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怨恨心 实实在在的修

更新: 2021年09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四日】这里交流自己近期的修炼心得。

一、再去怨恨心

从修炼前到修炼后,我一直对母亲同修有着很深的怨恨心,几乎成为解不开的死结。我努力的想修去这颗心,可是顽固的在我空间场中游荡。多少次,为了去除这颗肮脏的心,我努力的学法、发正念。好一点,可它的根就是去不干净。

曾经在梦中,我看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我,穿着高中军训时的衣服,十六、七岁的样子,跪在地上,无助的说,这怨恨心我无法去除,想放弃修炼;另一个我,慈悲而又严厉的对她说,不,大法无所不能,师父无所不能,你一定可以修去怨恨的物质。

于是,师父给我展现了一幅画面,我一人独自驾驶着帆船在大海上航行。海面宽广而险恶,海上有坚冰,我毫不畏惧。师父给了我两张卡片,上面画着黄色的菊花,还写了一段鼓励的话,梦过去很长时间了,现在记不清具体写的什么了,只清楚的记得,醒来时,手上还有握着卡片的感觉。

梦是那样的真实而又令我震撼,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我一定可以修去它。经历严寒,我会向菊花一样散发出清雅的芬芳。后来,在几次剜心透骨的过关中,对母亲的怨恨心淡了许多。

这一次,母亲身体出现病业假相,我把她接到我家来住。当时母亲的情况是双眼看不见,整个面部肿得变了形,很吓人,整个表现就是民间说的“蛇盘疮”。

母亲刚来家时,正念不足,法理不清,对我时有抱怨,我在心中对自己说,无论母亲的表现怎样,我就守住一念,找自己。

我开始给母亲读法,在法上交流,无论母亲的身体表现怎样,母亲的心性表现如何,我都坚定的听师父的话,向内找。母亲就是我的一面镜子,她身上反映出的问题,就一定有我要修去的执着。可是我发现在与母亲交流时,我表面在提醒母亲,帮助母亲找她的执着心,潜意识中我还是在向母亲诉说自己在她那里受到的委屈。其实那个假我是想在母亲那里得到一个道歉,我马上在法中归正自己,无条件向内找,要修出慈悲心。

在母亲的病业中,我找到了自己很多的心造成了对母亲的怨,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党文化,只想自己如何受到了伤害,没有设身处地的站在母亲的角度为她想想。我这才悟到为什么师父点化我,那个跪地上绝望的我是穿着军训时的衣服了(邪党的军装)。现在想想,其实每次与母亲的矛盾中,我也很强势,得理不饶人,党文化在我这个自认为没有什么党文化的人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每天都在法中归正着自己,我感觉自己越来越祥和了,越来越会在法上修了,越来越会找自己了,母亲的病业假相是一天好似一个样,肿得睁不开的眼睛能够睁开一只了,第二天能够睁开两只了,额头上的疱疹开始结痂了,头不那么痛了,精神越来越好了。几天之后,母亲要回家了,她说,她应该回去和同修呆在一起,做师父交给她的三件事了。

在这次母亲的病业假相中,我还看到了自己在人中许多变异了的观念,我每天读、背《佛性》,有时候那强烈的人心表现很张狂,我就不停的背,这样就会好很多,直到它表现得越来越弱,直到我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母亲也越来越会修了,也懂得了向内找,修自己,我对母亲说,妈妈,以前我们都把做事当成了修炼,这么二十多年来,就没有踏踏实实的修过自己,也不懂得修自己,感觉自己修得真差,错过了很多师父苦心安排的提高心性的机会。党文化的毒素还那么深,这导致我们都没有真正的修好自己,救度众生,三件事做而不实,我们对不起师父。现在,我们要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无论时日长短,也得尽全力了!

除了找到对母亲的怨恨心,我还找到了许多其它方面的怨的物质。我这一次是真的实实在在的修自己了,这一次,我才真正领悟并实践了师父讲的“一举四得”[1]的法理。

我又听了正见网上同修的《轮回纪实》、《天涯寻法》,对我的触动很大。我明白了,与我有缘的一切人与事都是为法而来,什么恩怨情仇都是法缘、圣缘,都是在师父引领的路上回归。而我,承担着更为重大的使命,助师救人,我还有什么资格和同修、和众生较劲呢?!

表妹打来电话,侄子因为青春期和她顶嘴,把她气得不行,我在电话里慈悲而又祥和的劝导她母子俩。放下电话,我深深的感受到,原来,放下怨与恨,慈悲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让人愉快。师父的法浮现在我脑海:“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

二、修利益心

昨天,先生下班回来告诉我,三姐夫要买房,向我们借钱。先生说回家和我商量商量。我们才买了房子,父亲住院,加上孩子上大学,花了不少钱,丈夫有些为难的勉强答应他,借五万给他。我当时心中就有点不是滋味,因为我们一共也不到十万块钱,要借给他了,我们要有个急用咋办?而且他们借了很多钱,我们这点钱在他们那里,根本就不算钱。

我忍住没有吱声,我心里想起师父的法:“为利者六亲不识”[3],可是利益心的物质在我空间场反映得也很强烈,正念发不下去了,法也学不進去了,心里老想这件事。我就想,这利益心我一定得去掉它,我只听师父的,只按大法来做,不管你表现得如何强烈,我就是只听大法师父的。丈夫的姐姐嘛,她有了困难,肯定首先想到自己的亲人啊,这是亲情啊。我是大法弟子,我得做好。

下午,我给(丈夫的)妹妹打了电话,说了这事,我说的意思也只是说说我们为什么没有更多的钱借给姐夫他们。妹妹也很理解,还是觉的我这个嫂子很好的。丈夫下班回来,三姐就打电话来说,不借钱了,说了很多安慰、理解我们的话。可这时,我心里反而不好受了,我知道是妹妹打了电话,告诉了三姐我们的情况吧,可我总觉的这利益心我这次去得不彻底,不干净。

三、修忍

孩子放假回来了,本是件高兴的事。可是现在的大学生,一放假,什么也不做,就只是抱着手机打游戏。一天到晚,我们也见不上面,整天出去这个同学请吃饭,那个同学请吃饭,说他几句,他的理由比你还充分。

几天过后,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说了他几句。这下好了,爆发了,他说什么也得叫我给他道歉,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我错哪了。他认为他玩游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说他也不是修炼人了等等。我立即警觉了,这是又要过关了,修炼来了,师父的苦心安排,我不能再辜负了。

我马上向内找,我说,是妈妈错了,语言重了,语速快了,语气党文化了,对不起,马上改正。当时我也不再去争论孩子应该或是不应该做什么了,我就想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应该尊重他的想法和做法,他身上的表现就是我执着的暴露,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我对他的情,想左右别人,改变别人的心,我看到了我的急躁心,不慈悲,党文化,没有善。

就这样,我每天都默默的为他发正念,清除那些阻碍他学法修炼的邪恶因素,他身上的表现触动我的时候,我就马上向内找,是什么人心在动,去掉它。

几天过后,我轻轻的对他说,今天该看书了,孩子也平静的说,好。就这样,孩子越来越听话、纯净,每天看半小时的《转法轮》,吃饭时,主动把手机放另一屋,还听神传文化、轮回故事。我再和他说修炼中的事,他也能静静的听,我再和他说,师父的慈悲,不要辜负了,千万年的等待,不要错过了,他也能接受、理解。

我时常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是一个修得差的弟子,可是师父,弟子会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努力精進,修好自己,救人讲真相落到实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