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魔难 生命在法中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经过大半生的历练,尤其得法后的二十多年的风雨历程,让我对生命的意义有了更加深层的领悟,我更加尊重并珍惜生命,激励自己走好今后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炼之路。

二零一八年春,我在百忙中抽时间帮助姐姐套了一个星期的苹果袋。那时我根本没有时间和能力帮她套袋,我自己家里就有十亩多地,还得做好三件事,可想到姐姐确实很难,姐夫有病常年卧床,需要照顾,姐姐自己身体也不好,经常打针吃药住医院,家里的经济条件也很差,她也知道我很忙,平时一般不麻烦我,这次她真是撑不住了,才求我帮忙。我考虑到几次给她讲真相都没讲通,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给她讲明白。一个星期下来,给姐姐也讲清了真相,姐姐也提出了一些疑问,我都帮她说明白了,姐姐相信大法了,我感到很欣慰。

回家几天后,在做资料时,我感觉双手麻木,不太好使。我想可能这些天太累了,这些天总是白天忙套袋,晚上做家务、学法炼功,休息时间很少,甚至连正常吃饭的时间都难保证。我想过几天就会好的,也没有太往心里去。可是过了几天,不但没好,反而更加严重了。四肢无力,连正常的家务也做不了了,饭也不能吃了,一吃就吐,还得强撑着身体收麦子。那时觉的大法弟子没有病,出现的不正确状态,有邪恶的干扰,也有消业的因素,只要多学法,多发正念,向内找,在法上提高,一切都会过去的。

一天天过去了,身体时好时坏。到了黄历七月份,浑身无力,疼的很厉害,一口饭都吃不下了,前胸后背、脖子、脑袋上长出了许多大硬包,晚上睡不了觉,侧身压得包痛,平身躺着呼吸困难,我还得强忍着秋收花生。期间,我也不断向内找,也找出了不少的人心执着,发正念清除,好象效果也不大。早晨炼功也起不来,有时听不到闹钟响,有时听到闹钟响也起不来。我在心里跟师父说:我要起来炼功,我有执着在法中归正,我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可就是起不来。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象我说了不算,等过了炼功时间,我才能起来。跟同修交流,同修帮我发正念,我自己也加大力度发正念,但都是无济于事。后来身体越来越糟糕了。

儿子从外地回家发现了我疼痛的样子,一定要我去医院检查,我怕家人不理解,抵触大法,就和儿子一起去了外地大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肺癌。再查,发现肝上、肾上、胃里、肠子上、脖子上、头上、骨头上,就是全身复发性癌症。医生背着我对儿子说:象这样的情况没法治了,回家吧,不要白白花钱了。后来在儿子的坚持下,我被收下住院了。我是偶尔听到医生和儿子的对话才知道的,我也不问儿子,因为那时儿子很难过,日夜看护着我,消瘦了很多。

记得有一次,我已经有十五天不吃不喝了,儿媳问我:妈,你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哪?我说:人的一生不在长短,一百步也是一生,一万步也是一生,一百万步也是一生,关键在于这一生活得值不值得。儿媳又说:那你这一生活得值不值得?我说:我觉的值得。她又问:你为什么觉的值得?我说:从人的一面讲,我把一双儿女都抚养成人了,而且都大学毕业了,我尽了做母亲的责任了;从另一方面讲,也是最主要的一面,我来世这一趟,得到了最珍贵的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所以我觉的很值得。听到我的这一番话,儿媳含着眼泪默默的点了点头。

停了一会儿,儿媳突然又说:你不是修大法吗?你求求你师父救救你吧。我说:大法师父只管修炼,不管常人中的生老病死。我当时在心里想:如果我是块料,我不求,师父也会管我的,如果我不是那块料,求也没有用。因为儿媳没有修炼,我对这个生死大关能否闯得过去,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万一闯不过去,我也不能破坏大法,让家人不理解抵触大法,那时面对这巨大的关难。不只是体现在这边身体上,我明显的感觉到来自另外空间的巨大压力,高层的、低层的,许多的空间,我闯过一关又一关。

一次,儿子看着我太痛苦了,又把我送進了医院,我躺在床上,十几天不吃不喝的,疼的厉害。医生小声对儿子说:不行了,回家准备后事吧。临床的人也都说我不行了。可我在心里说:你们知道什么?我是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因为大法师父不承认。回家后,我又闯过了这一关。等我们再去医院,医生见到我时,先是很震撼的表情,随之高兴的象个孩子似的蹦了起来,对我儿子说:真没想到,你妈妈恢复的这么好,真是奇迹。

我从来不迷路,可我去了上海后,老是分不清东南西北,找不到车站,我想回家也回不了。二零一九年春天,我再次向儿子提出要回家,儿子说:你回去我不放心,你要真想家了,等天气暖和了,我们拉你回家住几天。过了一段时间,我再次提出要回家,儿子还是不同意。我真急了,因为我已经有半年多没有学法炼功了,只能在心里背法和经文,就在心里求师父说:师父,请帮帮我吧,我要回家。我这次求师父后,儿子痛快的答应了,并很快给我买好了飞机票。送我上了飞机,一路顺利的回家了。

回家后没有几天,我就接到了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随后又接到了《洪吟五》,我如饥似渴的拜读。当读到:“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本着这部法去修。师父曾经说过一句话,我说,“你呀,想修多高,你只要敢!”大家知道,修炼可是不容易吧,消业、过关、碰到心性上的摩擦有多少过不去的,何况那些大的关呢?怎么过?!明白这些的人一想就胆怵了,真的难,真的难哪!”[1]读到这里,我的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师父都看到了。有人说是生死关,我觉的生死关算什么?那真比生死关还大。人的生死算什么?个人修炼来讲,人的肉身那只是象一件衣服一样,是穿上或脱下的问题。而今天的关难它牵扯到无量众生留与不留及更大宇宙范围的大问题,今天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要求更高,更加严格。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

旧势力很邪恶,对大法弟子是虎视眈眈的。二零一九年,我想把我的经历写出来,突然感觉一种黑的物质压向了我,我好象连一秒钟都挺不住了,就要被压垮了。在这生死一念间,我想到:这不是师父要的!师父要的是:“神在世 证实法”[2],救度更多的众生。我生命的意义,我的历史使命,我的责任不允许我现在放弃肉身!我立刻站了起来。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又闯过了一关。

通过这一关,我悟到:一般的修炼,如个人修炼,本体放弃和带走并不重要,而今天对大法弟子来说要求的很高,我们要对大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写到这里,我想说:魔难中的同修啊,不管身体承受多大多难,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能轻易放弃!“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这一年里,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闯过了多个关难,二零一九年,我才真正的闯过了这个生死大关。历时一年多的魔难,我从体重一百斤,减少到了六十多斤,真是皮包骨头。期间,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我是无法想象的。我现在身体完全恢复了,脸色红润,知道我的情况的人见到我后,都说:真是奇迹。有的说:从你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伟大。

回顾我生命的历程,我感慨万千,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无限感恩,我只有精進,再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