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身魔难 珍惜昔日同修

更新: 2021年09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一年,我二十多岁。回头想想自己修炼的路,感慨万千。真如师父所说:“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 得法往回修 圆满随师还”[1]。写到这里,我止不住的流下泪来。现在,我谈一谈自己在师父的保护下走过魔难,近一年来,找回昔日同修方面的一些修炼体会,与同修交流。

一、师父看护我们走出魔难

我们是夫妻同修,因为工作原因,法轮大法遭受迫害之前,没有参加过集体学法,个人修炼基础打的不牢。后来迫害开始了,我们双双经历了几次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的迫害,九死一生。但是,无论怎样,在酷刑折磨、经济迫害中,我们从来没有动摇过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最后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们回到了家乡。

刚回来的时候,生活上的魔难很大。因为遭受多年的牢狱迫害,我们从以前常人眼中羡慕的对像,到几次被迫害的倾家荡产、身无分文,亲戚、朋友们都不能理解。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我们做了项生意,白天晚上的干,也是入不敷出,扔还扔不下。大的孩子考上了好的大学,自己拿不出学费;家里还有小的孩子,房子也是租来的。那种巨大的压力,使我们每天都有窒息、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就象掉在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里,看不到岸,怎么挣扎也挣扎不上来。同修们看到了也很着急,多次找我们,但是我们自己又无能为力。那个时候,别说整体配合做事,自己的个人修炼都保证不了。我心里也很着急,但是无法解脱。

2015年,诉江开始了。因为我以前做过协调方面的事情,也有点文化,当地同修在模板和诉江程序方面弄不太明白,就来找到我。我当时想:同修啊!你不了解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房租得交,老大马上要开学了,到现在学费还没着落呢!我现在的时间、精力、还有状态,能做的了这个吗?可是看到同修着急期待的眼神,我还是决定考虑一下。

送走同修,我想,这件事是正法的需要,是整体的需要。同修卡在这个地方,他们找到我,我就是有责任的。无论我个人什么地方修的不好,被邪恶钻空子,一直处于魔难之中,无论我个人现在有多么困难,但是现在是整体需要我了。我感觉,就象师父在喊我了一样,是师父在喊我精進啊!我还有什么理由执著个人的事,不去配合整体呢?虽然我现在的修炼状态不好,但是整体有事需要我了呀!虽然我的经济状况也很不好,但是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自己的使命得自己去完成,是不需要有任何附带条件的,不是说生死都能放得下吗?!

最后,我和丈夫商量,因为生意上正好也是淡季,我们就决定放假两个月。用这两个月的时间调整自己、多学法,然后在诉江这个问题上和同修整体配合起来。以后怎么样,那就听从师父的安排吧。

晚上睡觉前,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踏实。我在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啊!也不知道弟子这么做对不对。可是弟子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也只有这样了。”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半夜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人敲门,我起身开门一看,是师父!我惊喜的把师父请進屋,不知道说什么好。师父慈悲的笑着,对我说:“不用说,你的情况我都知道。”说完,师父就直接去了厨房,我進去一看,师父在准备做饭!我慌忙说:“师父,我来,怎么能让您做饭!”师父回到客厅,对我说:“放心吧,你看这是什么?”说完,师父站在我的面前,庄严、神圣的打起了大手印。顿时,一串串金光闪闪的法轮从师父的手中飞向整个客厅,无处不在!我落泪了,说:“师父啊,我知道了,弟子知道了,谢谢师父!”

梦醒了,醒来的时候,我的眼泪还在脸上。当时,我心里清清楚楚的悟到,师父为什么去厨房,师父是在点悟我——大法弟子的衣食住行,师父都在管着呢!师父让我把心放下,只要你去做你该做的事,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一切辉煌与威德都在其中!路,师父都已经给我安排好了。

之后的两个月,在整体配合中,当地的诉江進展比较顺利。我们也逐渐的把自己的状态调整了过来。阴差阳错的,坐在家里,就有了份意外的收入,孩子的学费和生活都解决了。这一切是我们当时用人的思想想都不敢想的。我们知道,是慈悲的师父都为我们做了安排。

从那以后,我们渐渐的走回到正常的修炼状态当中,溶入了当地的整体正法洪流。生意上也越来越好了。

二、与同修配合 找回昔日同修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了,大家都意识到了时间和救人的紧迫,在抓紧时间,利用各种方式救人。与此同时,我的心里也一直有着一个愿望——找回昔日的同修。因为我知道,再不找回来,可能就来不及了。这些曾经的大法弟子、师父的亲人,不同层次宇宙的主和王,他们真的就很难再有机会了。

想到了,我就要去做。我把需要去找回的同修列了一个名单,然后根据情况,一个一个的去找。

1、找回男同修A

我首先想到的是当地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同修,他曾经和我们一起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那一年的他,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从黑窝回来后,娶妻生子,一直就不太精進。后来,妻子得了绝症,扔下了六岁的儿子走了。他好象基本就放弃了修炼,现在不知在哪里,是什么状况。

我和丈夫同修开车来到他的家乡,打听他的家人后,得知他现在在另一个地方打工。我们又开车来到百里之外,找到他工作的单位,终于见到了A同修。

A同修的现况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妻子去世后,他因执著利益的心不去,在网上借高利贷,搞“数字币”,结果钱都被套了進去。现在,他把儿子扔给年迈的父母,自己被债主天天追债,挣的工资钱都不够还利息的,苦不堪言,更谈不上修炼状态了。

交流中,他认识到是自己被利益之心带动而投机取巧,才被钻了空子。但是,他现在感觉无能为力,被债主追的焦头烂额。而且最近有一笔支付宝借款到期,如不能按期还款,便会被起诉。当我们问他想不想振作起来,从新精進实修的时候,他流泪了,说:“想!”

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我不由的想起曾经魔难中的自己,更感觉同修都很不容易。不管是旧势力的迫害,还是个人修炼的不足,只要他还有走回来的心,魔难中就应该去拉他一把。于是我跟丈夫同修商量好,帮他凑些钱,先把支付宝的借款还上。然后从修炼上和他交流,尽最大努力帮助A同修走过难关,让他从新走回到修炼中来。

我从明慧网上搜集、整理了一些有关“传销”、“数字币”等有关利益之心方面的交流文章,给A同修看,共同交流这方面的认识。同时也告诉他:我们帮他先把钱垫上,解燃眉之急,是因为他还能修炼,还想修炼。但是,他绝对不能再犯以前的错误——把钱用在投机取巧或违反大法原则的地方,大法修炼是严肃的。他坚定的说:“好!”

就这样,A同修从新开始修炼了。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他的收入还很好,几个月就还清了欠我的钱。后来,我们又帮他找到了两名当地的也没有学法小组的同修,共同建立了一个学法小组。因为需要,A同修还开了一朵“小花”,供应当地同修所需的真相资料。从此,他们就都溶入到了正法修炼之中。

2、找回女同修B

同修B是1999年“7.20”以前得法的,比较年轻,今年四十多岁。曾经非常的精進,在整体配合、营救同修中,发挥过很大的主力作用。最近几年,听说她掉下去了,沉迷于常人的吃喝玩乐,不学法、不炼功了,看着同修都绕着走。

有位同修和她以前走的比较近,我就找到这位同修,跟她沟通,商量我们一起找回B同修的事情,这位同修欣然答应了。根据了解的情况,我从明慧网上又整理了《天国家书》、《师父急》、《师父在为众生承受》等文章跟她一起学。

刚开始见面的时候,B同修很消极,她说:“我不行了,就这样吧,我觉的回不去了,我都混同于常人了……”我们没有放弃,继续给她讲、读同修的交流文章。

我给她读师父的法:“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作为大法弟子们来讲,也都是在修炼与无比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的,深知修炼的艰辛,不会不理解走错路的学员,所以我再一次告诉你们:所有在这方面做错了的学员,从现在开始最好公开表示放下这污浊的包袱,走回到大法中来。”[2]“一个人走向神的修炼过程中,因为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那么人在修炼过程中就一定会犯错,就一定有过不好的关,当然也有犯大错的。”[2]

同修B哭了,她很惭愧,说:“对不起师父。”她终于表示想回头了,说真的感觉到了是师父让我们来找她的,无论怎样,她会尽最大的努力。我们帮助B同修找了一个学法点,她说:“好,会去的。”

谁知,一晃儿过了一个月,也不见B同修去同修家学法。跟她熟识的那位同修说,B同修又天天被那些常人中的朋友拽着吃喝玩乐,真是没办法。

我反思自己,觉的自己用心不够,做事不到位。象B同修这样的情况,想回头,阻力很大,名、利、情魔都在诱惑着她,拽着她,不让她往回走。我决定再找她,这回要陪她一起学法。当时我的两个孩子因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白天在家上网课,很忙。但我也决定抽出时间,安排好孩子之后,去陪B同修学法。

就在找B同修的那天,我来回去了她家三趟,都没找到人。她家住在顶楼,没有电梯。我没有放弃,当我第四次再爬上顶楼的时候,浑身是汗,腿都打哆嗦。但是我心里一直在想:师父啊,弟子不会灰心的,为了找回这些可贵的同修们,我更无怨言。我知道,这是我自己该吃的苦。因为我这个不省心的弟子,曾经让师父操了多少心哪!弟子所做的这一切,惟愿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这一次,门打开了,B同修不好意思的把我让進屋。她说自己回头的阻力太大了,每天都有很多的人找她干这干那。就在我们谈话的时候,也是电话响不停。我正念解体背后干扰同修往回走的邪魔烂鬼,诚恳的对她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师父着急啊!要想往回走,就得下定决心。这样吧,我和你熟识的那位同修,每周也去给你找的那位同修家学法,我们一起学好吗?”她说:“好。”临走的时候,我郑重的跟她说:“你一定要去,我们在同修家等你!”

就这样,一次、两次、三次……B同修从开始的一想来学法腿都迈不动(多年形成的败物阻挡),但是因为不好意思我们在等她才来,到最后的主动勇猛精進,让我们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和神奇。

在师父的加持下,B同修的变化是突飞猛進。

当我们第三次在一起学法的时候,感觉B同修找回了修炼如初的那种状态,人也变的神采奕奕、红光满面。她说:这几天在家,我除了必要的生活之外,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保持每天学法五个小时以上。师父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3]我就得多往我的脑子里装大法,这样才能洗去、破除我这几年来形成的污染和各种执著。我觉的我真的醒了,当有什么念头蹦出来、让我分心的时候,我不会放过它,我会一个一个的抓住它。然后,把它摆出来,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挖出它的根,去掉它。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终于找到了我的根本执著,也是让我掉下来的根本原因,那就是色欲之心,我一定得修去这个东西。

大法真是神奇啊!十几天前的B同修还是那么的悲观消极、自暴自弃,现在却已是正念十足的坐在同修们的面前了。最近,B同修还找到一个想修炼的新学员,在自己家里带着她天天学法。

3、找回同修C

C同修也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女同修,夫妻俩都修炼。零几年,她丈夫被绑架的时候,孩子才几个月大。她抱着孩子天天去公检法要人。不放人,她就抱着孩子坐在街头,在地上铺开陈述丈夫被迫害经过、要求立即放人的真相板,在那里对过往的世人讲真相

有一天,“610”的警车就停在她们娘俩面前,“610”的头子拿着一个带着钉子的大棒子比划着,恐吓她,让她离开,还要收走她的真相展板。她当时把几个月大的孩子往展板上一放,正念正行道:“谁敢动!谁也不许动!你们迫害大法弟子、迫害我的丈夫,就是不对,他们都是好人,你们应当立即放人!”“610”恶人悻悻的走了。当时的壮举真是感动、震撼了很多世人。

后来,尤其最近这些年,她个人修炼状态很不好,丈夫回来后,家庭矛盾重重。现在也不学法,成天痴迷于手机,家里家外乱糟糟的,就是破罐子破摔了。

我和熟识她的同修商量,把她找回来参加每周的集体学法。同修们说前些年都找过了,C同修来了一次、两次,就再也不来了。我说:“那时她不来,不代表着现在她不来。我们不能放弃,不能动心。这也是在看我们做事是否用心、是否到位、是否坚持。结果是师父在管着哪!”

后来,C同修被找来学法了。第一次,她的状态和B同修第一次参加学法的时候很象,很消极的坐在那里,不是叹气,就是默默的流泪。为了有助于唤醒同修神性的一面,我把她曾经抱着几个月大的小儿子街头讲真相的情景说给她听,讲给她我脑海中C同修最伟大、了不起的那一幕一幕,C同修一直在流泪。

学法之余,我又找来大家都已经好久没看的视频《师恩颂》、《永恒的故事》等给大家看。看到师尊那熟悉而亲切的面容,我们都不由的泪如泉涌。二十多年了啊,这二十多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大家此时再次目睹师父慈悲的容颜,那真的是感慨万千,和二十年前是截然不同的了。

C同修开始一次不落的来参加学法了。在这期间,因为学法点大姐的家里有事儿,停了一个多月,我就抽空晚上安排好孩子后,去C同修家看望她,给她看相关的交流文章,和她切磋。不让她在这个最关键的、还不太稳定的时候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

这位可贵的C同修,在师父的保护和大法的沐浴中,很快的就走回来了。她说:“我终于明白了自己是怎么掉下去的了,就是我的根本执著——求安逸。在遇到矛盾的时候,主元神不去主宰自己,而是交给其它东西,任由它们主宰、控制,去逃避,这不是同化大法。我应该在法中知难而進,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现在,我会正视自己这方面的问题,不再给它留一点点余地。”

以上是我的个人修炼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缘归圣果〉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