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会了向内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五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时我二十来岁。二十四年中,从進京上访到被非法关押再到过家庭关,我一次一次闯了过来。

修炼以来,我觉的自己很会向内找,同修也总说我悟性好,愿意和我交流。就这样,我不知不觉的产生了执着自我,高高在上的心。当我找到这个严重的执著的时候,我就时刻提醒自己去掉这颗人心,修上来。

虽然我找到了这个执著心,但修去它并不是嘴上说说的,必须要实修,经过一段努力才能去掉。近几年去人心执著大多都是在同修相处之间或在讲真相救人中表现出来的,总以为自己那些大的关都闯过来了,以后遇到的这点小事中的关容易过。

其实,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样,不找出根本的执著去掉它,都不算关过得好,而是在蒙混过关,自欺欺人。

我是个说话特别直的人,看到谁有执著,一是一,二是二,当众就说同修。有个同修有个不好的习惯,背后爱说别人的短处,同修们都看到了,但谁也不敢说。我心想,怎么都这样?只有我才能做这件事了。

当我给这位同修指出后,她一下子就不高兴了,到处说我的不好。有的同修相信了;不信的同修过来问我。一下子,学法小组同修之间矛盾重重。我知道这件事后,就想,我指出她的执著,这没有错啊!是为她好啊!

我没有深挖自己,只想可能是自己的善心不够,没能让同修觉的我是真心为她好。其实,这一念就错了:我先认定了“她错,我对”,我告诉自己不能对同修产生怨恨。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我发现,我和同修之间有了间隔。

由于自己不会修,没有深挖自己。之后,矛盾接二连三的来了。

我和甲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被保洁员发现了,让我们把真相资料都收回去,不然就扔垃圾桶。我告诉她不要这样做。保洁员说:“你们的资料如果有人扔在地上,主管过来检查,我会挨罚的。不拿走,我就叫保安来。”

我给甲同修打电话,让她把真相资料收回去。她说:“为什么收回去,不收!”她不收,保洁员就带着我一户一户的把真相资料都收了回来。保洁员还不放心,非得带着我去另一个单元看看还有没有。

我一出单元门,看见甲同修推着车在不远处看着我,我想她是在等我。等我回到原来的单元,抱着一百多本小册子离开时,电梯门口有许多人在等电梯,他们问我:“干什么的?”我就想要赶紧离开这里。谁知,小册子太多了,掉在了地上,我急忙捡起,心想甲同修在等我,两个人带走就方便了。

可是我出门一看,甲同修连影儿都没了。我好不容易回到家,心里特别不是滋味。第二天,我见到她,问她:“你没看见我吗?”她说:“没看到。”我没说话,心想:“离这么近,我明明看到你站那看着我呢,现在怎么说没看见呢?”同修不可能说谎,她为什么这样呢?

我心想,我让你收资料你不收,你应该知道我有事了。你回家后不闻不问,是不是太自私了?我心里特别难过,因为在我的心中,大法弟子是最亲的,我们同修一部大法,都是师父的弟子,我们比父母兄弟姐妹都亲。同修有问题,大家都互相帮助,为什么甲同修不管我呢?我们在一起二十多年了。

这时的我,满脑子是人念。不过还有一念是正的:我绝不能怨恨同修。我想,这是冲着我的什么心来的呢?是怕心?是对同修的情?

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

我对自己说,这个假我太坏了。我应该想到的是同修的安全,让她快走,不要出事,而不是让她帮我,我有师父管。我这就是在考验面前掉链子,出的都是人心。当我这样一想,心里就舒服了,我以为自己过关了。

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过了些日子,更刺激的事情发生了:我和甲、乙三人去小区发真相资料。乙同修被人举报,被警察带走了。乙同修家是资料点,因她家单元门進不去,我和甲同修想给乙同修的丈夫打电话,把真相资料转移走。

甲同修的丈夫有乙同修家人的电话号码,我们回到甲同修家。甲同修的丈夫躺在床上,甲同修站了一会儿,也没有要号码,回来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把甲同修的电话要过来,我给我丈夫打电话,让我丈夫想办法找到乙同修家人的电话号码。我丈夫找朋友,找到乙同修家人的电话号码。我给乙同修的家人打过去,告诉他赶紧转移真相资料。我们又通知其他同修发正念。警察去乙同修家非法抄家,什么也没抄到。

第二天下午,乙同修就回来了。我以为这事就过去了。过了几天,我在学法时,突然有一个念头闪出来:甲同修为什么在这么急的情况下不要乙家的电话号码呢?明明她丈夫有乙家的电话号码。上回我有事你不管,这回乙同修都被抓了,你怎么这样?这么急的事情,时间耽误了,损失多大!一个人自私也不能到这份上,别说修炼人,常人都不会这样做……我的心七上八下一下子就翻腾起来了。

我发现自己不对了,立即清除,可怎么也压不住。我向内找:自己有怨恨心,瞧不上甲同修,是自己有私心了。可这回的关不好过,我只要一学法,甲同修立即就闪现在我的脑子里,不学法不来,一学法就来。这是我修炼这么多年,头一次遇到的。

我知道自己没找对,可是怎么找呢?我把所有的人心都翻出来,一一对号,发正念清除。可是一拿起书,甲的影子还会闪出来。我着急了,就对师父说:“师父,我怎么办哪?我修不上去了,连法都学不了了。”这么多年中,我遇到多大的关也没有让我不能学法呀,学法也没有被干扰啊,可这回不一样了……

一关过不去,又一关上来了。我的怕心出来了:每到要学法时,总担心甲同修闪出来。可是越怕越来,越来我越怕。我的头很疼,状态特别差。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真就完了。我想,这回过关,用原来的标准是过不去了,那一定有更高的标准。

师父说:“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1]

向内找,我找了,但找的很表面,应该还有我从未发现的执著。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学法。因为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2],不管学法时干扰多大,我能学一句就是一句,被干扰了,我就重复学。

师父说:“你碰到的、接触到的都是你这范围中的因素。你能够正念足,你就能够在你的范围中高大,在你的范围中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压下去。”[3]当我看到这段法时,我心里一震。在我这个范围内,因为我没找到执著,所以被邪恶钻了空子,不好的东西我压不下去。

那么不正是什么?我想起同修总爱找我切磋,我也喜欢帮助同修。我想起乙同修出事时,我拦住举报者,让乙同修快走,可乙同修被另一个人抓住,直到警察来了。当时我的想法是,只要乙同修能安全,我无所谓。警察见到我,训斥我说:“一边呆着去!”把乙同修带走了。

现在想想,其实当时我不是出于善念,而是人中的义气。讲义气,这也是我怨甲同修不要电话号码的原因:常人都讲个义气呢,连常人都不如!这不是人的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吗?如果没有此矛盾,我还真发现不了这颗心。我想,在这次矛盾中,一定还有我没发现的执著。

没过两天,《明慧周刊》上的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让我明白了:“这就也是我的很大的执著,就是党文化中强制干涉别人的心态。”我想起与上次背后说我与同修的矛盾,我以为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其实没找到根,这次的执著是上次的延续。我指出同修执著时的那种强势、强制,我把这种党文化当成了是自己直率,是优点,带着这么强烈的执著心指出同修的执著,同修怎么能接受呢?我让甲同修收回真相资料,也是同样用那种强势、强制,用自己的标准衡量对方,甚至强迫对方如何做。

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一遇到考验时,我整个状态都是人念。我心里急,着急怕同修被迫害,这当然没错,但心里却从没想到参与迫害的警察会因此而遭到报应,也就没有想办法去给警察讲真相,这是一颗多自私的心。我带着这么多人心,当然会出现矛盾,我的心就会被带动。

师父说:“人说神什么,神是根本不理会的,你动不了他,他根本就不去感觉你做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根本就不理会,因为你动不了他。神只能控制人心,带动人怎么做,人想带动神怎么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这样吗?你不得放下那些执著吗?能够被人带动的心不都得放下吗?”[4]

当我看到师父的这段讲法时,我明白了,为什么我会遇到这样的关。师父知道只有同修能帮我提高,使我真正的走向神。正如师父所说:“所以在你们用常人之心争论的时候,我就想,如果他们看到真相的时候,叫你争论你也不会争论了。”[5]

当我真正向内找,找出所有的执著时,我看到了我修炼的真实状况。我真心的对同修说一声:“对不起!”也真心谢谢同修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提高。

修炼中遇到的一些小事,事情虽小,里面可能隐藏着很多的执著;看似找到了执著,其实还有许多深层的人心被掩盖着,没发现,这就得不断的向内找,让自己更進一步提高上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