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一路有师护

更新: 2021年09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正法修炼路上有师尊看护,修心去执,一路走来还算平坦。同修之间相互配合,虽然时常有些矛盾,在法上交流提高后,都能相互包容,在做好三件事中同修们也都能放下自我,融入整体。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们的无私付出!

一、听师父话,救人不怠

我得法比同修们晚。在讲真相救人中经常和同村一位同修配合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有一次晚上发完了资料往回走的路上,我突然想,这资料我咋没看就都发出去了呢?看看再发多好。于是回身就又拿回了发出的最后那份真相单张。

到了约定地点,同修还没来,我就打开了那张单张想看看,我惊奇的发现那张纸上呈现出了无数的转动着的放射着奇彩光芒的星球,星球之间还连着闪着光的线,我觉的自己好像一下進入了遥远深邃的大穹……忽然同修一声喊,我一回神儿,神奇的景象不见了,我明白这是师父让弟子看到宇宙的奇妙,鼓励弟子。

还有一次我自己出去贴真相粘贴,到了目地地才发现我忘记带手电筒!夜间分辨不清上下咋贴呀?我边责怪自己粗心边随手去拿上衣口袋里的真相贴时,突然发现我的手被一种光照亮了,我惊了一下,赶紧扫视四周,四周黑黑的,低下头发现上衣都被光照亮了,原来是真相粘贴在发光,我怀着对师父的无比的敬意贴好了每一张真相贴。

在证实法的路上,我只是想尽自己的能力,能做多少做多少,尽量多做,让更多的生命看到大法真相,不被中共的谎言蒙骗,以免错失被大法救度的机缘。每一次我都能体会到师尊的加持,不时的见到旋转的法轮。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一点,可师尊给我的太多了!

二、丈夫得到大法师父的保护

师父讲:“法徒受魔难 毁的是众生”[1]。江泽民一意孤行,迫害佛法,魔乱世间,制造了无数人间惨案,恐怖笼罩全国,人们被谎言蒙蔽无知的随着中共对佛法造下了罪业,失去了被大法救度的机缘。大法弟子们听师父话,开始了讲真相唤醒世人良知救度世人。

我丈夫是一位诚实善良的农民。随着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家人也承受了巨大压力。一天中午丈夫正在吃午饭,突然有七、八个人闯進我家就大肆搜查,丈夫问他们是谁?回答说是镇上的政府人员和派出所的人,说我被人举报了等等。他们没找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撂下话叫我去镇政府一趟就上车走了。我当时没在家,回家后才知道发生此事。看到丈夫的脸色很难看,知道他很害怕,我说:“不搭理他们,也不用太害怕。”我在家转着看了看,发现院东有堆纸灰,细看还有烧剩下的几页,原来他们烧了我的大法经书!

由于丈夫不高兴我当时就没说什么。

事后不久,丈夫在外面打工时从楼架上掉了下来。在医院做彩超、CT,确诊为腰椎骨摔裂,裂骨碎片扎在了脊髓上,需要到省城医院做手术。可做手术又怕伤到神经造成瘫痪……

这个结果出来就象炸雷一样,丈夫不想活了,我也有点懵了……

静下心来理清头绪,这是他烧大法经书的恶报呀!“善恶有报”我该对他说清楚了。他一直在哭,我说:“你向大法师父真心忏悔认错吧!大法是高德大法,是来救人的,修的是真、善、忍。真、善、忍哪点不好?中共邪党是从苏联那边输送过来的,是邪灵魔鬼。真、善、忍就象照妖镜一样照出了邪党的假、恶、斗的本质,邪党奉行战天斗地的无神论思想,无恶不作。迫害佛法是要把人带入深渊,最终是要被毁灭的。大法师父慈悲,只要承认错误,师父会原谅你的,也会为你做主的。”

说完我在心里也跟师父忏悔:师父!弟子没做好,也是世人无知,对大法犯了罪。证实大法的伟大是弟子的使命,大法能正一切不正的,决不准邪恶再如此肆意妄为。我们一家人只听从师尊的安排。

坐在去省城医院的车上,我发着正念,脑中记起师父的诗:“车行十万里 挥剑消恶急 天倾立掌擎 法正去阴罹”[2]。

医生要给丈夫做核磁共振检查,我在门外等结果。“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3]这句总在脑中缭绕。我明白了,丈夫的摔伤没事。此时有人進了检查室,我也跟了進去,就听医生说:“腰椎骨右上角有个裂纹,手术不用做了,不碍事。”丈夫不信,还让医生再查查,说:“怎么可能呢?我这疼的厉害着呢!”医生又说:“你从那么高摔下来,还想一点不疼啊!回家养养吧。”

我知道:师父又一次帮弟子过了一关,解体了邪恶对我经济上的迫害,也让我有更多的时间讲真相救人,感谢师父!

三、坚信大法病业消

一天早晨起床,突然觉的上半身痛的有点受不了,筋骨象僵了一样,腿还能动。

我想起夜里的一个梦:我去了一位同修家,看到同修很奇怪的穿着古代的衣服,侧身躺着,她的左边有一位和尚,右侧是一位道人。我很不高兴,就大声喊:“怎么能这样,太不像话了!”同修愤然而起,从床上下来,手里攥着一把头簪扎在了我的右肋上……我觉的这对我不会怎样,所以也就没动。

突然她诡笑着扬起手中的簪子,红色的血一大半已经变成绿色,她又狂笑着挥舞着簪子,我慌了神向洗手间跑,那位道人已把洗手间的门锁上了,他冲我嚷道:“把上天的钥匙交出来!”我指着同修说:“我没有了,我已经给了她了。”同修说她忘记放在哪里了。我说:“放我出去,我能找到。”他们开了门,我直上楼顶,抓起钥匙就跳到楼下,捂着受伤的右肋就跑。

道人与和尚就领着小鬼们在后面紧追,我心里叫着:“天兵天将天神来接我呀,钥匙不能落在恶人手里!”我拼命的跑着,险象环生……天神终于来了,后面有一尊大佛顶天立地,高大无比!瞬间邪恶灭尽……

我松了口气,心头升出一念:“万事都有定数”。

结合当前师父正法形势突飞猛進,从梦中我悟到:万事皆有渊源,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法,用法衡量一切是非;情是害人的魔,去除同修情和儿女情;放下私我,配合整体,圆容师父所要的,无怨无悔不打折扣的去做才是真修弟子。

我明白我还了一个大债,也找到了我修炼中的大漏:我还没达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我梦中认可了同修用毒能伤到我。我不承认这病业假相迫害,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只是加强了学法和发正念。但时不时的不好的精神状态仍然会出现。有一天听师父讲法录音,就听到师父说:“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3],我心中一振,并立刻警觉:虽然我思想上不承认邪恶的迫害,但精神上还承认着呢!我应该高兴才对呀,我高兴的一下跳了起来。

我的病业状态全消了。

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生为此生〉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除恶〉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