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张振铎的罪恶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张振铎,任职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其任职沈阳、锦州、辽宁地区都是迫害法轮功严重地区,需要对在任期间发生的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酷刑、致死、致残等严重罪行负责。

张振铎,男,汉族,一九七二年五月生,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任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任辽宁省公安厅指挥中心主任(副厅级);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任锦州市政府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二零一九年六月任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七日任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

张振铎任职期间发生的部份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

一、张振铎任职锦州市政府副市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恶行

明慧网报导统计,二零一八年一月至二零一九年五月,锦州地区有1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其中80人次被绑架,27人被骚扰,12人被非法判刑,2人被迫害致死。

2018-2019年锦州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人员统计表
姓名省份区县判刑年月份非法刑期法庭非法罚金警察抢劫
陈立军辽宁锦州201812年
裴瑞芬辽宁锦州20181判3缓4
佟跃亮辽宁锦州201825年20000
王丽华辽宁锦州201821年
刘艳明辽宁锦州201844年
葛春英辽宁锦州201867年13000
杨玉辉辽宁锦州201887年50000
赵素娥辽宁锦州黑山2018114年
李艳秋辽宁省锦州市201915年
邓慧玲辽宁省锦州市201923年
徐桂贤辽宁省锦州市201934年
华艳茹辽宁省锦州市滨海新区201942年

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法轮功学员邵明罡被迫害致死

邵明罡,男,六十二岁,屡遭中共迫害,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邵明罡又被锦州“六一零”、凌河区公安局绑架,劫持到看守所。凌河区法院在看守所强行非法开庭,邵明罡被枉判六年重刑。同年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在二监区,他被迫害得血压值居高不下,行动困难,每天昏睡,大小便失禁。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至五日,他大口吐血,监狱没采取任何救治办法;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的手续费办完;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他回到家中。后监狱、政法委、司法局、街道多次到家骚扰、恐吓,他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案例二、李艳秋被国保警察绑架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李艳秋'
法轮功学员李艳秋

法轮功学员李艳秋,女,原锦州市凌西宾馆服务员,家住锦州市太和区。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李艳秋在向民众发送法轮功真相台历时,被锦州市太和分局国保大队警察伙同女儿河派出所警察有预谋的非法抓捕。家中的电脑、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被警察抢走。后她被非法关押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上午,锦州市太和区法院在李艳秋身体虚弱、且无法表达意愿的情况下,在看守所对李艳秋秘密非法庭审,李艳秋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李艳秋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三月四日,李艳秋在入狱的第十四天,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二岁。

二、张振铎任职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恶行

据明慧网曝光,张振铎任职辽宁省司法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的二年三个月期间,辽宁省内监狱有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中共所有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几乎都是一个模式:在监狱、监区指挥安排下,让狱警与监狱中最坏、最凶残、最流氓的犯人互相配合,直接面对面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使用暴力、酷刑、洗脑,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还会用药物迫害他们。所谓的“转化”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地表态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监狱为了所谓的“转化率”,使用各种残忍、隐蔽的迫害手段。一边酷刑迫害,一边严密封锁迫害信息。

根据明慧网已知的统计资料显示,辽宁省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严重的部份监狱如下:辽宁省监狱城(辽宁省第一监狱,辽宁省第二监狱,辽宁省女子监狱),辽宁省铧子监狱,辽宁省盘锦监狱,辽宁省大连南关岭监狱,辽宁省锦州监狱,大连监狱。

辽宁地区监狱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三、原沈阳市“优秀校长”,78岁的李桂荣狱中遭酷刑毒打致死

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桂荣女士,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78岁。

李桂荣,原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李桂荣二零零六年十月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五年二月,李桂荣再次被绑架,被沈阳市浑南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迫害。

狱警为了逼迫她“转化”,指使狱霸和包夹毒打她,拳脚相加,横踢乱踹,并用硬底鞋猛跺她的双手。李桂荣被打得全身变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恶人薅住她的头发满屋跑,大把大把的头发被薅了下来。还有蹲刑迫害,蹲一天一宿半、蹲两天两宿半。在蹲的过程中,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

案例四、航空工程师胡林被迫害致死

'胡林'
胡林

胡林,男,一九七二年二月十九日出生,工程师,生前曾2次被绑架、关押、经受多种酷刑折磨。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胡林再次被绑架,被劫持到法库县看守所。期间,经常被殴打,胡林被迫绝食反迫害,四肢被铐在铺板上,呈大字型拉直,被强行灌食,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在胃里不拔出来。六月二十日,胡林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法库县法院强行将生命垂危的胡林转入监狱关押迫害。十一月七日,胡林已被迫害致皮包骨,不能翻身。狱方拒绝放人,也不对他救治。称胡林不“转化”(放弃信仰),死了也不放人。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胡林含冤离世。

案例五、张振才在大连监狱被迫害离世

张振才,男,黑山县东关村人。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晚,他和妻子张连荣为了让百姓了解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在舒心园附近被绑架。黑山县法院副院长张春风、吕德民、董志伟对夫妇二人非法审判,张连荣被非法判刑两年零两个月,被关押到辽宁女子监狱马三监区,张振才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十一个月,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某监狱(尚不清楚)。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大连的监狱狱警给家属打电话,说张振才被检查出胰腺癌。两周后,二月七日,他在大连监狱被迫害离世。

案例六、王殿国、于宝芳夫妻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晚八点多,鞍山市法轮功学员王殿国与妻子于宝芳、儿子王宇,在家中,被一群身份不明的人用铁锤子砸锁、铁钎子撬门,入室绑架、抢劫,仅十三天,妻子于宝芳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王殿国一直被非法关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遭起诉、庭审,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八年六月王殿国被投入大连市监狱,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六日下午四点被迫害致死。

案例七、沈阳兰立华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离世 遗体被强行火化

法轮功学员兰立华,女,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被绑架,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遭灌食、上大挂等酷刑迫害。兰立华的左侧乳房出现一个鸡蛋大的肿块,后被确诊为乳腺癌。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上午,身体虚弱,脸色苍白的兰立华被戴着手铐和脚镣非法庭审。当庭没有宣布结果就收场了。第二天,兰立华的家属到法院催促给兰立华看病,法官派书记员送给家属判决书,兰立华被判三年十个月。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兰立华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离世,年仅49岁。

案例八、陈永春被沈阳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一七年,陈永春被营口市法院判刑五年,后被转至沈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在高压迫害一个月后,监狱强制陈永春干超体力的奴工,陈永春经常劳作到后半夜并遭到体罚。狱警还指使犯人殴打陈永春。精神上的折磨和长时间的劳累,导致她身体急速消瘦,经常精神恍惚不思饮食。二零一九年陈永春被迫害的出现了糖尿病的症状,强行住了三次院后,仍不见好转,艰难地熬到五年的期限。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八日,陈永春被家人从监狱医院接回时,人已经被迫害得无法独立行走,眼睛不辨方向,双眼凹陷、骨瘦如柴。陈永春出狱回家后,社区人员又上门骚扰,再一次摧残没有痊愈的陈永春。陈永春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四日含冤离世。

案例九、辽宁盘锦市邹立明被大连监狱迫害致死

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法轮功学员邹立明,二零一五年六月再次遭绑架,被非法判两年六个月。二零一九年九月,邹立明被劫持,收监到锦州南山监狱,其中不让家里人见,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转到大连监狱进行迫害。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家人接到大连监狱电话说邹立明重度昏迷病危,人在大连第三人民医院。邹立明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八日零时十五分含冤去世,终年六十六岁。

案例十、房海玲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不明药物迫害目光呆滞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导,辽宁北票市法轮功学员房海玲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四监区,被监区用了不明药物,现在被迫害的目光呆滞,行动迟缓,大小便失禁,经常弄脏衣物。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房海玲在北票市桃园小区讲真相,被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潘洪凯和两名国保警察及北票桥北派出所所长宫庆志四人绑架、非法抄家,于八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判刑六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已经四年半。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辽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吴金萍、姜伟、韩玉珍被非法关押在所谓“矫治监区”(专门为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设立的一个监区),现在叫十二监区。吴金萍现在下身流血不停,每天晚上去4-5次厕所,监狱规定不管干什么事情,必须三人一起去一起回,不允许单独行动,叫“三人行动组”,所以很艰难。

辽宁阜新市法轮功学员张玉红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脑出血,昏迷不醒已达多日,现在沈阳739医院重症监护室(ICU病房),经过两次手术,人依旧昏迷,监狱阻止家属与医生沟通,拖延治疗,并禁止保外,还向家属索要超过10万元医疗费。

案例十一、曾累遭酷刑折磨 李全臣再被东陵监狱迫害致命危

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李全臣先生,现年四十七岁,家住辽宁省丹东市振安区同光镇光明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八月十四日,被劫入沈阳东陵监狱非法关押。因不“转化”,被严管队酷刑折磨,现已不省人事,生命危急。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酷刑演示:溺水'
酷刑演示:溺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在东陵监狱严管队,李全臣抵制所谓“转化”,严管队队长指使犯人用酷刑折磨:上大挂、头浸凉水、水管哧鼻、剥夺睡眠、禁止大小便。李全臣已被迫害的不省人事,状况十分危急。在中共持续迫害法轮功,至今已逾二十年,李全臣三次被绑架,二零零三年六月被丹东市振兴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案例十二、沸水烫后背:最普通的刑具 最残忍的酷刑

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徐贵贤女士进行第三轮的所谓“转化”,徐贵贤老人坚决不写所谓“五书”。六月四日晚八时左右,在404监舍内,在刑事犯肖渺的主导下,肖渺、宋兰杰将饮料瓶装满滚烫开水,残忍地倒在了徐贵贤的后背上,同时李菲菲强行按住徐贵贤,使她不得动弹。当时监舍内有很多人亲眼目睹。当时值班科长是李哲、李妍,干事是杨敏,六小队分队长牛静静。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第二天早晨,人们都看到了徐贵贤后背淌着的血水浸透了外面穿的衣服,血水淌了好几天。为了掩盖罪恶怕别人看见,狱警让包夹带她单独洗漱。二零二零年八月开始,徐贵贤老人绝食两个月抗议迫害。

案例十三、辽宁女子监狱“转化”手段:毒打、罚站、不许睡觉……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六小队,锦州法轮功学员徐桂贤被强制八天八夜不让睡觉,看她不放弃修炼,隔一段时间狱警杨敏指使李静春、娄爽用开水瓶在她后背来回滚烫,烫的她后背都是大泡。

阜新法轮功学员张玉红被逼迫放弃修炼,狱警牛晶晶指使犯人张晓萌让她说法轮功不好,不说就用鞋底子往头部抽打,致使她头部两次大手术。

在辽宁女子监狱五监区二小队,狱警杨敏指使犯人徐岩、李静春迫害大连法轮功学员廖晓杰,七天七夜不让她睡觉,强制她罚站,致使她的双脚底颜色象血。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该监狱管理局制定邪恶的手段,利用监狱内的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利用给犯人加分减刑,诱惑犯人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目的是为了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辽宁女子监狱狱警汪彤彤指使犯人楚晶、王丹丹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俩一天强制法轮功学员站16个小时,吃饭都得站着,冬天不让盖被,睡床板。

'张振铎'
张振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