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九江市84岁孙士连惨遭十五年冤狱迫害

更新: 2021年10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九江市82岁的法轮功学员孙士连,曾到北京上访遭残忍折磨;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晚上,被九江市浔阳公安分局绑架并非法判刑十二年,在江西省豫章监狱被迫害的差一点就没有命了;二零一六年四月又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

孙士连,以前是九江市整流器厂职工,修炼大法前一身的病:肝硬化、脾肿大、老哮喘、老胃病、严重关节炎等,长期遭受病痛的煎熬。绝望中于一九九二年修炼法轮大法,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肝硬化的症状如全身酸痛、疲惫无力、肝区疼痛等全部消失,一身轻,见证了法轮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

到北京上访遭残忍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集团开始毫无理性地疯狂迫害法轮功,孙士连吃不好睡不着,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好的功法对众生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让炼?看着大批大批的同修被绑架关押,孙士连内心十分痛苦。通过认真学法冷静思考,孙士连确认修大法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他决定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间,孙士连历尽艰辛来到北京。还没等找到信访办的门,他就被警察打得鼻青脸肿。之后,他和许多互不相识的同修被塞上一辆货车送往城外。车在一个四合院前停下时天色已晚,四合院周围十分冷寂,不见一个行人,只有刺骨的寒风呼呼的刮。法轮功学员一个个被问姓名住址,没有人回答,几个穿军棉大衣的人将他们一通暴打后,又逐一扒掉他们的衣服,只剩一个裤头。然后警察将孙士连他们捆绑在门外的树杆上,接着就往他们身上一盆盆浇冷水,电击。

当时水一浇上马上就冻成冰,一会儿孙士连的手脚就被冰冻埋裹住了,身上也结了冰。孙士连想,我师父一定能保护我过关,把我怕冷怕痛的神经闭锁掉。正念一出,奇迹出现了:一股热流通透全身,连北风也不那么刺骨了,电棒击在身上、脸上也不知道疼了,几个警察觉得奇怪也打累了。第二天警察来上班时,一个头儿模样的人见老孙还活着,正冲着天空笑呢,吓的大叫:“你不是人,是神!”随即把他松开放了。

孙士连又走上了天安门。他又一次被警察绑架,并被送到天津,被关在一人仅能直立容身的铁笼子里,不能蹲,不能坐,丝毫动弹不得,关了15天。孙士连走出铁笼后,马上又走上了天安门。当孙士连再次被绑架送往天津时,中途一个警察掏出5元钱递给他说:“快走吧!”这次孙士连步行乞讨走到北京,又上了天安门。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2001年元月,孙士连再次去北京上天安门。这次警察将他押到北京房山区,将他双手反吊铐整整14个小时,从头天18点到次日8点。这位老人遭到了警察惨无人道的踢打、电击,他们扒掉他的衣服,只留着背心和裤头,脱下他的鞋,光脚踩在布满冰雪的水泥地上。所长亲自出手,猛击他的胸部,另一个人手拿铁棍击打孙的臂部,打得孙士连皮开肉绽。孙士连全身被打伤,有一只手被吊铐、手腕被吊断了,瘦削的脸被电击成圆盆似的脸,脸上全身布满了紫黑色的瘀痕;胸部被踢被电击的火辣辣的疼,喘气都困难……他坚持不报姓名地址,警察无计可施只好将他放了。

孙士连一路乞讨回家后,花15元钱买了辆破旧自行车,开始到处讲真相

被非法判十二年

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晚上,一个万家团圆的时刻,厂保卫科胡固文来到孙家里说厂长找他有事。他还没到厂门口,从两辆警车走下来一伙人,不由分说,把孙士连塞进警车,拉到庐南派出所。

当晚十二点,孙士连被劫持到九江市看守所。几天后,看守所所长及书记诱惑他说:给你一周时间写悔过书,交给公安部门就可以释放了。孙士连斩钉截铁地说:“你们给我一吨黄金我都不会写什么悔过书。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修炼大法做好人没有罪过。”

二零零三年三月,九江市浔阳区法院对孙士连进行秘密开庭,没有律师辩护,没有人旁听,仅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草草结束庭审,非法判孙士连十二年徒刑。

几天后,孙士连就被送到江西省豫章监狱。二零零三年九月,监狱开始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白天挨打,晚上面壁,每天都折腾到凌晨二、三点,逼迫学员违心写四书。

二零一零年年末,监狱开茶话会,让服刑人员讲监狱好话,孙士连如实反映监狱存在的问题,遭到监狱的报复。孙士连被关进禁闭室,每天只给很少的食物。之后被转移到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门窗全部用黑布蒙上,名曰“暗无天日”。由三个包夹犯盯着,不给饭吃,并毒打,打完长时间面壁。一次,三个包夹,一个人用脚踩住孙的头部,另一个人按住他的脚,还有一个人手里拿着两根四五十公分长,比手指头还粗的钢筋,猛击孙的直胫骨。这一切是监狱610头目童兴福策划的。童兴福在门外大声叫嚣:“打死他!”并用恶毒的语言谩骂大法,逼着孙士连骂大法,不骂就继续打。江西省上饶市服刑人员徐某当时偷偷告诉孙士连:“你要当心点,童兴福准备弄死你,连你死后做假证的证人都安排好了,我就是其中一个。”

孙士连被迫害得体弱多病、患有严重哮喘症,病发时要依靠氧气袋吸氧来帮助呼吸。由于他声明原来被逼所写的转化“三书”作废,继续坚定修炼法轮功,就遭到一系列的迫害:被劫持到禁闭室关“禁闭”,每天被逼长时间罚站。残酷迫害使孙士连老人两腿从脚背至大腿根严重淤肿,同时伴有头晕、哮喘。

再次被枉判三年多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孙士连在向湓浦派出所讲真相,被湓浦派出所警察绑架到九江市虞家河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孙士连老人在火车站附近发真相信,被不明法轮功真相的人举报后,九江市长虹派出所警察把他绑架到九江市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孙士连出现了病况,被送到九江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医疗。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在事前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九江市庐山区法院对孙士连非法开庭审判,法庭的旁听席上只有三个家属,没有第四个人,只有法官讲话,不给家属讲话的机会,庭审就结束了。

警察把孙士连直接从医院送到江西省南昌市第一监狱,这时已经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

监狱打电话给家人去接见时,家人才知道孙士连摔伤了,骨头被摔断了,要送监狱医院做手术。但是孙士连本人不同意做手术,要求炼功恢复健康,监狱不同意。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