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在派出所坦荡证实法

更新: 2021年09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早七点半左右,我和往常一样带上真相资料骑上自行车,一路发着正念,来到我经常发大法真相资料、劝三退的地方。

在这个路口,因过往的车很多,每当红灯亮了车停下来我就给司机发大法资料、劝三退,效果很好,所以我每天象上班一样按时来这里,已经快坚持三个月了。

一、突遇警察心不惊 心想使命更冷静

这天带了四、五十份真相资料。我正给一个由南向北骑电动车的男士一本《天赐洪福》同时劝他三退,他说早有人给他退团了,还让我看他的护身符并说常念九字真言。我是面向西听到身后有刹车声回头一瞅是辆警车,从车上下来一胖一瘦两个警察,也就是离我四、五米远。

我本来就是个思维敏捷、能言善辩的人,遇到突发事件不轻易乱方寸。今天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师父给我打开了智慧当然应变能力更强了。这时我堂堂正正的从兜里取出一本《天赐洪福》面带微笑的说,你们来的正好,也给你们一本。

他俩当时一愣,胖警察说:你胆子真大,还敢给我。我说谁收到谁有福,快收起来吧!他说,有人告你我们才来的,说你发传单,别发了跟我们走一趟。我说还有几份没发完怎么跟你走呢。他说:别多说了快上车。我说我的自行车在北边,你开车在前面走,你上哪里跟你就是。他非让我上车。我说我的手机钱包和钥匙都在篮子里,我的篮子在自行车上呢!他们把自行车推过来锁在广告牌上,把篮子递给我,我就上了他的车。

但我的心里很平静,一点怕的感觉也没有,因为我没干坏事,今天所干的事全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当然心安。

前一段时间我地一同修在自己的小卖店给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绑架到拘留所。我们小组的同修都发正念营救。当时同修们都说,如果有机会能到派出所讲明真相,让他们都明白了就不会给江泽民卖命了,自己也能有个好的未来。我想:“这不是机会来了吗?”我一定利用好这次机会,我今天的使命就是救那些可怜的警察。至于我的安全,从不去想什么摄像监控,因为我是大法徒都有师父在管,做自己该做的就是。这时我就更冷静了。

二、坚守正念不配合 讲好真相当主角

胖警察问我姓名、住址,我说我就是当地的,让告诉他真实姓名。我说你们是正事不干,放着坏人不抓却给修真善忍的好人找麻烦。这时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他们背后操控他们的旧势力烂鬼和一切邪恶生命,并背师父的法:“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这时车开到了派出所大院,停车后胖警察打开车门说:“请下车,跟我来。”他把我领到一个房间。我说这个房间有点暗换个亮一点的地方,黑我不习惯。胖警察随手打开灯,房间就亮了,他说不黑了吧!他指着凳子说请坐,又问你喝水吧?我说自己带着呢!没有了再问你要。胖警察走了,房间里还有七八个小警察。这时我就拿出大法资料让他们看。有一个说他奶奶就炼过法轮功,现在不炼了。又一个说可不能炼,炼迷了还自焚,多吓人哪。我说“天安门自焚”那是造假,我就详细的给他们讲了自焚造假的真相。

我告诉小警察:你去找一支笔来,我给你写首诗你就明白法轮功有什么好处了。一会他去拿来一些纸和笔,我给他写了下面这首诗:

修炼法轮功,返老还童中
走路象下操,来去一阵风
满脸皱纹少,黑发盖头顶
坐下象尊佛,站立赛青松
虽八十高龄,发声似鸣钟

这首诗真实表达了我这修炼法轮功的高龄人的身体实况和精神面貌。写完给他们,有一个警察读出声来,他们都称赞老爷子不但诗写的好、字也写的好。这时我就盘腿发正念,有一个警察说你在椅子上盘腿要不得劲的话,我给你些报纸你在地上盘。我说谢谢,在哪里都一样。

我盘上腿一结印,有一个警察说都别出声了,现在老爷子要炼功了,意思是不干扰我。发了二十多分钟正念,清理派出所空间场所有干扰众生听真相和一切操控恶人的黑手烂鬼。

这时胖警察進来把剩下的大法资料和护身符要走了。我严肃的对他说:这些东西是很珍贵的,是救人的,只能传看,若要毁了罪大如天。我给这些小警察讲善恶有报的实例:为了升官陈虻导演了自焚伪案,结果四十多岁得肝癌死亡;中央电视台主播罗京,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他非常卖力的污蔑诽谤法轮功,丑化法轮功创始人,很健康的身体得癌不能進食,在极度痛苦中结束一生;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是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遭恶报车祸死亡,几年后其丈夫也得癌症死亡,只剩下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为升官发财赔上性命,封的官再大有什么用,做事要对得住良心才会一生平安。

这时胖警察来了,说到另一个房间里谈话,我跟他到了一个房间,门上写着审讯室,当时我脑海里发出了一念,这是正邪交战的地方,请师父加持给我智慧,我要唱好主角,救这些被谎言蒙骗了的可怜生命,请求护法神和天龙八部帮我清除干扰众生听真相和抵触大法的旧势力黑手烂鬼和一切邪恶生命。

胖警察指着房间中一把椅子说:请坐,报上姓名和住址。我说打我一上车就告诉你了,没有必要再重复了吧!你就喊我法轮功就行。你们三个也应该介绍一下各自姓名。胖警察说:你问我们名字干什么?我说相见就是缘,既然认识了,今后就是朋友,再见面就能老李老张的打个招呼,别无它意。胖警察说他姓田。

田拿了一本《天赐洪福》说:这东西是谁给你的,是谁让你发的?你的头是谁。我答:无可奉告。田说知道不知道发这些东西违法犯罪要判刑的。我说:孩子,你说错了,违法犯罪的是你们。我散发这些东西是宪法赋予我的公民权利,是你们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侵犯了我发传单的权利,执法犯法的是你们。田说,既然国家禁止就要听国家的不能和国家对着干。我说按照中国现行宪法规定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国务院和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九九年江泽民出访法国时对法国费加罗报社记者们信口雌黄说法轮功是×教,他没有资格给法轮功定性,他讲的话不能代表法律,将来他要承担法律责任,总有一天要清算他,还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一个清白,把江泽民送上审判台。

我继续说,江泽民打压法轮功是在失去理智毫无人性的情况下制造的人权灾难,法轮功按照真善忍指导修炼者的言行,使身体和精神都有意想不到的变化,医院拒收的病人修炼后得到康复;邻里多年矛盾炼法轮功后都能找自己的错和解了;夫妻不和炼功后家庭和睦;不孝的知道孝顺了。对国家对家庭实在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国家应该支持。江泽民是一个嫉妒心很强的小人,他本人没有什么建树,只是靠溜须拍马和屠杀六四学生窃取了中共的最高权力,本人少才无能又想装出一副让人崇拜的偶像,绞尽脑汁东拼西凑憋出了不伦不类的三个代表,还是经过他师爷加工后才发表的,叫全国人民学,没人当回事视为垃圾。而李洪志先生的讲话录音抄下来就出书成为著作,从地方到中央,军中将校官员,各大院校学者教授,社会精英,工人农民不分男女老少都很虔诚的捧着《转法轮》敬读,江泽民他妒嫉心膨胀所以不顾七个常委六个不同意的情况下,发动了打压法轮功的邪恶运动。江泽民打压法轮功是不得人心的,不但受到中国有良心人的谴责,也受到世界正义人士的谴责,现在全世界几十个国家的政要和上百万的民众谴责呼吁法办江泽民,最终他会受到严惩的。

这时,進来一个小警察说老爷子别讲了,你再作首诗吧!我说我写诗不是空洞的,写诗就象做菜得具备条件有原料设备,写诗得有素材。他说你把今天来这里为题材做一首诗吧!我说好吧!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请到派出所,看似是偶然
为了解真相,特邀我来讲

他们都说老爷子有才,当时的场面不是审讯,倒象是在一个超市人来人往出出進進,和田的谈话象聊天一样,象老朋友侃大山,从没人打断我的发言。田又问你有多少同伙,我说还是很难说清,中国大陆几千万,港台澳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田说我是问当地有多少,我说无可奉告。田说:还说按真善忍做事,连句实话都不说。我说有些话就不能说,我是为你好,对你的生命负责。田说:你回去还炼不炼了?我说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没炼功前我有很多恶习,吸烟、喝酒、打架、骂人都改掉了;原来身体有多种病都不治自愈,多年的牛皮癣没少花钱,受了好多罪也没治好;还有偏头痛,正睡着觉一阵剧痛醒来就无法入睡;还有关节炎,神经衰弱失眠都不治自愈,达到了无病一身轻。从九六年至今不打针不吃药不喝酒不吸烟,扛五十斤面粉上楼,面不改色气不喘,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家庭和睦。这时我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看我走路踢腿一米多高,我说我这七十九周岁的人不炼功能有这好身体吗?田说,好回去在家炼吧!回去别再发这东西给我找麻烦了。我说我知道该怎么做。

田把对话记录递给我,让我看是否属实,我说你念我听,就是他念完我说属实。田说你在这张表上签上名,我很痛快的把第一张表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张写上法轮大法是正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第三张表写诚念法轮大法好就有福报。写完给他们一看说签你的名,我说这个名不能签,签了名我就等于是害你,咱们无冤无仇的我不能对不住你们。田说给他写上拒签。我说该问的都问了我得去骑我的车子了。田说我给你交个实底,耽误不了你回家吃晚上饭,五点准时让你走。你把车子钥匙给我,我把车子给你弄回来。

三、不让走,就继续讲,“三退保命”可不能忘

我想,得利用好这个机会,再讲讲三退保平安的大事。我回到原来的房间,这时有五、六个小警察,我就给他们讲贵州藏字石,说你们可以上网上去查,这是天意示人。中共建政后宣扬无神论,可是老毛他信神,但不叫别人信,就他進北京都找那些信神的修炼人给他选吉日良辰,他都不敢贸然直接進北京,也在高人的安排下行动。

中午饭到了,都去吃饭只有一个人陪我。有一个人拿来一个馒头,说饿了吧,趁热吃了吧!我的水喝完了,他去给我弄水。十二点到了我就盘腿发正念清场。我感到能量场很大,感到环境越来越清亮。吃过午饭不到两点人又多起来了,有七、八个人,我问他们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一个说这是反党。我说:这可不是反党,是退出你入过的党、团、队,为什么要退呢?因为你入党团队时,都要发毒誓说把一生献给它。西来幽灵也会在你前额打上兽印,你就是它的一份子,因为你发誓神是知道的。三退是解除誓约,这也不是迷信,是为自己生命着想。就如一个客轮你上了它的船,这时有高人告诉船上的人,这船有灭顶之灾。有一部份人就信了,退票登岸,幸运的活下来了。那些不相信的,沉船的时候再想退票登岸就晚了。我又讲了中国古代有关发誓应验的典故。

下午三点来钟,叫我去照相我不配合,不看镜头,他们好几个人拽我,我说别瞎折腾了根本照不上。一会,一个小警察说怎么就照不上呢?可是神了。有一个说是他师父保护他了。要验血按手印我一概不配合,再次让我签字也不签。

快到下午五点了,姓田的拿来我的篮子,说你的东西一样不少还给你,我一看十一份资料还有护身符一样不少,我说谢谢。他拿出一张纸让我签字,说签了字就可以走了。我说这个字是不能签的,我要签了字对你不好。他说你要是不签字,你若从这里走丢了,你孩子来要人,我可怎么交代?我说我不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来。他说你不签字你就写从派出所五点离开。为给他下台阶,照他说的写了但没签名。

田和我拉着手走到院子里,他指给我车子,说:老爷子,你是我办案以来唯一不送拘留所的。我说:谢谢你的关照,神佛会保护你一生平安。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你会得到福报。他笑而不答。我骑上自行车和在院子里的警察打招呼说再见,轻松的离开派出所。

反思:

这一次看似凶险的绑架在师父的安排和保护下,变成了应邀讲真相,平时还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接触派出所的人呢!但遗憾也很大,没有把他们中有缘的人劝退了,没有完全达到师父的要求。我深刻反思整个过程有没有欢喜心、有没有不理智,感到要修的方面还很多。至今仍时常回想起这一段难忘的经历,心中充满对师尊的感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