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派出所给警察讲真相

更新: 2021年08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日】在中共的所谓“清零”勾当中,不法人员们利用伪善与欺骗的手段,诱骗大法弟子上当。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上午,我地派出所通知我女儿说:叫你妈来派出所填个表,或你来把表领上填一下。我女儿电话跟我说了情况,我说:你别去领表、也别替妈填,你和他们说妈的事与你无关。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听他们的命令、指使,三界都是为正法而开创的。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去派出所给他们讲真相,我啥时候想去啥时去。

六月十九日上午,我来到派出所,问两个值班人:你们找我干什么?你们的任何活动我都不参加。他说:你来这个屋来,我给你个表填,你先坐会儿等我一下。他拿出照像机偷偷的从侧面给我照像,我严肃的对他说:你是不是偷着给我照像哩?你这叫侵犯我的肖像权,给我删了。他说:嗯,我给你删了,你看也没照上只照了个门框。他又说:我也是为你好,给你拍张像填个表,我给你填!我说:我一進来就和你说了,我不参加你们的任何活动,你也别替我填什么表,你也代替不了我。他伪善的说:我们也是为你好,咱就在外面说不炼了,咱在家里炼谁知道,咱只是转个弯咱还炼,我们也不干涉。我说:你偷偷的给我拍照,替我填表,你经过我同意了吗?你们做的是什么事,偷偷摸摸的,你执法犯法。修炼法轮功的,按真善忍做人,我叫你替我填吗?我允许你替签“不炼了”,我还算个修真善忍的吗?我还在真善忍范围之内吗?你代替不了我。他又说:你要是不填表对你的孩子,还有孙子辈都不好,他们都得受影响。我对他说:我的孩子命里是什么就是什么,谁都动不了。他又说:你拿过国家的救济没有,你家人有没有拿过?我对他说:我是一个个体生命,别人拿不拿与我无关,别人给办不办也与我无关,共产党的钱我是一分也没花过,我是靠双手养活我自己的。他无言以对,并恨恨的说:那你不填表你走吧。我说:是你们叫我来的,谁没事来这地方,我还没给你们讲清真相我就不能走。

于是,我接着说: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使修炼者身心受益,道德回升,对社会有利无害。你可以看看《宪法》修炼法轮功不违背宪法,法无明文不为罪。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江泽民出于妒嫉而迫害法轮功,他的话代表不了宪法,他在迫害法轮功时,为了叫下级听命于他,制定了一条违反宪法的免责条款,大概意思:因执行上级命令而犯错可不追究警察的责任。而习近平上任后,在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从新修订了,取消了江泽民制定的那条免责条款,规定了警察终身追责制,不管你调离、退役都要追究你的错误责任。法轮功属于冤假错案,在法轮功上你们做任何文章都是错的,一追究肯定是你们这些被利用的人,也得为自己多考虑才是啊。文革后那些听命于上级命令的都成了替罪羊,上面的领导却啥事也没有。我真心的希望你们明白真相,别干不利于自己的事,秋后算账你们能平安。

他语气缓和下来说:我也知道法律在变化,谁也希望自己健康平安,我毕业刚工作了两年,对法轮功不明白,法律这方面我正在学习中。我说:我也知道你不明白,我今天给你讲了,你就明白了。再一个就我修炼法轮功,请不要骚扰我的家人,今天所长没在,请你把我的话向上级反映了。

我又对另一个岁数大的警察说:他岁数小,不明白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你应该在九九年经历过吧?他点头说:嗯,我们也不想做,是上面叫做的。国家不叫炼你们就别炼了。我接着说:不是国家不叫炼,是江泽民。我又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真相。我又对他讲了在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国最高法院发布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们二十多万大法弟子起诉江泽民,因为他是罪魁祸首,其实一线干坏事的都是你们,希望你们明白我来的目地:以后请多为你们自己着想。

有的同修为以后不受干扰,觉得又不是自己签的字、填的表就同意了。他们只要不明白真相就会被邪党利用,邪党是毒药,邪党让他邪他就邪,让他伪善他就伪善。任何形式让我们配合他们填表、签字这是绝对不行的,滋养了他们破坏大法,对他们、对修炼者都是有罪的。

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是维护大法,讲清真相才是慈悲的体现。但我们不随他们说炼或不炼,不入他们的圈套。他们带着骚扰、破坏的“任务”,没资格对大法弟子提出任何要求。修炼大法多年,大法弟子成熟了,我们自己应在各种环境中坦坦荡荡,在乱世中以威严慈悲的状态救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