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主持教功班的经历及修炼体会

更新: 2021年08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在大约七年前在外地求学时得了法。我今天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参与法轮功网上学功班的一些修炼经历及体会。

二零二零年秋,我被邀请参加一个新的项目,就是为封锁期间被困在家里的人举办的网上法轮功学功班。我成了网上法轮功学功班的主持人之一。以下是我参与这个项目的修炼经历及体会。

在每堂课中,总是有一个主持人和一个课程助理。我们团队作为一体,尽量为有缘的新学员提供一个完美无缺、有效的对法轮功的体验机会。参加我们为时一个半小时学功班的人来自北美各地及世界其它地区。课程包括对大法的简介,播放师父的教功录像,以及最后的问题解答。学员可以交流他们的体会并提出任何问题。我发现问答期间学员们很投入,这对我是个鼓励。我尽量灵活巧妙的解开他们的心结,使他们对大法更有热情。这是一次让他们看到大法神奇和美好的机会。我用心和他们对话,让他们感受到师父和大法赋予我们的慈悲能量。我从问答中得到的喜悦是无可比拟的。

有一次,我在课堂前做准备,我以为自己关闭了摄像机和麦克风。但实际上我在排练我的台词时,音响是开着的。观众听到了我所说的一切。我没有准备好,也疏忽了。课程助理,也是项目负责人马上打电话叫我把它关掉。我从他的声音中感受到了其严重性,有几个人因此离开了课堂。这给我敲响了警钟。打那之后,除了技术上的错误,我觉的我的法轮功介绍做得不错的。但课堂助理与我分析了我需要改進的地方,并指出我的演讲质量不够好,不专业,这让我很惭愧。他的分析使我意识到我需要认真对待并改变我的心。我也可以看出,他希望看到我履行好这个角色。他知道我可以做得更好。我非常感谢他敢于以和善及真诚的方式说出该说的话。

他鼓励我观摩另一个主持人的学功班,记录那个主持人的话来改進我自己的演讲。我这样做了,并为满足自己如此之低的标准而感到羞愧。我被这位主持人身上携带的正念能量以及她的充分准备和优秀的演讲所感动。

我决定下一步是:我必须准备自己的讲稿。因为在这之前我在使用其他主持人的讲稿。我必须用心写出我自己的讲稿。从那之后我在演讲时,是我的心在讲。我感觉到了很大的不同,我更加热情,与大法相联系,说话更加清晰,更加有力,这是我内心的流露。学员明显的更加积极互动,并被大法所感动。我得到了很大的启迪,师父一直鼓励我们要走自己的路。我怎么可以照搬别人的演讲呢?

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从新审视我的讲稿,并進行更新或修改——这是一份活的文档,它随着我的变化而变化。我现在会一直投入自己的努力。我们不能照搬别人的东西,不能在修炼中照搬,也不能在洪法的过程中照搬。师父把众生托付给我们。我的理解是,我们会以特定的方式与某些人联系。例如,如果某些人与我有缘,如果我的努力不真实、不真诚,他们的心就不会被感动,大法的智慧就不会显现出来。也许由于缘份的因素,他们需要从我们这里听到这些,如果我照搬了别的主持人的演讲,这些缘份可能就被打断了。

还有一次,我鼓励我的岳父、我的妻子和我的一个雇员参加我们的学功班。我妻子支持大法,但从来没有炼过功,也没有参加过这类的班。我的岳父去年醒悟到中共是多么腐败,并逐渐看到大法是一种好的修炼方式。我的员工很尊重我,说她想更多地了解我的修炼。他们三个人碰巧都报名参加了同一个班。在这个特殊的周三晚上,我当然感到了压力。我比往常更早的去办公室做准备以及学法。我花了很多时间让我的心处于最佳状态,并加强自己的正念。在这同一课程,课程助理的邻居也来了,我感到责任重大。在课程开始前,我真诚的请求师父加持我,使他们能够得救。演讲结束后,问答环节非常活跃,班上学员很投入。我收到妻子的短信,说这堂课很棒,给她留下深刻印象。她和她爸爸一起炼了功。我的员工也告诉我,她对能学习大法感到非常高兴,她希望她的丈夫也能学习大法。我的岳母甚至也看了功法演示。事实上,我岳父母家的能量场发生了变化。我相信师父和大法净化了他们。还有什么环境更能让他们这样亲身体验大法的美好?我非常感谢师父给我们大家这样一个宝贵的机会。我从中得到了另一个重要启迪。我意识到,我需要象这样来对待每一个网络课程。我意识到,即使我本人不认识这些注册的学员,我也要对他们负责,师父把他们托付给了我们。我必须尽力而为,每次都是如此。

当我在演讲时,我总是试图与观众沟通。我分享我自己的修炼故事,分享我的经历。我告诉他们大法是如何溶化了我的焦虑和抑郁的。我甚至会交流我早期的一些担忧和刚开始修炼时遇到的困难。然后我会告诉他们,不管我最初的想法和挑战是什么,只要突破了它们,就是我们的福份。我告诉他们,修炼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变的越来越好。我发现这是一个强大的工具,因为在我的脑海中,这些人注定和我有缘,我觉的我们是久违的朋友或家人。他们在个人层面上了解我,并能切身感受到大法给我带来的变化。

在我们团队中有一个越来越突出的问题,就是我们很注重每个班的注册人数,尤其是我们自己主持的学功班的注册人数。我们在小组中对此進行了交流。我意识到,我在暗中有一颗争斗心,特别想让自己主持的班来的人数最高。后来我改变了自己对于此的想法,所以当我主持课程时,我把我的一切心思都集中在那些听课的人的身上。当人数少于我的预期时,我试着不再感到沮丧。当人数比平时少的时候,我总是试着向内心找,以归正我心里的不正确的态度或观念。我确实相信我的修炼状态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们必须保持良好的修炼状态,心中有法,这样登记了课程的人就不容易受到干扰从而错过了他们得法的机缘。

我尽量保持这样一个心态,就是我假设这些来学功的人都将成为大法修炼者。即使情况不是这样,也只有师父才能知道。我只是假设他们已经做好了修炼的准备,所以当我向他们介绍大法的时候,我的心中没有任何障碍。这让我没有精神负担,因为不再去试图说服他们修炼大法,而是唤醒他们的心灵,让他们看到自己一生都在等待的东西。

随着自己主持的班次越来越多,我的演讲变的越来越自然。虽然我仍然使用讲稿,但我不是在照本宣科,因为我在分享这些大法信息时,我感到就像对一个亲密的朋友一样在和他们真诚的对话。我真心的想让他们感觉到他们与大法如此紧密的联系着,就像我第一次发现大法时那样的感觉。我知道师父正把有缘人带入这个课程。我希望继续不断提高演讲的质量。我的另一个希望是,我更加配得上这个角色并且修好自己。

这个项目是我参与过的最专业,最令人满意的项目。我们的团队很了不起、很敬业,大家都是真诚的在努力。我们作为一个团队齐心协力,有事情共同探讨商量,特别是有不同意见的时候更是如此。当然,我们并不满足于现状,我们还在需要扩大这个项目以提供更多语言的课程、培养更多的主持人、更多的课程助理以及帮助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举办类似的学功班。这个机会是师父在这个特殊时期赋予我们的。很多人被我们的学功班所感动。每堂课的反馈都是如此鼓舞人心。人们常常不想下线,他们想继续听更多的介绍,他们会不断的问问题,我们经常不得不延长课程时间二十多分钟。从一些学员的反馈中我们看到他们中很多人与大法的缘份确实很深。能够向这些主动报名来学功的人如此深入地介绍大法,是非常值得珍惜的机会。

病业

由于我的职业是脊骨神经科医生,我有时会把脊骨神经科的健康原则应用于自己。我每天都和我的病人谈论这些问题,所以有时当我遇到病业或身体不适时,如果我没有好好修炼或没有保持警惕,我可能自然地也会这样想。

在我得法之前,我对脊骨神经科以及如何用它来改善自己的健康并成为社区的重要人物充满了热情。当我得法后,我很快意识到,我必须做出决定,自己停止接受脊骨神经科护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因为在我得法之前,脊骨神经科护理已经恢复了我的健康。

我完全停止了对自己的脊骨神经科护理。然而,即使我去掉了这一行为,我对被脊骨神经科护理调整的渴望仍然存在。我也担心自己会变老以及出现脊椎问题。其实,这一切都源于对师父的相信成度太低以及对大法的理解力太浅。我自己有脊柱不适的问题,虽然我有时也在挣扎,但我非常感谢师父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消业及提升。如果我们不按照师父的安排让身体的不适表现出来,而是把它推开、压制它、用治疗的方法拖延它,我们将如何提升?作为一个修炼人,在师父的看护下,修炼人碰到的一切都是好事儿。重要的是我们的鉴别力、承诺和我们内心的真诚。

我还想交流一下最近的病业关。最近我和妻子买了一套房子。我的生意也一直做得很好。从物质方面来看,我们的生活似乎正在步入佳境。所以很自然的开始讨论生个孩子的问题。我们最近很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并开始尝试。

虽然师父鼓励我们顺应社会,像正常人一样组建家庭,但另一方面我有点担心自己无法承受额外的压力和责任。我有时为做好三件事已经很费力了。我知道做好这三件事是我的使命。我能感觉到对拥有自己的小家庭产生的兴奋之情在膨胀。对世俗事物的渴望占据了我们心中的空间,使我偏离了我的使命。

在尝试之后不久,我的妻子开始出现高血压,这给她的思想带来了很大的负担。虽然她没有修炼大法,但她认为这是师父的暗示。我也开始尿血。随即,我意识到我的心态不对,我一定是与师父的要求不一致。很自然的,我和妻子开始谈论我们最近的身体变化,并决定现在显然不是合适的时机要孩子。我们都认为这是个信号,可以暂缓。我从中悟到两点,也可能还会从中悟到更多。第一,是我开始向往普通人渴望的东西,而忽略了自己的修炼;第二,我必须注意师父给我的提示,不要等到更严重的提示才采取行动以及纠正自己的思想。我每天都与许多人打交道。遇到摩擦时,我应该多向内找,因为别人都是我自己性格缺陷的一面镜子。我需要真正达到一个真正修炼者的标准,真正改变自己。法能破除一切执着。我将把重点放在平衡好家里的关系、我参与的大法项目、我的修炼和救度更多的众生上。

我想交流的另一件事是我最近发现的一个性格缺陷。我发现我经常是消极的。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事情,很容易以正常的方式表现出来。它最明显的表现方式,是和我妻子的关系。我经常会向她抱怨。我倾向于以开玩笑的方式来抱怨,然而它充满了负面的抱怨能量。用幽默来掩盖我们心中的抱怨不会减少抱怨心的危害。作为一个修炼人,我们的目标是同化真善忍,我们不能带着这些沉重的负面东西。如果它困扰着我们,那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有所突破,所以我们得认真对待,纠正我们的思维,超越人的观念和情。我正在付出努力,使自己更加积极,拒绝内心消极的东西。那不是真我,但我让它们滋养的时间太长了。我的环境适合它们,但当我纠正自己的心态时,它们就没有理由留下了。作为修炼人,如果我们能消除这种抱怨的心态,慈悲心就会在我们身上产生。我们必须努力看到别人的优点,不管他们有什么缺点。

谢谢你的聆听,如有任何不适当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202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