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反迫害 整体配合救人不怠

更新: 2021年07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二十多年的修炼,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基本是平稳的走到了今天。我把自己在与同修配合讲真相救人、反迫害的经历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也促使自己在最后的修炼路上更加精進,走好最后的修炼路。

一、放下利益心

我原来是一名幼儿教师,被迫害失去工作后自己开了一所幼儿园。十几年中我用真、善、忍的理念教育、引导孩子,从我这家幼儿园出去的孩子,懂礼貌,都不骂人、不打人。不久家长都愿意把孩子往我这送。学校的老师都愿意要我们幼儿园出去的孩子。

这些年利用工作之便,凡是我园的孩子的家长我都给他们讲真相,明真相后做“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曾三次被不明真相的家长举报。在师尊的保护下,都有惊无险,正念破除了迫害。

后来,我与走回大法的昔日同修合办了一所幼儿园,挣了很多钱。没想到在金钱的诱惑下,利益心膨胀起来,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学法。合作的同修看到我的状况很替我着急。跟我谈了多次,让我放下利益心,抓紧时间兑现自己的誓约——讲真相救人。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她对我進行的点化。这位刚走回来的同修通过大量的学法,法理清晰,提高的很快,非常精進。我看到自己的确该放下利益心,全身心的投入助师正法中的时候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同修交流后,同修马上说她也不想干了,落下的太多了。就这样我们摆正了基点,顺利的把幼儿园兑了出去。

这位同修有了大量的学法时间,《转法轮》背了七、八遍了,三件事做得都很好。

师父说:“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1]以前我们这片需要的真相资料都是靠一位老年同修去其它地方的资料点取回来。既然幼儿园不开了,我就想在自己家办一个资料点。在同修的帮助下,购买了资料点所需的机器、耗材,我克服了各种困难,学会了下载、打印等基本技能。

当第一次看到自己打印出来的真相资料时别提多高兴了!

在同修配合下,我们把居住地区的那一片楼房都发了一遍。

我们有多个学法小组,老年、青年学员穿插开,这样逐渐把以前不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也找了回来。在学法小组大家集体学法后進行交流,大家普遍升华的很快,都能认识到,讲真相救人的时间紧迫,于是各自利用自己的意愿和条件,分别采用不同的方式方法讲真相救人:有同时用几部电话播放录音讲真相的;有发真相资料的;有面对面讲真相的,三件事大家都主动去做。

有一老年同修不小心摔坏了腿,儿女们要送她去医院,她坚持不去。我们知道后,就将小组集体学法临时挪到她家。集体学法加强了她的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不久她就能行走自如了。老同修的儿女们都说:“太神奇了!”也都转变了对大法的态度。

二、正念清除邪恶 营救同修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一位同修在农村发放真相资料被绑架,我得知后马上到同修母亲家问明情况。找到同修的妻子和其他大法弟子商量到派出所去要人。等我们到派出所时,同修已经被劫持到本地办案单位。

第二天我找到同修的母亲、妻子、儿子、儿媳,还有其他同修十多个人一起去了办案单位。当时环境非常紧张,同修近距离发正念,我们几个同修和家属配合找办案警察讲真相,刚说了几句,那警察就拿起电话叫来了许多警察,说我们都是炼法轮功的,要把我们抓走。

我们几个同修互相看着,心里求师父加持,并发出强大正念:你啥也不是,动不了我们。我们没被带动继续和办案的警察讲真相。他手拍着桌子大喊大叫:“再讲,我就叫他们动手了!”同修笑着慈悲的和他讲着真相,一会儿那个警察的嚣张气焰就没了。

我在心里谢谢师父的加持。同修的正念抑制了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他平静了许多,说:“扶老人回家吧,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容易。”同修的母亲就给他讲了自己的儿子学大法前后的变化,说自己这么大岁数了身体特别好……那个警察说:“别说了,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我给你们办,有什么事联系我。”

过了一段时间,听说要对同修开庭,法院恐吓被迫害的同修的妻子说:“不许法轮功的人進法庭,到时候来一个抓一个。”同修的妻子没有了正念,跟我说:“千万别去呀!”我知道这对我和同修都是一个考验。心想:这事先不告诉同修,就听师父的安排。师父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2]。开庭前一天,我就准备了一辆能坐十多人的面包车,以便带上家属和同修共十多个人第二天早晨去法院。

晚上我就睡不着,负面思维不断的往脑子里打:邪恶放风要抓人,这一车人中有的家属啥也不知道,这真要出事怎么办?还有……想着想着,我一下清醒了,这关键时刻怎么能有这么不正的念头呢,这不是我。我只要正念,不要人心,我做的最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

第二天开庭前,很多同修来到法庭外,也有许多警察。同修都用眼神交流,气氛显得很紧张。开庭了,我们智慧的先進去了四、五个大法弟子,为同修发正念。过一会,在警察眼皮底下又進去了十来个同修。警察全副武装,四处张望。我坐在前面的第二排,法庭内鸦雀无声。

不一会他们把同修带来了。同修被邪恶迫害的一头白发,弯着腰,戴着手铐脚镣,一步一步的走了進来。他抬起头,环顾一下旁听席。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同修,同修立即直起了腰,看得出同修的正念起来了。

在法庭上,同修堂堂正正的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同修的正气感动了所有的人,我看到在场的人很多人都哭了。我擦干眼泪认真的听着,记住了举报同修的恶人的名字。

回去后我们调整好心态,集体切磋,给狱中同修加强正念,曝光恶人。把劝善信小册子在同修被抓的那个村庄发了一遍,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不要再对大法犯罪,就有机会得救。

这是我们地区的同修自“七二零”大法弟子遭邪党迫害之后第一次去法庭营救同修。

一次,我地一名老年同修在集市上发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听说后,我和同修分别通知大家发正念,找家属去派出所讲真相要人。我和同修商量到派出所讲真相。我骑着摩托车不断的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并在心里默念:“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师父的法给了我强大的正念,觉的自己很高大。我和另一个同修从容的走進派出所。

一个穿着便衣像个干部样子的警察坐在椅子上(后来知道他是所长)。他问我们干什么的?我说刚才有个老年大法弟子被你们绑架了。那个警察说她发放法轮功资料。我面带笑容说:“法轮功小册子是救人的,讲的都是真事,再说也不犯法呀!老人家那么大岁数了,抓她干嘛呀?”那个所长也笑着说:“不犯法,你怎么不去发呀?”另一个警察在旁边插话说什么他家有个邻居炼法轮功不吃药死了,你们还炼呢?我说:“炼法轮功要都不死人,你们就都炼了,医院还死人呢!”他不吱声了。我又讲了一会真相。所长说:“行,你们都回去吧,一会儿就让她回家。”我说:“你这么好一定会有福报的。”他说:“好,你们回去吧。”同修一直发正念。我们谢了所长,顺利的回家了。

我们又给老同修的儿子讲真相,让他抓紧时间再去派出所要人。他儿子又去了派出所。四个小时后,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下,在同修整体的正念配合下,老同修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老同修还在派出所里边给三个警察做了三退。她高兴的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这件事让我感受到了善的力量。

三、警察明真相后的变化

二零一九七月的一天,我地一名同修到外地农村发放真相资料被绑架。同修和家属连夜赶去派出所要求放人。一个值班的警察说是学法轮功抓進来的,不让见。明天让她儿子来,说着就把门关上了。我们只好回来了。

我们考虑同修的儿子不是很明白真相的,就没让他第二天去。但这位同修的老母亲是大法弟子,我们就和同修的母亲一同去了派出所。一个警察和我们搭话说:“共产党现在抓的就是法轮功,你们还敢在这讲。”我们没有被他带动,继续讲真相。

通过讲真相看的出来他对大法初步改变了认识,也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上班的警察陆陆续续都来了,我的负面思维上来了:这么多人可不能讲,马上清除不能受他干扰,赶紧在心里发正念。一个大队长过来说:“你们都是她什么人?”我指着同修母亲说:“她是我大姨。”另一个同修说自己是同修的姐姐。那个队长看着同修说:“那你跟我来。”我说:“我也去。”他说一个就行了。

同修上楼时我们互相看了一眼,马上发正念。过了大约十分钟,同修下来了,说:警察问她怎么办,她给他们讲了真相。警察马上说:“你也是炼法轮功的吧,赶紧走吧。”我们合计怎么办,刚走出派出所,那个大队长就开车过来了。我马上去跟他讲,可没说几句,他就说:“别跟我说这些,赶紧走,不然就把你们全关笼子里。你们都是学法轮功的,都躲开。”因为我手把着车门,他开车就走了。我有点被带动,不想去讲了。同修说:“怎么办,我们不能走啊,同修还在里边呢。”

我们发了一会儿正念,心里求师父加持。然后我和同修母亲又走進派出所。

進去一看,不知道大队长什么时候回来的在那坐着呢。我心里一阵喜悦,真是师父安排的,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这时我脑子里净净的,没有一点负面思维,过去跟他打招呼。刚说你好。他几乎要跳起来了,眼睛放着凶光,大声喊:“怎么还没走,快走、快走!”说着就关上窗户。老同修说:“让我看看我女儿吧!”他说不让见,就是赶我们走。这时外边的同修也進来了。他们默默的发正念。我用平和的语气,面带笑容对他说:“小伙子,你不要这样对待大姨,她这么大岁数了,想见女儿不是人之常情吗?况且她女儿是好人,没犯法,你安慰老人一下,不然的话她也不能走,我们也不会离开。谁家没有老人呢?你跟她说一下她女儿的情况,这也是你的责任。”

听我这么一说,他好像有了台阶下,口气马上缓和下来说:“大姨多大岁数了?”大姨说八十多岁了。“你身体挺好呀!”大姨说:“以前一身病,学法轮功后都好了。我女儿原来心脏病很严重,学大法后都好了。”那个大队长没有听明白大姨说的话,看了我一眼。我说:“大姨是山东人,说话你听不懂吧。”这时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法轮功洪传世界,《新闻出版署50号令》,《宪法》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讲警察法,办案终身责任制和美国公告,不但自己会限制,还会连累妻子,连孩子都会被牵连。

我说:“迫害法轮功宪法没有规定,没有红头文件,只是口头传达。但是你们办案得有签名。得留点心眼,守住自己的良知,保住未来,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将自己承担,在你的权限内把枪口抬高一厘米,别给江泽民一伙当替罪羊。”

他一直在用手机给我录像。同修说:“他给你录像呢!”我说:“给你讲了那么多,你可别再做坏事了,都是为你好。”另一个同修也过来和他讲。看出来他的表情不断的变的和善了。

他说:“我不录了,我给你们删除。你看这是点‘删除’,确定”。我说还有,他又接着删。最后还有一段未删,他笑着说:“这段我留下回去好好听听。没事,你们放心吧,三、四天就让她回家。”

明真相后的他变化太大了。大姨也智慧的给他做了“三退”。他很高兴的说谢谢,并让我们放心。

师父说:“我听说有些地方啊,已经出来炼功了,有的学员讲真相到派出所讲,到公安局讲,到政府楼里讲,甚至于做的很好。有些地区邪恶真的是不敢再那么严重的迫害大法弟子。这个形势在变,邪恶也越来越少,不管怎么样,就包括那些迫害者,有的也都等着你们救度呢。当然有的犯的罪太大了,可能你讲真相他听不進去。不是他听不進去,是神不让他再听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吧,大法弟子没有选择,你们面对的众生都得救度。”[4]

我悟到正法進程到这一步了。

四、帮助同修 修自己

二零一七年底我和一位被扣发养老金的同修利用找回养老金的机会,从上到下走了十几个单位,和同修配合着面对面讲真相、发小册子。路上碰到有缘人就讲。讲真相中碰到很多感人的事。有一对夫妻明白真相后,一直把我们送到我们要去的地方。

当然也有骂人的,撵我们走的。我们摆正与对方的关系,看到被谎言毒害的生命,为他们遗憾、惋惜。同修那种坦荡、无畏,没有负面思维的境界令我钦佩:大大方方愉快的向对方打招呼问好,给一本真相小册子,劝赶快“三退”保平安;一种为世人得救真诚的心,忘记了迫害,只为世人能得救而高兴,每当讲退一个都赞扬对方说:“你真好!”

两年多找养老金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促使我在大法中不断归正自己,实修自己。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弟子一次历炼自己的机会。帮助同修就是提高自己。

五、朵朵莲花绽放

三年前我家搬到十几里外的地段,我与同修很快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我们学法小组最大的年龄七十多岁,最小的也接近五十岁了。每个人都严格要求自己,学法时都双盘腿认真学法不走神,双盘腿疼的流汗也都坚持到学完法。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都要求大家背法,每周背一首《洪吟五》,再复习一首上个星期背的《洪吟》。而且个个都能主动讲真相救人。

我由开始只能双盘腿一个小时,到现在双盘腿两个小时;同修大姐由背法难,记不住直拍脑门,到现在能流利的背下来;一位男同修性格内向,刚来到我们学法小组的时候一句话不说,学完法就走,由于同修之间互相促進,变化很大,愿意和同修切磋了,经常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出去讲真相救人;一位同修多年来带修不修的,在我们整体这种氛围中变的特别精進;以前不敢面对面讲真相的,现在也有了突破;同修小弟有车,只要是大法需要无条件配合;年轻的同修小妹丈夫意外去世,经历了这场魔难,坚强的走出阴影,勇猛精進……

小组里的每个人都在助师正法中相互配合,勇猛精進!

我们有条件的同修都主动出去讲真相救人。出去前我们都会发好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干扰因素。我们互相配合理智、智慧的去做,不求数量,注意安全。有贴粘贴的,有送真相资料的,有面对面讲真相的等等。我们从不经常在同一个地方救人,而是经常变换路线。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每次都能带着被救的众生的喜悦,唱着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顺利的返回。

学法小组的每位同修都象朵朵绽放的莲花,圣洁艳丽。就如师父所说:“我们是大法徒 带着美好与祝福 展现真相和救度”[5]。

回顾和审视自己整个的修炼历程,一次次剜心透骨的变化,一次次的正邪大战,都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有惊无险的走了过来。尽管自己也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但还有很多方面做的不足。正法时间越来越紧迫,我们能救度众生的时间越来越少,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要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多救人,不负使命。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明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