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坚持、用心、实修、提高

——在寂寞的项目中踏踏实实的修炼

更新: 2021年07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从二零零五年秋季参加英文明慧网的翻译,至今已将近十六年了。第一次听到这个项目,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碰到一位本人根本不做明慧的外地同修,聊了几句,他就主动对我说,“你应该去参加英文明慧的翻译。你有中文写作经验,英文还是科班出身,那就是你应该做的。”不久就遇到一位参与明慧英文翻译的外地同修,就这样看似偶然的参加英文明慧翻译组了。这正像师父说的:“其实你所学的也是你有这样的愿望,当初给你这样的安排,因为在证实法中需要,仅此而已。”[1]

放下自我和私,踏踏实实完成自己的使命

由于明慧网站是个特殊的网站,所以对安全保密的要求特别高,参加这个项目的学员必须保持低调并且严格保密,项目组的同修们之间不能有任何联系,互相都不知道彼此是谁,在哪个国家,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甚至在开会的时候都只能用笔名。十五年来,我只和三位项目里的同修有过接触,只因为他们前后是我组里的协调人。因此,平时修炼中,或者在这个项目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关难,好象都没有人可以去说,也没有可以被理解和交流的地方,都得自己去思考、去面对、去解决。长年累月的,这种工作方式和要求就成了一种特殊的考验、魔炼,那就是孤独和寂寞。在本地,同修经常会问彼此的项目,我只能避而不谈,因此有时甚至在本地同修中带来误解、隔绝,甚至压力。

一年两年,没觉的什么,可是十几年下来,有好几次我觉的非常非常的孤单。我不知道我的付出在正法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我问自己为什么要做明慧翻译,做明慧翻译的意义是什么。我有时真想换一个项目做,到一个至少知道一起参与的同修是谁,或者我即使不知道同修是谁、也能和大家交流的项目中去。

这样的起伏有过几次,最后都出于对项目有始有终,要负责的想法留了下来。但是真正把心安定下来是悟到了想离开这个项目背后的执著心,并且去掉这些执著心的时候。

我悟到寂寞心也是一种难以察觉的,消磨修炼人意志的心。觉的寂寞,恰恰是心静不下来的表现。觉的没有人可以交流的心,也是一种向外求的心,就想听别人怎么修的,想在修炼上走捷径,这个想法的背后就是不愿意向内找,或者是自己不想过关,期待着谁能痛痛快快的告诉我哪件事该怎么做,我就照着做就行了。但是修炼不是搭顺风车,更没有榜样可学。而且更深一层看,想通过和同修交流来激励自己更精進,这个想法本身就不是正念,因为这不是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从而达到对师父的正信。师父早已告诉我们说:“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的心性如何去提高了。”[2]其实师父把生活,工作,和社会中可能遇到的方方面面的事情怎么做早就告诉我们了,就看自己想不想去学法,能不能把法学進去,想不想遵照这个法去做的问题。

另一方面,无论自己遇到什么困难,都一定是我们自己的心所反映出来的。当个别同修刨根问底非要问我参与的项目时,那不是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吗?越是怕被问,越是遇到好奇心重的学员,越是被问。同时也暴露出自己求名的心,求被认可的心,当自己说不出在做什么项目时,个别同修鄙视的态度,尖刻的语言,真是让自己难受的剜心透骨。后来我悟到,不是我真正的自己难受,是那个保护自己的心,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在难受。当我悟到这一点后,这种被追问,被指责甚至被鄙视的情景就再也没有出现了。

我也经常想到大陆那些资料点的同修,要说项目的机械和枯燥,要说低调和保密,没有谁能比得上他们的承受,更何况他们的路稍有偏差,还会面临生死的考验。相比之下,我们这点苦简直就什么也不是了。

转变义工心态,投入更多时间翻译

很长时间,我都是在一周一两篇的速度翻译。我觉的这个速度已经是我所能做的极限了,因为我的常人工作很忙,周末往往都出去参加其他的洪法炼功活动,每年的推广神韵期间更是经常去外地贴海报,挂门把。所以尽管我很想多做一点,但是很长时间,不论这个愿望怎么强烈,都不能突破。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非常努力的拔着自己头发想飞起来却怎么也飞不起来一样。

我悟到,如果没有法的力量,靠一个想精進的想法,是提高不上去的,只有法才能改变自己,彻底改变修炼状态。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

于是我开始背法,在背法之中,每天慈悲的师父都会展现给我不同的法理。我的修炼状态也飞快的不断突破。这个停滞的状态终于在背法中突破了。

我首先突破了没有时间的问题。我在常人中有一份在主流社会里的高级管理工作。不知不觉中形成了自己都意识不到的事业心。在这种事业心的驱使下,我每样常人工作都很想又快又好的做完,结果形成了恶性循环,工作量越来越大,加班成了家常便饭。每天回到家里都很晚,午夜发正念前能勉强保证学法,炼功就不错了,在这种情况下,想多做翻译根本不可能。

我意识到自己的事业心之后,开始去掉这个心,并且求师父,向师父的法像表达了我想放弃事业心、要多点时间做救人的事情的愿望。师父看到了弟子这颗心,很快安排一个中介公司找到我,提供了一个只有十个人的小公司的职位。当然考验也来了,同时也有更大的公司,更好的职位找上门来。面对两种截然不同的职业发展,我动摇过,而且狡猾的事业心不想被灭掉,还在想,我在更高的职位上,能接触更多的上流社会和主流社会的人,可以更好的证实法,更好的推广神韵,更好的讲真相呀。而我知道,更高的职位,更大的公司更多的职责,必然涉及到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这样很难在个人修炼上,和在明慧网的翻译项目上有一个突破。就这样,我辞谢了公司的百般挽留,来到一家小公司工作。

将近两年过去了,我很高兴当时做了正确的选择。我现在的工作的确轻松很多,而且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规定,那就是除非特殊情况,一定准时下班,这样,我每天基本上多出了两个小时来做翻译了。

我发现,越是精進,就越容易走出魔难。比如说我以前经常在有限的时间里,是翻译呢还是炼功呢之间纠结。后来一个同修说,她从来不占用午夜前和早上发完正念的时间炼功,因为大好时间是要用来救人的。我想,听到了就不是偶然的,所以当天我就改变了休息时间,把每天的五套功法改成发完晚上的正念之后,或者早起上班前全部炼完。这样翻译的时间就更多了。

同时,我也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学法时间来参加翻译组的集体学法。我发现参加每天的小组学法对我很有促進,我不再有没有归属的感觉,也每天都更加觉的翻译就是我的使命。

修好自己才能做好翻译

无论做哪个项目,修炼状态会反映到项目中来,翻译也是这样。翻译项目做起来很容易落入机械的重复:领任务,翻译,交稿,然后再领任务,再翻译,再交稿。如果心不在修炼状态,时间长了,那么这个过程就成为了一个按部就班的、重复的、机械的做事。而突破这一点,需要时时刻刻都记得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只要自己想真正的修炼,在这个不和其他同修接触的项目中,该去的心,一颗心都跑不了。

比如说有时候会遇到一些在我看来啰啰嗦嗦、什么不必要的细节都写進去的文章。有的文章词不达意,逻辑不通,读好几遍才能明白作者到底想说什么;有的文章里面有明显的对时间的执著,或者是说自己整天捧着手机看又不改的;有的报道用党文化的词,或者拍出来的炼功照片形像很不好。每当看到这些文章或报道,我的负面想法就都出来了,常常边抱怨边翻译。很长一段时间,这种挑剔别人、看不上别人的心都形成了自然,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举例说,有次我翻译一篇很短的文章,这位同修当时状态不好,正在努力突破,可是我当时除了他说自己状态不好这句我看懂了之外,我反复看也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短短一页纸却几天下来交不了活。我的急躁心,不满的心越来越厉害,甚至想让协调人给我换篇文章。后来勉强挤牙膏一样翻译出来了,自己都不敢去看西人同修改过的翻译,后来终于鼓起勇气看了,真是满篇都是修改。我悟到,这是要修自己的时候了。

我知道看不起别人就是嫉妒心,也意识到自己的这种看不上别人的心,已经形成了自然。我自己也很想去掉这些心,但好象总也去不掉。通过背法我意识到,不是去不掉,是自己根本就没有去消掉这些心。仅仅停留在意识到有什么执著心,心里想提高是不够的,仅仅背法或者学法的时候心态好也是不够的,哪个弟子不想提高,哪个弟子学法的时候心态不好啊?关键是要真正的做到向内找,有意识的去掉那些心才是真修炼。想想看,挑剔别人,别人修好了自己又怎样呢,别人做好了自己又怎样呢?其实所有自己看不上的不都是为了暴露出自己的执著心,能让自己提高吗?

我悟到看不上别人、妒嫉心又和“自我”联系着。因为自以为是,所以看不到别人的优点,不能善意的理解别人宽容别人。再往下找,发现这不就是旧宇宙为私的特性在自己身上的反映吗?旧势力不就是出于为私,才对众生,对大法弟子進行破坏式的检验吗?我如果去不掉这种骨子里带的私和自我,那就被旧势力制约着,又怎么能成为新宇宙的生命呢?

意识到了这些,我能理解到师父说的修好自己的前提,修好自己才能做好救人的事情。我渐渐的学会了抓住一思一念,每个念头一出来,都抓住它,看看这念头在不在法上如果不在法上,是什么心在背后。渐渐的,我就能识别出不在法上的观念和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执著心,辨别出这些假我,排斥它们,抑制它们,不随着这些不好的念头想下去,渐渐修去它们。

当自己的心在法上,一心就是想把同修正悟到的法理,对师尊的感恩分享给西人同修,或者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的时候,我经常一边翻译一边被恩师的慈悲呵护而感动的落泪。在这种心态下,翻译出来的文章又快又好,改动很少。而状态不好,比如别别扭扭嫌弃同修写的不好了等等这些时候,脑子就象短路一样,绞尽脑汁也没有智慧,只能逐字逐句硬翻,做的就又慢又差。

在这个翻译项目中还去掉了我另一个向外看,严格要求别人的心。我在明慧翻译组这将近十六年来只接触过三位同修,前后是我的小组协调人。我在他们身上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了善的力量,也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了只有纯善的力量才能改变人。这么多年来,我懈怠的时候,急躁的时候,犯错的时候,有时想,“这下要挨骂了。”或者想,“这次肯定要挨批了。”但是,每次当我准备挨批评的时候,从他们那里听到都是宽容,是理解,是鼓励。每次收到这几位同修的邮件,我都很惊讶,很感动,也义无反顾的坚定的留在了这个项目。

有一天我问自己,为什么他们说话做事的方式令我惊讶。这是因为如果我是他们,我是不会这样去处理问题的。那我会怎么处理问题呢?我会用我认为对的标准去要求别人,别人达不到要求我就会“义正词严”的批评。而且这几个同修从来不用反问句,比如说,“你难道不知道怎样怎样吗?”“不是告诉你了什么吗?”“你怎么又这样了?”等等等等。而这些话都是我养成了习惯,出口就来的。他们说话都不紧不慢,温温和和,让我觉的这就是修炼的人。通过他们的言行,我也在不断对照着自己比学比修,并且有意识的改变党文化的那种指责批评的说话方式,那种咄咄逼人的语气,在言行上也注意去掉这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和党文化的因素。当渐渐做到这点的时候,我的心态变得很平静,翻译的效率也更高了。

此外,当逐渐的去掉各种执著心的时候,我的自我越来越少,随着修去自我,就越来越能配合,越来越能为其他同修考虑、整个项目考虑。我开始认真看注意事项,也开始自觉的先通读几遍,看看文章的读者应该是什么人,然后再开始翻译。如果觉的文章的读者是世人的话,怎么把同修说的高层次的法理,和一些超常的现象,改写成不修炼的西人能理解的语言,让这些众人认识到大法的美好?如果翻译报道,我就尽可能先看一两篇类似的报道,看看已经发表过的文章,是怎么表达的,然后再动手翻译。翻译完之后,我不再有那种终于可以交作业的心态,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交稿,而是把自己做为读者,交稿之前,再读至少两遍,看看整体读下来读者能不能理解,有没有更好的表达方式。

我也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心急,说话快,走路快,着急做事,手比脑子还快。这种习惯也反映到翻译中来,我以前为了赶时间,都是拿来就写。工作流程介绍和注意事项,只是走马观花看看,结果当然是不过脑子,经常出现一些常识性的错误。浪费了下一个流程同修大量的时间改基本格式。这个急躁的物质,我现在还没有完全去掉,有时候为了赶在发正念之前交稿子,还会匆忙之中犯错。结果这种着急赶着交的稿子,毫无例外,要么漏了什么,要么忘记检查格式,有一次居然把文章都传错了,不但没有节省下时间,还浪费了协调同修的更多的精力。我意识到这些都是党文化中形成的急于求成的、急功近利的心,一颗浮躁的心。我会在今后注意修去这些不好的物质,以更加平和踏实的心态做好翻译。

提高业务水平

我自己是科班出身的学英语语言文学的,又有几年在中文媒体写作的坚实经验,中英文基础都相当的好。在翻译质量上本应该做的更好,但是我的翻译质量很长时间没有提高,或者说,我也根本没有在意过我的翻译水平到底有没有提高。因为我自己觉的我已经很努力了呀,协调同修布置的文章,不论多么紧急,我可以不上班,不吃饭,不睡觉,克服一切困难按时或者提前完成。至于翻译质量,我觉的这个水平也不是我想提高就能提高的,反正尽力了,质量问题就不在我的控制之中了。

可是当我在修炼上有所提高之后,当我逐渐用更高的标准拷问自己的时候。比如说,当正法结束的时候,面对师尊,我能不能问心无愧的对师尊说,自己已经做了能做了的时候。我竟不敢再说我已经尽了自己的全力了。因为我悟到在提高业务水平这方面我一直都没有修。我没有,也不愿意在常人层面上多花一点时间和努力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我没有认真的读西人同修修改过的文章,没有去逐句对照到底哪里没有翻译好。也很少去看英文明慧网,都是临时不会翻了,赶快跑去查资料。其实如果我能每天认真的读哪怕一篇英文明慧的文章,每次都认真看改过的文章,日积月累,翻译水平早就不是原地踏步了。

我意识到不愿意花时间提高翻译水平的想法还是出于私,还是出于自我。我也悟到翻译质量也涉及到一个有没有替修改同修着想的为他的心,自己做的好,自然就能节省下一个流程同修的大量的时间,也就整体节省了大法弟子的资源和时间,能让文章更快的出来,让其他语种的同修更快的开始他们的翻译,也能使其他同修有更多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共同修好自己,把项目做好。

在这里,也想提醒在其他项目里的同修,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反正我做完了,他们爱怎么改怎么改。”我也听到很多其它项目的同修说自己是来修炼的,没时间去提高专业知识。但其实这也体现了对项目的不负责和自己的懒惰。真正想把项目做好,只要用心想学,花些时间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是磨刀不误砍柴工的。师父就会给我们智慧,我们真的就能在最短的时间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我们的项目也才会做好。

受益于翻译项目

在这些年的翻译项目中,我多年来已经成了每天看中文明慧网的习惯。尤其是同修的各种修炼体会,我都是很认真的看。每天上明慧网就好象每天参加法会或者每天参加集体学法一样,可以从同修的心得体会交流中得到启发,收获不少。十几年下来,这个习惯对自己的修炼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看到同修们怎么在生与死之间的病业假相干扰中走出魔难,怎么明明白白的失去钱财、工作甚至房子;怎么在遭受委屈的情况下无条件向内找,怎么背法,怎么突破困,怎么走出情的纠缠。我看到同修们在种种剜心透骨的挣扎中,无一不是靠着师尊的法,坚定正信之后走过来的。我读这些交流时,仿佛就在同修的身旁,和同修一起见证了什么是正念,什么是正行,什么是正念正行中展现出来的师恩浩荡。

很多时候,我所过的关,也都恰好正是我的翻译作业所提到的。同修文章中引用的师尊讲法,也恰好都是有针对性的指出我问题的讲法。慈悲的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管着弟子们。这使我在消沉的时候,能够坚定正念,不被不好的观念打败。遇到魔难的时候,都努力的像同修那样一次一次爬起来,背着师尊的法,鼓足力量,跟着师父的指引,走出关难。

结语

回首走过的十几年里,摔摔打打,留下了很多没有做好而留下的遗憾,同时也更加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论弟子做的怎么不好,师尊都只看弟子想做好的那一点善念而看护着弟子,做的好的时候鼓励,做的不好提醒,不悟的时候再三点化,一路拉扯着弟子走在神的路上。

在这里,我也想借这个机会感谢中文明慧和所有其它明慧语种同修的付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询问和麻烦,做明慧的同修不能象其他同修一样在所在地区与大家交流和分享修炼体会。中文明慧的同修承受着更大的压力,尤其是每到各个节日和纪念日,海量的来自世界各地以及中国大陆各个地区的大法弟子的祝贺、交流和报道都汇集到他们那里,可以想像这些同修们都是怎样不分日夜的整理,汇集和发表这些文章的。

只有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才能使明慧网的同修们克服外来的压力和魔难,十年,二十年,在长年的看不到头的寂寞和孤独中、在最默默无闻的项目中,一天天的走过来。谨以此文,与同修们共勉,让我们互相提醒,比学比修,不负师恩。无论今后的路还有多长,让我们一起奋力精進,以报恩师的慈悲苦度。

再次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二零二一年明慧法会交流选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