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转变

更新: 2021年09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日】父亲慈祥和蔼,都说父爱如山,修炼后才知道,那是因缘所致。我们家族中男孩多、女孩少,我出生后父亲对我非常疼爱,仅举两个例子:我上面有两个哥哥,只要父亲听到我的哭声,两个哥哥就得挨训或挨打,是因为他俩没有照看好我;还有我都上高中了,回家之后父亲还亲自给我洗头、洗脚,还有衣服。这些本来都是母亲操心的事情,父亲偏偏要身体力行,因为我学习好又听话,说我是父亲的掌上明珠还真不为过。

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知道《转法轮》是拯救生命,再造洪宇的一本天书,是叫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我就在班上叫同事看大法书,跟他们说:“我现在学大法了,师父教导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刚得法的喜悦无以言表,我觉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的人。那时的修炼环境非常好,办公室的所有人都看过《转法轮》,有个大学生就爱看大法书封底的莲,还有同事拿起《卷二》看到《真修》这篇经文问我:“你还真修?”说实话,那时还真不会修,但内心明白这就是我要追寻的。随着不断的学法,渐渐的明白了许多法理,心里头无比的幸运、自豪,得了法的喜悦恐怕每个大法弟子都有体悟。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之后一切全反过来了,父亲对我采取的是法西斯手段,用皮带子抽打我、用针头扎我、把我捆绑起来,用剪刀把我长长的头发剪得象刺猬,自己到派出所去声明自己不炼法轮功,并要强制我,要我写保证,笔和纸就放在我面前,“给我写,写,不写就断绝父女关系!”还警告兄弟姐妹都不准与我来往,天天骂着师父,我想父亲不是魔吧?邪党妖言惑众,看着父亲被魔操控的简直让我惊讶!我的心里头伤心极了,这哪是我的亲生父亲呀?我坚定的对父亲说:“别这样了!你再做下去要下地狱的。”父亲不听我的劝说,依旧是歇斯底里的凶恶。

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因不转化,父亲去了一次劳教所看我,风尘仆仆的,我见了也是心生起了怜悯之心,父亲一直站在邪党的一边,旧势力的毁人真是一箭双雕,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坚定,任何邪恶手段也无法撼动我对大法的正信。

以后的十多年间,我就很少回家了,后来听母亲说,父亲家里收到一些大法小册子 ,他认定是我晚上发的,对我一直抱有敌意。我只能趁父亲不在家时偷偷的去一趟,后来父亲耳朵不好使了,想母亲时就打个电话,有时能听到他的声音,在那头问是谁打来的电话。我心想:父亲还有救吗?直到二零一六年底,父亲突发脑梗,我知道时他已经住在医院了,我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路上心想:父亲一直不明白真相,要是这次走了,这可真的没救了。

师父说:“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1]。父亲既然曾经是师父的亲人,我就要去救度他,是旧势力安排了他扮演这个不情愿的角色,这不就是处在最危险境地上的人吗?到了医院,看到父亲已昏迷不醒,脸色苍白,哥哥和嫂子们都在,我上前握着父亲的手,父亲的手凉凉的 ,但那只凉凉的手却使劲的攥住了我的手,当时我真切的感觉到象个快没命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拼命的攥着、攥着,不撒开。我的心里头一动,马上对着父亲的主元神说:“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就救你。”

父亲总算保住了性命,但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从医院回家后我们兄妹几个轮流照顾,一次轮到我时,我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父亲不打折扣的就念起来了,我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定了定神说:“你以前说法轮大法不好。”父亲竟然很平和的说:“嗯,那时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我说:“那你要是早念大法好还用得这个病?”没想到父亲却有点生气的说:“我现在念也不晚!”声音提高了八度就接着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喊得声音很大,前后屋子都听到了,我说您小点声,当时我有些怕心,怕邻居听到。我愕然了……在这场对大法与世人的全方位迫害中,父亲被谎言和外在大形势带动,造了很多业,也不相信因果报应,可当灾祸降临到自己头上时,只要他对大法还有一点正念,还有一点人性和良知,他都会感受到大法的洪大慈悲与光明,会得到大法的救赎!

这次疫情突如其来,人们猝不及防,父亲也发起高烧来,父亲今年八十岁了,因为是轮到弟弟伺候,两个哥哥叫也叫不来,其实人人自危,谁都怕感染上,即使是发烧,谁都不敢近前。我得知后是主动去的,因为只有我在,父亲才是最安全的。我叫他念法轮大法好,他点点头,我也主动在他耳朵边念,象父亲这种危重病人,又持续发烧三十八点四度,仅吃几片退烧药是抗不过去的,到了第六天,弟弟急得不行,打电话住院吧,结果“120”不来,理由是:那段时间凡是发烧的病号“120”一律不出车!有什么办法呢?小区都是封着的,那时我背法正好背到第六讲:“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2]我对弟弟说:“交给师父吧!”于是我立掌发正念、念正法口诀,并告诫自己,第一:不要对父亲动情,第二:坚信师父会管父亲,如果是旧势力干扰我,我也坚决不承认……结果当天父亲的发烧再也没有上升,维持在三十八点四度,两天之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退下来了,直到完全恢复正常。

这一次师父又救了父亲,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大法的无边法力。母亲更是见证人,后来说了实话:“我胆小,心里知道大法好,就是不敢念出声音,我心里头害怕!”是啊!中共二十多年的迫害中, 不修炼的家人顶着邪党的压力,为我们担惊受怕,承受了不知多少!他们当初也是天国世界下来的高级生命,冒着天胆,抛弃神的光环,下到滚滚浊世,为的是能得到大法的救度,重回天堂!

众生真的觉醒了

二零一零年临近中秋节,我去姑姑家,顺便到集市摊位上去买些水果,刚進水果摊,一个中年模样的妇女就上前招呼我,说是招呼,倒不如说是拦住我,“大妹妹,别往里走了,我的摊位上啥都有,要啥有啥,看看来点?”我抬头一看,这人个头不高,脸上黝黑黝黑的,皮肤粗糙,脸上堆着笑容。哎,现在人为了赚钱,不仅风吹日晒奔波劳碌,还不得不拉下脸面!但转念一想:买就买吧,可能就是师父送到我面前的人呢,顺便给她三退。我秤了些水果大约一百元钱的,最后跟她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党退团退队保命,你退了吗?”她说:“没有,那退掉、退掉、退掉,把我的团退掉,我叫李伟,伟大的伟。”还说了一句:“遇见你真高兴。”我不知道是缘份还是逢场作戏,很多做生意的人賊奸溜滑,只要买她的东西怎么样都答应,我怕她欺骗我,就送给她一个护身符和一本《天赐洪福》小册子,跟她说拿回家好好看看,她高兴的答应着。

我推着车子刚走出李伟的摊位有十多米,一个声音:你站住,等等!是李伟的声音,心想集市上这么多的人,不是喊我的吧?我下意识的回过头去,是李伟,向我招手:“你站住,我有事。”我一看有三个城管在她的摊位上,“不好,要构陷我。”我怕心上来了。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准备跑掉,结果李伟看我不停下,自己从摊位上呼哧呼哧的跑过来,拉住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刚才忘了一个事,我还有一个少先队也给我退掉。我早就想退邪党了,你看城管整天来找事,不是这不好、就是那不对,天天来搜刮老百姓的钱。”原来是这样……我做了一个深呼吸,平息了一下咚咚的心跳,不禁暗暗惊喜:众生真的觉醒了!

还有一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我和A同修去他的老家,A同修的嫂子有些邪悟,叫我和他一道去,刚進村子,就看见一个老大爷坐在墙边晒太阳,老大爷坐在马扎上,微闭着眼睛,A同修走上前去,说:“老大爷,您老好啊,给你送福来了,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大爷睁开眼睛,“啥?你再说一遍。”A同修又说:“叫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没想到,两行泪水从老大爷的两颊流淌下来:“我在这里就是等这句话的!”

二零二零年是极为不平凡的一年,不修炼的常人也体会到了。五月底,邪党刚开完两会,街道上的紧张气氛刚刚过去,我在公园里碰见了我们单位的老张师傅,他早已退党了,一见到我,他就跟我讲,今年的瘟疫是怎么爆发的,为什么从武汉爆发,邪党是怎么隐瞒的,天灾人祸,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做了坏事或当政的不施仁政都会遵循善恶有报的天理。我说:“你这个生命真了不起!能有这么高智慧的认识,真有正念!”他问我:“你说将来有一天,我能不能见到李大师?”我说:“能,一定能,师父就是来救我们的。今年五月十三日,为纪念李大师的生日和世界法轮大法日,美国国会大厦升起了两面国旗,向李洪志师父致敬呢!”他不停的说:“啊,李大师伟大,李大师真伟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