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炼心性 突破自己讲真相

更新: 2021年12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好!

我是在二零一九年八月上大学的第一周时得法的。得法的前三个月,我每周参加集体学法两个小时,但并不清楚大法和修炼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即使那时的我不太明白,我也能明显地感受到修炼中一些独特的事情。有几次参加完集体学法后,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快和清新。这种感觉会伴随我好几天的时间。参加学法的每个人也都特别友好和愉悦,气氛非常舒缓。

当我开始更多的自己主动去学《转法轮》时,我能够规划和完成好课业,而在那之前我在课业上有所滞后。我的头脑也更加清晰,摆脱了许多让自己分心的东西和一些坏习惯,比如电子游戏和动漫。蓦然回首,我才真正注意到我经历的许多变化。当时这些变化都是渐進的、微妙的,而且随着我不断学法深入,变化也在不断增加。

之后,我在当地神韵演出期间,做义工。阅读师父的其他讲法和明慧文章,并更加专注于提高心性时,我不断体会到大法的博大精深,这是我以前所不能想象的。我想在这里和大家交流一下我的一些主要经历和体悟。

讲清真相

直到去年三月份,当我在帮助推广当地神韵演出时,我才意识到讲真相的重要性。那时我刚刚学师父的各地讲法,并开始关注明慧等大法相关网站。我渐渐对讲真相的重要性有了更深的认识。但由于担心和害怕,我在这方面的進展十分缓慢。

随后,我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讲真相。尽管我以前几乎从来没有用过社交媒体,在上面也没有任何的联系人。我意识到这件(在社交媒体上讲真相的)事情可能会变的十分尴尬,就没有太多的進展,也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坚持讲真相。

在随后的几个月,我没有参与任何讲真相的活动,对法的理解也没有以前那么深刻,所以就更容易被怕心阻碍。我后来发现另一种网路讲真相的方法——匿名聊天,但我只是定期使用,因为到那里去的人们心存各种动机,而且对话很容易就会终止。后来,我确实能够联系上一些人,如果我有耐心的话,我想这确实是一个可行的讲真相的方法。但我经常被自认为的困难和恐惧而阻碍住。

讲真相和修炼不精進是一个经常困扰我的问题。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反复强调了讲真相的重要性,这也是我们的历史使命。我曾多次在脑海中浮现要出去讲真相的想法。同时我在学法时,师父的法也鼓励了我:

“不在于你做的怎么轰轰烈烈,看你做的有没有效,看你的心怎么摆放的,是不是修炼人。”[1]“就看大法弟子怎么去做。”[1]

“还有呢,其实你要想做,很多事情都可以做。在你的环境中,甚至于你在网上贴几篇象样的文章,都起作用。大法弟子嘛,你该做啥你就做。”[1]

然后,我试着出去为End CCP的请愿书收集签名。一开始我也是定期去做,但没有太大效果,而最终有了突破性進展,逐渐能够敞开心扉与人交谈。我还是没有那么主动地去做,后来更多的是依靠两个陪同的同修,同时发正念。但是,最后,我和同修收集到的签名的数量比我当初想象的要多得多,我自己在讲清真相方面也有很大的提高。

后来,我们遇到了无法在私人领地及其附近收集签名的问题。于是我们决定转移到公共场所,比如公园。最近,在母亲同修的努力下,我们想出了办法,在当地的公园里搭起了帐篷和展位来讲真相。有一天,母亲决定去公园看看,正好有个搭帐篷提供宗教服务的人要离开,他告诉我们在公园里搭帐篷和摆展位是多么容易和简单。当时我们真的感受到了师父和大法的指引。

在写这篇交流稿时,我们正在该公园完成讲真相的准备工作,并计划几天后正式开始。最近我也探索在网络上用与以前类似的方式多做一些讲真相的事情。我感受到了讲真相及提升的过程是与我们个人修炼的提高直接关联的,与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是相辅相成的。

师父说:“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谁来做大法弟子啊?是因为你有承担救度众生的使命,你的修炼这个基础,你修炼中的正念是为了救度众生的。我再说清楚点,你今生的修炼是为了你那个人表面的正念更强,能够救度众生。”[2]

用中文学法

在我修炼的头几个月里,我从未想过要用中文来学法。但当我有一次近距离看中文版的《转法轮》时,我被其中的文字所吸引,这是我在看其它书中从未感受到的。在我听到和读到其他修炼者学习中文来学法的修炼心得交流后不久,我也于二零二零年五月开始学习中文。

我尝试了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学习中文,如网路课程、当地同修的帮助、选修一门大学课程。在整个过程中,师父的许多讲法帮助我坚持了下来:

“其实我们今天选择用这个中文来讲是最合适不过的。因为中文是世界上表达能力最强、内涵最大的语言。”[3]

“由于汉字是特殊的文字,它和天上的字很近似。汉语和天上的语言也很近似,因为它是神直接给人创造的文化,而且在中国奠定的是半神文化,那么字的形和音都与宇宙有着连带关系。”[4]

通过学习师父的其他讲法,我也逐渐了解到中华文明在整个人类历史中的深远意义,我认为中文确实是一门特别值得学习的语言。师父说:“那么大家想一想,五千年的中华文明是谁奠定的?是全人类。”[5]这更加坚定了我用中文学法的决心。

大约从今年二月开始,我使用了一个在线翻译软体来帮助我学习《转法轮》。用滑鼠悬停在汉字上,即可進行即时翻译。那时我已经会认《转法轮》中的许多字,但仍有许多字不认识,所以我的阅读速度很慢。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了下来,并且每天至少读一讲。

头几次这样读《转法轮》,我都能学会很多字。没过多久,我就能用注音或拼音相当流利的读了。现在,我能理解《转法轮》中的大部份汉字,不认识的字越来越少。

去除色欲心

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我经常在色欲的问题上挣扎。由于网路的负面影响和在生活中从现代社会获得的一些观念,色欲成了我修炼早期的一大障碍,后来仍持续干扰着我。

在我修炼的初期,我在色欲方面犯了许多错误,甚至有几次放纵了这种执着,特别是在去年夏天。后来,我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特别是我注意到它确实在消耗我的能量。我还注意到它与我对舒适和安逸的执着有关;在面临巨大压力和疲劳时,我的忍耐不够。

尽管我决心从此不受色欲的影响,但它仍然以各种形式干扰我,特别是在睡梦中。当我不能把握住自己的时候,这让我很失望。但我通过加强学法,逐渐能够去掉这个执着,在面对色欲的干扰时不为所动。有时候甚至两到三个月几乎都没有受到色欲的干扰。

后来,在面对色欲的考验时,我又不能够很好的控制住自己,我对此感到震惊。现在回想起来,我知道这与我当时正念不足和学法少有关。于是,我加强学法,并在一段时间内消除了很多来自色欲的干扰。

一段时间后,我又受到了另外的色欲考验。这些考验定期出现并干扰着我。在这个时候,我的正念在其它方面也不强,也有一些其它的执着还没有放下,我觉的这些都与我没有很好地通过这些色欲考验有关。有时,我在想这是否与我过去在色欲方面犯下的错误有关,因此我开始对这个问题感到越来越焦虑和沮丧。所有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得色欲的干扰越来越大,甚至在我日常思考和人际交往中也是如此。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学习了师父的相关讲法,这帮助我逐步克服了这个问题:

“没做好不要紧的,那就下次把它做好,找找原因在哪里。你们在修炼中有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什么事没做好,完了事之后在那儿光顾后悔,不知道从新再做。你后悔多了又是在执著。做错了,看哪里错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从新做。跌个跟头老在那儿趴着,(众笑)不起来不行。”[6]

“武当山是真武也就是玄武、道家讲的玄武大帝修炼的地方。”[7]“有一天在梦中,在幻境中魔来干扰他,也是化成美女,也是一丝不挂的。结果在他昏昏然时没有守住,他就动了情了。事后他一气之下,他很后悔,他想我这修炼还能有望了吗?修了这么多年一事无成,还守不住自己的心,心想不行了,一气之下就下山了。下山走到半路上,看到一个老太太在那里磨针,用铁棒磨针。”[7]

“老太太告诉他说:时间长了必然会磨成针。真武心一动。这个老太太磨针的时候又往碗里倒水,这个水都倒满了,她还往里倒。他就对老太太说:水都流出来了。她说:满了自然就会流出来了。她实际上是点化他,她的意思告诉他:一个人在修炼过程中,你不要把它看的太重。一次没做好,下次会做好的。”[7]

我还读过一篇明慧网的文章《对修去“色欲之心”的一点体会》,对我很有帮助。我悟到我应该放弃所有的执着,把这个问题看淡。我曾经也像那位同修那样过度看重这个问题了。

现在,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在色欲问题上做得比较好。写这部份交流稿尤其有助于我解决这方面的难关。当然,在写文章的过程中,我也经历了相当大的阻力。我想,当我们真正想过关时,师父和大法就在我们身边,帮助我们走好每一步。

打破自我障碍

在写这篇交流稿的过程中,我学会了克服负面思维,并在修炼中更加精進。无论在修炼中遇到什么困难或阻碍,我都要守住我的心性和保持正面的态度。我知道,只要我持之以恒、一点一滴地弥补着自己的不足,静下心来学法,总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谢谢师父慈悲苦度!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旧金山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第二部份)》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

(2021年青年大法弟子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