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囊女”变成“顶梁柱”

更新: 2021年08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六日】回想自己走过的二十多年的修炼路,感恩师尊的一路看护,慈悲救度。在我最迷茫无助时,法轮大法指给了我前行的方向;当我最痛苦绝望时,法轮大法给了我信心与希望。

慈悲的师父、伟大的法改变了我,成就了我,使我从一个自私、软弱、无能的人,变成了一个无私、坚强、敢于承担的人,从“窝囊女”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魔难中 修心去执著

我丈夫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对我和孩子爱护有加。家里的大小事,都是丈夫和婆婆商量决定,我从不过问,也不用我操心。

二零一五年八月,丈夫突发脑出血住進了医院。微创手术后,丈夫高烧不退,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我在监护室外面煎熬着。白天,我坐在长椅上守着;晚上,就在监护室外面的过道上打地铺。

守候了二十多天,丈夫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转到普通病房后,当我看到丈夫扭曲的脸、淌着口水、插着鼻饲、气管被切开,我的心都要碎了。

后来丈夫被转到了康复医院,治疗了半年。每天,我和护工陪丈夫做各种康复训练,学吞咽,站板等,什么都要从头学,我一直在医院陪护着。在医院有大夫、护士和护工,我感觉压力还不太大。

出院回家后,我一个人面对丈夫,感觉都要崩溃了。丈夫二百多斤,我一百一十多斤,照顾他,我就感到很吃力。而且有病的丈夫就象变了个人:特别自私,异常烦躁。稍有不顺心,张嘴就骂,抬手就打。有一次,我正蹲在地上给他洗脚,把他弄疼了,他用那只会动的右手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还不解气,又拿起拐杖打我。见人就说我虐待他,对我象仇人似的。有时我说一句话,丈夫都要骂我。

我想起师父说的:“我经常说,你真心为别人好,没有一点为私的心,你讲出的话能使别人落泪。试试?”[1]

我就想,我说出的这句话背后,隐藏着哪些不好的心?要不,他怎么会骂我呢?我发现,我的心里埋藏着很深的怨恨心。我就努力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不和他计较,用真正的善心对待丈夫,无怨无恨。

原来的我,在家里什么事都不管。现在,家里的大事小情都得我去做,真是搞的我焦头烂额,心力交瘁。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眼泪止不住的流,感到绝望、无助。这时,我就会想:我有师父,有大法啊!这样一想,我就感到心里一下子亮堂了,心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真切的感到有股力量使我变的坚强起来。

这期间,很多同修来看我,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鼓励。后来,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还安装了新唐人卫星电视。我们学法时,丈夫就坐在轮椅上听。我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还教他背《洪吟》

渐渐的,丈夫的脾气不那么大了。有时,丈夫要发脾气的时候会告诉我:“离我远点,别打着你。”这时,我就对他说:“真、善、忍”。他就说:“我忍、忍、忍。”然后,把他举起的右手重重的拍在自己的大腿上。现在丈夫很少发脾气了,面像也祥和了,总是乐呵呵的。

提高心性 化解恩怨

我婆婆就丈夫这么一个孩子。丈夫住進重症监护室的时候,婆婆没来过,我也不让她来,怕她承受不住。那时,婆婆也七十多岁了。我家住的房子没有电梯,丈夫上不去楼了,我就和婆婆说要把房子卖了,婆婆也同意了。婆婆当时说卖了房子,房钱都给我,为丈夫治疗用。我们住的房子是在婆婆的名下,从卖房子到过户,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有一天,婆婆来医院和我商量,要把她现在住的、房证是我丈夫名字的房子改成她的名字。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在医院里尽心尽力的照顾你儿子,你倒好,在家算计上了。婆婆也很激动,说自己:“老了、老了,连个戳棍儿(安身)的地方都没有。”我说:“要是改名,我就离婚。”婆婆无奈,就没改。

房屋中介公司给我打电话,问房钱是不是到账了?到账了,就可以交房了。我就去婆婆家,找婆婆问问钱到账没?婆婆当时躺在床上,后又坐起来,没搭理我。过了一会儿,说:“房钱到账了,但房钱不想给你了。”我问:“为什么呀?”她说:“我怕你跑了。”我听了又好气,又好笑:“我往哪儿跑啊?”看的出,婆婆当时也很矛盾。

过了一会儿,婆婆又和我算起账来:说我丈夫住院,她拿了三万元钱。还有期间给我们送饭花的钱,孩子在她家住的生活费等。最后婆婆说:“给我五万吧!”我说:“给你六万吧。”婆婆站起身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她说她刚才想去找个邻居当证人,邻居没在家。

婆婆就要我写字据,她说,我写:现有某某(我丈夫)名下一套房产,地址,某某(婆婆)一直住到终老。另一套房产的房钱六万元,归某某(婆婆)所有。剩下的归某某(我)所有。以后某某(我丈夫)的生活费全部由某某(我)负责。然后签字,画押。

当我走出婆婆家的那一刻,我对自己说:以后不会再和婆婆有任何瓜葛了。

丈夫出院后,我就租了一楼的房子,没有告诉婆婆。回到家学法,当学到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2]学到这段讲法,婆婆的事就从我脑中往出返。

在这件事上,我想到的都是自己怎么苦,怎么难,根本没有想到婆婆的难处。我就站在婆婆的立场上想这件事:婆婆已经七十多岁了,这么大年纪的人,在最需要儿子关心照顾的时候,儿子却倒下了。婆婆对自己晚年无依无靠的恐惧,对儿子身体状况的担心,该有多难、多不容易啊!我应该多关心她、照顾她,给她安慰才对啊!

想到这儿,我就叫孩子把奶奶接来。婆婆、丈夫和孩子都很高兴。见面后,我就给婆婆认了错,并同意把房子改到她的名下。婆婆却说:“都是我老糊涂了,你不改是对的。”就这样,法轮大法化解了我和婆婆之间的恩怨。

现在我和丈夫住的是电梯房。婆婆住的是三十多年的老房子,电路老化,总跳闸。我就和婆婆商量,把房子从新装修一下。婆婆说:“我活着,就这么凑合吧。等我死了,爱怎么装怎么装。”

我想婆婆是怕花钱,就说:“装修钱我出,就是想在您活着的时候装修,让您享受享受舒服的日子。”婆婆禁不住我的再三劝说,同意装修了,也没让我拿装修钱。现在婆婆住的房子改了地热、改了电路,家里焕然一新。婆婆由衷的说:“真没想到我还能住上这么亮堂的房子。”

婆婆说:“炼法轮功的不会那么做的”

天气暖和了,我就推丈夫出去,到健身器材那站一站,扶着他走几步。开始几天,还能哄着他走,后来他就说啥也不出去了。我一提出去,他就骂我,要打我,说我虐待他。后来丈夫吵着要去养老院,怎么劝也不行。

我被他磨的实在没办法,就找了一个条件不错的养老院送去了。婆婆知道后,就要我把丈夫接回来。我说:“他自己非要去,在家闹的不行,我实在受不了了。现在硬要他回来,他要不同意回来,还得闹。再说,钱都交了,怎么也得住一个月。”婆婆就去养老院劝儿子。我丈夫不回来,还骂婆婆,要打婆婆。

快到一个月了,我就想把丈夫接回来。婆婆说:“其实他这种病人,应该每年去两次医院。”婆婆想让丈夫住半个月的医院。我一听,心里就不高兴了:“你儿子要去养老院,你非要接回来;我同意接回来,你又要去医院。上医院有啥用啊?最佳康复期都过了。再说,去医院得花多少钱呀?”

我经过考虑之后,晚上给婆婆打电话,对她说:“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您是他妈妈,肯定是真心为他好。我尊重您的意见,您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婆婆在电话那头高兴的都笑出声了,说:“你拿钱,让我说了算。”

就这样,丈夫住進了康复医院,又请了护工。这次,我没有全程陪护,婆婆天天去医院。出院那天,婆婆给了我三千元钱,说护工钱她出。我接过钱说:“好的,妈,我都听你的。”渐渐的,我和婆婆的关系越来越融洽。

婆婆来我家一起过了年。临走时,我给婆婆带了几样菜,还给她装了一盒大虾。她回家后,打电话来说:“怎么给我装这么多大虾呀?”听的出来,婆婆很感动。从此以后,婆婆每次来,都要带上她蒸的包子、馒头和丈夫爱吃的菜。还帮我洗碗,我说不用,婆婆说:“我来了,就帮你干点,你也够累的了。”

婆婆每次来,丈夫都变的特别挑剔,数落婆婆对他不好,我对他怎么不好,告我的状。刚开始,我都是一边干活,一边竖着耳朵听,听丈夫又告我什么状了。起初,婆婆还真相信,就问他:“怎么对你不好了?”丈夫说:“她又让我走,又掰我手”等等。后来丈夫每次告状之后,婆婆就劝他:“你什么也干不了,就忍着点吧。”

后来我就想,不听了,爱说我啥就说我啥吧,我问心无愧就好了。有一次,我无意中又听见丈夫向婆婆告我的状,说我不给他饭吃。婆婆马上说:“不可能,炼法轮功的不会那么做的!”婆婆信别的东西,但她总跟我说:“法轮功好,你好好学吧!”

我成了婆婆的主心骨

我曾经是个性格懦弱、不愿与外界接触、胆小怕事的人,什么事也不愿出头。娘家办事有我姐,我妈说我傻,看不上我,说我啥事也没办过。我很自卑,觉的自己活的窝窝囊囊。曾经的我,在婆婆眼里看,就是个吃粮不管穿的窝囊女。可现在,我却成了婆婆的主心骨,她有什么事,都愿意和我说说。

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教会我真诚、善良、坚忍,使我在巨难中没有倒下,义无反顾的担起重任;用豁达的心胸,善待我身边所有的亲人;用柔弱的身躯,扛起支离破碎的家。

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这个窝囊女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使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又从新融合在一起。法轮大法的法光照耀着我的家,纵有千言万语,也道不尽法轮大法的殊胜与美好。

弟子跪拜,再次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