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新任大连市政法委书记刘宏恶行

更新: 2021年09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原辽宁省政法委副书记、省维稳办主任(610)刘宏被任命为中共大连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委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据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报导,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之际,法轮功学员将刘云山、刘宏等首批恶人名单递交美国国务院,要求根据相关法律将他们列入特殊名单,对他们拒发美国签证及禁止入境。美国务院官员告知,名单收悉,会审核所有提交之个人,依法处理。同时还告知,近年在中国已经有多人因迫害人权被拒发签证,皆因迫害法轮功学员。

刘宏,男,汉族,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出生,一九八六年八月参加工作,一九八九年六月加入中共恶党,原任辽宁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辽宁省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副主任(副厅级),二零一一年任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副书记,辽宁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辽宁省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兼)。(辽宁省维稳办就是防范办,即610办公室。)二零一八年一月任辽宁省阜新市委副书记。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22年来,辽宁省一直是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截至今年九月十二日,辽宁有58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刘宏任职辽宁省政法委副书记、省维稳办主任七年来,辽宁省有12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占辽宁省迫害致死总数的21.67%。

辽宁省610办公室是中共辽宁省委迫害法轮功的指挥和执行机构。刘宏作为省610办公室的主任,需要对在任期间(2011年至2017年)在辽宁省范围内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酷刑、致死、致残等严重罪行负主要责任。刘宏是辽宁省主导、操纵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多次被明慧网曝光。

一、刘宏任辽宁省610办公室主任期间 12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刘宏任辽宁省610办公室主任期间(2011~2017年),亲自指挥、操纵省内各级政法委、610、国保、国安、公检法司等系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灭绝人性的迫害,辽宁省至少有12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2011年迫害致死22人,2012年21人,2013年14人,2014年21人,2015年15人,2016年16人,2017年18人。

刘宏任辽宁省610办公室主任期间,大连地区有2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死案例:

案例一、恶警的恶行怕曝光,用药物将她毒死

'丁振芳'
丁振芳

丁振芳,女,时年61岁,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丁振芳被葵英街派出所田力副所长等人绑架,被判刑八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警李鹤翘用尽监狱内所有的酷刑,她的牙齿只剩下三、四颗,出现了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等病症,她对大法始终坚贞不渝。

二零零八年底,李鹤翘把她吊在暖气管上七天七夜,狠狠抽打她,丁振芳奄奄一息时才放下来。李鹤翘交代犯人,只给她留口气就行。二零一零年三月份,丈夫探视时,她是在担架上被抬出来的。她对丈夫说:“看来我得死在这里了,她们天天打我。”丈夫要求保释,狱警说不放弃信仰就不能保释。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监狱怕丁振芳回家时揭露狱方所做的一切恶事,杀人灭口,用药物将丁振芳毒死。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案例二、丈夫忌日 大连妇产医院护士被劫持入狱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大连妇产医院护士、法轮功学员刘新颖被劫持到位于沈阳的辽宁女子监狱,开始长达五年半的漫长冤狱。

刘新颖的丈夫曲辉原是大连海港理货员,二零零一年被大连教养院酷刑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导致高位截瘫,经历了十三年痛苦的煎熬后,于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悲惨离世。

'曲辉和妻子刘新颖曾经幸福的家庭'
曲辉和妻子刘新颖曾经幸福的家庭

'被迫害高位截瘫的曲辉'
被迫害高位截瘫的曲辉

'曲辉的臀部褥疮骨头脊椎裸露'
曲辉的臀部褥疮骨头脊椎裸露

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曲辉、刘新颖夫妇就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大连机场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那时,他们的女儿才十个月,就被迫强行断奶,孩子整天不停的啼哭着。十三年来,刘新颖护理丈夫,抚养女儿,吃尽了苦头,期间还多次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中共大连政法委、610出动大批警力绑架了近八十名为当地市民安装海外新唐人电视卫星接收器的法轮功学员,即“大连安锅案”。当天下午两点,秀月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刘新颖,从她身上抢走钥匙,闯到家中非法抄家,电脑、手机、大法书籍被抢走。

自大连“安锅案”以来,刘新颖就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迫害。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曲辉在经历了十三年痛苦的煎熬后走了。丈夫尸骨未寒,妻子又遭绑架。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早八点左右,刘新颖出门时,被守候在楼下的秀月街派出所一群警察绑架,警察于洋当着邻居们的面凶狠地给她打上背铐,然后将她劫持到看守所。

'图:背铐演示'
图:背铐演示

看守所因刘新颖体检不合格拒收。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三日刘新颖再次被绑架抄家。不到一周的时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半大连中山区法院就对刘新颖非法庭审。后宣判五年半。刘新颖不服判决,上诉到大连市中级法院,二审未开庭便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丈夫忌日周年的日子里,刘新颖等来了“维持原判,等待执行”的消息。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刘新颖被劫持入狱。

案例三、妻儿被逼疯,赵飞被酷刑迫害致下肢瘫痪、血癌,被大连公检法逼死

'赵飞'
赵飞

赵飞,男,大连开发区联盈食品有限公司临时工,做门卫值班工作。赵飞因坚信法轮大法好,曾三次被非法劳教、五次被拘留、一次被强制洗脑迫害。

二零零七年夏,赵飞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恶警用电棍电击他全身敏感部位,暴力殴打致下肢瘫痪。沈阳医大附属医院,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血癌)。劳教所为推卸罪责,让赵飞所在地社区人员把他接走。劳教所队长高风采(音)对来人说:“他活不了多久。”出狱时,赵飞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全身到处可见电击的灼伤,流着脓血,尾骨处白骨暴露,溃烂处能容下一个核桃。二零一零年九月,他接到大连法院的多个传讯电话,让他到法院拿传票。他被迫拖着残疾身子流离失所,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六时含冤离世,时年54岁。

赵飞的妻子何春燕因为中共多次绑架、抄家、劳教,精神失常近十年,常年卧床不起。儿子赵元上小学时,受到惊吓,被师生歧视,被同学辱骂殴打,心灵受到很大伤害。原本一个聪明好学的孩子,变得疯疯癫癫的。就是这样,中共人员还不断骚扰他们。

案例四、王金花遭受迫害离世

辽宁二零一一年九月,大连市71岁的老太太王金花在八一路派出所被五六个恶警毒打后,胳膊布满黑手印,手一直握不上拳头,腰、尾椎骨、腿剧痛,走路缓慢、容易摔跤,二零一六年八月初胸以下浮肿、肚子肿得像孕妇很硬,舌头两侧裂两个口子,喝水都痛的打颤,一躺下睡一会就喘不上气,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离世。

案例五、冤狱七年,杨春玲在恐吓中凄惨离世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

杨春玲(任职翻译)被诬判七年,丈夫杨本亮老师被判十一年,婆婆曹玉珍被枉判九年。杨春玲被关进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时任监狱老残队大队长的丛卓指使犯人殴打杨春玲;四个包夹犯人骑在她身上殴打她,一度殴打致昏厥;犯人们打、踢、踹她的胸部并卑鄙下流的掐她的乳房。一夜之间,杨春玲腿打得不能动弹,胳膊被再次打断(在被绑架时,胳膊曾被大连恶警打断)。由于杨春玲右臂错位长上,出狱后仍可看出错位连接造成的骨头外凸。因她的乳房遭受暴力殴打、犯人拧掐,出现感染流脓、流血等症状。在杨春玲冤狱期满前,又被检查出右乳房有三个肿块。出狱后乳房溃烂恶化,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年仅40岁的杨春玲含冤离世。

婆婆曹玉珍出狱后被迫害致卧床,生活不能自理。丈夫杨本亮曾遭酷刑迫害已经出狱回家。

案例六、遭绑架二十九天,张桂莲老人离世

大连开发区69岁的老太张桂莲,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在家洗澡,被警察入室绑架,非法关押迫害致命危,于八月五日含冤去世。张桂莲在大连看守所被迫害十七天,被迫害脑出血,看守所怕承担责任,草草把人送回家。张桂莲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含冤去世。

案例七、大连程富华被迫害致死 生前控告江泽民

大连市中山区69岁的法轮功学员程富华老太太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受到残酷的迫害,于二零一五年五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程富华'
程富华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程富华老人再次被大连中山区昆明街派出所绑架、构陷,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绝食反迫害,被队长及狱警实施株连全监室人员严管的迫害,故意激起其他人迁怒于她。程富华被迫害得非常严重,全身浮肿,整日昏迷,无法行走。二零一六年一月底,程富华家属被通知到看守所接人,交了接人押金后的家属在看守所的大铁门外,翘首顾盼,见到办案警察把奄奄一息的程富华背出了大门。

程富华到家几天后,家属才得知:在出看守所大铁门前,办案人员为了推卸责任,曾问程富华:“我们送你去医院?”程富华摇摇头,又有气无力的说:“只要放我回家就行。”过程中,办案人员又是录音又是录像的。程富华老太太,身体胸部以下到脚都肿胀很大,生活难以自理,于二零一六年八月六日含冤离世。

案例八、孙敬美和丈夫朱本富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九日,孙敬美女士和丈夫朱本富先生相继被大连国保绑架,后来夫妇俩被枉判七年。孙敬美被劫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朱本富被劫持至营口监狱。均遭非人的酷刑折磨。

'孙敬美'
孙敬美

'朱本富'
朱本富

孙敬美遭暴打、被扒光衣服、关“小号”四十二天。狱警曾指使服刑犯人不许她睡觉长达半个月之久,站着睡都被打醒,多次被打昏死过去,并且长时间被罚站罚蹲,被脚踢两腿,双腿脚胀肿,穿不上鞋子。狱警指使犯人毒打她,右腿骨折。冬天她被捆在水房,被扒光衣服,用冷水浇全身。

二零零六年七、八月期间,七监区监区长张秀丽带领犯人对孙敬美暴力群殴,在监狱水房,四、五个犯人拿木头凳子从后面猛击向孙敬美,孙敬美被砸晕在地上数小时未爬起来。期间,这些犯人说孙敬美是装死,对其拳打脚踢,下死手殴打,导致孙敬美腰被打坏,腿被打瘸,眼睛看东西模糊,视力下降。由于长期被迫害,孙敬美的身体十分虚弱,二零一三年一月,冤狱期满孙敬美回到家中。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孙敬美含冤离世,时年61岁。

朱本富在监狱被迫害的满头白发,身上都长出来黑斑,出狱后,胸前还时常难受伴随咳嗽等症状,并不断的被骚扰等迫害,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案例九、耿仁娥被折磨致大出血,回家后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大连市甘井子区法轮功学员耿仁娥女士因依法诉江被大连市中山区国保警察绑架,后被中山区法院枉判四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先后在矫治集训监区、七监区遭受酷刑迫害,昼夜不让睡觉和上厕所,被罚站,遭到包夹犯人的打骂,导致大出血,监区的队长向家属要了二万元钱,说是治病,花了六千元,看人不行了,为了推卸责任,退给家属一万四千元钱。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监狱以保外就医为名,叫家属把人接回当地医院继续治疗。当时家属被告知,最多活四个月。被保外就医后,耿仁娥直接被送到当地医院治疗,门槛费花完后回家;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耿仁娥再次入院,十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时年61岁。

二、刘宏任职610主任期间 仅五年辽宁省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721人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刘宏任职七年,仅从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七年的五年内,辽宁省至少对72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在中国大陆历年排名第一。其中,二零一三年,非法判刑73人,二零一四年115人,二零一五年160人,二零一六年194人,二零一七年179人。二零一六年,辽宁省有47名法轮功学员因起诉恶首江泽民被非法判刑,在中国大陆排名第一。

截止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根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1796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有些人被多次非法判刑),其中非法判刑最多的省为辽宁省,非法判刑最多的年份是二零零四年、二零一六年。

刘宏任职期间,大连地区迫害法轮功案例:

案例十、大连教育界精英刘荣华副教授被判刑10年

'刘荣华'
刘荣华

刘荣华,原大连水产学校副教授。二零零九年十月因信仰法轮功被劳教二年,二零一一年九月,刘荣华在劳教期满前三天,被大连桃源街派出所从马三家劳教所绑架回大连,后被大连公检法司以与当初劳教她的同一理由和所谓证据诬判十年。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九年,她两次被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曾被吊在水房站立二十一天,导致左手腕骨伤残。多次受“抻刑”迫害。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中山区法院对刘荣华庭审,两位正义律师做了无罪辩护,律师认为:信仰和传播法轮大法都是受宪法保护的合法权利,根本不应受罚;而刘荣华劳教期未满又被判刑,更违反“一事不再罚”的原则。说白了犯法的不是刘荣华,而是执法者。

刘荣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工作,她的文章曾被刊登在《中国百科全书》上。可是,这样一个大连教育界的精英人士,却屡遭迫害。

案例十一、大连“安锅案” 约20人被判刑,近20人被非法劳教

大连市政法委、“610”办公室为了阻止大连百姓了解外面真实的世界,了解真实的中国,了解中共对百姓所做的一桩桩罪恶,下令大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中山区公安分局、金州新区公安分局及辖区派出所,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前后,采用暴力、欺骗的手段,大规模集中绑架了大连市区、金州新区、旅顺口区、瓦房店市及长海县近八十位法轮功学员。而绑架仅仅是因为他们为大连市民安装新唐人电视卫星接收器。大连“安锅案”约20人被判刑,近20人被非法劳教。有11位正义律师为非法判刑的学员做无罪辩护。多名律师遭到大连国保大队警察殴打,但是律师们没有被大连公检法的恐吓吓倒,继续为法轮功学员做正义辩护。

二零一四年,中山区法院对“安锅案”中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这是大连法院制造的最大的一起冤假错案,当庭法官是梁永国。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刑期分别是:车中山四年,朱成干五年九个月,王守臣四年六个月,裴振波五年六个月,潘秀清五年三个月,史占顺四年六个月,白如玉四年六个月,于波四年,郭松四年,曲滨六年,畲钺六年。

程海律师说:“因为它(法院)公然藐视和践踏刑事法、法官法和律师法,开完庭,我们肯定要提出控告,涉及到本案的中山法院和大连市公安局,包括它的中检,剥夺律师的辩护权,另外殴打律师,我本人被打了三次了,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中国法定的国家机关了,已经堕落成一个黑社会了,我们不能容忍这样的黑社会来管理我们大连的司法。”

案例十二、被冻结网上账户、提走四十万私人存款,刘仁秋遭猛击致内伤、重判十年、罚金五万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辽宁大连市旅顺法轮功学员刘仁秋在租住屋被一伙刑警绑架,当时左右各一个刑警架住他,另一个戴着拳击手套猛击他的小腹和胸部,致其内伤尿血。这伙刑警非法抄家,抢走了他的私人物品,非法冻结了他的网上个人账户。中共不法人员几次提走刘仁秋的私人钱款,他的四十万私人存款被提得所剩无几。刘仁秋后被诬判十年重刑,罚金五万。刘仁秋上诉,得知当事人拒绝“转化”后,大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诬判。

结语:

据明慧网《迫害法轮功 19年间逾两万人遭恶报》曝光,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有参与者超过2万人遭恶报。

根据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人员所在的单位,大致归纳为政法委系统,“610”系统,公安系统,检察院、法院、监狱系统,原劳教所、戒毒所、洗脑班,各级党政官员,宣传、教育系统,企事业单位,基层人员九大类。总数中包含被殃及的亲友。

◎政法委系统

中共政法委是黑恶势力的总头子,他们掌管着公检法司的生杀大权,表面看,是在维护正义,而实际上在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他们直接听命于邪恶魔头江泽民,是直接指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的总头子残害法轮功学员。整个政法委系统共有764人遭恶报,其中作恶者本人遭恶报605人,在605人中有102人殃及到159位亲友遭恶报。

◎610系统

610办公室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它不属于正常的政府机关,也不是合法的执法机构,却被江泽民赋予无上的权力,凌驾在政府与法律之上,专门听从江泽民指挥,利用着国家公检法司的组织机构设施功能疯狂迫害法轮功。实际上 610就是江泽民伸向公检法直接实施迫害的一只魔爪。整个610系统共有1614人遭恶报,其中610遭恶报的有1190人,在1190人中有278人殃及到424个亲友遭恶报。

大连市恶报警示:

1、江苏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遭恶报主动投案被审查

'王立科'
王立科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四日,中共五中全会前夕,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苏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被审查。

王立科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称号,两次受到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接见。

王立科,男,一九六四年十二月生,满族,山东蓬莱人,十七岁时从警,期间曾任北宁市公安局长、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葫芦岛市公安局局长、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公安局局长,二零一零年四月任大连市副市长并兼任公安局长。

2、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王庆国遭恶报丧命

'王庆国'
王庆国

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王庆国,是“大连安锅案”的主要策划、指挥者。现已遭报,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三十日因患胰腺癌在痛苦中死去,死时四十九岁。王庆国曾于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三年七月任大连市公安局副局长。对于他的死讯,中共一直严密封锁,中共还要继续迷惑公、检、法、司系统的人员为其效命。

3、大连市中级法院冤判法轮功学员 院长遭恶报

'李威'
李威

大连市中级法院,多年来屈服于中共政法委、610的指令,陷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大连市中级法院院长李威非法审判、迫害法轮功学员,招来恶报,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被“双开”,被收缴违纪所得,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4、中山区政法委书记胡家耿恶报毙命

'胡家耿'
胡家耿

中山区政法委书记胡家耿是“大连安锅案”的主要策划者和执行者,他指挥中山区公安分局绑架了近四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十一人被非法判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胡家耿遭恶报毙命,死时五十二岁。

刘宏任职期间积极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灭绝令,对辽宁地区及大连地区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了滔天大罪。刘宏上任才几天的功夫,九月八日下午1点半,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就对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任海飞、孙中丽非法庭审视频开庭。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吕开利被冤判十年重刑,被迫害致瘫痪,大小便失禁,近期又被非法抓捕,已经被非法起诉。奉劝刘宏及所有参与迫害者赶快停止迫害,否则恶运很快就会光临你们。

'刘宏'
刘宏

附表:2011-2017年辽宁省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名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