后,我就觉的我有点儿心酸,眼睛里还含着泪。我就想,怎么这么点儿事就能让我心酸呢?

我仔细找下去,发现我对母亲、丈夫,还有儿子,都有怨恨心,以前总觉的我处处都为他们着想,可他们从来没有关心过我。

经过这些年的修炼,表面上好象这些心已经没有了,可是通过这么一件小事儿,把它们又都暴露出来了。我认识到了,师父就帮我拿掉了这颗隐藏着很深的怨恨心。我觉的又轻松了很多。

在照顾年迈母亲中修心

我母亲九十多岁了,生活上有一些事需要我照顾。有的事情,能跟她说明白;有的事情就说不明白。比如说,她吐痰吧,总是先往手上吐,再往床上抹。开始的时候我就说,你什么都明白,怎么这点儿事就弄不明白呢?你吐纸上多好哇!母亲瞅瞅我,也不吱声。

后来我想,母亲肯定不是特意这么做,一定是她自己也弄不明白,我就不再说她。可是,虽然嘴上不说,每当看到她手里拿着痰,我的心里就不舒服,就想,你怎么这样?

过后我就问自己为什么心里不舒服?这不是一颗怕脏的心吗?你怎么这样?这不是指责吗?作为修炼人得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呀。就这样,心动了,就找自己。经过一段时间的魔炼,我就能乐呵呵的面对了。现在,看到母亲把痰吐在手上,我就能平静的把它擦掉。

面对滔滔不绝的同修

昨天,和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一个同修滔滔不绝的讲,虽然她讲的都在法上,但是我觉的她讲的很高,感觉她有显示心,用她悟到的法理,指导别人怎么做,不修口等很多人心。当时我没有给她指出来,因为我觉的同修比我修的好,所以我就没吱声。

同修走后,我想,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些呢?想起了师父讲:“你有那个心哪,你的心才会动;你没有那个心哪,象风吹过一样,你根本就没感觉。有人说你要杀人放火,你听了之后太有意思了,(师笑)这怎么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当回事,因为你没有那心,这话动不了你。没有那心,碰不着你。你的心动了,就说明你有!你的心里确实很不平,就说明这个东西还不小。”[1]

我的心动了,赶紧找找自己吧。一找,还真是这样,发现我看到同修的那些不好人心,我全都有。感谢师尊利用这种形式把我没有意识到的人心暴露出来。也谢谢同修。

同修求我给买电话卡

昨天,同修来求我买电话卡(平时生活中用的),她不想用自己的身份证去买,又找不到亲属帮她买,所以只好来找我。她还说了一些我认为不在法上的话,当时心里也不愿意帮她买,但又不好拒绝,就答应了。

同修走后,我就给妹妹打电话,想让她帮助买。当我跟妹妹说明情况后,她说:这种事情你就不应该管。放下电话后,我想,修炼没有偶然的事,也没有小事儿,这是要去我什么心?

因为我和这个同修在一起十多年了,平时也有一些摩擦。以前,我总是帮她修,认为她做那么多证实法的事,不修自己,那不是人做人事儿吗?所以总是帮她指出我认为她不在法上的地方,可是她根本不接受,有时还气的够呛。

师父说:“你真心为别人好,没有一点为私的心,你讲出的话能使别人落泪。”[2]为什么我说的话,她不但不接受,还生气呢?后来我明白了,不是同修不在法上,是我不会修自己,没有把同修当作是自己的一面镜子。

因为我平时有很多事情需要这位同修帮助,所以我和同修就不知不觉的产生了常人的情,是我不会修。就这样,我开始找自己,发现同修的缺点,我身上都有。只是自己没有认识到,自己把自己看高了(觉的自己比别人修的好)还不自知,原来同修的表现是帮助我提高的。

这次又是要去我什么心呢?这张电话卡为什么不用她儿子帮助买而来找我呢?我发现我对同修还是有记恨心:以前和同修在一起发生的一些不愉快的事以为都过去了,这一下又都想起来了,这是记恨心、还有瞧不起人的心、妒嫉心,把在常人中不好的事当成了坏事,还有攀比心。

可是,我还是感觉心里不太舒服,我觉的还是没有找到根,我就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不知道根在哪里。

今天早上起来炼功,头脑中一下子想起来,这不就是自我嘛,不符合自己的观念了,心里就不舒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你认为别人不在法上,那不是你自己不在法上吗?把这个假我又当成了自己。

师父说:“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个人都在正悟着自己将来在大法中认识的法。”[3]我为什么要统一认识、统一思想,这不是邪党的东西吗?!我一定要把这个假的自我去掉。

原来抢话也是妒嫉心

自修炼以来,一直有一个很不好去的毛病,就是抢话。别人话还没说完,我就赶忙抢过来说。也知道这种行为不好,可是怎么也改不了,自己也很苦恼。每次抢完话之后都后悔,可是下次还抢。以前也找自己,觉的这是党文化、素质太差没修养、显示心等等。可是这个毛病一直存在,总也做不到不抢话。

昨天来了一个同修,我们切磋了一些事情。同修走后,我回想说过的话,还是有这个毛病。心里很难过,为什么修了这么多年了,就这么点儿事儿怎么就做不到呢?

师父的讲法出现在脑中;“气功师办班,有的人坐在那也不服气:啊,什么气功师,他讲那玩艺儿我都不愿意听。气功师可能真的没他讲的好,可那个气功师讲的是他自己那一门的东西呀”[4]。

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我听别人说话的时候,我就在想你说的那话也不在法上啊,咱们见一次面都不容易,别说一些常人的话呀,所以我就赶忙抢过来,说我想要说的,不是静静的把别人的话听完。

这个妒嫉心真是隐藏的很深,已经都形成自然了,自己都觉察不出来了。这个妒嫉心我一定要把它去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