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满城区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遭恶报实例

更新: 2021年08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教人按“真、善、忍”修心向善、返本归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恶首江泽民悍然发动了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群体的迫害,煽动仇恨,并胁迫蛊惑政府人员及普通民众参与迫害。然而,天理昭昭,善恶有报。本文一些参与迫害的人遭恶报的实例,是上天对他们的惩罚,也是警示他人。

1、张玉敏,男,坨南乡岭西村人,原乡政府人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和乡政府人员骚扰岭西村法轮功学员。多次追问该村法轮功学员谁还炼。几年前突患急病,抢救无效死亡,死时六十来岁。

2、康平儿,女,满城镇城东村人,原村妇联会主任。二零一八年腊月底的一天早晨,她在满城区燕赵街一家老年人做健身机子的店里突然倒地死亡,终年五十多岁。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向她讲法轮功真相,劝她不要参与迫害,她不听,仍一意孤行,最终给中共陪葬。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同村的马娟被公安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欲非法劳教,她当时心理压力大,血压升高,劳教所拒收,才被送回家。此后身体出现病态,两次住院,留下半身不遂症状。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康平儿到马娟家骗取她和她妹妹的手机号,强行拿走一本《转法轮》,并威胁她。四天后,康平儿又领镇政府的人骚扰她。马娟精神承受不住,一星期解不下大便,身体状况恶化,后来住进重症监护室,成了植物人。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康平儿再次带两个邪党人员闯进她家,非法给她拍照。二零一八年正月十三,马娟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同年腊月底康平儿死亡。

3、崔文庆,男,五十出头,满城区神星镇大娄村人,原满城区实验小学校长。中共迫害开始后,他听从区六一零、政法委、教育局指使,带领全校师生参加区剧场诽谤法轮功的大会;不止一次胁迫师生在区剧场诬蔑法轮功的条幅上签字。二零一几年初冬的一天早晨,一位法轮功学员将一封劝善信让一位小学生转交校长。第二天早晨,校门口就出现了三四个警察。同年崔文庆被人杀死在唐县山沟里。

4、张力,男,南韩村镇段旺村原大队书记;李连财,男,段旺村原治保主任。张力对本村学员骚扰、辱骂、绑架、抄家、逼迫写保证、强迫交书。该村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患尿毒症,学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康复。九九年七二零后,他依法进京上访,被劫持回镇政府,被张力破口大骂,威胁恐吓,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小伙子回家后不敢学法炼功,导致旧病复发,救治无效,离开人世。张力曾对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叫嚣:“我非得把你们搞得家破人亡,我才不当了呢!”几年后,他妻子和两个三十多岁的女儿都是突发急病,抢救无效,先后死在医院。后来张力也是突发急病,送医院抢救,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就断了气。他儿子因着急上火,当时身体也有了病。

李连财积极配合张力,一连几年带警察开车在村里乱转,在大队喇叭上叫喊,强迫学员到镇政府。李连财于二零一八年得癌症死亡。

5、孔卫民(音),原满城县农机二厂书记;李振海、赵三喜原农机二厂职工(农机二厂现已倒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孔卫民指使李振海、赵三喜无数次上门骚扰本单位病退职工马文合,逼迫他写保证书,和村、镇等单位相互配合。二零零一年初夏的一天晚上,赵三喜和村干部等一群人,在马文合家大门外叫他名字叫了整整一宿,给马文合造成极大的思想压力。同年腊月底,马文合被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后不敢正常学法炼功,导致旧病癌症复发,于二零零三年农历九月离世。

几年后:孔卫民得癌症死亡,终年五十多岁;赵三喜开出租车被人杀害,也是正值壮年;李振海的一个女儿遭遇车祸,身体受到极大损伤,当时在保定二五二医院治疗。

6、惠阳厂原煤气站一个姓周的女站长,其丈夫叫徐顺根。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她主动配合惠阳厂六一零迫害本厂法轮功学员:抄书、逼迫转化、威胁恐吓、监视等。几年后,她夫妻俩和儿媳相继得病死亡。

7、陈合群,男,七十岁,南韩村镇大固店村现任村主任,多次领镇政府人员闯入法轮功学员家骚扰、非法抄家;经常撕毁大法真相。他因破坏法轮佛法,殃及家人:他唯一的儿子因一点小病出了医疗事故死亡,年仅四十来岁。

8、陶恩子,男,神星镇大娄村原村书记,六十多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他带领十几个邪党人员闯到刘冬雪家骚扰,威胁恐吓。二零零零年,刘冬雪夫妻被非法劳教、判刑,家中只剩下一个孩子。刘冬雪被非法关押不到半年,就被迫害致死。陶恩子的恶行遭到报应:几年前,陶恩子全家去旅游,他妻子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车里。

9、高大敦,六十多岁,要庄乡两渔村人,现任村委员。七二零后,他涂抹、撕扯法轮功真相粘贴;带乡政府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逼迫写保证书。一人作恶,殃及家人:他妻子患小脑萎缩、痴呆。

10、高春青,要庄乡两渔村人,原村书记,每到邪党敏感日,他亲自或指使下属带乡政府人员或派出所警察骚扰本村法轮功学员,逼迫表态、写保证。有两位学员家危房改造时,他给照了三次相:拆房、扣房顶子、盖成,每家收取一百元照相费。因危房改造政府有补贴,结果他分文没给。二零二零年三月,本村史春来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抄家;六月被绑架,非法关押半个月。二零二零年下半年,高春青被以贪污之名撤销村书记职位。

11、张辉,男,五十多岁,满城镇南陵山村人,现在任城关镇派出所副所长。二零零七年,他带人绑架了单恒文,劫持到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多次非法审问。一次在出审讯室时,他一把把单恒文从半米高的台阶上推下,摔在地上,单恒文血压升高。二零零八年三月,他参与绑架刘秀英母女俩和魏海河父女俩与殷宝印姐妹俩。魏海河的女儿没修炼,也被非法劳教;刘秀英家百货批发部的钥匙,他抢走二十多天,店铺内东西随便拿。他刚参与完绑架就得了心肌炎,在石家庄住了一个月的院。几年后他妻子得了精神病,到处乱跑,他家院子还架起了铁栏杆,得几个人天天看着。现在他不能上班。

12、范福生,男,六十七岁,神星镇市头村人,原县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政协主席。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他伙同六一零、政法委在区剧场开所谓的“揭批法轮功”大会,胁迫区中小学生全部参加,命令师生在攻击大法的长条幅上签字。他参与迫害期间,他妻子得病去世。他再婚后时间不长,再婚妻子又得了半身不遂死亡。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他开车撞伤一个人,被判定负全责。

13、袁大庆,原南韩村镇段旺村书记。袁大庆在任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本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他配合镇派出所在本村蹲坑,绑架了五位法轮功学员。袁大庆狠扇一位老年学员两个大耳光。二零一二年,一位法轮功学员到他开的厂子讲真相,被恶告到派出所,被非法拘禁几小时,被勒索二千元钱。有一次,袁大庆领邪党人员骚扰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当时,他不让其他人进家,他自己闯进去,对那位学员非礼。二零一七年,袁大庆因经济问题被告,并被抓捕,后取保候审。

14、闫仲香,男,六十多岁,白龙乡南水峪村人。二零一零年前后任满城县教育局局长。此人没当局长之前,非常仇视法轮功,曾扬言:如果让他管法轮功,就如何如何整治。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满城县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大抓捕,满城镇东马小学教师吴艳英,三天之内被非法劳教,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闫仲香因邪党无神论的思想,为自己埋下了恶报的种子:因受贿二零二零年被抓,判刑四年半。

15、贾瑞芹,女,一九六三年出生,满城区看守所原副所长兼狱医,现已退休。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一零年,她积极主动参与迫害所有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惯用的工具有:硬木棒、受害者的鞋、手铐、手捧子、脚镣等。在对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时,常说:“这是对你们的‘人道’。我吃着××党的俸禄,就要为××党办事,我今天灌了你们,明天遭报死了,我也不怕。”还说:“江泽民不倒,我不倒。”贾瑞芹因自己作恶,殃及到她儿子一家。二零二零年,她儿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搞非法集资,被依法抓捕,现在被关押在某看守所,接受调查。儿子和儿媳已离婚,孙子由她带着。儿子出事时间不长,贾瑞芹骑车,被汽车撞飞老远,差点撞死,她还是全责,在保定某医院治疗多日。家中的麻将馆也关闭,搞得家破人散。

16、赵玉霞,女,五十七岁,大册营镇上紫口村人。原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二零零四年因倒卖黑车被免职双规;她丈夫在二零一五年得了不治之症,五十多岁离开人世;赵玉霞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大搞非法集资,二零一九年被逮捕,现已被关在清苑区看守所。其女儿住精神病医院。赵玉霞从一九九九年至零三年任国保大队队长,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跟踪、盯梢、监控、绑架、抄家、罚款、关押、诬判、毒打,踏着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血泪往上爬。二十一名学员被非法劳教(其中段凤芹、韩占禄被非法劳教两次),八名学员被非法判大刑送监狱,六名学员被迫害致死,几百人被抄家、勒索钱财;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妻离子散。

17、孙永业,神星镇神星村人,四十五岁,神星镇派出所原指导员。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封城期间,乘电梯下到一楼时,被住同一单元的一男子用刀连续刺杀,当场死亡。孙永业曾先后在满城镇、大册营、惠阳厂和神星镇四个派出所任职。他在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多次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抄家,逼迫法轮功学员交书、写保证书;非法劳教神星镇南魏庄村法轮功学员李生子、残疾人苑喜满,导致苑喜满含冤离世。法轮功学员对孙永业屡屡劝善,他却无动于衷,如今落得丧命下场,给中共当了替罪羊,令人不胜唏嘘。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邪恶只能逞凶一时,终究不能长久贻害。自古有云“扰僧扰道,不得好报”。法轮功学员真诚地为这些遭恶报的生命因被中共谎言欺骗成为迫害帮凶,而深感遗憾惋惜。现世报应的鲜明事例,真名实姓,有据可查,值得世人深思。鉴往知来,奉劝各级官员:别再主动、被动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忏悔救赎,不要再助纣为虐、协同迫害,以免成为中共的陪葬。恶报临身之时,再多懊悔也无济于事。只有站到正义一边,善待法轮功学员,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才能得到神佛的护佑,躲开瘟疫的魔咒,才能为自己和家人赢得美好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