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恨心和情的体会

更新: 2021年05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纽约中城学校学习舞蹈专业的学生。这是我在这里上学的第三年。二零二零年一月中共病毒爆发时,整个世界被迫進入隔离状态。师父在去年发表的经文中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极端的,马上归正自己,真心学法、修炼,因为你们在最危险中。”[1]

我把师父的话当成了一个信号,我应该抓紧时间,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把自己修炼得比以前更好,把最后的执著去掉。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克服修炼中两个最大的障碍的修炼体悟。

一、努力消除怨恨心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宽容的人。每当与人发生任何形式的冲突,无论大小,我都会尽量保持微笑,说“没关系”。然而,我最近才发现,我所谓的“宽容”和“心地善良”都不是真的。

(因为)在这些冲突发生后不久,我的脑海里就会出现一些杂念,比如:“他为什么不小心一点?”或者,“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应该得到比这更好的待遇!”这种心态在我身上存在了很久。久到它成了我思维过程中很自然的一部份。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难以不让自己由于别人对待我的方式而产生非理性的想法。一开始我以为是自私的执著心,或者是我在某一天修炼状态不够好,引发了冲突。但无论我如何努力改善自己,都没有用。不正确的想法还是会一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然而,在去年八月十九日,这一切都改变了。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了另一位同修的交流文章,题目是《修去怨恨心 迎来慈悲祥和》。读完之后,我感觉自己找到所有问题的答案,我没有放下对别人的怨恨。

我震惊了好一阵子。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没有理解最基本的法理,就是消除仇恨,修出慈悲。当我想的更深的时候,我发现师父不断给我点化,让我明白这个道理,但我总是忽略了这些点化。

比如有一次,我和不修炼的姐姐发生了分歧,最后我竟然说了一些伤人的话。姐姐问我:“这是什么真、善、忍!?”但我没有理会她。还有一次,我对一个朋友犯的错误产生了误解,我心里一直没有放下,从而影响了我们的关系。还有,这种情况也是经常发生的,即便自己受到了一点点的委屈,我却始终无法释怀,我所有的负面和不合理的想法都会跳出来,充斥我的脑海。我总会在心里怨恨那个人。

我马上发出正念,消除脑海中怨恨的恶念。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2]

“怨恨”与宇宙特性之一的“善”是完全相反的,而“善”也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应该遵循的。心怀怨恨,只会让我偏离师父的安排。另外,如果我对别人有怨恨的想法,在学法时形成消极的念头,或者讲清真相时传播的是带着怨恨的语言;那我怎么能修炼,怎么能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呢?我必须马上去掉它。

学法越来越多和发正念越来越多后,我发现这种执著有了变化。学法时我变的更轻松了,炼功时感到心平气和。

其中最大的变化是我对一切事物的看法。以前,怨恨总是会蒙蔽我的双眼,让我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现实中发生了一些小事,如果我带着强烈的怨恨心去看,那事情就会看起来很严重,让我无法释怀。但现在,我发现其实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严重的事情,我从一个新的角度,一个更好的角度来看待一切。

而且,我发现,我的一大半的执著都是和我的怨恨心直接联系在一起的,比如嫉妒、懒惰、不尊重、安逸、不耐烦、总是想要完美。一旦我的怨恨心去掉了,其它的执著也就减少了一大半。我也能够唤醒我的慈悲心,做事情没有有求之心。

怨恨心当然是我最重的执著心之一,必须清除。我还没有完全克服它,但我能做的就是不断完善自己,记住师父说的:“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3]

二、修去情

在名、利、情这三种最常见的执著中,对情的执著一直是我最大的问题之一。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3]

师父也说:
“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4]

因为长期以来对幸福的渴望,想在常人社会的生活,我的内心产生了强烈的情。这种情表现得很强烈,很难消除。每当我觉的自己克服了一层,到了第二天,它又会冒出来。

想舒服、想快乐、想开心、想偷懒、想说不理智的话、想好看、想争强好胜、想交朋友、想吃饭、想睡觉、想满足,这方方面面都是情。我对这些琐碎的事情很上心,以至于到了只为这些而修炼的地步。

然而,去年,我被送回家隔离后,似乎这种执著,以及其它所有的执著,都开始弱化了。我开始不那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我的外在形像如何,是否被人看成无名小卒并不重要,我也设法挤出更多的时间来学法炼功。当时,我以为就这样,我已经成功克服了修炼的障碍。

然而这时,我的脑海中又闪过一个新的念头——不,这不是结束。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不可能通过在家呆着就能修掉执著。我现在之所以觉的还好,是因为我离开学校后生活的很舒服。当我回去学校后,一切又突然爆发,那会怎样?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彻底去掉这些执著。这样一来,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就会做好准备。

当我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我感觉到一股暖流充斥着我的脑海,我变的非常轻松,没有了烦恼。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我有了这个正念后,在清理我脑中的邪念。

学法和发正念多了之后,我发现有了变化。我对情的执著其实是我其它很多执著的助燃剂,类似于我的怨恨心,它是造成我自私、抑郁、执念、怨恨、嫉妒、显示,偏离修炼的原因。当朋友或家人对我不好、或者因为不耐烦、或想把某件事情做完,如果我是把自己的需求放在别人前面,我就会变的郁郁寡欢。这之后,我更加注意自己的情绪,不让它控制我的身体。此外,我的正念也变的更强了。

我也还没有去掉这种对情的执著,但我会一直提醒自己努力、继续在修炼上提高。

结语

随着师父的正法接近尾声,我们剩下的修炼时间也不多了。虽然我可能在隔离期间進行了很多努力,试图让自己变的更好,但我感觉,这还是不够的。我之前提到的那些经历只是冰山一角。尽管发生了一些显著的变化,但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虽然我非常后悔自己过去犯的错,但仅仅把错说出来是不够的。

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切都与我们的修炼有关,每一次的考验和魔难都是为了让我们進步。修炼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在某个时刻,我的修炼状态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低谷,我几乎感觉到已经没有希望了;幸好,师父帮了我,给我点化。我的一位老师,也是一位同修,她走到我面前,说了一些话很令我感动。她仿佛看出了我不对劲,或者说,她准备和我谈谈这个问题。之后,老师说:“我们只要相信师父给我们的安排都是最好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但我们是大法弟子,师父的大法弟子。”我记住了她的话。我妈也经常跟我说:“我们只要顺其自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师父以前多次强调,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是最大的荣耀。障碍肯定会有,但那只是过程中的一部份。在真、善、忍的原则的指引下,让我懂得了生命是宝贵的,每一个机会和时刻都是有意义的。毕竟众生是为了大法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我们的人生目地就是为了返本归真。

我所看重的其实都是小事,比如我的未来会不会去神韵跳舞,会不会成功,会不会有大量的朋友,会不会很幸福。我记的在明慧网读到一篇交流文章,同修在文章中有一句话,大意是:事实上,对我来说,修炼到什么成度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是正法中的一员,我的生命已经变的很有意义。

现在,我已经能体会到了。作为大法弟子,法扎根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有法的指引,我感到我的烦恼和疑惑已经不重要了。我的生命因为我是法轮大法弟子而变的有意义。

最后,我想用师父的一首诗与同修共勉:

“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5]

让我们大家更加珍惜大法,在这最后一段路程中提高自己。如果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大家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二零二一年纽约橙县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