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抄法、背法中我修去了怨恨心

更新: 2021年09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是个老弟子了。可在修炼上和精進的同修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尤其做事说话不能考虑别人的接受程度,不知怎么修,特别是怨恨心、怕心、安逸心等,一直修的不好,遇到矛盾总喜欢怨别人。

师父说:“现在这个人就是这样,遇到问题首先推责任,怨不怨他都往外推”[1]。

我表现特别突出的就是在家庭问题上,那个怨恨心呀,总是去不掉。比如:有时候老伴突然叫我去做点什么事时,心里就不愿意,心想:你怎么不做,叫我做,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做完后,心里又怨他:怨他做的不好,只图快不讲究整洁。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他,可看见他就有一种无名的气。再跟他说话的时候,就喜欢用狠话说他,伤害他,以至于有一天。老伴跟我说:如果这样长期下去,我们还不如分开过。听他这样一说,这话让我清醒了。

师父在讲法中说:“因为那个业力在那儿,他帮你往下消你不干,和人家干起来了,没消成。”[1]

但我不知道怎么改变自己,身体上也出现了不正确状态。我就求师父:师父,我怎么修掉这些不好的人心呀,请师父帮帮我这个不会修,还想跟师父一起回家的弟子吧。

过了一段时间,有位同修来叫我到她的学法小组去学法,这个学法小组是用背法的方式学法的,就是每周背5页或6页,一个一个的背。我来的时候,是从第二讲开始背的。从背法开始已经背了两遍《转法轮》了,现在在背第三遍。虽然背了两遍《转法轮》,觉的自己提高的很慢,这个怨恨心还在,还是不知道怎么去?

今年从四月份的时候,同修提议背法不能停在一个状态,应加大背法的量,规定每周背8页或10页,并且在背法前,把这周要背的法抄一遍,就是背多少,抄多少。

听说要抄法,我觉的对我是一个关,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是一九四六年出生的,读了六年小学,可是在五八年浮夸风开始后,又三年人灾,就失学了。多年都没有写过字了,特别是有的笔画多的字就看不清楚,也不知那个笔画顺序怎么写,有时用放大镜也看不清,很为难,对自己抄法没有信心。

虽然对自己抄法没有信心,想同修说了,那还是抄吧。有时遇到不会写的字,就问同修,同修听说后,耐心说这个字的笔画顺序。有时还是听不明白,同修就一笔一划的写给我看。同修的言行和举止使我坚定了抄法的信心。同修说:背法时不是背到这一段“你回家也写两笔字儿,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1]是啊!我抄的是宇宙大法,大法是超常的,能纠正一切不正的因素,就能“慈善主断这件事情”[2]。“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3]

我于是决定先抄法接着再背法,没想到的是,这种学法形式非常好,在抄法的时候,用心抄,这样抄了一遍法后,再去背,就容易多了。现在我背法的时候,很快,半个小时就能背一页的法了。就这样每天抄法、背法,不知不觉中有了改变,知道了一个修大法的人,就是要为别人着想,做什么说什么要考虑别人的接受程度;要与人为善。下面举几例。

1、不再怨八十岁老伴做的饭菜不好了

在我没有修炼前,我的身体非常不好,所以家里的一些事情都是老伴做。有一段时间,我觉的老伴做的饭菜不可口,就经常怨老伴做的饭菜不好吃。可现在经过这段时间的背法、抄法,我慢慢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就主动赶在他前面去做饭。做好后,也象他以前那样把做好的饭菜和碗筷摆好,然后用温和语气喊他祖孙俩来吃饭。我这样一做,老伴表现的是惊讶、以至于奇怪,说我怎么跟他争着抢着做,我说:“修大法身体健康,脾气也好了,我只做了我应该做的,谢谢你过去对家里的付出”。

2、孙子帮我提高心性

做了几天饭后,孙子开始挑剔我做的饭菜了。因孙子从小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以前从来不说。孙子说:“奶奶,这个菜不该放姜,这个菜不该放葱……等等”,连说几天我都没有在意孙子说的话。

有一天吃饭的时候,孙子指着菜盘,很生气的指着我说:“这菜是你做的吗?你说还放不放这些东西了?”怒气冲冲连说几次,他的意思就是非要让我当时承认错并改正,以后不放这些东西了。看着孙子这样,我的心起来了:三伏天学着做饭,不感谢反而还指责。正在生气的时候,突然一念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应按师父讲的,遇到矛盾向内找。等我冷静下来后,找到我有颗做事求名的心、欢喜心,想得到别人认可的心。

现在我对老伴的怨恨心没有了,看见他不烦他了,心里很平静。好象“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4],同时用行动去关心:看他做不好我就去帮他,从做好人做起,善待他和别人。现在老伴常说:只有老俩口互相靠得住。经常给他朋友说我怎么好,我心想这都是大法的威德,在我身体上的体现。

这是我在背法、抄法过程的一点点认识。在今后的修炼中,学好法,精進实修,不断的提高自己,突破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就在我写这篇体会的时候,我发现打坐,发正念时我的身体保持正直了,也不左右歪了。打大莲花掌时,全开了。另外,我的左脚的大拇脚趾和中趾的趾甲很厚发黑,最近发现大拇趾甲变薄了,走路的时候中趾也不再疼了。我想这都是师父的保护,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