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别懈怠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就说我自己吧,在常人中养成一种习惯,每做完一件事,就得休息休息。这样一来,逐渐的就产生了安逸心,自己也很难察觉。旧势力就趁机往下拽我。

本来自己当常人时也不是懒人,可是我有休息的一念,旧势力看到了,它就叫我累,叫我困。有时,我想突破它,也很难。为什么呢?旧势力它认为我没有符合大法的要求,走的是它们的路。所以它就要管我。旧势力时常钻这样的空子,你累了,就让你睡觉,却叫你想不起来师父讲的“修炼是最好的休息”[1]。

有一天早晨,想早一点炼功,手举起来,想穿上衣服,就感觉有一种物质压住了我的头。我想挣扎,可是动弹不了,然后,就昏睡过去了。

从那以后,发过午夜十二点正念,躺在床上,常常是似睡非睡,似醒非醒,迷迷糊糊,直到发早晨六点正念才醒。有时,硬挺着起来炼一会儿功,可是炼完功,不是轻松,而是全身累的就象干了多重的活一样。这样一来,别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连一天打鱼十天晒网都做不到。

于是,心里就特别消沉。虽然每天讲真相救人,可心里在嘀咕:这样下去,师父还管不管我呀,唉,太不争气了。回忆当初得法时,一天一夜只睡两个小时,精神百倍。有时晚上发资料,一夜不睡也不困。哎,看看现在,真是汗颜(愁)。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和白天一样,我和同修结伴去讲真相,将返回我们村时,刚要入村,就听见“啪”的一声,不知是什么掉下来了。定睛一看,在村口影壁墙根躺着一个人。可是这个人不象我们这个空间的,那个身体有六米,我跪那,把他的头抱起,他的头大的和我身体差不多。我就摇着他的头:喂,你醒醒,你怎么啦?同修也不往近前走,在原地抬着手打转,不知怎么办。

然后,我继续喊:你听到了吗?他“嗯”了一声。我问:你是怎么下来的?他说,我是拽着降落伞下来的。我又问:那为什么还有掉下来的声音呢?他说,快要着地时,不知什么东西把伞挂坏了,所以,我就被摔昏了。说着说着,他头往起抬了抬,说:你看,我们的人来接我了。我扭头一看,有几个穿着蓝衣服的男子,就象神韵晚会的天幕一样,从祥云上飘移下来。

我正看得清楚时,梦醒了。

我一直在思考,师父用这个梦在点化我什么,而且为什么点化。我想,梦中掉下来的那人,是不是我修好的那部份。因为我炼功没跟上,使他掉下来的?想到这,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又感到无奈。

师父讲:“性命双修就是除了修炼心性外,同时又修命,也就是说,改变本体。”[2]我为什么会这样呢?

就在我写这个稿时,忽然那个坏的物质又出来干扰:你这身体还想改,你身上的骨头都是受伤的,你能改变吗?我同时又想起梦中同修无奈的动作。我意识到,就是同修每天敲墙叫我起来,我都没听到过,所以,在梦中,同修表现的很无奈。

每遇到这个思想业,正好和我后天形成的观念相和,所以就不知不觉随它去了。所以,使自己一次次放弃了炼功,自己也就越来越悲观,心里想,师父还管我吗?

后来,听周刊上同修交流文章,讲发正念的内涵,我一听同修说的师父叫弟子怎么发正念,特别立掌后,发出那个灭字,“灭”字象宇宙一样大,对!我发正念的内涵没错,怎么就没有那么多的感觉呢?

当天晚上发十二点正念时,一立掌,发现左边出现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子,我用眼角扫了一下,带着蔑视的一丝笑,心里说,你长得再漂亮,也只不过是个妖精。然后,它吓得马上举着胳膊,想护着她的头逃跑。在这时,我的整个身体变成用人的语言无法表达的“灭”字,一下子把它灭掉了,没了。

我还想,它到哪去了?正在这时,右边又出现三、四个象男人的脑袋,扒着头往这边看呢。我在心里说,你们的头都被灭掉了,你们还敢来?!我这样一想,它们立刻不见了。

发过正念后,我才明白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只要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师父不会抛下一个弟子。只是弟子悟性差,随着后天人的观念及旧势力的参与干扰,使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两、三个月没跟上炼功,只是每天出去讲真相,发正念,学法,感觉心性提高的很慢。炼功少了,加强不了师父给下的机制和气机。

修了二十多年了,竟然悟性这么差,师父还是在保护我,我还用人心思考问题。师父讲“了却人心恶自败”[3]。我这么多的人心,怎么能精進呢?

写到这,我又看到了自己不向内找的一种现象,就是在发正念的时候,同修都倒掌,就我和一个男同修不倒,虽然我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在心里却在埋怨,修炼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这点事都做不到呢?

想到这,猛然想起师父讲的遇到什么事,首先看自己,看看自己有一颗什么样的心。我发现,自己有一颗看不起别人的心。再深挖下去,同修不是自己的一面镜子吗?同修们虽然困,可是他们都能早起炼功,而自己却在睡觉,怎么能和他们比呢?通过这几个月的修为,看到自己和同修们的差距。“大法看人心”[4],得真正的实修自己。

如有悟的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各位同修给予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题〉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