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工作中修炼提高 在提高中做好工作

更新: 2021年07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二零一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几年后参与了明慧某语种的协调工作。我想和大家分享修炼路上遇到的考验和我在其中的体悟。

突破学法看不到更高法理的状态

我已经修炼几年了,感觉这几年时间很长,因为我开始修炼的时候,从没想过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这里非常感激师父的加持和鼓励。然而随着修炼时间越来越长,我有段时间却感觉我读《转法轮》看不到更高的法理了。读法对我来说,似乎成了每日必做的功课,而我,却只是在读表面的字句,却看不到更深的内涵。

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对。我很想突破,却怎么也突破不了。有一次我再一次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转法轮》中的一段讲法突然打到我头脑中来。

师父说:“那么我们凡是炼功时冲不过去关、气下不来时,我们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误在哪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应该提高提高心性了!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看它就能下来。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1]

我悟到,只有提高心性的时候,才能整体提高。我知道去掉执著心是我们修炼的主要内容。那么为什么我对《转法轮》没有更深的体悟,为什么我不能看到更深的法理呢?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我误在一个层次中太长时间了。或者说,实际上我在那个层次中根本没有修去本该去掉的执著?

那么是什么阻碍了我,让我意识不到那些还没有去掉的执著呢?我记得我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对修炼是那么的劲头十足。那时我不停的发现自己的执著心,努力去掉它们,然后不断在修炼中提高。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却越来越难发现自己的执著心。

当我向内找,想发现是什么导致了我这种状态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不知不觉中滋生了一种错误的认识。这种观念悄悄的产生,所以很难察觉。我悟到这种观念就是一种傲慢。

这种傲慢是怎么形成的呢?随着这些年的修炼,我认为我应该没有大的执著了,所以在遇到一些考验的时候,我并没有去找让我动心的背后的执著心。因为我感觉如果我找到执著心了,那不就是承认我过去没有向内找了吗?换句话说,这就是在说我过去这些年不都是白修了吗?所以我就一直停留在这个层次之中,不能发现这一层次中我该去掉的执著。

我意识到有时一个修炼的人需要更加的谦逊和谦卑,这样经过多年修炼之后,还能向内找,找出自己的不足和执著。我希望这个体悟能帮我在修炼中升华上来,使我学法时能看到更高的法理。

去掉对时间的执著

从我修炼一开始,我就感觉到“快结束”了。其实我修炼前就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在我这些年的修炼之中如影相随。有时这种感觉对我有促進作用,而有时则在我修炼的路上制造障碍。

师父说:“师父讲这些就是告诉大家,我们今天都走到最后一步了。我可以明确的跟你们讲,师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结束迫害,(众热烈鼓掌)前后二十年。虽然最后旧势力插手了改变了一些事,但是烧炉子的煤都没了,这个火候也不够了,这事也就快结束了,所以大家更得做好。”[2]

当我听到师父这样讲时,我那种快结束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这种感觉开始形成了一种执著,并且开始在我修炼和讲真相的路上制造麻烦。

法会不久,明慧网发表了英文新书《明慧报告: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迫害二十年》。我们翻译组决定把这个报告翻译成本国语言。因为我感觉快结束了,所以我决定要尽快把这个报告翻译出来。

这种对时间的执著使我的编辑工作匆忙而肤浅。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赶在法正人间之前把报告翻译完,所以对一些细节没有在意。我们非常快的完成了翻译和编辑工作,并且很快就准备印刷。当有一位同修问我需不需要她帮忙再校对一遍的时候,我说,不必了,我们很快就要印刷了。

为了把这份报告印刷成书,我需要找到一些愿意资助印刷的同修。我分别询问了两位通常为我们的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的同修,但我很久都没有得到答复。这很奇怪,因为他们通常都会很快答复我。那段时间很是煎熬,因为报告已经准备好印刷,可是资金不到位,印刷不了。我想,可惜我自己没有更多的钱,否则我就可以自己印刷了。

在这期间,我开始帮助其它媒体做编辑。我本以为我有很好的编辑能力,但在接受了培训后,我意识到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我看到我在检查文本时很肤浅,没有足够的关注细节。

后来我读了一篇题为《不要执著预言 不要徒增遗憾》的明慧交流文章,这让我在一定成度上去掉了一些对时间的执著。我平时喜欢看预言文章,也喜欢看同修对正法时间结束的交流。在这篇文章中,提到了另一位同修看到的一些关于正法可能在某日结束的说法。

读完这篇文章后,我觉得正法何时结束并不重要了。此外,我觉得我已经没有了对时间的执著,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正常生活了。我的心变得平静了。有那么多的预言,但所有的预测都不准了。也许这些新的预言会成为现实,也许不会。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觉得我已经不那么执著于时间了。

这时,一位同修对我说,她认为明慧网的报告应该再检查一次。这一次我同意了。如果我们想唤醒社会精英中的政要的良知,我们应该给他们一份高质量的报告。巧合的是,当我同意再次编辑这份报告之后,很快,一位通常为我们的报告提供资金帮助的同修与我联系,说他有资金来印刷明慧网的报告了。我听后很高兴,但回答说我要再等等,因为我要用我提高了的编辑能力再次彻底检查一次这份报告。

先保证修炼和炼功

从修炼一开始,我就不能做到每天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我总是把讲真相看的比炼功更重要。后来这个想法发展到了如果我炼功超过一小时,我就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而这些时间可以更好的用于讲真相。

我心里明白这种状态是不正确的,但我一直在说,我会突破的。不知怎的,我却一直没能突破。我认为,如果法轮一直在炼我们,在我们提升心性后把德演变为功,那为什么还要每天炼功呢?每天炼功不到两小时,不也就足够加强这个机制了吗?在这种想法作用下,早上我宁愿花更多的时间在翻译和其它讲真相的活动上,而不是炼完五套功法。

师父说:“我想哪,作为修炼的人,你们还是应该把大法摆在第一位的,但是你也要做好你的工作,你要尽量去做好,至于说怎样摆,具体的还得你自己来安排。你说我太忙了就不看书了,那就等于是不修了,我就完全投入到工作中去了,那你就是常人了。只是摆不好这些关系?那你就安排好嘛,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其实我在《转法轮》中已讲的很清楚了。学好法,修炼中绝不会影响你什么,反而工作起来、学习起来事半功倍。”[3]

从这段讲法,我明白了学法能帮助修炼者做到事半功倍。我还明白,这也包括炼功,因为炼功也是法轮大法修炼的一个组成部份。而只有当我们先成为真正的修炼者,我们在大法项目中的工作才会带来美好的结果,才能救度众生。否则,我们的工作影响力就会低,我们更容易受到干扰,最后我们所做的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救度众生的效果。

我目前还是很难做到每天全部功法都炼完,因为我这种想多做事的执著还没有完全去干净。另外,我有时也会懒惰。但我曾经坚持了一段时间每天多炼功。那段时间我觉得我的心更平静,注意力更集中,精力更充沛,工作时更有创造力。所有这些都有助于我在讲真相项目上做得更好。另外,炼功后,我发现我更能认清考验的背后是什么因素在起作用,这些考验是针对什么样的根本执著来的,这对我的修炼很有好处。

层次有限,有什么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