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真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五日】二零一八年五月,我和丈夫到南方去帮女儿带孩子,小外孙从小就不会和人交流,后经几家大医院确诊是“自闭症”,我就每天领着外孙到康复中心训练,回家也得照顾他,因为我女儿工作很忙,这样我学法,炼功就得不到保障。

一、走出长达近一年的疾病魔难

到了十二月初,我身体出现了不适的症状,就是怕冷怕见风,一见风身上到处都是一片片包,奇痒无比,挠的浑身血淋淋的。

十二月中旬,我们全家从南方回到北方家中,回来后,我加强了学法炼功,我也知道这不是病,也没有想上医院的念头。因为我在二零零八年左右先后出现过“蛇盘疮”和“面瘫”的症状,都是凭着信师信法,高密度发正念闯过来的。可这次,怎么发正念也不见好转,特别是凌晨炼动功炼一半就坚持不住了,痒的我浑身挠个遍,挠的皮肤出血了才停手,然后才能接着继续炼功,日复一日,就这么硬撑着,觉的真是度日如年啊。

有一次,我有点承受不住了,我哭着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救救我啊,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有时,我也上明慧网看同修过病业关的交流文章,有所启发,也觉的不应该有怕冷、怕风的念头,得出去讲真相救人,可是不管出去多少次,救多少人身体就是不见好转,我就想:我也出去救人了,也不怕冷不怕风了身体怎么还不好啊!

这时我想起师父的一段讲法,师父说:“长期以来啊,有一些学员就是有那根本的执著不去啊!堆积到最后了,过不去了,难就大了。出现问题哪,不是从心性上去找,不是从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这事放下、从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走过来,而是针对这件事情:哎呀我这件事怎么还不过去啊?我今天做的好一点应该好一点啊,我明天做的更好一点应该更好一点呀!他老是放不下这件事情,看上去还好象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为它而做好!你并不是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应该去做的那样做的!”[1]

这时,我恍然大悟,原来我没有从心性上去找,不是从根本上去提高自己,出去讲真相救人是为了好病才做的,这不是有求了吗,病怎么会好呢。

我记的很清楚,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那天,有个同修来我家有点事,就和同修交流了很长时间,知道自己应该提高心性了,这一找还真找到有许多执著心没有放下,如我长期存在不让人说的心、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虚荣心、色心、爱听夸赞等,找到后,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不要这些心,我一定要修去这些心,师父看我悟对了就帮我把病业拿掉了,那天痒的症状就消失了,身体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谢谢师父!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二、丈夫支持我修大法,肾结石三次自动排出

我丈夫是个退伍军人,由于受邪党无神论流毒毒害很深,思想僵化,不承认有神,反对我修大法,《转法轮》这本天书被他撕毁三本,造了恶业还不自知,这是由于我没和丈夫讲清真相,没圆容好家庭造成的损失,我自责了很长时间。

丈夫在二零零八年得了肾结石,到医院拍片大夫说有花生米那么大,肾很痛,尿血。我对丈夫说:你这是撕大法书造了恶业,快向大法师父认错。丈夫很听话,急忙在师父法像前跪着向大法师父认错求饶,丈夫说: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撕毁大法书了。同时,他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念了两天,肾结石奇迹般的排出来了,丈夫高兴极了,见人就说大法好,邪党坏。

从这以后,丈夫非常支持我修大法,还经常开车拉我和同修到别的乡镇挂大法真相条幅、贴不干胶、发真相小册子,在家就看新唐人节目,越来越明白真相的丈夫得大福报了。

二零一三年,丈夫又排出几块小结石,身体没有不适的感觉,最后一次是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那天又排出一个长1·7公分,宽0·9公分的大结石,我们现在还保存着,通过丈夫肾结石三次排出这件神奇事情,我讲真相劝退了很多人。

我的亲情很重,特别是在女儿,小外孙身上能充分体现出来,对他们关心的无微不至,女儿也很依赖我,过几天就把孩子送我家住几天,小外孙来我就教他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还会背好多首《洪吟》,小外孙也在大法中受益了,现在会和我们做简单交流了。女儿看到我和她父亲、儿子在大法中的神奇变化,也相信大法好了,变的孝顺了,也不再让我帮她看孩子了,还帮我买打印机用的纸,那天,我对女儿说: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修大法了,我有师父了。女儿说:是啊,只要你做大法的事我都支持你。

我们全家都沐浴在大法佛光普照中,现在我也放下了对女儿、小外孙的执著了,每天都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做讲真相救人的事情。无论正法时间还有多久,弟子都听师父的话,坚定的跟随师尊走到法正人间,普天同庆的那一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