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孙女仔仔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八日】我的外孙女名叫仔仔,是在我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出生的,我出狱时,她已经六岁。望着这个陌生的姥姥,她仰起胖嘟嘟的小脸,稚声稚气的问我:“姥姥,你是我几岁时开始认识我的?我小时候你在哪儿?”我就给她讲我被迫害的经历,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她听后说:“警察抓姥姥,警察是坏人。”从那以后,她知道了法轮大法好。每当走在街上看到警察或警车,她就让我走在她和我女儿中间,说她保护我。

记得仔仔刚上小学一年级时,有一天她放学回家,手里拿了一个红领巾,兴致勃勃的告诉我,她是少先队员了。我瞅着仔仔手里拿着的红领巾,心想:邪党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就说:“小孩戴这个不好。”仔仔却说:“姥姥,你不懂,少先队员多光荣啊!”我想:由于我忽略了给仔仔讲不入队的真相,让她稀里糊涂的加入到邪党的少先队组织。我得找机会跟仔仔讲明白,让她退出少先队。

一天周日,我领仔仔去超市买东西,买好后我就一边装东西,一边和售货员讲真相。我说:“小伙子,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那个小伙子说:“我听说过,但我不信这些。”我就说:“你别不信,退出来对你有好处。自从中共建政以来,杀害了多少中国人哪,老百姓都知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它害死那么多人,老天能放过它吗?等老天清算它时,你加入过它的组织,你就是它的一员,就有你一份。是上天用这种形式,让我们把好人挑出来,不受它牵连。你加入它的组织时,宣誓要为它奋斗一辈子的,发誓是要兑现的。”

还没等售货员说话,在一旁的仔仔赶紧说:“我是少先队,我退,我才不愿意让它管一辈子呢。”我瞅瞅仔仔高兴的笑了。

晚上,仔仔看我在上网,就提醒我说:“姥姥,别忘了帮我退了。”我说:“已经退完了。”仔仔听后高兴的又蹦又跳。学校每到周一都要举行升旗仪式,要求学生必须戴红领巾。周一上学时,仔仔拿起红领巾瞅瞅我说:“我今天还戴它吗?”我说:“你自己决定吧。”她想了想说:“不戴红领巾,学校不让進校门,再说我妈妈也不让。我就把它当作是布条,是飘带,進了校门我就把它摘下来。”

放学了,仔仔兴奋的告诉我:“姥姥,我今天也太高兴了。到学校我就把红领巾摘了下来,老师看到我没戴红领巾,也没问我。升旗时,他们唱歌,我想:我是唱还是不唱,最后我决定不唱,我就在心里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今天一天都特别开心,以后我就这么做。姥姥,你是不是也高兴啊?”

我说:“姥姥高兴,仔仔做的真好。”打那以后,只要進了校门,仔仔就把红领巾摘下来。几年来,仔仔都是这么坚持着。如今仔仔已经四年级了,不管学校有什么活动,从来没留下过一张戴红领巾的照片。

从那时起,是凡大法的事,她都愿意听,也愿意做。我听交流文章,她也跟着听;我寄真相信,她就帮我装信封,我学法,她也跟着学;我发正念,她就帮我看时间,还看着我别倒掌。有一次,发正念的钟声响了。仔仔就喊:“姥姥,发正念了。”我随口说:“稍等一下。”仔仔却严肃的说:“我能等你,时间能等你吗?”我马上意识到:是师父借仔仔的嘴,在点悟我呢。我当即说:“仔仔说的对,姥姥错了。”我立刻坐下发正念。从那以后,每当发正念的钟声一响,不管手里干啥活,我都立即放下,坐下发正念,不错过一分钟。

一次,我听交流文章,仔仔也一边玩,一边跟着听。当听到有个大法小弟子说:我从小跟姥姥学大法。仔仔就自言自语的说:“我也是。”当听到大法弟子,要完成史前大愿时,仔仔突然说:“姥姥,现在很多人都忘记,自己干啥来了。”我说:“是干啥来了?”她说:“是救人呀。”

二零二零年,瘟疫爆发,仔仔的学校也停了课。我女儿就带着仔仔,来到我居住的小镇。我见到仔仔,对仔仔说:“不用怕,瘟疫不敢到咱家来,因咱家有大法弟子。”仔仔说:“对,不用怕,因咱家有两个大法弟子呢。”她把自己也算上了。

我拿了一本疫情特刊,《欺骗与救度》的小册子给仔仔看。她接过小册子大声的读了起来:“为何依然相信,曾经他们说不会人传人,曾经他们说可防可控,曾经他们说来源于华南海鲜,曾经他们说八名医生造谣,曾经听他们说……”当仔仔读完时,我问仔仔你明白是啥意思吗?仔仔说:共产党说病毒不传染,但病毒不听它的。我说:“仔仔真聪明。”

我给仔仔看武汉疫情的视频,当说到李文亮医生被训诫时,仔仔问我:“姥姥,李文亮是咋回事呀?”我说:“李文亮是武汉医院的医生,他把他们医院发现有疫情的事,告诉了他的同学,共产党说他是造谣,把他抓了起来,進行训诫。”仔仔听后说:“共产党比病毒还可怕。”

疫情来势凶猛。我周围的大法弟子,每天都走上街头和有缘人讲真相。仔仔也呆不住了,就恳求我要和我一起去讲真相,说看看你们怎么救人,她也要救人。于是我就带上仔仔,和同修们一起去讲真相。

仔仔很有眼神,同修们讲真相,她就在一旁默默的听,还暗暗的观察四周人的反应,还帮着记三退名单,走多远都不嫌累。讲真相回来,仔仔就和我一起学法,她每天都显得特别开心。

一次,天气很热,我们讲真相回来,仔仔脱掉衣服就去洗澡。我见女儿没在家,就催仔仔快点洗,洗完好抓紧时间学法。仔仔一听赶紧匆匆洗完,穿上短裤,就出来了。为了抓紧时间,我也没提醒仔仔把上衣穿上,我们就开始学法。学了一会,我抬头看了仔仔一眼,见仔仔把手按在了字上,我就说:“仔仔,大法书和别的书不一样,每个字都是佛、道、神,你不要把手按在字上。”仔仔听后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我得把衣服穿上,我光着膀子学法,神佛看到该耻笑我了。”说完就把衣服穿好了。我笑了,仔仔的悟性真好,我还不如小孩呢。

这样几天过去了,仔仔每天都和同修一起出去,可高兴了,到了家还哼着小曲,唱着歌,嘴里叨咕着:“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我女儿信佛,对大法不了解,也不愿意了解,听到后就说:“你每天出去,就学这个呀,明天不许去了。”仔仔虽然不高兴,也只好闷在家里,不和我出去了。

她在日记里写道:姥姥是我的亲人,妈妈也是我的亲人;一个学大法,一个信佛;一个性格好,一个性格不好。妈妈总是说姥姥,说这、说那,姥姥都能忍;有时说的很难听,姥姥还是忍。我想说还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六月一日那天,我妹妹也是同修,打来电话说:“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我带仔仔出去,给仔仔买点啥,散散心。”仔仔听到后高兴极了,小声对我说:“我姨姥是借这个理由,让我和她一起出去讲真相,要不我妈是不会让我去的,讲真相这是最好的礼物了。”

十月,疫情在谎报下终于缓了下来,工人复工、学生复课,仔仔要回去上课了。临走时,因台历已发完,我只好送给仔仔一本年历小册子,仔仔高兴的把年历装到书包里,带回家。我再去她家时,看到仔仔用夹子做支架,还把年历包了一个塑料书皮,恭恭敬敬的把年历,摆在书桌上。我看到后好感动,我说:“明年,姥姥送你一本带硬壳的台历。”她高兴的拍手说:“那也太好了,太好了。”

仔仔每天都是乐呵呵的,自己的事都能自己完成。大人喜欢她,小朋友们也愿意围着她玩,还被老师选上当了班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