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向内找 修去感到委屈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一日】我从小性格内向,自尊心强,爱面子,心里承受能力很差,谁要说我两句或受点委屈,就受不了,眼泪马上就要掉下来。修炼后,有所改变,几乎很少掉泪了,但矛盾突然出现,刺激自己那颗心时,还是含泪而忍。

每次看同修的交流文章,特别是同修在大的关难面前,或被指责冤枉的时候能坦然面对,表现出来的大善大忍的胸怀,常常令我感动。

师父讲:“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

可我修炼二十多年了,还在常人的层次上打转,修不出炼功人的大忍之心。

记得几年前,我娘家弟弟一家到外地打工,让我去老家给他看家。我弟弟有六亩多地,让我给他种。我哥家有十亩多地,我哥家侄子上班,哥哥也不在家,地里的活我和我侄媳妇两个人合伙干。

到了秋天,收苞米,我姑娘和我姑爷来帮我收回一块地上的苞米,就回去了。然后,我就帮我侄媳妇收她家的。她家十多亩地全部收完,我侄媳妇忙她家大棚活去了。我剩下一块地,只好自己扒。

扒完苞米,我心想:我侄儿上班,离家近,家有三轮车,趁早晚功夫就能给我拉回来。没想到,我侄媳妇非得让我给我姑爷打电话,让他来给我拉苞米。我一想,我姑爷离我娘家七、八十里路,为两车苞米跑个来回,还不够油钱的,在娘家门口,这点活还找他?!觉的很没面子。我说,自己花钱雇车拉。我侄媳妇说什么也不干,我自己花钱雇车都不行,心里那个委屈啊,眼泪止不住的流,怎么也控制不住。

还有一件事,我给大姨同修当保姆。前年的一天,大姨家要来客人,大姨给我拿一百元钱,让我到早市买五十元的排骨,剩下的钱买菜。到早市,我看好了一块排骨,卖肉的问我这块行不行?我说行,我买五十元钱的,我说了两遍。他把一大块排骨全部剁成了小块,一称三百多元,我说不买那么多。卖肉的很不高兴,挑出去一半,一称还一百六十多。我说给别人买,就拿一百元,剩下的钱还得买菜,卖肉的一听,就急了,大声吵吵:不全买,为啥不早说?我都剁完了。我说,我已经说了两遍,你可能没听见。卖肉的人大声的问周围的人:你们谁听见了?你这老太太可真糟践人,还说了几句不好听的。

这突如其来的矛盾,我有点发懵。我愣愣的站在那里,周围的人都往我这边看,我感到浑身的不自在,每一分,每一秒都不知道怎么过。那卖肉的数落够了,又把秤里的排骨往外挑,好的一块也没有了,剩下一称,九十元,我付了钱,强忍着眼泪往回走。心想回家跟大姨没法交代,我多花了钱,没买着好的,计划买的菜也没买回来。回家跟大姨说这事,还是没忍住,掉了眼泪。

当然,在这二十多年的修炼中,不止这两件事,很多次还是含泪而忍,不能坦然面对。

师父讲:“要慈悲的对待一切人,遇到任何问题都找自己的原因。哪怕别人骂了我们,打了我们,我们都找找自己,是不是自己哪个地方不对了造成的。这能找到矛盾的根本原因,也是去掉为私、为我执著的最好办法。把心放大到原谅你个人修炼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谅你的敌人。是因为,你所说的敌人是人所划分的敌人,是人为利益而划分的,而不是神的行为。”[2]

学师父这段法,我向内找,终于找到了委屈心迟迟不去的根本原因是私和我。原来总以为自己受到了伤害,利益受到损失,是别人冤枉了自己,面子上过不去,总是考虑自己的感受。

找到了根子上的问题,我转变了观念,站在为他的角度思考问题,看到了众生都苦。我感谢师父,感谢那些在我修炼路上帮我提高心性的那些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