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岁大法弟子:神念战胜人念 走出魔难

更新: 2021年07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九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三年了,今年八十八岁。在维护法,证实法,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上,我义无反顾。现将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历难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晚上九点多钟,我正在阅读明慧网的交流文章,忽然感到一股凶猛的力量直朝我的大脑袭来,层层深入,欲置我致昏迷之地。我马上警醒:不允许谁把我骗走。

我请师父救我。我背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并高声念出发正念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2]在我身旁正学法的儿子也迅速与我一道立掌发正念。

我感到全身被困,说不出的痛苦、难受。然后大汗淋漓,似要虚脱。我挣扎着,就想着谁也不配来迫害我。我恳请师父救我。大约十多分钟后,我吐出的、拉出的都是黑色的血块。但是我们母子俩都不惊不怕。

打坐的时间到了,我和儿子打了坐。之后,我感到似乎有个东西想来侵害我。我尽力的排斥它、清除它。我让儿子睡在我的邻屋,开着门,给我壮胆。

第二天醒来,我全身虚弱。但我想:“我要正念闯关,什么妖魔鬼怪的阴谋也不能让它得逞。我要象同修一样,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我照常炼功。可是到抱轮的时候,我浑身难受,我不管它。我坚定正念闯关!大约抱到五十多分钟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摔倒在地。

我马上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的在太原办班时那位老太太过马路遭车撞时的正念,我也坚定的想着:“我没有事!”

儿子赶过来,把我扶起。我真的没事。我感到裤子是湿的,一看,竟然又流出了许多黑色的血块!我对儿子说:“太感谢师父了!”我感恩师父在把这些污浊的业力推出我的体外。

二十多年来,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有惊无险的走了过来。可是我发现,在这次过关中,我怎么异乎寻常的一阵阵的感到毛骨悚然,隐约间觉的有坏东西朝我过来,想要侵害我,破坏我的修炼。在那十多天内,这种情景出现过好几次。

每当这种恐惧袭来时,我喊着自己的名字,用手掐自己的身体,呼唤我的主意识要清醒,让修好的那一面赶快过来正法;并叫儿子快过来发正念。我们俩当即盘腿立掌,念师父的法:“疾风电掣上九霄 雷霆万钧比天高 横扫穹宇无尽处 败类异物一并消”[3]。念发正念口诀。反复多次,明显感到打退了邪恶的進攻。

我断定,这么凶猛的关难,一定是自己的心不正招来了邪魔。仔细向内找,我看清了它的前因。

二、不正的人心

就在前两个月,我得知Y同修在两天前突然离世。我赶到她家,她丈夫说:她只是在当天上午感到身体不适,想吐。他们一家三口当即发正念清除邪恶。中午时,Y同修已有好转,还吃了饭。不料到了下午,Y同修竟然离世了。

自打知道这件事之后,我未能在法上严肃对待,动了人情,非常悲伤。牛奶煮沸溢出都不知,有点发呆。Y同修大约六十五岁,是九九年七·二零前开始修炼的老大法弟子。她的丈夫、女儿一家三口都修炼。三个人加起来,竟先后在邪恶黑牢里被迫害达三十年之久。他们也是我们本地同修的好协调人。

我是在二零一零年左右才和他们有交往,亲眼目睹了他们一家的悲欢离合。这么一个历经各种考验的大法弟子,怎么如此轻易的就被取走了生命?她真是圆满了吗?这会是师父安排的吗?这样的圆满形式,对当前的正法、救度众生起的是什么样的作用?怎么分辨不清,跟魔走了?当时她身边有几个同修,为什么阻止不了?后来,我忽然冒出一念:我比她年龄大许多,我都八十八岁了,我会不会也象她一样,突然死掉了?就这不正的一念,使旧势力有了迫害我的借口。

三、病业的魔炼

我虽然正念闯过了邪恶妄图来取命的险关,恐惧感不再出现了,但接下来的数月内,邪恶并不甘心,使我的身体先后出现多次的剧痛。先是右腿,后是右肋、后背,换着部位的剧痛,象被刀刮、象触电、象被强力击打。每个部位的疼痛好象都要持续十来天。再后来是胃痛,整个前胸疼、发胀,胀的甚至压迫上呼吸道,好象气都快呼不出来了。吃饭时,也噎得好象食道管打了结儿一样,差点憋死!

剧痛过后,又是头晕、出汗、乏力等等。以前走路生风的狀态不见了,现在是头重脚轻。还有持续了很长时间的常人所谓的低血糖狀态。种种身体的痛苦没完没了。还有一次,是没有间歇的腹泻,可能一天在几十次以上,持续了两、三天。这次,正碰上了应该集体学法的时间,我实在无法坚持,只好告知同修我去不了了。同修电话中和我说:“排出来是好事!”没想到这样的一句话,对正闯关的我是莫大的鼓舞!

在这持续数月的肉身的种种痛苦中,完全是师父关于吃苦、消业的法理在给我引路。我有时对儿子诉苦:“哎呀,我太难受了!”每次他都从容不迫的告诉我:“坚信不动。”每听到这句话时,我都感到全身一震,信心倍增。

师父说:“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4]。我就按照师父教导的“精進正悟”走下去!“忍苦精進去执著”[5]。

整个闯关中我很明白:我身体上出现的种种痛苦,是我修炼中要过的关,是师父利用它来提高我的心性,坚定我的正念,是师父给我消业,使我的身体净化、再净化。我只要保证在法上修,提高心性,去掉执著,不走偏半步,旧势力就沾不上我的边,我就能得到师父的保护和加持。

四、悟道

我每天静心学法,背《转法轮》,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学师父在各地的讲法。也看《明慧周刊》上刊载的同修的交流文章和闯关心得。我明显感到这次闯关比以往困难,过去闯关的时候,我正念很强,没有多少负面的思维冒出来。所以无论是病业、或是面对警察等等,都能奇迹般的得到师父的加持,有惊无险的闯了过来。

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思想业力、负面思维经常兴风作浪。那个早在二零零零年初毅然走出来证实大法时就已坦然放下的生死之念,以及对相依为命的儿子的情,居然又重现心头。我明显感到自己在修炼早期的那种战胜邪恶和一切困难的勇气减弱了。安于现状,不求進取的暮气滋生了;怕困难、怕被迫害的自私心增长了。

也想着今后出去讲真相也要“稳着点儿了”,我好不容易平稳的走到今天。再说过去也算精進,现在少做点儿,不要出事!加上身体上出现的种种难受,就使我在二零一八年下半年对救度众生的事怠惰了,我的修炼状态走到岔道上了!

“不行,不行!”我迅速下定决心:我决不能放任自己,我决不能让旧势力抓到可乘之机,我绝不能辜负师父对我的苦度。人的元神是不灭的,如果错失了珍贵的正法修炼机缘,将造成自己未来生命永远的痛苦,无边的悔恨!我必须振作起来,改变现状。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传来了武汉因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封城的消息。很多世人处于危难之中,我悟到应该加大救人的力度。我走到街上,走到菜市场,亲切的告诉世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可以躲避瘟疫。”人们欣然接受,并真诚感谢。我微笑着,但又很心酸,我看众生都苦!

我归正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了,我的内心又感到一片光明,精進不怠的状态又回来了,为私为我的常人之心被佛性所取代。我提高上来了,旧势力的病业迫害失败了。

是大法解开了我如下的心结:

1、我用常人的观念对待Y同修的去世,让旧势力抓到了迫害的借口。早在二零一五年师父在讲法中就已开示我们:“你们就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修炼,你说你自己不能严肃对待,真的是非常危险。甚至于不管我们有的学员有没有执着,它挑选一个人,觉的对这一个地区的人有考验,对别人的心性提高、信念有考验,它会把这个修炼人弄死,让这个大法弟子早走,动摇着其他人的心。那这样做看起来是不对的,但整体上它是占理的,因为你们这么大一批的修炼人,不考验、不用根本的考验能行吗?所以它是占理的,所以对你们来讲真的是非常的严肃。”[6]可悲的是我在二零一九年还中了旧势力的奸计,险些失去了生命。

2、对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一法理,不仅要在思想上彻底明白,还要在行动上真正做到。师父说:“每个生命的路都是很复杂的,遇到的情况也是复杂的。在最关键的时刻,能走过来、不能走过来在两可之间的时候,做不好就会失去生命,做好了就闯过来了。”[7]

3、我放下了怕老、怕死的人的观念。师父讲过:“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8]

我悟到,只要深信大法是性命双修,一边修炼,一边延寿,就不会怕老、怕死。其实,我开始修炼大法时已经六十六岁了。我从小学到大学刻苦读书。之后,抱着一顆报效祖国的赤诚之心,参军、转业、工作到离休,一生为假理不惜付出一切。

垂暮之年,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了悟了人生真谛,精神焕发。我决心跟随师父一修到底。我知道年岁大更要精進,所以至今我虽已年近九十岁,仍耳聪目明,记忆良好,行动自如。讲真相中世人无不惊异于我的仪表风度与年龄的不符。只要我真修,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何况,老与死是修炼人要去的根本执著。

4、师父开示:“今天大法弟子能够走到最后那一步,就是开创了人成神之路,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的。”[9]

师父给我们开创了宇宙中从未有过的修炼路。原来的修炼人历尽千辛万苦,最后修成的都是副元神。今天,师父开创了人成神的路,用人间的语言无法表达我对师父拯救人类的洪大慈悲的感恩之情。

我羞愧的看到自己固有的那些人心和人的情,是何等的渺小和肮脏。我当即把闯关的出发点升华到:自己要修炼到最后一步,这是在走师父所要的人成神之路。保住人身,方能在人间证实大法,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

闯关的基点由为我为私转变成为他的高尚目地,法轮大法的威力使我获得了战胜一切困难痛苦的强动力。心性提高上来了,身体上的不正确狀态消失了,迫害我的邪恶被大法的威力清除了。

结语

反思这段闯关过程中的不足:是由于平时学法不深,致使心性提高缓慢,过程拖的太长,耽误了宝贵的救人时间。去人心,仍有拖泥带水之处,如显示心、自以为是、小看他人等人心都没有修去,只愿和看得上的同修交流等等。

现在我明白了:闯关的过程,就是神念战胜人念的过程。所依靠的全是平时学法、实修中积累升华得到的正念。

我决心找回自己修炼初期的那种劲头,奋起直追。紧紧把握住当前这极其珍贵的正法修炼机缘,加紧努力学法修心,使自己也能走出人,做好三件事。用神的正念走好后面的修炼路,报答师父的浩荡佛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正念〉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精進正悟〉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登泰山〉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