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得无价宝

——在死亡边缘上幸运获救者的肺腑之言

更新: 2021年09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六日】不忍心看到那么多病痛患者在生死边缘上挣扎,特献上我自己在那一时刻获救的亲身经历,愿更多被病痛逼到绝路上的朋友走出谎言,走出偏执,亲身试一试,重新找回自己那健康快乐、活跃的人生,重新敞开生命希望的大门!

那年我三十九岁,但已经是个快入墓之人了。一九九七年至一九九九年两次得了脑血栓,走路一只腿迈不了步,一只胳膊挎筐;由于药不对症,造成药物中毒,脸成了绿灯的那种颜色,全身浮肿。一九九九年四月,亲戚们看我已经无药可救,纷纷来我家要把我拉回唐山老家,落叶归根,死也不能死在东北。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我就不同意回唐山,担心自己到不了唐山死在半道儿上,就说再等等。

亲戚们不知道我要等什么,我也并不是要等什么,只是隐约的一种感觉。到了五月初,病痛已经使我难以忍受,就想自杀,一死了之。

记得那天是五月九日,我突然回光返照,咬咬牙下床站了起来,妻子以为我要好了,很高兴,就做了我想吃的面条。吃过面条,我一步一挪的向街里走,想在临别前再看一眼这个世界。

看到欢蹦乱跳的鸡仔,看到墙根底下来来往往的众多的蚂蚁都活得这么好,心里那种求生的愿望又强烈起来。唉!我才三十九岁啊,正值壮年,孩子还小,就要走進坟墓?!

“八弟,你怎么出来了?”邻居宋大哥跟我打招呼。“啊,出来看看。”我喘着粗气回答。这时我感到自己的气力已经不行了,人在死亡的时候,有个“倒气”的阶段,一口气倒不上来就死了。我发现自己正处于倒气的状态,人正常呼吸会吸气到小腹,可是我在呼吸的时候,发觉吸气只到胸膈位置就不向下走了,就又呼出来了,气短,所以说不了几句话就很累了。

“大哥家正放录像呢,你去看看吧!”宋大哥热情的说。我想现在的录像都是色情的、武打片,不爱看。再说自己今晚就死了(计划当晚九点自杀,结束痛苦),看那玩意干嘛!就说,不去了,走不动。不知为什么宋大哥热情的很,说如果走不动,他就背我过去。

我推脱不过,就让宋大哥挎着我的胳膊带着我去了大哥家。大哥家真是正在放录像,但好像快结束了。我看大家不烦我这个病人,也就坐了下来。一看,不是武打片,是讲座,就看下去了。因为已是病入膏肓之人,我什么也没听進去,就是觉得讲课的人怎么这么亲啊!当讲到唐山大地震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人讲的真对,真好,感到自己全身一震,一股热流从头顶向下灌,佝偻的腰板立刻就直了起来。因为我既是唐山大地震的亲历者,一九九八年脑血栓住院时,也经历过元神离体,与讲课的人讲的一模一样!

录像很快就结束了,大哥正在收拾东西,我没听够,就央求大哥再放一会儿,可大哥说录放机已经放了一整天了,机器太热,不能再放了,劝我明天再来看。可是我心想,我等不了啊,今天晚上我就死了……没办法,只好回家了。

妻子发现我是背着手走回家的,很高兴,可我自己并没啥感觉,头脑中只是一直在回忆录像中讲课的那人和讲的内容,就觉得这个人看着怎么这么亲,讲的这么好!就告诉妻子:“我今天看到一个好东西!”不知道妻子哪来的智慧,让我回去继续看,我说大哥说不能放了,她就又说:“你去问大哥有没有书?”

一听此言,我就直奔大哥家。大哥一见我又来了,又惊又疑,以为我要干什么事呢。我就问大哥刚才看的是什么?大哥告诉我是法轮功的讲法录像,讲课的人是李洪志老师。我就问有没有书?大哥爽快的借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把书揣到怀里回到家。

从下午五点开始一直看到后半夜一点多。因为我的身体已经没有一个好零件了,大便排出来的都是黄的绿的东西,每半小时要方便一次,妻子见我却坐那么长时间居然没动,就喊我,我不理她,叫我吃饭我也不吃,叫我睡觉我也不睡。我一点也不觉得累,也完全忘记了今天晚上要自杀的那件大事。

已经是后半夜一点多了,妻子说太晚了,休息吧!我才恋恋不舍的睡下。

躺在床上,把书搂在怀里。妻子让我把书放下,我放心不下,怕她把书弄丢了,执意要搂着书睡。

就这样,我天天看书,看了六遍,用了二十一天。妻子看我一天一个变化,整个人象放了气一样消肿了。绿灯脸也恢复正常脸色。我也发现自己的变化了,原来挎筐的胳膊,当天就放下来恢复正常,还可以背着手了,走路也不吃力了,能吃能喝了,可以下床了。我就想应该把书还给大哥,可又舍不得,可这是无价之宝啊,人家也不能送给我啊!就想花个大价钱买回来,于是我把家里能找到的钱都凑一起,一数共四千二百元,又把家里房照也拿出来,我就带着这些钱和房照去大哥家买他这本书。

我跟大哥说:这是家里所有的钱,还有房照,大哥能不能给我一本书?如果钱不够,我以后打工,再慢慢还上。不巧的是,大哥家没有多余的书,但是大哥很大方的让我继续看他那本书,说哪用得了那么多钱!我心里着急,就是想有一本自己的大法书,大哥也不给我,心里那个真急啊!

后来,我打听到村里还有一个李姨修炼法轮功,就拿着四千二百元钱和房照去找李姨请书。李姨说书才九块钱,不用那么多钱!李姨家里正好有多的一本书,就给了我。我还以为李姨在蒙我,不可能!这是无价之宝,怎么才九块钱?!

从此,我得到了大法书,绝处逢生,走上了幸福的法轮佛法修炼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和大法修炼者。我很幸运!能在七月二十日之前得到了大法。否则,中共镇压开始后,全面毁掉法轮功书籍,禁止法轮功学员炼功,非法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我就不可能再有机会接触法轮功,就必死无疑了!

《转法轮》就是无价之宝,救命的法宝。中共毁书,就是在毁掉无数人的生命与希望!试想还有千千万万象我一样的生命垂危的病人,如果他们能够象我一样得到大法,是不是也能够绝处逢生,延续生命?而中共却想断了中国人接触法轮功的一切渠道,是不是在杀人害命?!

对象我一样被病痛折磨、正在走向死亡的人来说,法轮功就是生命的转机,是无价之宝,是值得人用一生去珍惜、维护的高德大法!多么希望中国人都能够认真读一读这本无价宝卷——《转法轮》!

二十多年来,无论多少风雨,我对师尊的感恩、对大法的虔诚始终未变,时时记着当年得法的奇迹,使我无限感恩师尊的救命之恩!

谨以此文向慈悲伟大的师父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