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是如此渺小 我不再把它想大了

更新: 2021年08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年是大法小弟子的我,现在已过了而立之年。可是,在这已闻大法的二十余年里,我却不知道荒废了多少光阴。

前几天的中午,我居住地的派出所片警给我打电话,要来我家“家访”。我问什么事,他却不愿意说。并对我说:“在电话里不要提敏感字(在此,再次提醒同修一定注意手机安全)。”我当时在上班,他说和我再约时间,就挂断了电话。

前两年,这个片警来过我家。当时他问过我的情况后,看我选择继续修炼,也没说什么,就走了。这次我放下电话后,也没什么特别的心理活动,甚至可以说并不太在意。

然而,就在当天下午,我内心开始有了“后怕”的感觉。这个“怕”就象一阵一阵的海浪向我袭来,什么乱七八糟的思想都来了,好的、坏的,应该的、不应该的……

这些负面的坏念头出来了,我也知道要发正念否定,抵制旧势力的迫害。可是我的脑子里象一团浆糊,好象正念都集中不起来。一会儿,我就被带偏了,又想起了那些不好的念头;再一转念,想我怎么又想歪了,再正回来……如此反复,我的身心俱疲。

外面阳光明媚,我却在屋子里感觉冷到极致。装满开水的杯子,一下午也没有焐热我的手。一种从内而外的、彻骨透心的凉,让我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和母亲(同修)说了此事后,母亲告诉我:“不会有事,正念否定。”我虽然很赞同,但却内心烦乱,也不知要如何与母亲切磋。我决定给师父敬香,然后单独一个人静一静。

望着师父慈悲的法像,我的惭愧如潮水般涌上心头:最近,我的工作其实不那么忙碌,我却没有抓紧时间实修,而是在工作之余听起了音乐,刷起了手机。如果我晚上学法困了,就干脆睡下;可是刷手机,我却能刷到半夜依然精神,有时连零点的发正念都错过了。

我在师父的法像下盘腿而坐,我跟师父说:“师父,弟子知道错了。我是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即使有漏,做的不好,我也归师父管,和旧势力没有一点关系。不许他们迫害大法弟子。”其实,我感觉自己只是说了个开头,我向师父认错。后面的话,都是自然而然出现的,好象很自然的就想到了那里。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点化。

这时,我感觉头脑清醒了一些。我想:“让片警来吧,我给他讲真相,我要正面面对他。”我决定主动给片警打电话。这时,母亲提醒我说:“记着,我们的一切是师父说了算。该他来或不该他来,师父会有安排的。”我说:“放心,我悟到了,我一会儿就给他打电话。”

就在我觉的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没来的及给片警打电话的时候,片警的电话却先来了。他问我:“当天有没有时间?”我说:“没有。”我想约隔天,可是隔天他又没空儿。最后,我们只得过几天再约时间。

放下电话,我心中纳闷:“我主动面对,没有怕,怎么还没约成呢?”在生活中,我是个急性子。如果手头有什么事情,就会尽快做完,然后踏踏实实的休息。这一下没约上时间,再约又要拖好几天,对我而言,简直就是煎熬。

我再次盘腿而坐,闭目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可是弟子不明白,这件事情尽快解决了不好吗?这拖着我心里多难受啊!”“难受”?这个词马上被我抓住:为什么难受?是因为如果赶快解决了,我就可以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了?继续刷手机、听音乐?不再认真发正念、精進实修?有没有想赶紧解决好了,一下子轻松了的心?

我不能这样。如果这样的话,那旧势力会跟师父说:“看,还是我们的办法好吧?吓唬一下,她就赶紧学法修炼了,比平时还‘精進’呢!”那我不正是中了旧势力的圈套了吗?又成了在被迫害中反迫害了。我怎么能按照师父说的不承认旧势力,连它的存在都不承认呢?

想到这里,我急躁的心平静了很多。我在心中感恩师父,我决心认真修炼。无论有没有这件事情,我都要一如既往的学法,炼功,发正念,信师信法。邪恶是如此的渺小,我不再把它想大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继续学法,除了炼功和发正念的时候,我每天都会闭上眼,盘腿静坐一会儿,在心里向师父诉说我修炼中的疑惑。这时,我整个人都会静下来,思维就象泉水一样。跟师父说完疑惑,立刻就有师父点化我悟到的答案流淌出来。

有的问题有了第一层解答还不够,如果我能马上想到这个悟到的法理还有可以完善的地方,那立刻新一层的法理又展现了出来,层层翻涌。我明白了,如果当天我立刻就约片警来家里,那我只是靠着一个常人的孤勇,甚至是自大、盲目自信的心,想和他“说道说道”、“讲讲理”,简直就是争斗心,没有站在法上。

悟到这点后,我感激师父对我的点化。我对这个片警发出强大的一念:“只许我给你打电话,因为我想救你;而你不能给我打电话,因为你这样做是对大法弟子犯罪。”

我和片警见面的那天,我还是没能给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他走后,我盘腿打坐,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是真心想救他,这是给我和他的一个机会。他上门来,不是来让我救他的吗?”我刚这么想完,马上就明白了:正是因为我有真心想救他的心,片警的表现是弱势的。

前两年他来的时候,我想讲真相,却总是被他打断。而这次,我发出一念:“我不想听的话,不许你说出来。大法弟子要占据主动,你一定要听我说,而不是反过来。”因此,这次我把我想说的都说出来了,心中一丝紧张都没有,并发出正念:“我说的你一定要相信。”

最后我嘱咐他:“接下来你也千万不要为难其他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是真正的好人。”他苦笑着说,他没有想为难我们,他也不想打扰我们的生活。

这件事让我更加敬佩明慧网上报道的那些给上门骚扰的警察讲真相、做了三退的同修,真的是让我看到了修炼的差距,那是经过了多少平时讲真相的积累,才能从邪恶手中抢出人来啊!

就这样,我走过了一次“假骚扰”、“真提高”的过程。旧势力想以我们做的不好的地方为借口,钻空子。它迫害大法弟子是真的,但对于站在法上的大法弟子,这一切都是假相。师父是利用这个过程,让弟子得到提高。虽然同修们被骚扰的情况各有不同,其中也有各自复杂的原因,但是只要我们信师信法,我们一定能过去,因为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邪恶已经被清除到了最后,只剩残渣在苟延残喘。之前被大家讨论的沸沸扬扬的那篇同修的文章里提到,中共邪党还能存活七、八年,我当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我想着那还有时间,我可以“慢慢”修了。结果,我倒是慢慢玩上了。而我最近发正念时,突然一念钻出:这百年腐朽,邪党也差不多就到这了。个人体悟,希望我们千万不要执著时间。

师父说:“我只要叫你得了法,我都会给你一个充份的时间。但是如果你不能精進,不能够把自己当作炼功人,那什么都白废。我给你个充份的时间,是给你个精進的充份的时间,不是给你一个带炼不炼的时间。”[1]

旧势力的“敲门”、“骚扰”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不是师尊给我们安排的关难。但是面对出现的每一件事,我们都要找自己,认真对待,不能是常人的漫不经心、盲目自大;也不能战战兢兢、如临大敌。而是要通过出现的事情,我们悟到更高、更深的法理。正如师尊说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2]

修炼还没有结束,我们都不要松懈。师尊一直在我们身边,看着我们继续前行。

以上是个人体悟,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