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童的未来与希望何在

更新: 2021年07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五日】(明慧之窗评论)诗人泰戈尔说:“每一个婴儿的诞生,都透露着神的话语:‘我对人类尚存希望’。”孩童一尘未染、纯真无邪,是世人最接近天堂的存在。一个儿童的诞生,不仅是家庭喜悦的泉源,更是国家的希望。因此全世界的有识之士,莫不致力于儿童福利的健全与完善。

然而,中共建党百年来,不但中国古老灵性的传统文化被摧毁殆尽,就连无辜的儿童,身心与灵魂都正在遭受前所未见的戕害:充满纳粹气息的儿童节粗暴的给儿童灌输党性;情色当道的成人文化围在幼女身边布下陷阱;身为农民工的父母离乡谋生、让六千万儿童孤独留守;“4-2-1”家庭不停制造溺杀的祖辈、追梦的父母和不懂做人基本的孩子。

六一儿童节被党盗用、置换内涵

德国纳粹一九四二年在捷克的利迪策(lidice)村一场大屠杀中,88名孩童无辜死亡。为了谴责这起恶行,一九四九年国际妇女民主联合会将每年“六月一日”定为国际儿童节。在这一天要悬挂“国际儿童节旗帜”。

这个旗的设计的内涵是:绿色底色象征生命与富饶;最上方的蓝色人形,象征上帝赐给人们博爱的庇护;而下方的红、白、黄、黑的人形,象征四色人种,他们的脚形成的五角,象征地球五大洲,人类各种族共守地球,团结共生,共创美好。

然而,中国共产党的“六一儿童节”却是血旗满街,大肆宣传邪党意识形态。许多幼儿园儿童在这一天必须大唱“红歌”、“歌颂党恩”;小学生则被强制要求加入“少年先锋队”、佩戴红领巾,发毒誓把热血和生命贡献给中共。

在一个理应珍惜孩子纯真的思想的儿童节日,共产党却对尚无思辨能力的儿童强制洗脑,以党文化污染他们纯洁的心智,让儿童对中共产生依赖和感恩之心,并宣誓“把生命献给党”。这个作法让他们长大后更容易成为“小粉红”,也让以往长幼有序、讲信修睦的文明古国,成了草菅人命、勾心斗角的党天下。

党向孩子们示范残暴与仇恨

据《九评共产党》一书中记载,美国总统胡佛向全世界推荐雷震远神父的著作——《内在的敌人》,写到一则骇人听闻的“改造儿童思想”的故事。

在华北的文革期间,中共要求老师们领着孩子到村里的广场,亲眼目睹刽子手以大刀砍下13位爱国青年的人头,行刑之后士兵一拥而上,对死刑犯剖腹挖心,拿回去吃掉。这些孩子被吓得面孔灰白,甚至呕吐。但教员却是一面责骂他们,一面集合列队返校。

从此之后,雷神父经常看到孩子们被迫集合去看杀人,直到他们习惯于这种血腥场面,变得麻木,甚至能够从此获得刺激的快感。

多年以来,共产党以这种残害人心的方式,将稚嫩的孩童心灵转变为魔性邪恶,现在或许手法变得更加隐晦,但本质与目的始终未变,为的是同一目标:将中国牢牢掌控在党的魔掌之中。

在农村自生自灭的“留守儿童”

随着中国大陆城市化进程加剧,贫富差距急剧拉大,使得农村劳动力大量向城市转移,大陆组织全国妇联课题组二零一三年发布的报告中,推算全国有六千万的留守儿童,城乡流动规模达三千五百多万,将近一亿的儿童没有一个完整的家。

留守儿童因为长期不在父母身边,很大一部分无法在认知的年龄树立正确的观念,加之农村师资的匮乏,使得留守儿童在知识与道德学习上的欠缺,而且“隔代教育”造成的心理问题比例非常高,这些因素,导致留守儿童有居高不下的自杀率和犯罪率。

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贵州毕节有四名儿童在自家喝农药中毒身亡,最大的才十三岁,最小的五岁,四兄妹的父母长期在外地打工,留下他们自炊自食,最终发生了这样的惨剧。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也是在毕节,最大十三岁、最小九岁的五个小男孩,在雨夜躲进垃圾箱生火取暖,最后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二零一四年,毕节传出12名年龄最小才八岁的小学生,被无良教师强暴。

大陆学者石艳芳在其文章《青少年犯罪何以频发:我国青少年犯罪原因新探》中指出,二零一一年中国的留守儿童占全国未成年人口百分之二十,却制造了约百分之七十的未成年犯罪。

青少年犯罪最为人所知的案例,是在二零一九年,中国东北一名十三岁男孩奸杀一名十岁女孩后弃尸,最后男孩仅被送到拘留所三年,并由法院裁定他父母必须赔偿受害家属人民币128万元。

同年,一名十二岁吴姓少年因不服母亲管教,持菜刀狂砍母亲二十多刀,事后竟然毫无悔意的说:“杀我妈又没有杀别人”。最后也因为他未满法定的十四岁,而不用被追究刑责。这两桩案件的轻判,引起社会公愤,也让少年犯罪的问题浮上台面。

那么,面对居高不下的青少年犯罪,中共的解决策略是什么呢?二零二零年底,中共举办全国人大常委会,竟然提出要将刑责年龄降低至十二岁,对犯有重罪的青少年追究刑责。留守儿童悲歌与青少年犯罪问题,原就源于中共政府的施政错误,现在却要人民自行承担。

家教走极端儿童人格失衡

古老的中国讲究“中庸”、“仁厚”的育人之道,而中共手中的中国却充斥着以“鹰爸”与“宠溺”两种最主要且走上两个极端的教育方式。

什么叫“鹰爸”呢?就是极度严苛与高压,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点的教育方式。最有名的例子,莫过于育儿网红“一得他爹”事件。

“一得他爹”是广州一位颇负盛名的育儿博主。“一得”不到一岁的时候,妈离开了。成了单亲爸爸的“一得他爹”,毅然辞去主管的职位,带着儿子去乡下生活,他为儿子打造的小农庄,成了广州妈妈圈“朝圣取经”的育儿景点。

十年里,一得他爹为儿子煮的菜色永不重复。为了完整详细记录儿子的成长,他拍摄了二十万张照片、用坏了五部相机,还出了两本书。然而以优异成绩高中毕业、录取美国梦幻名校的天之骄子,竟然患有严重抑郁,最后选择了自杀,给一夕苍老的父亲与他人,留下了无限的疑问与遗憾。

“一得他爹”还是一个有涵养的文人,但他的育儿忽视了心灵的需求,忽视了道德和仁义,思维与作法承袭了中共党文化,为了“强国崛起”,而以全面监控的方式来统治国家。

相对于“鹰爸虎父”,另一种家长则信奉“宠溺”与“放养”。由于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断层,一代又一代中国人被剥夺了接受传统教育的机会,不懂伦理道德,没有良好的行为习惯。再加上一胎化后,爹娘爷姥的百般溺爱,小孩还没识字就熟练的玩着手机游戏,边吃饭边刷“抖音”,一不顺心就打滚哭闹,成了自私、冷血与叛逆的小霸王。

二零一五年有这样一个新闻:一名十三岁女孩,得知父母要生二胎之后,竟然以逃课、离家出走、自杀等方式要挟母亲,迫使她不得不堕胎。在女孩的眼中,父母根本没有独立的人格与自由选择的机会,父母与他人的存在,得取决于她的利益和需求,还会不择手段的达成目的。这样从小就不懂人性的孩子,长大了会与人为善、会造福他人和社会吗?

幼女被强奸的新闻层出不穷

在中国大陆,还不时会出现幼女被强奸的新闻,使百姓在咬牙切齿的同时不禁在问: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这些心理变态的犯罪者,包括农民、保安、老师、官员等,说明色情的病毒已在中国各个层面像洪水般泛滥成灾,这是中共为色情产业大开方便之门的恶果。

尽管群众要求对这些衣冠禽兽处以极刑,但令人大开眼界的是,中共似乎早有为其开脱的打算:中共发明“嫖宿幼女罪”代替“强奸罪”,意图声称受害女童为雏妓,以此减轻邪党官员的罪行。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二零零七年到二零零八年期间的“贵州习水嫖宿幼女案”。该案中,中共政府官员多次参与强奸了众多的女童,可司法审判中却定罪为“嫖宿幼女罪”。直到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共才在各种谩骂声中终止了这条恶法。

心怀真善忍,中国儿童才有安全和未来

在功利当道、崇尚斗争、充满仇恨的环境下,中国的儿童会培养出什么样的价值观呢?会形塑出一个怎样的社会和国家?只要是希望中国未来更美好的每一个人,都必须重视且深思这个课题。在红魔当道,人们失去了对神佛的正信的炼狱环境下,对于孩子的教育,该如何自处呢?

首先,必须尽其可能,帮助孩子远离反自然、反人性的党文化,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学习尊重自然、尊重生命、尊重人的善性和思想自由。

其次,家长要学习如何给孩子创造良好的成长和学习环境。其实,凡事不走极端,用真、善、忍来衡量如何取中,就能找到教育孩子的最好标准与尺度。

大家是否知道,虽然法轮功受到中共残忍打压二十二年,但在世界各地,修炼法轮功而受益的人仍然不计其数?他们为什么坚持?因为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能指导人如何保存人的善良本性、提升道德、维护身心健康,在人生中不迷失方向、不损害自己的福德。

在真善忍指导下受益的老师、学生、教授们,在明慧网上分享了很多亲身实例,为了家庭与孩子,也为了您自己,参照这些案例来教育小孩,挣脱红魔灌输的仇恨与功利观念,才可能有光明的未来与希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