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的警察和民众越来越多

更新: 2021年07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近一年多来,我经历了一段艰苦的修炼历程,先是被中共警察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十天,今年二月警察又两次到家中骚扰。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不断向内找,正念正行,终于闯过来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觉醒的世人(包括警察)越来越多。

一、善良的警察甲

那天下午两点左右,我骑摩托车回老家去救人,在张贴不干胶的时候被一个协警发现了,他打电话把我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我一路上给他们讲真相

在派出所里,四个年轻警察审讯我,我不配合他们。所长進来了,凶狠的说:“你不说是吧?走!”他们五个人把我带到楼梯下面监控器看不到的地方。所长叫我跪下,两个警察按我的肩膀,有人踢我的腿。我坚决不跪。所长就狠狠的一手打我一个耳光,其他四人也跟着一人打我两耳光,他们一共打我十耳光。我当时并不觉的疼,只觉的脑中空空的。

四个年轻警察把我带進屋,铐在铁椅子上,继续审讯我。我一直平和的给他们讲大法洪传、自焚、藏字石、活摘、三退等真相,他们静静的听着。当我讲藏字石时,一个警察说:你咒共产党,要判刑。我说:“言论自由。我讲的是事实。”他们四个人都笑起来。

三个警察在电脑那作记录,另一个面善的警察甲走到我跟前,小声说:“你讲的真好!我们抓过很多法轮功的人,就你讲的最好!”我问:“你都听明白了?”我说:“共产党很坏,天在灭它。现在有三亿七千万人三退了。你在心里也不承认它吧。”他小声答:“嗯,好的,好的。”。

十天后,我从拘留所回来,到派出所去拿被扣的东西。他们把皮带、钱给我。我说,还有资料呢,请还给我。警察甲说:好吧。他准备去取,那个胖警察说:这个得请示所长。所长不同意。

我去取我的摩托车,两个警察跟着。那个胖警察多次问:“你还炼不炼?”我笑而不答。警察甲对胖警察说:“还问这个干什么呢?”警察甲对我说:“你好多天没骑,车不容易打火。”他就帮我踩启动杆。虽然他的举动很平常,但体现出他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敬重。

二、警察乙:“你要是这样想那就好”

我被非法绑架的那天半夜,几个警察把我送到医院去体检。路上我依然给他们讲真相。警察乙转动他的手腕,不好意思的对我说:“我的手到现在还麻,下午打你打的太重了。老李,你恨我吗?”我坦然的说:我不恨你。我们是修善做好人的,大法师父讲了——“修炼人没有敌人”[1]。他说:“你要是这样想那就好。”

三、两个勇敢的小青年

我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十天,由于前面同修做的好,那里的场正过来了。我在里面讲真相没有人阻拦。放风的时候大家经常围着我,要我讲大法真相,他们都听的津津有味。

有两个外市小青年,因私采河沙而進拘留所的。他俩告诉大家,他们两个人的妈妈都炼过法轮功。并称赞:“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很好的人啊!”其中一个青年还说:“以前,我们村里好多人炼,吃了晚饭都到我家来看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炼功后村里的人都变好了,大家和睦相处。可惜迫害以后,炼的人少了。”

一天,有几个人提出,要我炼功给他们看看。这两个青年鼓励我说:“老李,你炼,我们看着,看谁敢为难你!”我演示第一套功法。我一闭上眼睛立即進入了一种空静的状态,感觉空间场到处都是红的,能量很强,很舒服。大伙一齐鼓掌,有几个人喊:“炼的好!炼的好!”那个外市青年冲我竖起了大拇指。警察就在不远处,装作没看见。

四、食堂师傅:你们要都象炼法轮功的就好了!

每次在食堂打开水、打热水、打饭的时候,其他人都爱插队,你争我抢的,我时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总是静静的站在队伍最后面。

一天,他们在打饭的时候又争起来了,那个六十多岁的食堂师傅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你们总是抢!你们看看人家小李。你们要都象炼法轮功的就好了!”

五、福建老板当众高喊:“法轮功好!”

拘留所里关押着几个福建人,他们非常爱听大法真相,特别是那个五十多岁的老板,总缠着我讲,好像听不够。他说福建也有炼法轮功的。放风的时候,他经常向我招手,用浓重的福建口音喊:“小李呀,过来呀,给我讲讲你们的东西哪。”

一连给他讲了几天,后来我都不记得内容是否重复了,问他:这个你听过了吗?他说:“我好喜欢听,你接着讲嘛。”

一天,拘留所集体巡查,大家站成两排,警察到各个房间检查。警察发现两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床单没铺平、被子没叠好,就训斥他们,让他们重做。但他们两次都没达到要求。警察大发雷霆。我立即進去默默给他们弄好。地上有很多烟头,警察叫那两个小青年進去扫,他俩在门外像没听见一样不动身子。我连忙出门拿起扫帚和灰铲,把垃圾清扫干净(我们寝室的垃圾也是我天天清扫干净)。

当我送垃圾出门的时候,那个福建老板突然把右手举起来,当众高喊:“法轮功就是不一样!法轮功好!”他的喊声打破了沉寂,现场每个人,包括那些警察和官员们,都被震住了,没有一个人说什么。

六、警察丙:共产党坏透顶!

放风的时候,别人都坐在凳子上,我总是盘腿坐着。警察丙(快六十岁了)过来问:你这样能坐多久?我答,一个多小时吧。我就顺势给他讲真相。他说:前面進来的“法轮功”给我们讲了很多,你说的我都晓得。他们很多人做的比你还好。

他接着说:“我知道法轮功真相。我到新加坡旅游的时候,看到公园、广场到处有人炼。他们发的传单我还看了。香港、澳门也见过好多。”我说:“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国家和地区。”他说:“全世界只有大陆不准炼。共产党坏透顶!它是一党专政,独裁统治。你要注意安全哪。”

他笑着说:“别人都是三更半夜去发,你大白天的做,胆太大了,太不把共产党当数!(不当数:方言,不放在眼里)你以后再发就半夜去,哪个会抓你呢?(法轮功)好,就在家里炼。”

我出拘留所的时候,警察丙特意走到我身边,轻声问我:“法轮功有哪些好处?”我答:“好处多的很。最基本的可以强身健体、做好人,使家庭和睦、社会安定;往更高层次修炼,可以返本归真,长生,修仙得道。”他长长的“哦”了一声,目送我出去。

七、关心我的警察丁

每天半夜两点,我就开始炼功。五十多岁的警察丁巡逻时发现了,他轻轻的敲窗户,关切的问:“小李,你睡呀。你不睡人受的了吗?”我向他合十,说:“谢谢!我越炼越精神。”他就默默的走了。

八、机智的警察戊和心虚的政委

今年二月下旬,老家派出所两个警察来我家里,一男一女,那个男的——警察戊就是上次参与绑架我的人之一。这次,他露出过意不去的样子。女警察把我的大法周刊、台历和《转法轮》放在一起,说要全部带走,还问这问那。警察戊过来,拿起《转法轮》看起来,然后很自然的把《转法轮》放到远处。女警察把周刊、台历拿走的时候,我就到她手上去拿回来。在双方拉扯的时候,警察戊把我拦住,并回头给我使眼色,暗示《转法轮》给我留着呢。我就松手。出门后那个女的仍不肯走,说回去不好交差,警察戊就打圆场。最后两人回去了。

三天后,老家派出所又来了三个人,还是由警察戊开车。那个被称为政委的人开始很凶,坚决要把我带到所里去,我不配合,他就与那个年轻警察一起拉我,把我的衣服扯开一条长口子。警察戊始终坐在车里不参与。

拉到门口时,很多人围观。他们两个拉不动我,就把我家张贴的真相对联揭下来放到车上。政委扬言一定要带我走。我说:“跟你们走可以,请你把你们的证件给我看看,不能不明不白被你们迫害。”我叫妻子拿手机来拍照。见此情景,那个年轻警察马上溜到一边抽烟去了。政委掏出工作证,两秒都没有,打开晃一下就很快合上,他怕我们拍呢。

街上围观的人非常多,过往车辆都停下来看。政委很尴尬,就打电话给我们辖区派出所。很快来了两个人,所长和一个警察。所长与政委交流之后,政委对我说:“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你下午到你们某某派出所去登记。”他们就走了,随即我地两个警察也走了。下午我没有去辖区派出所,至今也没人找我。这事就这样过去了。

弟子在此感谢师尊!感恩师尊的慈悲保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向世间转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