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内蒙古赤峰市70余人遭恶报

更新: 2021年10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有十二个旗、县、区,有的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的人数达数百人,整个赤峰市被非法关押的就达数千人。其中,因遭中共迫害,而致死的、家破人散、丢失工作的、孩子失学的、被抄家抢窃罚款的、流离失所的、被注射毒药精神失常的、含冤离世的……难以计数。中共对法轮功信仰的残酷迫害,破坏了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正常生活,更给社会带来无法挽回的灾难。

然而,古训“宁搅千江水 不扰道人心”犹言在耳,以下70多人因迫害修佛的法轮功学员而遭受报应,值得在善与恶之间做选择的人们警惕;助纣为虐,不仅自身、家人遭殃,还会累及祖辈,切莫执迷不悟,别再给江泽民当替罪羊!

一、敖汉旗

1、郭晓光:敖汉旗“610”头目,自法轮功在中国遭到迫害以来,他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数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他费尽心机利用手中的权力给各街道、机关单位等施加压力,使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被开除公职、扣发工资,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带来了灾难。后来他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别人在他身边大声说话,他都受不了。

2、宫传兴:1999年7月20日恶党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宫传兴紧随江氏集团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多年来宫传兴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劳教、判刑、送洗脑班、酷刑折磨甚至致疯致死等罪恶行径,犯下了滔天人命血案。他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借机敲诈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不择手段,给众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和伤痛。由于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得力,手段狠毒,符合恶党需要,被提升为当地“610”主任。宫传兴是敖汉旗迫害法轮功的几大恶棍之一。现在得了病,心脏严重坏死。

3、戴凤荣:女,1963年4月19日出生。原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打骂法轮功学员,教唆看守所恶警施暴、制造恶性绑架案,绑架小孩,致使多人被劳教,有的被判重刑。她做恶殃及家人,其丈夫(年轻力壮)下楼时,把腿摔成骨折。

4、刘××:敖汉旗原金厂沟镇派出所所长,99年7月20日后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抄家,毁坏大法资料,打骂法轮功学员,几年来先后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罚款。2002年,此恶人因为男女关系问题被处理,得到了报应。

5、李顺民:绰号李眼镜,敖汉旗四道湾子镇原道班职工。性格狂妄自大,不务正业,吃喝嫖赌俱全。自己近两年开上了出租车。 自从99年江氏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他极力充当敌视法轮功的小丑。经常利用早晚时间到街坊偷听,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并对法轮功学员恫吓,以举报相威胁。散布谣言,恶语诬蔑李洪志老师,诽谤法轮大法。2004年11月的一天晚上,他开出租车去八道湾子送旅客,返回途中,行至火车轨与公路交叉路口,与火车相撞,车毁人亡。这就是他诽谤敌视大法的必然下场。

6、王化双、李洪阁:王化双是敖汉旗四道湾子镇派出所所长,李洪阁是警察。在江氏流氓集团疯狂打压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暴行中,他们极力追随,助纣为虐。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登名造册,分类排查,不择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逼迫写保证书。几年来先后四人被他们劳教,送进拘留所二十多人次,被送进洗脑班(市,旗,镇级的)五十多人次。对法轮功学员不定期骚扰,搜抄大法资料,罚款,没收与大法无关的物品(电视机,VCD,收录机,自行车等),非法搜身,非法抄家。在所谓的“敏感日”搞什么监控,跟踪盯梢,拦截,四处散布谣言,蒙蔽欺骗,造谣惑众,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挑动群众斗群众。他们还不断变换手法,大搞株连,无辜迫害法轮功学员;搞跨地区的警力联合行动抓捕法轮功学员。污言秽语攻击大法,诬蔑李洪志老师。善恶有报是天理,王化双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病情日趋恶化。与他一同行恶的李洪阁整天提心吊胆,心虚得厉害,惶惶不可终日。

7、王德利:敖汉旗政法委副书记兼“610”办公室主任。紧跟邪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怂恿下属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抓人,直接送往赤峰去洗脑迫害,逼迫法轮功学员骂法轮功创始人,骂法轮功,放弃做好人,否则就判刑、劳教。最终遭现世现报,2006年12月份得股骨头坏死在北京医院做手术时死亡,年仅四十几岁。

8、姜国柱:敖汉旗人,原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1999年7月20日以后他摇身一变,颠倒黑白,助纣为虐,肆意诽谤大法,最典型的是他写了一本十万余言的小册子由赤峰市公安部门发行,由中央广播电台录制播放,由姜国柱亲自演讲,每周播放一次,歪曲事实、谎话连篇,毒害广大群众。小册子还在赤峰市公、检、法、司和政府部门广泛发行。然而恶有恶报。在2001年7月12日早晨六点,姜国柱和他老伴到街上散步时被一辆拖斗载重大货车从背后急速撞倒,前车压过之后,又被后拖车复压一遍,其死状惨不忍睹。车主在撞死姜国柱之后,一直行驶到四十公里外的四道湾乡,才被交通部门追回。问其为何肇事不停车?车主说:“没看见马路上有人。”

9、潘卫国,敖汉旗政法委副书记,自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潘卫国极力追随江氏集团,不遗余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抄家,有的被判刑,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被停工作,有的被办洗脑班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家庭造成极大伤害。现在潘卫国为他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已遭天谴,也殃及家人。于2020年4月4日清明节,在回家的路上,由于超车时车速太快,撞到另一辆车,造成四人死亡的重大事故,潘卫国已被逮捕。

二、宁城县

1、张景和:53岁,宁城县大明镇城里村党支部书记。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一直仇恨大法和辱骂大法师父,充当江贼的打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整天东奔西跑上蹿下跳,为了搜集、提供打压法轮功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信息。还密切配合恶警多次到村民秦凤珍等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非法搜查、绑架、强行洗脑,还株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亲戚朋友,搞得鸡犬不宁,人人畏惧,整个村里被这红色恐怖笼罩着。在张景和等恶人的残酷迫害下,法轮功学员有的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有的被非法关押,倾家荡产。张景和的恶行却受到了邪恶江氏集团的极大赏识,中央电视台对其进行了专门的采访报道。

2002年5月8日他又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节目中恶毒诽谤诬蔑法轮功,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时隔一个半月的7月23日下午7时,张景和赶驴车从田里拉土豆回来,当车走到他家大门口,突然车辕子将他身背顶在门框上,张景和惨叫一声口鼻流血不省人事,送县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后经大夫检查其肋骨撞断,心肺撞烂。

2、李相贤:70岁,宁城县大城子镇瓦北村原治保主任,自99年7.20以来,充当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打手,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带领派出所警察郝守田、张孝天等人,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勒索钱财、绑架到洗脑班等。曾有人多次好言相劝,他不但不听,还满不在乎的说:“我做的这个事,是按照上级(江氏邪恶集团)命令干的,没有错。我从来就不相信有什么报应、不报应。”还恶狠狠的说:“我要是不死,就与法轮功没完!”他就这样不听劝阻,死心塌地的为江氏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干着坏事。就在他嚣张肆虐之时,突然患上肝癌,在他极度痛苦的煎熬中,2001年10月7日其妻汪氏因患脑血栓突然死亡。在这丧声未息,亡妻“百日”未过的2002年1月14日,他也命归西天了。

3、戴国生:宁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煽动仇视法轮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利用迫害法轮功已“立功获奖”。《戴事迹》一文中记载的戴国生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在国保大队两年多的日子里,戴国生积极配合大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国保大队先后作案59起,打掉团伙八个,绑架72人,其中非法批捕九人,非法劳教34人,非法行政拘留29人。2002年3月28日,戴国生又带了两个人来大明镇城里村二组,绑架法轮功学员秦凤珍去洗脑班。秦凤珍与丈夫赵合正忙着在地里浇水,农村春旱能浇水的机会很难得,就哀求戴国生浇完地再去。戴国生大骂,不顾夫妻的哀求,强行把秦凤珍绑架到车上。在秦凤珍的丈夫赵合阻拦妻子被车拉走过程中,三人殴打赵合,赵合自卫,戴国生受伤,被送到城里的医院抢救无效而死。

4、王文庆:男,满族,辽宁省建平县人,宁城县公安局退休的中共党委书记。1954年9月27日出生,1974年12月应征入伍,1977年10月加入邪党,2014年10月在宁城县政府调研员任上退休。王文庆从1999年4月至2012年3月任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这期间宁城县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构陷判刑,都是经过他的手签的字。抹黑大法,冤杀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赵合。2002年3月28日,宁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戴国生又擅自带了两个人来大明镇城里村要绑架法轮功学员秦凤珍去洗脑班。秦凤珍与丈夫赵合正忙着在田地里浇水,哀求戴国生等浇完地再去。戴大骂,强行把秦凤珍绑架到车上。在赵合阻拦妻子被绑架拉走过程中,戴国生受伤,被送到城里的医院抢救无效而死。在事发40多天后的2002年5月8日,《焦点谎谈》当作“新闻”播出,但已与事实面目皆非,说赵合是炼法轮功的,把赵合的正当防卫却说成是故意杀人,赤峰市中级法院于5月18日迅速判处赵合死刑。中共央视等媒体在国内外抹黑大法。现在王文庆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三、喀喇沁旗

1、孟显珍:50岁,喀喇沁旗马蹄营子村村民,其妹妹是村委妇联主任。利用职务之便村里出工钱,让她监控法轮功学员。有一次她看到两名法轮功学员到她监控的法轮功学员家时,便通知了村,十多分钟,村和乡里的三名“610”人员把三名法轮功学员堵在屋里,几天后把她们强制带到洗脑班。在洗脑班她包夹法轮功学员。还多次打探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以便举报。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她讲真相,而她不思悔改。2005年4月1日下午4点多钟,孟显珍被摩托车撞上,于当晚死亡。

2、徐长飞,男,43岁。先后任土城子派出所所长、龙山派出所所长、王爷府派出所所长和小牛群派出所所长,在所长这个位置上坐了十三年。1999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徐长飞紧跟邪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三年来多次参与绑架、抄家等恶行,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造成巨大的伤害。他也因此受到了邪党当局的多次“嘉奖”。但是,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多端的他终于受到了上天的惩罚。2013年3月2日,他和副所长刘忠志出去办事,突然倒地不醒,嘴里还喘着粗气。送到医院抢救了一个多小时,无效死亡。就这样抛下上大学的女儿和八岁的儿子离开了人世。给自己的家庭造成了不幸,真是害人终害己啊!

3、高伟,喀拉沁旗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自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二十年来,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向全社会讲真相,高伟对真相资料置于脑后,还在参与迫害,时不时的寻找迫害机会。不仅使喀拉沁旗的学员赵艳敏和她的母亲分别被判刑四年、二年,2016年7月6日赤峰元宝山区五家镇法轮功学员王秀芳、李翠兰在喀喇沁旗西桥镇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时,也被喀喇沁旗警察绑架。王秀芳被非法判刑六年,李翠兰被非法判刑四年。2018年,高伟恶报长了脑瘤,住院手术后,依然不思改过,还对法轮功学员威胁、扬言迫害。

四、元宝山区

1、李秀丽:元宝山区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科长,任职期间,紧随恶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多人被非法判刑,给众多家庭带来深重的灾难。2017年11月初,在检察院楼道内倒地而亡,终年四十八周岁。

2、刘建华:元宝山区风水沟镇兴隆坡村副书记,自从99年7.20以来,追随江氏,多次带领风水沟镇派出所三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敲诈勒索和骚扰,非法抓人,抄走大法书籍和师父照片,把师父像放到地上踩,时间不长,就遭报被免职。

3、张玉霞:元宝山区元宝山镇“610”邪恶头目。自2001年她参与迫害大法以来,为了一己之私,捞取政治资本,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打手,曾多次和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抄家,绑架了数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洗脑班进行迫害,采用的手段有罚蹲,不让睡觉,谩骂,欺骗。集残酷、狡猾与奸诈于一身,对法轮功学员强迫写保证书一遍又一遍,过不去她这关就不行。在这期间很多法轮功学员给其讲真相,而张玉霞不但不听善言相劝,继续为打压法轮功而所谓的“尽职尽责”。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最后终于恶报临头。2004年10月8日在自家的小三号水缸淹死,死时五十一岁。

4、崔桂芝:原是一名教师,元宝山镇“610”人员在法轮功遭到迫害期间,她为了一己之私,捞取政治资本,自2000年开始参与迫害法轮功,在办洗脑班时她伙同恶人张英、张丽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折磨法轮功学员翟翠霞手段残忍,狠毒,花样翻新,强迫法轮功学员抱头下蹲,不听就打,上吊铐昏死、扎人中穴,而后再上刑……。崔桂芝经常给法轮功学员放诬蔑大法录像,反复逼着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写完后必须经过她审阅过关,强迫学员放弃修炼。善恶终有报,现崔桂芝夫妇都下岗(失业)。

5、高瑞林:男,51岁,原赤峰市风水沟矿副书记。自99年7.20以来,跟随江氏集团破坏法轮功,亲自带领当地警察毁大法真相条幅,与书记廉庆贵干了很多违背良心的事,亲自开除法轮功人员三名,强迫买断公职两名。于2009年2月突然病死于癌症。

6、刘二:元宝山镇里人,曾练过法轮功。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一害怕,将自己的法轮功书籍烧毁,在烧法轮功书籍时,烧的非常慢,不象烧别的书那样旺。书烧后得了脑血栓。据她自己说,是因为烧大法书而遭了此报。不明真相生邪念,现世现报迷中醒。

7、张春儒:男,42岁,2011年5月开始任职元宝山区政法委书记。由于惧于邪党的淫威,更是担心声名利益受损,在中共政法委、“610”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与邪党保持一致,在每年的述职报告中,把绑架、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案件记入一年的工作总结,把残害法轮佛法修炼人的恶事作为他自己的“政绩”和“功劳”,结果晋升的梦想没等实现,于2012年9月患上癌症,去北京治疗,医院已回天无力,张春儒全身都是癌细胞,各个器官都走向衰竭,遭受了一年的病痛折磨后,于2013年9月26日晚六点半左右凄惨死去。

8、刘伟民:男,50多岁,原是元宝山区公安分局原国保大队队长,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刘伟民在元宝山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至少有八年,从城区到乡村,刘伟民基本是亲临现场,随时毒打、谩骂、酷刑逼供法轮功学员等,他是活跃在迫害第一线上的主要打手。有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判刑,有的家庭妻离子散,有的孩童成为孤儿……无辜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都成为刘伟民迫害的对象。抓人抓的红了眼,打人打的丧尽了天良,现在遭恶报做了心脏搭桥手术,瘫痪在床不能自理,活得很惨。

五、松山区

1、张英,原松山区公安国保大队队长,自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迫害大法以来,极力充当江氏迫害法轮功的爪牙,也是打压法轮功学员出手最狠的恶党打手。在他管辖的市区和东八乡,没有他去不到的地方。对松山区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被其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就达几十人。他用搜刮来的钱在新城区买了八亩地占地建房,找来三人为其装修房屋。2004年10月18日,他把绑架来的一个法轮功学员折磨了一夜,第二天早晨他非法驾驶扣押的民用车拉着为其装修房屋的三人去吃早点时,钻进了一辆大货车底下,当场死亡。一同跟随他的有两人也当场死亡,还有一人重伤,车也被撞碎。

2、张亚玲,女,50岁,曾任松山区振兴办事处主任。自从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张亚玲为了在邪党单位立住脚,向上钻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她从事了对桥西鸭子河一带法轮功学员的监视,绑架等迫害。在洗脑班,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表现邪恶,是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基层的积极执行者。谁还在炼?谁撒了资料?她费尽苦心抓落实,并配合公安恶警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2008年6月19日,她去鸭子河一带想再度抓点成绩时,被飞来的摩托车当场撞死。

3、张学:松山区警察,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开始,就积极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参与办洗脑班和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古人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张学没能逃脱上天的惩罚。他得了一种怪病,全身起包,经检查,身患三种癌症,花去十几万元。2008年夏初,张学不治而亡,死时60岁左右。

4、赵学林:松山区公安局局长,积极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做恶祸及家人,其独生子在上海某大学读书,在北京被人杀死。

5、徐国峰:红山区公安局副局长,曾任松山区国保大队队长,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修炼以来,凭着邪劲,就一直直接参与迫害,绑架、关押、抢劫、勒索法轮功学员。被徐国峰骚扰、拘留、非法劳教的人数众多,因时间长、被迫害的人太多,总计被劳教迫害的时间无法计算。徐国峰就象失了控一样疯狂,好像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与他有深仇大恨似的,他把辖区所有炼法轮功的人都登记造册,喝酒、嫖娼没钱时就去抓法轮功学员,每抓一个都要敲诈一笔钱,少则三至五千,多则三至五万。有时抓一、两个人不解渴,就十个二十个的抓,对上边他邀功说破了大案,而在大案的背后他一次至少捞十万到二十万左右。被他罚的炼功人初步统计:徐一年非法捞钱不下于三十万元。他抓人时从不讲什么法律手续,随意到法轮功学员的家里翻箱倒柜,见什么拿什么。有一次,到一个炼法轮功人的家里把一个新电饭锅也给顺走了。多年来一直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当“政绩”作为爬升资本,2017年徐国峰付出半年的贪腐积蓄,以迫害大量法轮功学员为“政绩资本”,终于捞到了红山区公安局副局长的位子。可刚刚当了三个月的副局长,却检查出绝命的癌瘤。

六、翁牛特旗

1、张晓刚:翁牛特旗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现遭恶报身患绝症,生不如死。

2、崔永明:男,翁牛特旗乌丹镇人,上班长期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不听,2006年出车祸,车从他的脑袋压过去,当时死亡。

3、刘玉宝:男,30多岁,翁牛特旗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2008年8月绑架两名法轮功学员,两个月后肝病死亡

七、红山区

1、刘国志,曾任赤峰市红山区教育局长,在位期间贪污受贿,人称刘百万,自99年7.20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受江氏谎言毒害,在教育系统迫害法轮功,至少开除了两名学大法的教师。在2005年正月初六遭恶报突发脑出血,一直昏迷不醒,现已身亡。

2、李建业,男,43岁,曾任赤峰市红山区街道办事处副书记,他在职期间,积极充当江氏集团的帮凶,对辖区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各种手段迫害,将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强制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向他讲真相,此人不但不知悔改,还一意孤行,继续追随江氏集团作恶。结果恶报临头,于2005年4月12日早晨突然死亡。

3、寇智有:男,53岁,2004年3月任职红山区综治办主任,上任以来,紧跟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被评为先进个人,获奖金500元,于2004年黄历12月23日突然得脑血栓,在赤峰市老干部病房住院治疗,2005年正月十六出院,现仍不能说话,不能自理。

4、杨志慧:时年28岁,赤峰市“610”办公室副主任杨春悦之子,原在赤峰市政法委防范办即610办公室开车,其间,他和其母也极力怂恿其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2005年8月28日,在驾车中钻入前方停着的一大货车底下,当场毙命,头盖骨被切开;而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另一个人却安然无恙,所驾驶的汽车也当即报废。

5、杨春悦:赤峰市“610”副主任,原市公安局副局长,在任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残忍。因他分管外事和国保,赤峰各地区每一次的大规模绑架案,都是他幕后策划指挥,不分男女老幼,只要信奉真善忍,就指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摧残与精神虐杀,对外又极力掩盖罪恶,企图推脱罪责。这十几年来,赤峰地区至少有3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成百上千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遭受洗脑精神折磨及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上千个家庭因为亲属修炼法轮功而受到无端的株连和迫害。杨春悦犯下的一桩桩罪恶,其罪行真可谓罪恶滔天。他这样对待这些无辜的好人,天理不容,善恶有报,儿子车祸死亡,妻子长了脑瘤。自己也遭了恶报。于2014年3月癌症死亡,终年65岁。

6、张景文:赤峰市红山区交警支队大队长,1999年7月20日,恶首江××刚刚下达镇压法轮功的命令后,张景文为图一时名利,极力卖命,充当了江××的替罪羊。就从当日起,在赤峰市四门市岗楼用高音大喇叭叫了两天多,全是诬蔑和攻击法轮功的诽谤之词,让人们放弃修炼法轮功。往大法书上撒尿。他是秘书出身,认为这是提升的机会。其同事和亲戚劝他别“过格”,政治上的事,悠着点儿。他就是不听。一个多月后得了阴茎癌和肝癌,三个月后死亡,年仅四十二岁。张景文在病重期间明白了,和陪护他的朋友说,“我的病没好了,我做了大孽了,只有一个人能治好我的病。”朋友问,“谁能治?给你治一次。”他说,“不行了,晚了,只有(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能治,太晚了。”

7、李财:时年58岁,赤峰市公安局副局长,是靠打压法轮功爬上去的恶人之一,“7.20”恶党迫害法轮功时,他正任红山区公安分局局长,别看此人个子小,长相不起眼,可是出手特狠,损招颇多,不仅层层布置打压抓捕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有时还亲自带领恶警抓捕和审讯。使辖区内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拘,被传讯,被罚和劳教判刑等。许多资料点被破坏。李财在干尽了这些缺德事之后,也官升一级被提为市公安局副局长。可是,天网恢恢,恶人必有恶报。2007年12月左右,李财因收了一个重伤害家钱财而没有把事办妥被举报撤职。

8、鲍明泽:赤峰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他煽动仇视法轮大法、冤判诸多法轮功学员。没有修炼法轮功的赵合是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在正当防卫时打伤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鲍明泽等却为讨好江泽民制造伪证,在《焦点谎谈》中称赵合是炼法轮功的,把赵合的正当防卫却说成是故意杀人,赤峰市中级法院于5月18日迅速判处赵合死刑。中共央视在国内外滚动播放,抹黑大法。欺骗世人。鲍明泽最终遭天谴恶报。醉酒后病在床上六天饿死。

9、徐国元:赤峰市市长,早在2000年3月开始任赤峰市委副书记,分管政法。为仕途升迁,积极追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他任职期间,用跟踪、监听电话,蹲坑等见不得人的手段以及绑架关押、酷刑折磨、判刑、劳教等方式疯狂残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赤峰市有十二个旗、县、区,有的区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的人数达数百人,整个赤峰市被非法关押的就达数千人,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数十人;为立功表现制造假案,冤杀因当局绑架妻子而正当防卫的赵合,抹黑法轮大法修炼,讨好江泽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徐国元于2007年12月27日被双规,2009年8月21日被内蒙古包头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10、翟大明:原是赤峰市公安局副局长,专门负责打击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他很卖力,很快就被邪党提为赤峰市国安局局长。在他任职期间,利用跟踪、蹲坑、监控等各种特务手段,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年来,赤峰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很严重与他有直接关系。善恶有报是天理,他先是得了肺癌,肺子被割掉一叶。这本是上天的警示,让他停止作恶,可是他权迷心窍,不思悔改。从北京治疗回来后,到处张扬:“这回没事了,彻底好了。”重返前线后又接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很快就感到浑身乏力、厌食和迷糊。一检查:血癌。2010年4月,遭恶报死亡,终年六十岁。他自知行恶太多,必然有一天遭恶报,因此在治疗期间告诉单位和家人,对他的病情要保密。

11、李俊英:赤峰市文钟镇一村民。在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以来,与其丈夫为了牟取一点个人私利,出卖良知,经常恶意举报村里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法轮功学员给他们夫妇讲真相,他们表面上不说什么,但背后却经常向派出所打黑报告,致使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部份被非法劳教。2002年,李俊英得了一种绝症,几个月后说不了话。临死时,嚼自己的舌头,把舌头都咬下来了,满嘴流血沫子。他老伴也得了重病,险些要了命,此后长期用药。

12、王然:内蒙古《赤峰日报》总编,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发表了大量诽谤大法的文章,毒害了众多世人,加剧了当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形势,王然对此负有重大责任。2005年,王然得癌症做一次手术,2006年再一次得癌症后,做了换肝手术,无效死亡,当年约五十三、四岁。

13、展国龙:《赤峰日报》副主编,原《红山晚报》总编,任红山晚报总编期间,积极参与诽谤法轮大法。2008年开自家车回老家途中,车被一辆重型货车从后面撞碎,他和母亲、保姆三人当场死亡,年仅49岁。最终落得如此可悲的下场。

14、鲍文忠:赤峰市国家安全局副局长,是中共的忠实党徒,死心塌地追随江氏集团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参与抓捕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善恶必报是天理。鲍文忠已患病几年,2010年初确诊为肺癌,夏季在北京花费数万元医治无效,后转回赤峰,于2010年9月份死亡,年仅50岁左右。

15、董歧福:1955年11月生于巴林左旗,利用职权狂敛钱财,又用钱财为仕途铺路,通过拉关系、点票子,从巴林左旗十三敖包公社教员,开始步步升级,完全蜕变成了没有人性、没有良知的恶官。于2002至2006年任赤峰市红山区区委书记期间,紧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专项拨款给“610”、公安等机构迫害法轮功学员。多名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的致残致死,众多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劳教或判刑,有的法轮功修炼者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因被勒索而倾家荡产。2007年,董歧福任赤峰市公安局副局长,不久当上局长,在任期间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破坏了众多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正常生活,给善良的人带来无法挽回的灾难。董歧福遭恶报,患癌症在北京治疗无效,于2011年3月25日毙命,年仅56岁。

16、孟某: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在任期间追随江氏集团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参与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2011年5月26日因癌症死在赤峰市第三医院。

17、高建华:红山区西屯派出所副所长。刚刚提拔为副所长的高建华,拼命的表现,先从迫害修炼真善忍的亲戚下手,骗亲戚李某到派出所照相。2017年他以将亲戚李某的户口注销,现在需恢复户口为由企图迫害李,到处找李在哪,并带着两个警察到李的母亲和女儿家及单位骚扰、恐吓,在邪党的敲门行动,他特别卖力,对管片的法轮功学员多次上门骚扰。拿墩布长时间砸门,四邻惊恐,怨声载道。高建华不能入室,就到对面的楼里,爬到窗子上,对着法轮功学员照相,高叫。如此折腾后,对高建华报应来得也很快,不久患上严重的心脏病,到北京下了三个心脏支架。

18、张进果:大约在2005、2006年的一天晚上,外地的法轮功学员到村里散发真相传单。第二天,村民们都聚在商店门口,谈论着真相传单的事。很多人都说着这个事,唯独张进果口吐脏话,他说:“看什么看?(指看真相传单)谁看谁眼瞎。”还说了很多诽谤大法的话。时隔几日,张进果两眼都瞎了,花了不少钱,医治无效。现在拄着拐杖走,多年了连大门也走不出去,身体健康状况很糟糕。

19、李树成:红山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分局副局长,任职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在李树成的直接操控下,对赵殿宾老人及全家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非法拘留、酷刑折磨、敲诈钱财,直至后来陷害、制造假案迫害。李树成带领打手柴玉国、布仁、殷守明(此人在红山区公安系统以打人凶恶而臭名昭著)等恶人对老人的儿子、儿媳轮番用各种刑具摧残,不停地毒打、电击、百十个嘴巴不停的扇、被罚跪在打气管子上,电击长达十七个小时。恶警杨立平和另一恶警给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殿宾老人施酷刑,用铐子把老人铐住,使劲勒,让铐子越铐越紧,再电击、毒打老人,老人被折磨得昏迷,神志不清,恶警把伪造的所谓“口供”写在纸上,趁老人昏迷不清时,强拉着老人的手按上手印。然后用此“口供”加害老人在北京工作的女儿赵淑贞,说老人证实赵淑贞参与了“十月十五日”的全市真相资料张贴,制造出震惊赤峰的假案;对师专教师宋开君进行电击、吊铐、背铐并加以拳脚,多次在夜里提审进行摧残。后来李树成得了重病,整个人一副鬼相,不敢对外人说,自知是报应。

20、王涛:赤峰市原风水沟煤矿小学前任校长,在任期间,追随邪党江氏集团不断的诽谤法轮功,他叫学生签名,仇恨污蔑大法,画漫画诬蔑真、善、忍,不但毒害了孩子,也害了自己,现在王涛已得了脑血栓。这就是他种下的恶果。

21、陈晓东、杜景花夫妻:杜景花五十岁左右,在第二逸夫小学(原铁南小学)工作,其丈夫陈晓东一直是当地“610”洗脑班委任的负责人,使用各种手段残酷“转化”迫害赤峰市各旗县法轮功学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看到陈晓东紧随邪党,迫害善良无辜,在步步走向毁灭,诚恳的劝他不要踩着善良人的痛苦、屈辱向上爬,并委婉地提醒他,当你的妻儿知道你在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好人时,她会怎么看待你?陈晓东直言不讳的说,妻儿非常支持他的“工作”(指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他的妻子是全力以赴协助他。

是的,其妻杜景花以各种形式“支持”丈夫,全力以赴协助丈夫。在陈晓东调入洗脑班后,早出晚归,几天几夜不回家,杜景花都毫无怨言,不仅给出谋划策,而且还撇下家务,放下工作,跑到洗脑班协助陈晓东说教,以展现她的“能力”。法轮功学员写信给杜景花,让其劝善陈晓东停止行恶,杜景花不听规劝,而是更加仇恨法轮功学员,肆意谩骂大法师父。国内外法轮功学员所有的规劝和忠告都未能阻止陈晓东迫害佛门弟子的恶行。2012年8月12日,恶报终于降临,杜景花猝死,被火化。

22、张国立:赤峰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头目,多年来担任中共赤峰市政法委主管所谓“综治工作”的副书记,赤峰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与其有直接关系。仅从赤峰地区2012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中,就可看出张国立与其同伙的罪恶是何等的深重。2012年间赤峰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八十人,邪恶对法轮功学员勒索巨额钱财、非法重判多名法轮功学员,连老人都不放过。俗语讲“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一直紧随中共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张国立终于招来了恶果,2012年9月被发现癌症,去北京治疗,医院已回天无力,全身都是癌细胞,不久后在直肠癌的折磨中丧命。

23、赵井芳,男,赤峰市风水沟人,是赤峰市监狱的犯人,同一监狱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这位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接受,还恶毒的骂大法、骂法轮大法的创始人,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善、制止,他也不听。年底的一天下午四点多钟,他还蹦跳的与其他犯人玩,当晚就得脑溢血死亡。

24、徐换军:原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永巨办事处治保主任,在2003至2009年间,争做江氏流氓集团的急先锋,曾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用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吃喝,用罚站、蹲步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转化”。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在2009年末,才四十多岁的他患癌症,痛苦死亡。

25、孟繁有:2006年到2011年间任赤峰市政法委书记,赤峰市及各旗县发生众多大规模的绑架案,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有的被致残、有的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离世。孟繁有最终遭恶报,于2016年1月23日被抓。

26、于文涛:1961年出生,赤峰人。1999年4月到2002年1月任敖汉旗旗委书记;2002年1月到2003年12月,任喀喇沁旗旗委副书记兼喀喇沁旗旗长;2003年12月到2005年4月任喀喇沁旗旗委书记;2005年4月至2012年,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兼局党组书记;2012年3月至2017年任赤峰市副市长。于文涛在敖汉旗任职期间,敖汉旗十多人被非法劳教,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有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送入洗脑班迫害。于文涛在职期间,有多个完整的家庭被迫害的支离破碎,幼小的孩儿失去父母,年轻有为的后备干部被开除,被投入监牢的被杀、致残、被折磨成精神病等等,对秉持着真善忍原则而能够重德行善的众多善良人,于文涛犯下了如此大罪,2018年6月8日,中共官方消息称,于文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审查和监察调查。

八、巴林左旗

1、于庆林:巴林左旗林东镇井子沟村委会主任,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紧随江氏集团一伙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刚开始,于庆林领着原福山乡派出所警察开着车前村后村的预谋抓捕法轮功学员。后来,又把全村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村委会,和乡派出所警察把法轮功学员们的大法书籍都收了上去,并强迫学员在提前印好的“不炼功”的保证书上按手印。当时没在家的学员,过后又让这些学员把大法书送到于庆林家,于庆林拿到书就烧了。他经常伙同乡派出所的人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把乡派出所的人送到学员家门口后,他再从便道溜走。善恶有报是天理,于庆林破坏大法,终遭恶报,于2007年4月份,突发脑出血死亡,年仅五十二岁。死前身体健康,身强体胖。

2、赵伯彦:巴林左旗教育局局长,曾任下乡工作队长,迫害法轮功十分卖力。任教育局长后继续迫害教师中的法轮功学员,在任职期间,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停发法轮功学员吴国辉(已退休)的工资,断其生活来源。以多种形式污蔑法轮功毒害师生。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其讲真相不听。年仅三十九岁就得怪病,于2007年11月11日死亡。死前仍未查出具体病因。

3、李国:主管教育的巴林左旗副旗长,曾任政法委书记,在任职期间,直接指挥抓捕法轮功学员,并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后任主管教育的副旗长,依然参与迫害教育系统的法轮功学员,造成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拘留、罚款、抄家,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审讯,停发、扣发工资、扣除教龄等。李国还伙同赵伯彦(原教育局局长)停发法轮功学员吴国辉的工资、以多种形式污蔑法轮功毒害师生。法轮功学员向李国讲真相与写劝善信,他终不悔改,继续参与迫害。最终遭恶报,突发脑出血,两次开颅治疗无效,于2007年11月17日左右死亡。

4、郑文印,男,四十三岁左右,巴林左旗上京小区酒楼老板。邪党迫害大法后,他曾充当恶警帮凶,监视居住在酒楼附近的法轮功学员。他还经常供恶警吃喝,并在他家酒楼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2008年11月份,郑文印在阿旗(老家)喝了几天酒,回来后吐血而死。他的恶行遭到上天的惩罚。

5、史秀霞,女,六十多岁,家住巴林左旗新光小区,自2005年始,史秀霞受雇于林东镇派出所、东城区东石桥社区,以查户口看户口本为名,多次去法轮功学员李胜军家骚扰、监视居住。还伙同李胜军的邻居、“610”头子、国保大队和林东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李胜军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由于她的诬告致使李胜军被非法劳教二年。期间母亲在病中天天盼望女儿回来,但还是带着遗憾和期盼走了,最终也没见女儿一面。史秀霞自以为监视、构陷法轮功学员有功,又上电视、又得奖,脸露大了。 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不差毫厘。史秀霞先得了中风,嘴歪眼斜治好了,但她不思悔过,后又得了脑梗瘫在床上,口语不清。

6、刘子孝,男,巴林左旗花加拉嘎乡派出所警察。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21日早晨,刘子孝和所长李冰等到花加拉嘎乡胜利村一法轮功学员家,撵散了刚刚炼完功的人,抢走了许多大法书、一套师父讲法的录音带、手提录音机、录像机。李冰、刘子孝等拿着写好的“不炼功保证书”,让这位法轮功学员签字,他不签,刘子孝用拳头打他。2002年,刘子孝遭报,临死时七窍出血。

7、邢树新:原左旗政法委副书记、“610”头子,在职期间亲自预谋、参与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因与人打仗,要开除他公职。他花掉了近十万元,才勉强保住了公职,但失去了工作,被撵回家。

8、冬福生,男,六十多岁,家住巴林左旗林东镇太平地村。冬福生曾因选村干部落选,去林东镇政府诬告本村法轮功学员和信耶稣的人。时隔不久,冬福生就不能说话了,去北京检查出咽喉癌并做了手术,从此嗓子插着管才能说话。后来把管子取出来,得用手指顶着喉咙处,才能发出声来。

9、黄亚轩:林东一中学的学生,家住巴林左旗原福山地乡八一村。2004年至2005年领着四五个小孩揭水泥杆上的法轮功真相标语。并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过不长时间,走路将胳膊摔坏了,他家人骑摩托车带着他又把他的腿摔断了。法轮功学员给他和他家人讲法轮功真相他们不听,给护身符不要,原本学习挺好的尖子生,硬是没考上重点大学。

10、老陈婆:陈小强的奶奶,家住巴林左旗林东镇原三建东边,和一法轮功学员住对门,当地片警张广生利用她监视法轮功学员。她经常不分早晚,多次突然闯进法轮功学员家去骚扰。给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还说什么:“恶鬼也得怕恶人……”由于她和警察的经常骚扰,这位法轮功学员不得不外出打工。老陈婆因监视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第二年不长时间得暴病死了。

11、王志春,男,左旗看守所副教导员,曾是巴林左旗公安局警察,多年前,王志春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施酷刑、高额勒索。法轮功学员当场警告过他:王志春,你不遭报,天理不容。时隔十一年,也是他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相同的七月份,2012年7月,上班时在椅子上,突然倒地而死。命归黄泉,死时四十二岁。

12、崔凤国:男,赤峰市宁城县人。他在担任巴林左旗公安局政委期间,极力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 2001年6月,林东三中校长张素芝拿着收到的法轮功真相信去左旗公安局进行诬告。崔凤国觉的自己往上爬的机会来了,便费尽心思的策划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背着左旗的领导机构,把三中校长诬告一事直接报到赤峰市政法委、“610”。为此,赤峰市公安局、国安局,“610”等组成了联合调查组,来到左旗,定为大案要案,伙同崔凤国、黄景祥等调动公安局及乡镇派出所警察,于2001年6月21日~7月10日,疯狂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数十人及家属多人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和电脑、打印机、收录机等个人物品、勒索钱财,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崔凤国前窜后跳迫害法轮功,自以为大功告成,梦想着能当上公安局局长了,于是在请吃请喝后,向上级要求办理升官手续。不想,左旗组织部对他的鉴定是:此人心术不正,建议清除出公安队伍。崔凤国不服,认为自己抓了这么多法轮功学员应该升官,气急败坏的上告到赤峰市组织部,结果,赤峰市组织部维持左旗当地意见。崔凤国捞取官位未成,由于心术不正,还遭了报应得了心脏病。之后他被调回赤峰市宁城县老家,任宁城县政协调研员。回家后做了心脏手术,下了五个支架。

13、汪其格,男,五十岁。原巴林左旗公安局副局长。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与江氏集团狼狈为奸,对法轮功学员开始了疯狂镇压,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汪其格带着数十个警察,在炼功点上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公安局,利用各种手段,强迫签“不炼功的保证”。接着,先后把公安系统摸底掌握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都带到公安局,胁迫家属及单位领导,实行株连政策,胁迫家属及单位领导与他们一同强迫学员签了“不许炼功的保证书”。从此,开始了对当地法轮功学员长达十二年的迫害,拒绝给法轮功学员办护照、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劳教、骚扰、勒索钱财。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汪其格毒打、酷刑折磨、两只手带斜背铐、手腕被手铐深深勒进肉里。

2011年,汪其格遭了报应。因勾结黑社会倒卖古物,乱搞两性关系,触犯了法律。被内蒙电台通报。他多方托关系、送礼,才免入狱,保留公职回家了。汪其格儿子汪成不吸取其父教训,在巴林左旗林东镇派出所极其卖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计后果。

14、任凤廷:家住巴林左旗宝力罕吐乡太平地村,曾三次阻挡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发小册子、劝三退,也阻挡村民听真相和三退,态度蛮横,蹦着高的骂讲真相的老年法轮功学员。2017年端午节,任凤廷和家人去上坟,他在坟地上大喊:救命啊!救命啊!他的家人听到他的喊声,很害怕,还以为他闹鬼了呢。随后他昏倒在坟地上,他的家人叫来救护车,把他送到巴林左旗医院,经医生检查后说:赶紧拉回去吧,还能拉到家。结果,刚到半路,任凤廷就气绝死亡了。

九、林西县

1、刘显恒,男,林西县隆平乡派出所所长,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1999年7月20日后,为迫害法轮功出坏主意,想歪点子。对上了黑名单的隆平乡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监视居住、罚款、逼迫写“不炼功保证”等,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送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三人被绑架拘留。2004年10月24日上午到公安局学习,在从公安局返回家取东西时,在自己家被未满十八岁的小偷杀死。死时40多岁。

2、刘文、路广青、张宝玉:当地居民,是被刘显恒安插当地参与迫害大法的积极分子,划片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不许法轮功学员相互之间交往。一片由刘文监视、另一片由路广青监视、再一片由张宝玉监视。结果不长时间,刘文犯了以前的偷盗案,被判刑十一年;路广青得了腰椎间盘脱出,不能下地走路,出门由弟弟背着;中央电视台诽谤大法时,张宝玉啥脏就说啥,结果牙痛的受不了,脸肿了一个大包,吃不了饭。明真相的亲属对张说:你看你们这几个管法轮功事的哪有得好的。人家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把好人当坏人管有罪。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