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同修在大法中成长

更新: 2021年08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初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同修之间去北京上访回来,就不联系了,后来才慢慢接触上。为了安全,同修之间要求单线联系,所以遇到问题,都要自己悟和过关。下面,我讲讲我家儿子得法修炼的故事。

得法

儿子在上幼儿园中班时,他每隔一年低烧一次,连续两年出现昏厥状态,口吐白沫、脸部身体呈黑青色、身体僵硬,两次到医院抢救。他爸爸不是修炼人,让我给孩子好好检查,但医院检查来检查去,最后都不知是什么病因。当时医生只是问家里人有没有癫痫病史之类的,我说没有。最后,医生给出结论是高烧昏厥,可孩子当时体温都是37.3︒C左右,是低烧。

师父要求我们要以法为师,自己只知道向内找,放下对孩子的情,不停的求师父:“这孩子去留,师父来决定吧。”孩子两次犯病后,在医院治疗。可在医生都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孩子却突然完全正常了,好了,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孩子的命。

就在儿子第二次出现昏厥状态清醒后,下午把儿子从医院带回家时,他爸爸让我回到家,再给孩子喂一点药,他就上班去了。

我到家,准备好药,让他喝。他天真的抬头问我:“妈妈,你为什么不吃药?”原来儿子从记事起,就在观察我从来不吃药。我微笑着告诉他,因为我炼法轮功啊!他说,那我也炼。我说,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既然选择,就要坚定走完这条路。你生在大法弟子家中,你的生命也是为了得这个法,我们即是母子,又是同修,如果你不好好修,我可是要好好管教你的,这是我应负的责任。他说,妈妈,我好好修。

从那以后,我每天带他学《转法轮》,从开始一句一句教他通读法,到他自己能通读,自己学,自己开始背《洪吟》、《洪吟二》,稍微大一点,我开始教他炼功,每天从不间断。

消业、提高心性

儿子刚上小学时,有一次,他突然发高烧。我下午下班回家,他爸爸跟我说,孩子发高烧,快晕过去了,他也不吃药,作业也写不成,你看怎么办?我说,你别管了,我带孩子。

我和孩子到另一间屋里,我问他怎么样,个人理解每个人的路自己决定,他如果觉的过不去这一关,想吃药或去医院,我就可以让他去,因为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放弃过关。当时他身体已经很烫,呼吸也很急促,有供氧不足的表现。但他对我说:“妈妈,我没事。”我说,好,你躺在我身边,我给你发正念。

开始发正念前,先清理自身,向内找,对孩子的情,不允许迫害同修,只要迫害不停止,发正念就不停止。半小时左右,我看他呼吸已经正常,一摸,他不烧了。我让他睡了一个小时左右,叫醒他起来写作业。他做完作业,已是凌晨一点多,第二天正常上学。

还有一次,也是在上小学时,晚上,他爸爸做的鱼。吃完饭一会儿,我发现孩子在厨房吃馒头。我问他你没吃饱吗?他说,小声点儿,别让爸爸听到,鱼刺卡嗓子了。他害怕他爸让他去医院。我说,你看你有喜欢吃鱼的心和害怕你爸知道你修炼的心。你信师信法,你和妈妈出去发的真相资料,上面就有好多例子,遇到危险时,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他说,知道了,心里默念着,就去睡觉了。第二天上学,我送他时,问他怎么样,他说,好了,鱼刺没了。

时隔一年,又是晚上做的鱼,他爸没在家吃。吃完了,他和我说,鱼刺又卡嗓子了。我说,怎么样?需要去医院解决吗?他说不需要,想办法怎么把它弄出来。我让他张开嘴,用手电筒照到他嗓子里,看到一根象缝纫机针那样粗1~2厘米长的鱼刺,横插在嗓子上。我用女士镊眉的镊子想给他取出来,可是太滑,根本就夹不住。我说,你看用常人的办法解决不了,你还是象上次一样,诚心念“法轮大法好”求师父吧。他说行,默念着就去睡觉了,第二天上学送他时,他说好了,鱼刺没了,可从那以后,他就怕吃鱼了。

又时隔一年,我们回老家。回来时,他奶奶说,孩子喜欢吃鱼,把炸好的鲤鱼给带回来三条。他说,妈妈,我不想吃。我说,那怎么办?我又不吃鱼,你别害怕,慢慢吃(其实,他没去掉执着心,想吃,又怕鱼刺卡)。结果就是,鱼刺又卡嗓子了。我说,别吃了,其余的给同修吧,看谁能吃,也不能扔掉。我和他交流说,我不该强为让你吃,但即使有想吃鱼的心和怕鱼刺卡的心,我们在学法中会归正自己,修去执著心,绝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来,我们一起发正念,发一会儿正念,你就去休息。第二天上学,我送他,他说好了,鱼刺没了。

这事之后,我们曾交流这些问题,我说,你看你以前喜欢吃肉,有一段时间,你说看到肉就觉的不舒服,吃了恶心,那时应该修去对吃肉的执着。鱼刺连续三年都卡嗓子,是不是应该认真对待喜欢吃鱼这颗心。还有,害怕你爸爸知道你修炼的心。他说,我知道了。

现在他已上大学,在今年过年时,晚上的时间,放下怕他爸爸知道他修炼的心,他和他爸爸敞开心扉沟通了一次,说他自己一直在修炼。也就在他放下这颗心的那一刻,晚上十二点以后,他到我房间和我说,年前他爸爸给他买的苹果手机出现状况,不能使用,但在这颗心放下的一刻,手机自己恢复正常了。我说,我个人的认识是师父在鼓励你,他说,嗯,他指着自己的心脏部位说,我这里开了。

这么多年走过来,类似的事还有很多,仅举几例。这其中都是师父的慈悲保护,感谢师父慈悲救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