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母亲病业经历悟到的

更新: 2021年08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我是二零一八年开始修炼的青年大法弟子,大学毕业后定居北方一城市。

二零一七年底,我母亲罹患口干症,查不出来病因,中西药都吃了,也没有任何起色。病痛折磨下,母亲日渐消瘦,面如土色,好像将死之人。二零一八年年中,母亲在婆婆同修的介绍下走入了大法修炼,短时间内奇迹般的恢复健康。亲眼见证了大法神奇的我以及多位家人,也因此走入了大法修炼。

母亲自打口干症康复后,身体越来越好,多年的冠心病、胃病、头疼等多种症状全部消失。但最近几个月,偶尔还会出现口干病业状态,我时常为此担心,并埋怨是母亲不精進所致。母亲不识字,学法主要靠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平日里还要帮忙带孙子孙女,所以整体上学法时间不多。

去年七月初,我给母亲订了车票,把母亲从农村老家接来我家。婆婆同修已修炼二十多年。我虽是新弟子,但因在常人中学位较高,平时跟同修的交流也总能说的头头是道,因此总觉的自己修的不错。我理所当然的认为母亲来我家后,可以帮助她提高,让她尽快的闯过病业关。可没想到母亲来我家后,病业越发严重,不光是口干,后来又出现胃胀、不排便等状态。

现在想来,母亲的整个病业过程充分暴露了我的执着心,也让我对大法修炼有了更深入的认识。下面就个人的一些感悟交流如下。

一、不要随便给病业同修“开方子”

母亲出现胃胀病业状态后,我就试图给母亲“开方子”。一开始我总觉的是母亲法理不清,因此从不同角度试图提高母亲对法的认识。我上班的时候,婆婆同修与她切磋,下班后我与母亲切磋。但切磋的效果都不明显,母亲状态依然时好时坏,我也变的心灰意冷。

我又认为是母亲不向内找所致,因此一会指责母亲人念太重,正念不强,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会说母亲有怕心,放不下生死;一会说母亲不敬师,学法犯迷糊……总之,从母亲的各种表现上,挑她的刺,说话也变的尖酸刻薄。尽管我态度不好,母亲也很少动气,只是责怪自己不争气,不会向内找。

逐渐的,似乎在我的帮助下母亲已经开始会向内找了,但母亲的病业状态越发严重,最后发展到吃不下东西了。整个状态直到后来回了农村老家后才逐渐恢复正常。

我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真是感到羞愧难当。其实每个修炼人都有或大或小的执着,整个修炼过程就是不断修心去执的过程。而我只看到母亲的缺点,却忽视了母亲的诸多优点。母亲自从走入大法修炼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动摇过。期间曾经历发烧近二十天的消业反应,母亲也没有想过一点常人的招;两年多来,她基本上每天早起,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偶尔有几天没有炼完整套功法,母亲还很自责;遇到亲朋好友,她就给人讲真相,讲她在法中受益的经历,讲大法让人做真善忍的好人……想起来,母亲比我还坚定、精進的多。而我竟然无视母亲的这些优点,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母亲,甚至用自己的感受给母亲开各种“方子”。

我还悟到,修炼没有固定的模板和套路,每个大法弟子的修炼路都不一样,不是说用了哪个大法弟子“开的方子”,就能摆脱病业。唯一的一条路,就是学法。修炼要达到的是法的标准,而不是某个大法弟子设置的标准。

母亲在病业严重时,发正念时背诵师父的诗:“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1]。我还责备母亲,为什么发正念要背这首诗。这首诗是当时母亲唯一会背的一首师父的诗。现在想起来这一幕,这其实是师父借母亲的口点化我这个执迷不悟的弟子,而我当时并没有悟到。

二、同修的病业过程也是自己修心的过程

修炼人遇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随着母亲病业状态的反复,我慢慢悟到,不是母亲出了问题,是我自身出了问题。是我的执着心太重,是我应该向内找,而不应该一再的苛责母亲。

母亲的病业过程中,我的怨恨心、利益心、急躁心、求安逸心、强势心、显示心,各种各样的人心暴露无遗。

排在第一的就是怨恨心。我怨恨母亲不争气,不会向内找,怨恨母亲不能尽快领悟法理,所以持续病业状态。有时候甚至觉的母亲的病业状态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她不能在法上归正自己。现在想想,修炼人修的是善哪,可这样的我哪还有半点修炼人的慈悲。

第二就是利益心。我脑子里经常会就母亲来我家的各项开支默默算账,总觉的自己在金钱上付出了很多。思想业特别严重的时候,还会想万一母亲修炼路走不通了,去医院得花多少钱哪!想起来真是汗颜,在母亲病业阶段我竟然冒出这么强烈的利益心!如果不深挖,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对利益的执着竟然这么强。其实,自打走入修炼后,我的经济条件比以往改善了非常多,而我从小在穷苦生活中养成的对“钱”的执迷一直没有去掉,并且通过这次经历完全大曝光。

第三是急躁心。我以前是个急性子,学法后有了改善。但遇到母亲时好时坏的病业状态,急躁心就完全冒出来了,一天到晚搅的心神不宁。母亲的病业状态完全打乱了我过往规律的生活,这也是我急躁不安的原因之一,因此,求安逸心也随之暴露了出来。

另外,我还极其强势,大事小事都很少听母亲的意见,习惯自己说了算。

显示心也不断冒出来。我在和母亲的交流中,经常有意无意的显示自己悟性好,悟到的法理高。真是可悲又可笑。

在这期间,《明慧周刊》第967期《从儿子得抑郁症中修自己》、《正念看待家人的病业魔难》,正见周刊第935期《不要看重同修表面负面的假相》3篇交流文章中都提到在面对家人同修病业或被绑架迫害时,如何修自己的过程。而我看到这几篇文章时,心里还很排斥,总觉的自己是为了母亲好,并没有真正深入挖掘自己存在的问题。

当真正向内找到自己的这些问题时,我在母亲面前痛哭不止,我恳请母亲原谅我这些日子以来的表现,并表示一定要把这些执着心连根拔掉,彻底铲除它们。

慢慢的,我对待母亲能够更包容了。在她不舒服时,我像安慰自己的孩子一样安慰她;在她想学法时,我一句句的教她识字、学法;后来她想回家了,我专门请了假送她回家。随着我的转变,母亲的状态也逐步好转了。

时至今日,这些执着心依然没有完全根除,我还在不断的抑制它们,发正念铲除它们。今天我把这些执着全部曝光出来,也是为了提醒自己不断灭尽它们,直至全部根除。

三、面对家人的魔难,要“去情”

通过这次经历,我对“去情”也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对情的执着也是修炼人必须要去的东西。师父说:“求给亲人消灾消病都是对亲情的执著。”[2]而我对母亲有深深的依恋,很怕失去她。

我从小多灾多难,母亲娇惯我,为了我费尽心血。尽管我现在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母亲仍然是我重要的精神寄托。母亲病业状态严重的这段时间,上班的时候,我惦记着母亲;下班一回家就赶紧问问母亲有没有好一些。而似乎我越惦记着母亲,母亲的状态就越不好。而当我尝试放下的时候,我放下的越多,母亲的状态就越好,直至最后完全突破了病业关。

当然,“去情”是个缓慢的过程,甚至会伴随着整个修炼过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四、师父时时刻刻在保护着弟子

母亲这次病业期间的几次经历,让我们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也让我知道了师父时时刻刻都在保护着弟子。

一天,母亲胃胀极其严重,痛苦导致她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我和婆婆立即发正念,清除解体迫害母亲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母亲平日里总给亲戚朋友讲真相,讲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而现在她本人出现病业假相,这些听了真相的亲朋们会怎么看待大法呢?邪恶迫害母亲的身体,就是干扰大法弟子证实法,绝对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有错在法上归正,谁也不配干扰,谁干扰谁就是干扰师父正法,就自动被大法清除。就这样高密度的发了近2个小时正念。母亲突然说:“好了,好了。”母亲流着泪,说她看到一个五颜六色的伞状的东西,突然冲到天上去了,她肚子里堵着的那口气也跟着一下子没了,好了。我和婆婆都落泪了,我们知道,是师父替母亲灭了邪恶。

过了几日后,母亲又连续几日不排便,也不通气,肚子硬邦邦的。无奈之下,婆婆说:用点常人的方法,煮碗萝卜汤喝吧。萝卜汤煮好了,太烫了,在晾着。母亲胀的快受不了了,想打嗝打不出来,不断的“娘啊,娘啊”的呻吟。 我提醒母亲,别喊娘了,要喊就喊师父吧。母亲刚喊了一声师父,话音未落,就好像有人从后背猛地推了她一把一样,“噗”地吐出一口长长的气来,立刻舒服了很多。这一幕点醒了我们,原来师父一直在管着母亲。而我们面对母亲持续的病业状态,信师信法的正念竟然动摇了。婆婆为自己动了常人的念而感到羞愧不已,我们商量着把萝卜汤端走了,不喝了,再也不想常人的办法了。

五、要保持无为的修炼状态

修炼讲的是无为,任何的强为都是与师父安排的路拧着劲儿,只会带来麻烦。每个人的修炼路都是师父安排好的,修炼人只要顺其自然,做好三件事,“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2],就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了。

现在回忆起这件事情,母亲来我家的始末,都贯穿着我的种种强为。母亲在农村的家中待惯了,不愿意来我家。而我总觉的我这边的修炼环境好,跟母亲又喊又叫的打了一通电话后,母亲终于来了。从来我家到回去,一共三十五天,母亲几乎每天都不舒服。

来了以后,每天的切磋交流基本上都是我强加给母亲自己对法的一些认识。其实,同修之间的交流切磋固然重要,但点到为止即可。况且,师父教我们的是宇宙大法,那么大的法,从哪方面悟都是悟,为什么非要按照某个点去悟呢?即便母亲不识字,只能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也没有看过近期讲法,但只要按着师父讲法中要求的标准去修,就能修成。因为师父早就说过:“本着《转法轮》这本书去修,就能修成。”[3]

对母亲的修炼状态,我也是横加指责,细数她的各种不是,可以说是“为所欲为”。现在我悟到,对于同修存在的问题,我们可以善意地指出,但真正的问题还得同修自己去向内找,不可强求。

经历了母亲几次特别危险的状态后,我慢慢悟到了修炼应该无为,不能强为。每次忍不住又要“有所为”的时候,我就反复背诵师父的诗句:“三教修炼讲无为 用心不当即有为 专行善事还是为 执著心去真无为”[4]。逐渐的能克制住自己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多次提到“无为”二字,其中,有三次的内容是:“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2]“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2]“所以我们讲无为,你不能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2]经历这一次,我对这些内容又有了新的体悟。

后来我又悟到,既然母亲来我家是错的,是“有为”的,那我就把母亲送回家吧,而且母亲也想回去。所以我就跟单位请了几天假,把母亲送回去了。回去后,母亲的状态越来越好,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

六、几点提醒

在此同时提醒各位同修,面对病业关的同修,给同修发正念是必要的,但最重要的还是要引导同修一起学法。每个真修弟子都有师父管,只要学法,就能在法上不断归正自己。因为师父说过:“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5]母亲病业这段时间,一直在坚持学法。除了平日里听讲法录音外,我开始教母亲识字,到回家之前,她已经基本能够通读《论语》了。回家后,在家人同修的帮助下,母亲还在继续学识字。随着不断学法,母亲的状态也在不断好转。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母亲已经完全突破了病业关,恢复正常了。

时至今日,我依然无法判断母亲的病业假相是在消业,净化身体,还是被旧势力迫害,又或者是身体出了“功”的反应,因为师父说了:“炼功人将来修炼也不会舒服的,身体出现许多的功,都是很强烈的东西在你身体里动来动去的,搞的你这么不舒服,那么不舒服。”[2]但我想,大法是圆容的,无论修炼人遇到什么魔难,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只要我们在法上归正自己,就能把坏事变成好事。因为师父曾说过:“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6]“你要问我,我就告诉你一句话:因为你是修炼人了,你才碰到的;因为你是修炼人了,这些事情无论是正面的反应、负面的反应,都是好事。(热烈鼓掌)因为它是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为你提高而准备的。”[7]

以上是我从母亲病业过程中悟到的,仅仅是我当前所在层次的所想所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为 〉
[5] 李洪志师父经文:《排除干扰》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