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大法 我与丈夫的紧张关系改善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八岁了,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的弟子,修炼这些年,我深有感悟:大法真能彻底改变人心,使人脱胎换骨,使我与丈夫的紧张关系改变了。

我与丈夫结婚时是在农村,很多的家务活都得在集体收工后的时间去干。我是个急性子,如果想干一样活就是干到下半夜也要把活干完,不能等明天。而丈夫在家排行最小,加上其它的原因,他家人特别宠他。他什么都不急不忙,你着急你干吧,我可不着急。而我又特别好胜,什么都不想落在别人的后边。由于这两种不同的性格,婚后和丈夫一直是矛盾重重,战火不断,时常怨恨他没有男子汉的担当,对家庭没有责任感。后来我们搬到城里,仍然生活在硝烟弥漫中。

二零零一年初,有一次我没有守住心性,因家庭琐事与丈夫发生了口角,他对我大打出手(以前他没打过我),然后他还拿起电话报了警,不一会警察来了,把我以炼法轮功为由绑架到看守所。这下可惹了大麻烦,把两家的兄弟姐妹都惊动起来了,他们个个愤愤不平。过去我俩闹矛盾都说我脾气不好,这次不同了,认为他太过份了,没有人支持我再跟他过下去了,包括他嫂子(是我们的媒人)也非常气愤,也不说他的好话。

我被绑架时,正是电视每天二十四小时滚动式的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时期。在拘留所里,我就跟犯人讲大法的美好,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骗局。一天,关押我的房间电灯坏了,狱长领着电工来修理,狱长对号头训话后,号头就一直被罚站,突然她说:“报告政府,大法(她们管大法弟子叫大法)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当时心里一震,你这人可真坏,我讲真相是为了救你,你怎么能这样。同时又有一念:等狱长问是谁说的,不用你告诉,我就说是我说的,并且告诉你为什么说它是假的,你也别上当。当我这个念头一出,就看狱长头也不回,眼睛看着电工干活,嘴里说:“好哇,就他们是真的。”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1],这事就过去了。就这样被决定关押十五天的我,六天就走出了魔窟。

我这个人平时对什么事情都比较讲究,总认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修炼了,师父不但把大法传给我们,同时也把作风留给我们,我谨记要“怀大志而拘小节”[2],因此平时在众人面前,不管是言谈举止,还是着装打扮(我没有华丽的服饰,但我喜欢干净利索),我都很注意,要展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我被绑架那天,在派出所呆了一天,送到拘留所时,已是掌灯时分,我一進监室,犯人几乎同时说:“又来了一个大法”。我当时心里很震撼“大法弟子和其他人就是不一样”。

我在父母兄弟姐姐的眼里,不管是上学时的学习成绩,还是在社会上的工作能力都是很优秀的,今天受到这种待遇,他们都为我感到莫大的委屈。面对亲人的不平,这时我惊醒了:我是修炼人,怎么能和常人一样,去论长短对错呢?丈夫虽然有些过份,但向内找我也有很多的不足:说话很强势,咄咄逼人,缺少女人的温柔。对世人我们都能讲真相救度他们,而他是我的丈夫,此时我若真离开他,他就会消沉下去,往后谁还愿意跟出卖老婆的人来往,我这不是彻底把他毁了吗?我就决定不跟他离婚,同时也让世人看看,只有大法弟子才有这样宽广的胸怀。

在后来的生活中,对丈夫的性格虽然憋着嘴上不说,但我心里还是不满意。一天我又与他发生了争执,儿媳下班后我把事情说给她听(事后觉的这样做是不对的),儿媳说:我爸这样,你不觉的是你给惯的吗?活不干活,心不操心的。听了这话,我就更觉的自己有理。是呀,家里什么装修房屋大事小事的,他一概不闻不问。到同修家去我也诉说着对他的不满:这个家简直成了他的食堂、旅店,成天玩,什么也不干,还拉着个脸子,就像我欠他的似的。同修说:你这世不欠他的,怎么知道前世不欠他的?是呀!师父说:“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3]师父说的多明白呀,可当时钻到牛角尖了,就是转不过弯,还把气撒到同修身上,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

冷静之后想多学法吧,以下这几段法,对我有如当头棒喝。“修炼人遇到矛盾的时候就应该去承受它,而且自己要能忍,你才能够真正升华上来。”[4]“那么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在个人修炼中你要不能爱曾经在常人中反对你的人你就成不了佛。”[5]“你们从现在开始也是这样,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6]“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3]

此时我如醍醐灌顶,如梦方醒,师父的法学了多少遍了,为什么不悟?不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我问自己:你这样做还是个真修弟子吗?我用师父给我们的向内找的法宝深深的反思自己:他打你,虽然没还手,但心里特感委屈;那么你在修炼前,因为他不着急干活,你不也打过人家吗?现在人家不是在讨债来了吗?你想欠债不还就圆满,哪有那个事?为这个家忙里忙外的,他为什么不说你好?还经常拉着脸子发脾气。这不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吗?说不定前世我对他比他现在还凶,师父在法中还给我们讲了一举四得的法理,人家这不是给你提高来了吗?你应该感谢人家,怎么还能产生怨恨和委屈哪?找着找着,感到自己修的太差劲了。

从此,我不再去在意他的表现,他不高兴的时候,我马上向内找自己,看看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同时对他多了几分修炼人的慈悲的关心。我的心一放,情况就大不一样,真是境随心转。家务活他也能主动的做一些,也不老拉着脸子了。每当亲朋好友邻居说我身体好时,我都会堂堂正正的说 :“我是炼法轮功的,任何病和我没有关系。”丈夫听到了也不吱声,也不反对。让我触动的是,一次他跟我弟妹说:你看你老闹光景(身体不好),你跟你二姐炼法轮功吧!我真没想到从他嘴里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这更使我感到大法弟子责任的重大。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大法弟子好的表现就是在证实法。

修炼二十多年来,我从没吃过药打过针,每当病业来袭时,看似来势凶猛,在大法的强大正念面前,少则三、五分钟或瞬间,多则两、三天就销声匿迹,一切正常。这样的事情也有过几次,丈夫也都亲眼所见,所以他才能对我弟妹说出这样的话。

正法已到最后了,我们是在常人中修的,难免会遇到各种矛盾,切记:不可用常人的理去论长短对错,那样会陷在常人中,因为修炼的理和常人的理是反的,我们要听师父的话,走好返本归真的路,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兑现史前大愿。

层次有限,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美国第一次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