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都以为婆婆和我是母女

更新: 2021年07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退休教师,修炼法轮大法已有二十多年了。修炼前,我认为人的性格特征是与生俱来的,是不可改变的。修炼后这个观念不攻自破,活得自在轻松。下面我浅谈一下自己的经历。

我前半辈子活的稀里糊涂,不知道人生的意义,陷在人与人的矛盾中苦苦挣扎,觉的很苦很累。

老话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而我难念的,多年念不懂的就是“婆媳关系”这本经,用了二十年漫长的时间也没念明白,认为这是命中注定的,认命吧。但我知道无论如何不能与婆婆发生冲突,要忍,不然的话别人会笑话小辈没有教养,怕千夫所指,有失教师身份,忍了吧。人家不是说:千年的媳妇熬成婆吗,熬着吧。因此精神压抑没有希望,身体每况愈下。

命运就是这样在捉弄着人,偏偏我们住在一个大院,低头不见抬头见,几乎每天都有故事发生。婆婆是个性格泼辣的家庭妇女,快言快语不骂人不说话,我刚一進门就不客气的归拢我叫我做这做那,但不告诉怎么做,请教时就说自己看着做,搞得我茫然不知所措。

记得结婚第一年,过大年前一个月就告诉我今年的年夜饭由我来做,语气不容置疑。这可难坏了我,说实在的我没做过,由于我从小不吃葱姜蒜鱼肉蛋,奶奶和妈妈没让我上过手。怎么办?我只好买了一些烹调的书学习、琢磨,最后定下八个菜。年三十那天我手忙脚乱的忙了一天,没有人帮我,到下午三点公公和小姑子们都喊饿了,婆婆却坐在炕上不动,四点才搞定。

从那以后逢年过节,包括小姑子订婚,会亲家都由我上灶。其实累点苦点还不算什么,可是最搅扰的是婆婆经常到我家板着面孔下指示。

结婚第二年我怀孕了,因为东北冬天很冷,路面结冰,我不小心摔了几跤不久就流产了,我很伤心时常落泪。我在家休息,丈夫上班,娘家在另一城市,我自己烧炉子做饭,厨房很冷。第二天我躺在炕上休息,婆婆進来训斥我,不要老躺着,下地蹓跶,我就穿着棉皮鞋在地上转圈,因鞋底硬,以后落下个脚后跟痛的毛病,这件事叫我刻骨铭心。她经常到我家炫耀自己把谁骂服了。给我的感觉是她在敲山震虎,根本没有把我当儿女而是敌人。在我面前经常含沙射影的骂人,大院内只要听到有人骂架,哪怕正在吃饭,她也会马上放下筷子去参战。我虽然不满意她的霸道,但我尽量逢事做好不让她挑出毛病,尤其在钱与物上都满足她。她也跟别人说儿媳大方。每遇到我感到受伤害的时候,我只跟丈夫诉苦,而丈夫每每都是同情我和劝慰我,使我宽慰些。有几次我憋不住站在房间对着大道大声“啊、啊”的喊,以此来发泄郁闷的心情。不知熬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吉人自有天相,一九九三年在学校考试期间没有人请假了,那几个逢考必告假的老病号都正常监考了,我觉的很奇怪。经了解得知他们是学了法轮功病都好了。我就向他们要书看,那时只有单行本,书中“真、善、忍”和“心性”等内容吸引了我,决心要搞懂他们的内涵。同修们自然每天到我办公室炼功、切磋,我就像得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幸福快乐。

一九九四年四月,我与几个同事参加了长春第七期法轮大法传授班,聆听师父讲法,深切感受到自己身心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世界观发生根本的改变,心里充满了阳光,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和意义。从此我浑身是劲儿,笑口常开,见人都亲。

有一天,婆婆到我家告诉我李阿姨跟她说:你儿媳跟我说话了。说她高兴的不得了。我告诉她自己炼法轮功了,介绍这功如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婆婆却冷淡的说:我什么都不信,用一种蔑视的眼神扫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每天到炼功点学法炼功,很快就红光满面,喜气洋洋的。我对与婆婆的一切过往完全放下了,主动的关心和照顾她,尤其公公去世后弟妹都结婚离家,婆婆和小叔的儿子(大孙子)生活,我便主动帮她打扫卫生料理家务,星期天休息请他们来我家吃饭,我就调样给他们做好吃的。定期给她擦玻璃,买粮往四楼上扛。一次她感动的对我说:四个女儿没有帮她擦过玻璃的,你五十多岁了还给我扛粮,谢谢你了!她看到我身心变化,感到大法的威力。

一天婆婆对我说:你学功也不告诉我。我听了非常高兴,就带她到炼功点,结识好多老年同修。这样每天早晚我骑自行车带她到炼功点,不久她烟也戒了,也不喘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没有了张家长李家短的话了。儿女们到家也不挑三拣四的了,更突出的是她不骂人了,变的温和慈祥了。二小姑曾经被她骂的最厉害。一天大家聚餐,二小姑说:咱妈不骂人了,现在慈祥了,妈你真好!大小姑说:妈你就跟着我大嫂,她上哪,你上哪。

全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丈夫和三小姑俩口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小姑们都要书看。小叔多次跟婆婆说:大嫂是好人。

自从我结婚后,我丈夫工资的一半交给婆婆,因孩子多,公公一人上班很不容易,我没有怨言,直到公公去世,大家都交婆婆的生活费时,婆婆也让我们同大家一样。一天我们去炼功的途中,她跟我说二小姑已经两个月没给生活费了,我说你跟她要吧。她说不要了,也许二女儿有困难。我真为她高兴,能考虑他人。

我每天带她形影不离,她很健谈,时常就是我家某某(指我小名)怎么怎么的,不知情的人都以为我们是母女。

一年夏天,我带婆婆回家,路遇一辆卖香瓜的车,她喊我停下来,说她买瓜。我说你在这等着我去。她拽着我手说:我给你买。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我当时心里一震:一个自私自利不饶人的人,在大法的熔炼下变成一个和蔼可亲为他的人。大法能使人脱胎换骨,提升人的道德水准,使人心向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